第349章 最高傲

    余卿的话如同是一道惊雷,瞬间就叫整个教务处的办公室里面的众人惊愕急了。作为班主任的黄顺虽然惊讶,但是好歹能够忍住了,只是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罢了。但是怀揣了祸水东引心思的郝静柳,此刻的面容就很是值得玩味了。

    说实在的,郝静柳的颜值不差,也是那种清丽脱俗的人物,在整个十七班里面,除却余卿这样的学习又好,颜值又比她高的女生之外,她实在是难遇敌手。但是,和余卿这种习惯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不同,郝静柳和好多男生的关系都不差。

    似乎是很喜欢游走在其中,维持着那种和男孩子似是亲密却又不甚亲密的那种关系,让人很难摸透。而今天,在余卿开口说出自己拉到赞助之后的那一瞬间,郝静柳的脑子,如同是被重锤擂击了一样,此刻的整个人多少还有点儿发蒙。

    怎么可能?她凭什么?

    郝静柳有些呆愣的僵在了原地,久久的说不好出话来。实在是此刻颇有一种打脸的既视感。

    余卿撩了撩自己显得稍稍有那么一些凌乱的鬓角碎发,满不在乎的对着班主任黄顺说:“钱在我包里,如果现在要的话,回头我就拿过来。摸鱼网咖除了要求打一条横幅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余卿将自己和摸鱼网咖负责人商谈的内容说了出来。而听到了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不光是黄顺,其他人也有一点儿不可置信的样子。怎么可能要求这么的简单?拉赞助这种事情,在学校举办运动会这样的大型活动里面并不罕见,而大部分的赞助商,给的赞助费用不多,但是要求不少。

    别说简单的拉一条横幅,让人在学校内发传单,穿贴着他们广告的衣服,之类的事情都是司空见惯的存在了。相比于那些看上去繁多复杂的要求,摸鱼网咖这简单的拉上一条横幅的要求,反倒是显得有些简单了。

    不,是过于简单了。

    “哈哈,既然赞助费拉到了,回头给体委200元拿去卖点用得着的东西,剩下的300元,还留到余卿同学那里,作为班费吧。”黄顺哈哈一笑,倒是没有纠结余卿怎么弄的到这样数目的巨额赞助费。

    知晓余卿家庭情况不俗的黄顺,可不管这赞助费到底是怎么拿来的。毕竟,在班主任黄顺的心中,觉得这个500元的赞助费说不定还是网咖老板看着余卿家里人的面子上才给的呢。说到底,大家都不是什么傻子,自然不会做平白无故的投资。

    在小会剩下的时间里,黄顺简单的安排了一下采买的内容,然后重点强调了回头推荐班上同学报名参加比赛的事情。看的出来,黄顺是铁了心的要凑够学生报名参赛。余卿对此丝毫不担心。

    毕竟,身边的沈度,只要自己奖励给到位,估计学长都能给干废。更不用说眼下仅仅是和同龄人进行比拼了。反倒是作为班长的金修平,此刻陷入了头疼。之前的时候,他要是能够找的到合适的,愿意听他的话参加比赛的人,也不用落到现在这样让黄顺处理了。

    这会儿金修平正埋着头低低沉思,到底该怎么办。等到黄顺安排好了一系列的事项之后,就吩咐同学们回教室去上课了。

    余卿刚刚出了门的时候,身后就跟上来一个人。等到余卿反应过来,顺着声响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人不就是刚才办公室里面的郝静柳吗?余卿的眼神冷淡漠然,少女站定,就静静的看着她,眉宇间不加掩饰的带着疏离。

    余卿自认和郝静柳甚至是连认识,熟识都没有。却没有想到这个同学会突如其来的甩锅给到自己身上。想来不以最恶意揣测别人心理的余卿,此时此刻大概也受到了不少的震动,算得上是更加深刻的认清了一部分的现实。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郝静柳出了门还会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被余卿这么冰冷的眸光紧紧盯住的郝静柳,也是动作上有那么几分的不自然。然后略显僵硬的冲着余卿露出了一个微笑,急忙上前对着余卿道歉说:“余卿同学,真是抱歉,刚才在办公室的时候我说话很不恰当,希望你别往心里去。能够原谅我。我也是情急之下慌不择言,没有其他的意思的。”

    此刻的郝静柳一副纯真的样子,道歉的姿态也是做的很低,要不是余卿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被她甩了一个锅的话,少女大概也不会对此有所防备。反倒是就会受到郝静柳的蒙骗,说不定就放松了警惕。

    但是此刻,刚刚化解了一些不必要事情的余卿,对于这个女生的好感实在是欠缺。特别是在看到郝静柳能够如此闭着眼说话的样子之后。

    余卿嘴角微微上扬,展露出一种很是克制的讥讽的神情。这种样子,纯粹的是小妮子跟在沈度身边,见到沈度讥讽嘲笑别人的时候的翻版,不得不承认,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是这个时候余卿可没有这样的觉悟,只是觉得,这种神情,留给此刻的郝静柳格外的合适。

    “你回去吧,也不用跟我道歉。”余卿深深地看了面前的郝静柳两眼,最终还是从口中吐出几个字,听到余卿这样的话,郝静柳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东西,但是,余卿却并没有再给郝静柳机会。

    余卿已经转身离开了。少女走的很果决。完全没有因为郝静柳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未来要和自己相处两年的时间而有所犹豫。在少女眼中,接受与否郝静柳给自己的道歉,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余卿是什么样的人?小妮子自有一种自己的傲气。也正是因此,看着余卿离去的背影,郝静柳气的跺了跺脚。真是岂有此理,不就是生的家庭好了点儿嘛!有什么可值得好显摆的!整天摆出一副冰山脸装清冷高傲,给谁看啊!自己谈恋爱的事情又不是没人知道!

    气不过的郝静柳,只能无能狂怒,一个人心里疯狂编排余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