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线索

    齐贝林十分自然的坐在了森下的对面,看着他问道:“你看出来了什么?”

    “你看不出来这是很正常的。”森下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笑了笑说道。

    “因为我看出来的一些东西,并不在你拿走的档案里面。”顿了顿,森下继续说道:“起初我并没有联想到这些,因为最开始绯村和也分析他们那些收到了信的人,都是一支神秘部队的。”

    “这支部队是军队当中的绝顶机密,就连我知道的也不多,我想,有些事情你应该也是能够理解的。”

    齐贝林点了点头,他明白森下的意思,毕竟他不是倭国军方的人,尽管是盟友,但是有些事情依然不是他所能够知道的。

    “回归正题,当时我也的确在死者的房间里面发现了属于那支军队的卡片,所以我当时也是这么认为了,并没有去深究下面的事情。”

    “但是今天你的行为让我重新去审查了一遍这些资料,这才发现了里面的内容,不过有价值的线索也不过是绯村和也这个人而已。”

    “所以我又搜集了一些关于绯村和也消息,作为贵族,他的资料很好收集。”

    “但是也就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有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

    听对方这么说,齐贝林的思路也被带了起来,虽然他现在并不想让其他人介入到这一条线索的调查当中,但是森下的一些话正好戳到了他的痒处,让他无法拒绝。

    略微沉思了片刻,齐贝林还是接上了对方的话:“你发现了什么?”

    “绯村和也的经历当中,有着三年的空白期。”森下故作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听到这个消息,齐贝林的神色一下就凝重了起来,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重大发现,对于绯村和也这样的天才来说,三年已经足够他做太多事情了。

    他能明白森下所要表达的意思,但是这和李舜生想要透露给自己的信息有什么关联呢?

    齐贝林的思维迅速旋转了起来,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点。

    “他消失的时候,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错,这一点正是我所发现的。”缓缓点燃一支烟,森下长长出了一口气:“在他消失的那一年,那支部队成立了。”

    “而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平田一郎成为了议员,宏村亿助去往德意志进行进修,日向平的财团也突然有一大笔资金注入。”

    “至于藤原安清,他来到了德意志,和瓦伦泰达成了合作关系,至于宫本暗斋,他是因为在倭国混不下去了,偷渡到了德意志。”

    听森下说完,齐贝林再一次陷入了沉思,如果这么解释的话,那么似乎所有的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

    倘若是绯村和也促成了这一系列的合作的话,那么从表面上来看,他似乎真的没有必要来当这个刽子手,杀死这些人。

    当然,也不排除绯村和也为了保守一些秘密而故意选择杀人灭口的行为,只是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完全没有必要在这样一艘船上进行暗杀。

    如果是在陆地上的话,凭借绯村家族的影响,就算是明杀了他们,造成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还有一点,这更引起了齐贝林的注意,那就是这些人为什么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登上同一艘船,随后同时收到了那个宛如疯子一般的天才的死亡通知单?

    难道这才是李舜生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想到这里,齐贝林的心脏开始狂热的跳动起来,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关联。

    如果李舜生是其中一个知情者的话,那么他又是怎么得知,从什么渠道得知这一系列事件的?他又是如何将这些人聚集到同一艘船上的?

    和东方那样,掌握了东方的弱点?

    齐贝林摇了摇头,这种方式似乎并不适用于所有的人,至少不适用于那个和猴子一样奸诈的宫本暗斋。

    那个家伙,一生当中没有做过任何一件触犯法律的事情,但是每一次却都能引起天怒人怨。

    和他所说的一样,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法律了,红线他是绝对不会触碰的,而红线之上的事情,他又没有少做。

    这样的人,到底要怎么才能抓住他的把柄,他又会对什么事情那么在意?

    整个房间很快陷入了沉默,两个人此时都在不断的思考着,想要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遗漏。

    沉默了半晌,齐贝林抬起头,看着森下:“也许,我们的重心在一开始就错误了。”

    “你们之前猜测李舜生是一个组织,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他就是一个人。”

    “之前我们在绯村和也的身上投入了过多的精力,到目前为止,尽管他是最像凶手的,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他仿佛都没有任何作案的理由。”

    森下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所想到的,但是如果这样说的话,他们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更何况,绯村和也为什么要隐瞒这样一条无比重要的信息?按照他们所推理的,他是一定知道这些人的关系的。

    难道这一切仅仅只是为了掩盖他自己的事情?但是凭借他的智慧,森下认为,绯村和也一定能够想到自己在没有线索之后,会重新开始调查这些人的人际关系。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难道只是为了干扰自己的视线?来为真正的李舜生铺平道路?

    “你们之前猜测李舜生是一个组织,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他就是一个人。”

    “之前我们在绯村和也的身上投入了过多的精力,到目前为止,尽管他是最像凶手的,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他仿佛都没有任何作案的理由。”

    森下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所想到的,但是如果这样说的话,他们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更何况,绯村和也为什么要隐瞒这样一条无比重要的信息?按照他们所推理的,他是一定知道这些人的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