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从军

    在场的人听了杨怀仁的话感到又惊讶又兴奋。

    兴奋当然是因为杨怀仁对女真人的态度上显得非常霸气,而惊讶,则是因为这些话还透露的另一个意思——将来大宋出兵辽东,已经可以不在乎契丹人的想法了。

    今年武德军水师出征辽东,实际上还是借了耶律跋窝台向大宋朝廷声讨杨怀仁援助女真部的势的。

    结果是让大宋和杨怀仁这边非常满意的,但在耶律跋窝台和许多契丹人看来,是有点不爽的。

    在他们心中,作为强者的大辽,竟然靠宋朝的力量赶跑了女真人,光是从颜面上讲,他们就非常难受了。

    如果他们发现他们那些自尊也好自信也好,在杨怀仁眼里竟狗屁不是,可以想象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也许说这些话显得杨怀仁太过狂妄,但杨怀仁却觉得他这种狂妄,并不是没有事实基础的。

    正是因为大宋和宋军的实力早已不是十年前的样子,杨怀仁才有这样的胆气去说这样的话。

    这一点大家心中也许才意识到,却也忽然觉得这已经逐渐从早先的想象,变成了一个事实。

    看看几年女真部南下侵犯辽东的事,便可以知道,契丹铁骑虽然依然强大,但受到的限制也很多。

    辽河发大水了,阻隔了两岸的交通,契丹铁骑不论多么厉害,确实有劲使不上的。

    女真人南下打劫一番又回到了太白山里,契丹铁骑同样没有什么办法,这更说明了这一点。

    骑兵确实厉害,比步兵厉害很多,但也要看战场的所在,骑兵的优势在于能在平坦的地面上驰骋作战,但受到地理环境的制约也非常大。

    山地就是很典型的限制骑兵发挥实力的例子,而水域,就更是骑兵难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了。

    辽国的军事建设上最注重的便是骑兵,所以对于其他兵种,都不太在意,这种不平衡的发展方式,终于暴露出了他们的短板。

    杨怀仁也越来越意识到,契丹铁骑也许还抱有不少的战斗力,可如今的宋军在战法和战略上,是有相应的办法来限制他们的。

    何况杨怀仁也很谨慎,并没有今年就准备出兵北上,而是等着强大的契丹铁骑先内耗上一段时间,等原本很强大的实力也逐渐被消磨掉的时候,才会真正发起北伐的战争。

    这么多年来对辽国实行的美食战略,同样是出于这么一种战略思路。

    当时的想法也许还只是一种试验性质的,从多年以来产生的效果来看,结果是成功的。

    如今辽国不论是文臣还是武将,胖子越来越多,这些人的寿命也越来越短。

    可以想象一下,当那些曾经能征善战的武将和契丹勇士们,都变成了肥肉横生的大胖子,他们骑上战马把战马压得跑不动几步路,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没有了这些曾经英勇的人作为榜样和领导,剩下的人又会有多少战斗力呢?

    辽国同样面临和之前的大宋同样的问题,和平的太久了,安逸享受的太久了,不论是将领还是将士们,已经渐渐没[笔趣阁 www.biqugexx.info]有战斗的心了。

    酒桌上的诸位将领也从杨怀仁的这些分析和霸气的话语里得到了许多信息,也许众人想的不会完全一样,但大概的意思却一定是相似的。

    大宋的军队沉寂了太久了,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战斗力和士气早已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

    对他们这些将领来说,眼前就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名垂青史的机会。

    而且杨怀仁说的并不仅仅是收复燕云十六州那么简单,他看的很远,也很宏大,如果整个辽国都覆灭了,成为大宋版图的一部分,那会是什么光景?

    把整个北方的草原纳入中原国家的版图中来,那可是历朝历代的先贤们梦想了数千年却从来没有人办到的事情。

    如果在他们这一辈人生活的时代实现了,那可不就是名垂青史嘛。

    酒宴吃了差不多,诸将告辞离去,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回去继续加强麾下军队的训练,争取在未来的战争中建立功勋。

    杨怀仁看着他们一个个志气满满的样子,心中自然是欣慰又高兴的。

    等他转身准备回书房休息一下的时候,正看见大官躲在门外,一脸心潮澎湃的样子。

    杨怀仁的长子已经十三岁了,马上就要十四岁,也许后世这个年纪还是个半大孩子,可在这年代,已经算是一只脚迈进成年人的门槛了。

    尽管大官脸上仍旧稚气未脱,可这两年他开始迅速的长个子,连脸型也渐渐褪去了孩童的青涩,瘦削的脸型也有了青年人的雏形。

    见杨怀仁走向他,大官施礼道,“父亲,孩儿想……”

    大概是话说到一半想到了母亲,大官心里忽然变得纠结,所以后半句没说出来。

    “你想从军对吧?”

    杨怀仁一脸慈爱的样子,让大官稍稍放松,他点点头,“嗯,是的父亲,我想从军。”

    杨怀仁知道大官刚才听到了他们在酒桌上说的一些话,出于少年人的热血,忽然有了要从军的想法。

    只是大官想到父亲母亲和祖母这些年来对他的培养,担心他长子的身份如果冒冒然说要从军,会被父母误会有不孝之嫌。

    杨怀仁心里最多就是担心,倒不至于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但在这个年代的文化背景和风气之下,单是从募兵的制度上,就不允许大官这样的人从军。

    孝,是这个时代最被大众所重视的东西,一般情况下,家有独子的,是不能从军的,家有多子者,长子也不从军。

    也就是说,作为长子,不论是独子的家庭还是多个儿子的家庭,除非是犯了罪被发配从军的,从正常渠道的话,都是很难进入军队的。

    当然大官的情况也有些不同,如果家中长辈是军伍出身,或者家庭本身就是将门,那就没有这方面的限制。

    唯一的限制,就是他现在的年龄了,虽然军中也有不少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可人家情况和大官也不同,所以大官忽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了,怕是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