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意外的情况

    经过了短暂的思考,狮子劫界离肯定的说了起来。

    “什么!?你们不是因为自己的阵营做出了违规举动而感到了不适,所以才选择了单独行动么?”

    没有得到正确的答案也属于贞德的意料之外,翻山越岭前来这里的依旧没有结果,这样多少会有一些失望。

    但是狮子劫界离还是无情的打破了贞德最后的希望,摇了摇自己的头。

    “我和saber选择单独行动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我们拥有独立战斗的能力罢了,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这里有并不太清楚。”

    狮子劫界离此话一说,贞德才算是真的死了心,一副失望的样子。

    “哈哈,你是笨蛋么,ruler,如果真的有什么违规行为的话,我们也肯定不会告诉你,什么不适感之类的,谁会去管?”

    对于沮丧的贞德,此时莫德雷德无情的大笑了起来,并且说出了这样令人生疑的话语。

    这话一落下,自然而然的收获了两双眼睛的同时注视。

    莫德雷德也当即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看什么看?我的实力可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弊。”

    莫德雷德有再次理直气壮的辩解了起来。

    看出了二人并没有撒谎的意味,贞德这才彻底的放弃了,打算离开这里另寻他法。

    “等等,ruler大人,你还没有听我的问题。”

    眼看着贞德有了要走的势头,狮子劫界离干嘛说了起来。

    “是…是么,那你尽管问吧,规则以内我会做出回答的。”

    虽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但是至少对方认真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所以,贞德也不会食言。

    “这一次您找上我和saber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契机。”

    狮子劫界离总是觉得ruler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有着不对劲的地方,因此以这样的提问作为了保险。

    “是,是黑色方的caster,他向我说出了这样的提…等等。”

    这时候贞德才突然惊讶的发觉到了青最开始的目的,不过现在已经为时已晚了。

    “果然是这样么。”

    狮子劫界离如此狞笑着说了起来。

    “真是抱歉!如果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我一定会尽力阻止这场战斗的发生,毕竟这是我的过失。”

    反应过来了的贞德连忙做出了保证,虽然说是会努力阻止,但最多也不过是言语上的劝阻,因为按照规则来说,ruler并不能介入英灵之间的战斗,狮子劫界离是清楚这一点的。

    “那么ruler,事情也都说完了,我们也就各自去解决自己的事情去吧,这次的行动也不能全怪你,也同样不需要你的帮助,再见。”

    狮子劫界离一脸冷漠的说着,然后再次站起了身子,眼神示意了一下同桌的莫德雷德,看样子是要早些出发。

    “非常抱歉。”

    愧疚的心理导致了ruler不停的道歉,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并不能做出一些实质上的事情。

    “说不定黑色方的caster是在认真的给你提建议,你也必须要自责,一切都还没有确定下来,那么,告辞了。”

    说罢,狮子劫界离也就没有再多做停留,与莫德雷德一同之间离开了现有的地方,尽量朝着人口密集的地方移动着。

    “御主,是不是马上那个戴面具的家伙就要攻过来了,正好,看我这回不揍飞那个混蛋,以为耍这种小聪明就可以取胜,真是一个没有胆识的家伙啊。”

    跟了上来的莫德雷德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甚至还透露着些许的兴奋。

    狮子劫界离倒也不是怀疑自家从者的能力,只不过按照此前的战斗来看,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对方的caster似乎喜欢提前做出准备,占领先机的同时做出充足的准备,也就是说,莫德雷德,接下来你可能需要独自面对两骑以上的从者也说不定。”

    狮子劫界离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观察着四周,看看能不能找到潜在的使魔。

    不过看样子这一回使魔的位置变得更加隐蔽了起来,虽然此前对贞德说出了caster没有恶意的可能性,但是现在的狮子劫界离更相信对方会紧紧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战机。

    “那倒是无所谓,就是可能打起架来的时候估计不到你,要是你在我打的正痛快的时候死了,我这边也会非常烦的。”

    莫德雷德受到了御主的影响,说话也跟着变得正经了起来,认真的分析起了形式。

    “就当是你在关心我吧,正如你所说,这一次的战斗我们也只能以防守与撤退作为主要的行动方案。”

    狮子劫界离很快就做成了接下来的安排,并且告知了莫德雷德。

    “要逃的话为什么不干脆现在就逃,趁着他们还没有现身。”

    莫德雷德有些不解的问了起来。

    “要知道ruler就在这座城市当中,如果贸然在人群当中发动攻击的话,一定会遭受到ruler的阻止,现在如果我们现在逃跑的话,反而会被对方抓住机会。”

    所以从结论上来说,狮子劫界离认为青他们会在人流量稀少的时候,布置下驱人结界,然后再对莫德雷德他们发动攻击。

    因此,在夜晚到了之前还有一段时间留给莫德雷德进行准备。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莫德雷德又好奇的问起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那当然是找一个对我们来说来说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如果还可以留一条退路的话,那也就再好不过了。”

    这就是狮子劫界离着急告别了贞德的原因。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青此时已经找到了莫德雷德的行踪,与青同行而来的还有喀戎以及菲奥蕾。

    事实上的行动计划也与狮子劫界离口中所描述的大致相同。

    不过这也并不碍事,自己这一边在暗处,就算是对方可以做出准备,但是先手权还是牢牢掌握在了青的这一边。

    “没想到我也会犯这样的错误。”

    而此时的贞德依旧坐在了餐厅的座位之上,尽管对方说出了无关紧要的话,但是贞德的内心当中多少有些自责。

    可停滞不前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还有事情等着贞德去处理。

    想到了这里,贞德坚定了自己的内心,打算再去做一些什么事情。

    可是很快便又有一句话成功的打击到了贞德。

    “抱歉,这位客人,您还没有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