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太虚鲲族的禁忌古碑 (5000字)

    古朴大殿中,昆虚和昆玉并肩而立。

    在他们面前的赫然是个巨大鱼缸,鱼缸中泡着一条咸鱼。

    咳咳,泡着一条鲲鱼。

    此时距离二人与沈天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半个时辰,然而他们心中依旧难以平静。

    昆虚:“天骄!”

    鲲鱼:“谪仙!”

    泡在鱼缸中的昆冥:“……”

    良久,昆冥终于无法忍受父亲和姐姐古怪的表情。

    他鸟嘴抽搐:“父王、阿姐,你们跟那家伙谈的怎么样?他是不是不肯归还鲲鹏法?”

    昆虚脸色微沉:“什么那家伙?没规矩的东西,那是神霄圣子!”

    昆玉瞥了昆冥一眼,暗道:那是你未来的姐夫!

    昆虚望着鱼缸中可怜兮兮的昆冥,原本还对自己儿子有几分不忍,然而此时都化作满嘴的柠檬味。

    他冷哼道:“今日我见到了神霄圣子,他的气度你真该好好学一学。”

    “稍微有点天赋就鼻孔朝天在北海作威作福,还想着跑出去跟人家争风吃醋招惹是非。”

    “得亏人家神霄圣子气度非凡不与你计较,否则单单是你这几次与他冲撞,人家早就把你切块做生鱼片了。”

    昆冥愤愤不平:“父王你怎么鱼翅肘往外拐?”

    “他沈天不过区区金身期,若不是孩儿走火入魔,单手镇压他!”

    昆玉嗤笑着望向昆冥,宛如望着傻憨憨:“我愚蠢的弟弟,你对天的实力一无所知。”

    她眼中闪烁着如星辰般灿烂的憧憬光芒:“那是真正的无上天骄,你的天赋跟他比起来,宛如尘埃。”

    昆冥:“???”

    姐,一个时辰前你不还说要揍那小子给我出气吗?

    怎么才过去这么一会儿,念叨他时跟发情期到了似的,你是鳝变的吗?

    知子莫若父,见到昆冥的表情,昆虚就知道这小子心里肯定不服气,指不定憋着啥坏屁呢!

    为了避免这小子脑子进排泄物找沈天麻烦,昆虚决定先给他敲敲警钟。

    昆虚缓缓走到巨大鱼缸前,轻轻在鱼缸壁上敲击。

    咚~

    强烈音波直接导致整个鱼缸中液体翻涌,昆冥的身躯顿时疯狂旋转。

    半晌,旋转才停止下来。

    看着满脸幽怨的昆冥,鲲神王淡漠道:“让你晃晃脑子,清醒清醒,顺便告诉你一声,沈天的实力还要在你姐之上。”

    什么!

    听到老爹的话,昆冥整条鱼都惊呆了。

    自家老姐的实力昆冥是知道的,毕竟他被昆玉从小被打到大。

    甚至小时候昆冥努力修炼的最初动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变得比姐姐更强大。

    然后,不用再挨姐姐打~

    可昆冥也很清楚,姐姐已经突破到通神境。

    若是普通的通神境倒也没啥,昆冥有自信与之匹敌甚至战胜。

    但昆玉本身也是北海最顶尖的天骄,资质纵使与昆冥相比也只是略逊半筹而已。

    在成功突破前,昆冥几乎没可能与昆玉打平手,更别说战胜。

    要想打赢昆玉,最起码也得突破到天尊级!

    昆冥咬牙切齿:“可恶!这家伙在混沌海域到底得到什么宝物,居然短短几个月就突破到通神境了吗?”

    昆虚扶着额头,宛如望着一条鲨雕:“他的修为,还在金身境。”

    金身境?

    昆冥愣住了,下意识觉得不可能。

    他喃喃自语:“不可能,金身境怎么可能战胜通神境?”

    这完全就是在挑战他的认知,就算是再惊才绝艳的真人,也不可能匹敌天尊。

    这是五域公认的定律,毕竟能越一个大等级战斗依旧是万里挑一的绝世天才,足以号称天骄。

    越两个大等级还能赢,那得叫啥?

    妖孽,怪物,变态?

    他狐疑地盯着昆虚:“父王,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真的是我父王吗?”

    “不对,这一定是幻术,有人闯进绝望深渊打算用幻术对付我,以为我会上当嘛!”

    “我劝你们立刻解除幻术离开,不然等我父王和阿姐到了,就算你们是圣人,也别想离开!”

    昆虚#:“……”

    昆玉嘴角微抽,好好的弟弟被打击疯了。

    也是,虚鲲化鹏本来就是本源蜕变,肉身和灵魂都需要消耗大量本源。

    昆冥自走火入魔以来,状态就一直不稳定,如今突然听到这样的重磅消息,受刺激很正常。

    ……

    昆玉无奈地望向昆虚:“父王,要不,您再生一个?”

    昆虚嘴角微抽,这丫头指定是看昆冥快突破到天尊境,以后未必有机会打了。

    还指望着为父再给你生个弟弟欺负不成?

    虽然对比神霄圣子,眼前这傻儿子是越看越不成器,不过再怎么也是自己生的,昆虚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他无奈道:“没出息的东西,承认别人家的孩子比自己优秀有那么难吗?简直坐井观天!”

    “人家沈天圣子已经将完整《鲲鹏法》归还本族,对本族有大恩。”

    “日后你要是再找他麻烦,看为父怎么收拾你!”

    说罢昆虚目光微凝,手中一道蓝色幽光激射而出,没入昆冥眉心。

    陡时,昆冥感觉无数玄之又玄的妙法在自己脑海中浮现,那是属于鲲鹏神兽的本源妙法。

    如果说鲲法属阴、鹏法属阳,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那么完整的鲲鹏法便将鲲法和鹏法精要完全融为一体。

    原本昆冥虽然只领略出鲲鹏法部分皮毛,强行化鹏失败,但对鲲鹏法的轮廓是有印象的。

    他可以明确地判断出,此时自己脑海中出现的鲲鹏法绝对是真的。

    若按照这种法门钻研修炼,假以时日必能化鹏!

    所以,这特么不是幻术???

    粗略感悟整理完鲲鹏法,昆冥好不容易平复激荡的心神,望向昆虚和昆玉。

    然而想起二人方才说的话,他的心绪又乱了。

    金身压通神?假的吧!

    不过如今获得完整《鲲鹏法》,昆冥体内紊乱的神力逐渐在疏通,心神也渐渐地稳定下来。

    嗯~

    其实主要是获得鲲鹏法后,昆冥忽然感觉浑身轻松,似乎挣脱什么束缚般,调转神力瞬间就变得如有神助。

    虽然依旧大受打击,但抗打击能力比之前更强,至少不会精神失常了。

    ……

    见昆冥的心神稳定下来,昆虚缓缓点头:“这次神霄圣子不但归还本族无上法,更赠送本王一片悟道茶叶,价值连城。”

    望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昆虚道:“待会本王将这枚悟道茶烹煮泡制之后,你们也饮一杯,这对你们感悟《鲲鹏法》会有大帮助。”

    昆冥撇嘴:“谁稀罕这家伙的茶叶?孩儿自己领悟鲲鹏法,也能完全理解其中奥妙!”

    昆虚脸色缓缓沉下来,这倒霉孩子,现在是越来越不服管教了!

    仿佛想到什么,昆虚道:“很好,你那杯没了。”

    说着昆虚取出一套极品茶具,大大方方地摆在昆冥面前,以鲲族珍藏的极品灵泉开始洗涤。

    以灵火烹煮清洗完茶具后,整套茶具都散发出淡淡的茶香味,那是以往泡制灵茶所遗留下来的茶香。

    虚空中仿佛有道音响起,萦绕着法则奥妙,分外神异。

    昆冥撇了撇嘴,不就是泡制悟道茶嘛!

    沈天恶贼蛊惑我蹁跹妹妹,夺本鲲所爱,别以为把《鲲鹏法》归还,本鲲就会感恩戴德!

    迟早有一天,本鲲会堂堂正正地击败你,让所有人知道你不行!

    是的,直到如今昆冥都不信沈天能击败昆玉。

    在他看来,肯定是自己那花痴姐姐看到沈天长得帅,故意放水。

    只要自己努力修炼完整版的《鲲鹏法》,假以时日一定能成就鲲鹏至尊果位,镇压沈天!

    到时候蹁跹妹妹也会迷途知返,回到本鲲的怀中。

    所以现在,本鲲绝对不能喝沈天送的茶,毕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鲲鹏法,还能说是鲲族拿三光神水换的。

    若是他喝了沈天送的悟道茶,以后还怎么找回场子?

    哼,不喝!

    我铁骨铮铮太虚鲲,岂会为一片茶叶折腰?

    就在昆冥打定主意不喝这悟道茶,沉下心来钻研完整鲲鹏法时,昆虚终于取出茶叶。

    ……

    白玉瓶还未打开,隔着瓶子便能听到玄妙的道音在虚空中响起。

    这道音玄之又玄虚无缥缈,根本无法揣摩其中奥义,但却蕴含着特殊的神韵。

    当道音响起瞬间,昆虚和昆玉都能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鲲鹏法》神力,变得活跃起来。

    鱼缸中昆冥双目微闭,似乎依旧沉浸在专心悟道中,只是那张鸟嘴不经意间抽了抽,似乎有些牙疼。

    昆虚嘴角微扬,将闪烁银色光辉的悟道茶叶从白玉瓶中取出来,顿时缥缈道音更加清晰。

    茶叶无风自动悬浮在虚空中,宛如一只缩小版鲲鹏,在氤氲灵气中缥缈浮沉。

    茶香味,瞬间充斥整个大殿。

    昆虚双手掐出一个又一个印法,打入那片悟道茶叶中。

    顿时,悟道茶的香味被全面激发出来,整个大殿都被白色的氤氲茶气所弥漫。

    在这浓郁的茶香中,昆虚和昆玉神魂仿佛磕了药一般,变得无比亢奋、敏锐,悟性也随之大增。

    “太奇妙了!”

    昆虚喃喃自语,声音却并不小,确保能被鱼缸里的昆冥听见。

    他目光炙热:“这片茶叶比本王想象得还要更加超凡,绝对不是十万年悟道茶树能结出来的。”

    “最起码也得是30万年的悟道茶树,甚至可能是50万年以上的悟道茶树!”

    “就这一片茶叶的价值,便抵得上一件不错的圣器!”

    “一壶茶堪比圣器,奢侈,太奢侈了!”

    “玉儿,待会你多喝几杯。”

    昆玉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孩儿明白,一定努力领悟鲲鹏法,早日血脉进迁,成就真正的鲲鹏真身。”

    昆虚一边泡制着悟道茶,一边欣慰点头:“你有如此觉悟,为父很欣慰。”

    大殿中茶香味越来越浓郁,鱼缸中昆冥的运功吐纳缓缓停下来,鸟嘴里传出咽唾沫的声音。

    他原本紧闭的双眼睁开,眼巴巴望着那沸腾的茶水。

    这味道,真香啊~

    不过很显然,昆虚并没有给昆冥分茶的意思。

    他以灵泉浸泡着悟道茶叶,将茶叶中的道韵缓缓分离出来,炮制出第一壶茶。

    缓缓给昆玉和自己各倒上一杯,昆虚微笑道:“玉儿,本王有意请神霄圣子担任本族的人间行走,不知你觉得如何?”

    昆玉仿佛想到什么,脸色微红:“父王是本族族长,邀请沈兄担任人间行走的事,为何要与女儿商量?”

    昆虚脸上露出‘了然’的笑容:“这不是需要你与神霄圣子签订契约嘛!”

    “自然需要考虑你的意愿,当然若是你不愿意的话,为父也可以去族中另选其他女子与神霄圣子签约。”

    毕竟,他要骑的是你啊!

    ……

    昆玉轻轻饮用着悟道茶水,暖烘烘的茶水下肚,让她的脸变得通红。

    她思忖片刻,道:“神霄圣子乃东荒最强天骄,亦与龙族关系匪浅,若是随便选一位族女与他签约,未免显得不够重视。”

    “孩儿乃族中长公主,享受本族荣耀,自然也该担负起公主的责任,签约之事当贫父王做主。”

    鱼缸中,昆冥:“???”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就神霄圣子要担任我们鲲族的人间行走了?

    你们问过本鲲的意见吗?你们不知道我跟那家伙有过节,以后肯定要揍他的吗?

    混账沈天,抢了本鲲的蹁跹妹妹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打我姐姐的主意,难道准备以后联合姐姐来揍我吗?

    可恶,骑鲲太盛,欺鲲太盛啊!

    昆冥睁开眼睛,在鱼缸中咆哮:“我反对,我反对那家伙担任本族人间行走!”

    鲲神王瞥了自家傻儿子一眼,自顾自地饮下一杯悟道茶:“沈天圣子又不骑你,轮得到你这个不成器的反对?”

    饮下悟道茶,鲲神王通体都散发着璀璨银辉,双目中仿佛有星海浮沉。

    他感叹道:“好茶,果然是好茶!”

    “饮下此茶后闭关数日,将《鲲鹏法》奥妙领悟,本王定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昆玉道:“父王,我族与龙族不和,若是神霄圣子碍于龙岛情分,不答应与女儿签约怎么办?”

    鲲神王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也难看起来。

    是啊~

    万一神霄圣子拒绝怎么办?

    若换做常人,担任鲲族人间行走简直就是祖上冒青烟。

    但鲲神王可不会忘记,沈天这家伙是个真正的气运之子,简直就是天道私生子。

    担不担任鲲族人间行走,对他来说好像真的没啥区别。

    这大腿,好像还真没那么容易抱啊!

    哎,嘴里的茶好像都没啥味道惹~

    ……

    良久,鲲神王一拍手:“有了,让神霄圣子去参悟禁忌古碑!”

    参悟禁忌古碑?

    昆玉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父王,您认真的吗?”

    所谓禁忌古碑,指的是鲲族始祖从绝望深渊打捞上来的一块青铜碑,上面铭刻着玄妙无比的道纹。

    这道纹无比玄妙莫测,其中蕴含着大道奥义,即便是对大圣级强者也有致命吸引力。

    相传太虚鲲族的始祖便是参悟过这块青铜碑后,修为大增证道称帝。

    从而在北海称霸,衍生出太虚鲲族一脉。

    因此这块古碑又被称为太虚鲲族的起源之碑,地位超然,非本族核心天骄不可靠近。

    甚至当年的鲲鹏大圣之所以冒险潜入绝望深渊四百万丈,也有希望探寻这块古碑类似宝物的想法。

    只可惜,他没那气运嗝屁了。

    那么为何如此神奇的古碑,却被鲲族称作禁忌之碑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自古以来鲲族参悟这块古碑的绝世天骄,除初代始祖外全都没好下场。

    有的在古碑前枯坐数千载,活活耗尽本源油尽灯枯,却始终无法苏醒。

    有的被强行拖离古碑,结果走火入魔,神力自爆而死。

    还有的似乎成功参悟到某种无上妙法,却整个人化为道韵被古碑吸收。

    是的,被古碑吸收。

    而且那些天骄被古碑吸收时面带笑容,就好像与古碑融为一体,是无上荣耀的事情一般。

    如此诡异的下场,自然让鲲族无数人毛骨悚然。

    久而久之,鲲族也没几个人敢再参悟这禁忌之碑,甚至就连谈论都变少了。

    ……

    鲲神王目光灼灼:“众所周知,若无惊世大帝之资,镇压五域知气运,参悟这块古碑几乎就是送死!”

    “可是,沈天没有吗?”

    鲲神王笃定道:“如果连沈天都无法成功参悟出古碑中的妙法,那就没人能参悟出来了。”

    只可惜当初师祖参悟古碑妙法成功时,以‘此法太过凶险’为由,并未留下完整版传承。

    要不然的话,直接传授给沈天便可,也免得让沈天冒这种风险。

    “本王先将此事告知神霄圣主和神霄圣子,将利弊陈述清楚吧!”

    思索一番后,鲲神王觉得这件事应该做得稳妥些。

    毕竟好处可以没有,但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不能粘锅啊!

    鲲神王和昆玉一杯一杯地喝着悟道茶,眼见着那一壶茶水很快就见了底。

    而另一边,昆冥的心都是拔凉的。

    刚获得《鲲鹏法》,这枚悟道茶对他诱惑极大。

    原本以为父王只是做做样子,毕竟是父子,怎么也能分一杯。

    没想到他真这么狠心,居然一杯都不给本鲲留,难道本鲲是捡来的吗?

    眼看着最后一点悟道茶水也被昆虚从壶中倒出,一滴都不剩,昆冥终于忍受不住了。

    ……

    他眼巴巴地睁开眼睛,望着昆虚和昆玉:“那个,父王、阿姐……”

    “这茶是挺香的哦!能……能不能分我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