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会诊万相!

    医疗机构里,首诊负责制度和会诊制度,都是核心制度。

    其中,首诊负责是为了避免推诿病人这里跑那里跑,

    而会诊制度的本质,其实是为了协作诊治病情,把专科的问题交给专科的医生来处理,

    这个病人必须要急诊手术,是一点都没错的,但是,假如陆成和这位胸外科的医生没有写会诊记录,一旦除了任何相关科室的问题,没有会诊记录和意见

    就算你在手术台上做得再完美,做得再苦再累,第一步就错了,那都是假的,完全全责!

    按照请了会诊不来算。

    基本上老跑会诊的人,都不会犯错,但也不排除遇到一些新人和头铁,或者对核心制度不熟悉的人,往往就被这样接了锅。

    轻则罚款谈话,重则吊销执照。

    这就是真正当一名医师和当学生时候的最大区别。

    单独执业,单独负责,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全责,而不像身为跟班医师或者是管床医师的时候,一般都是上级医师来负责的。

    这些都是在医生路上的成长。

    自然,这种问题是不会坑到陆成这个已经把十八项核心制度已经印下来的人的。

    并且,后续的处理和谈话,陆成完全只需要负责与骨科相关的谈话即可,其他科室的完全不用管,也管不了。

    像电视剧里面或者是小说里面的,一个医师这里的手术也能做,那里的手术也能做,

    除非是那种三线城市的小县城医院,整个大外科是一个科室,才有这种能力,否则的话,至少在华国的执业范围里,就只能说一句头铁。

    并且,全身上下的疾病,除非是简单的清创缝合,急诊科医师有资格来进行处理之外,

    只要涉及到清创探查这种侵入性操作的,除非有急诊中心,有专科科室的人来坐诊的情况下,才能够进行相应专科的手术,

    否则。

    即便你的技术再好,职称再高,也是绝对不能去碰触自己所在科室执业范畴之外的疾病的。

    没出事,自然可以,一旦出事,

    不管是谁的原因,不管是不是你有没有处理错误,

    那就是全责,除非头铁,否则没人敢这么做。

    专科专治,细致划分,钻研一道,才是医学发展的真理。

    陆成很快地把会诊记录写完,就又交给了管床的主治,道:“你可以准备联系手术室送急诊手术了,等到家属来了,直接喊他在手术室门口,我门到时候会找他谈话。”

    “辛苦了。”

    陆成这般说完,就要去手术室准备急诊手术。

    而就在这时候,急诊监护病房外的门诊却是又传来了有关他的声音。

    “又来了一个车祸外伤的病人,好像有髋关节的脱位。”

    “打个骨科急会诊。”这似乎是外科急诊门诊在对分管的护士说的话,因为他还需要执行其他操作,所以急会诊电话只能交给其他的人来打。

    不过分管护士却是道:“刘医生,好像骨科的总住院就在我们急诊科的监护病房看病人。”

    “就是监3床的那个全身多发伤的病人。”

    “挺严重的。这?”

    刘医生道:“那你去把片子调出来,请他看一眼。这个病人暂时没有皮外伤,我这里先给他解释,然后再听听需要做什么处理。我再看看他的胸腹部和头部有没有损伤。”

    急诊科两大首要原则。

    首先保住命。

    底线是保住命!

    “好!”那护士赶紧就走了进来。

    胸外科的总住院听了,笑了笑道:“你们骨科还挺火的,又来一个。”

    “我就先走了,提前去手术室等你。对了,我喊韩肖麓,去年刚入院的。兄弟怎么称呼?”韩肖麓看陆成虽然年轻,但是也是一个挺沉稳的人,还同为总住院苦哈哈,就想认识认识。

    总住院就是打工人,最底层,分管病人的一切,多认识几个总住院,以后请会诊都好请一些。

    陆成就道:“我是陆成,现在是跟班总。陈丁大哥在上急诊手术,下不来。”

    “麓哥以后多多关照。”

    陆成也很客气,把口罩给摘了下来。

    看到陆成这么年轻,韩肖麓也是震惊了好一会儿,不过马上就晃了过来,如今的外科系统,甚至整个系统,陆成的名字都还挺响亮的。

    半年多时间,完成了别人十年都很难完成的壮举,的确挺厉害的。

    而且湘大二的骨科也不是什么故意把人夸大的地方,没那个能力,虽然没人踩你,但是绝对也没人来捧你和奉承你。

    关键是他还听说陆成非常努力。

    韩肖麓因此就不意外陆成能够是跟班总而且还被科室主任授权跑会诊了,就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传闻中的新晋大神。挺意外!听过好久了,但没见过,等下可以唠唠。”

    “我东北的,说话就比较直爽。”韩肖麓拍了拍自己一米八的大高个,壮硕的肌肉,爽快地道。

    但是他的个子其实还是要稍稍比陆成矮一点:“性情中人最好不过了,有事情说事情。交情还是交情。麓哥以后要多照顾一下。”

    合理的客套是拉拢人情,过度的客套是为了弥补自身的能力不足。

    面子是相互的,底子其实是互相之间被认可的能力,所以陆成并没有特别客气,只是中规中矩。

    韩肖麓看着那调阅片子的护士走了过来,就告辞道:“你这个兄弟我认了,你这又有事情,有话就等会儿下手术了再说。”

    说完就走了,他也是总住院,急会诊必须优先,但其实还是有本组的手术要上,本科室的病历要阅,本病房的病人要管。

    时间并不多。

    “你是骨科的总住院吧?门诊的刘医师喊你来看看这个片子,刚出来的。病人脚很肿,动不了。”绿色衣服的护士走到陆成面前,快速地说完,就对着那护士站的电脑一指。

    平片、CT、核磁等检查洗印出来有一定的时间限制,所以每个医院都会有独立的阅片系统,只要检查一完成,就能够电脑进行阅片。

    不过这种阅片都多用于急诊病人,就是为了能够让医生第一时间了解病情。

    如果是门诊或是不那么急的情况下,一般的医生也没那个时间去调阅片子来看,毕竟那要从很多歌层面中找到最适合找出问题的那一个层面,一天的门诊和病房里的病人大几十个。

    累死去。

    护士只是喊陆成总住院,一是对骨科的医生系统不怎么熟,二也是为了免去客套。

    她一天要分管的急诊病人至少十几个,每个病人甚至来三四个会诊的医生,如果每个医生都客套一下,她也会累死。久而久之,就都用总住院、老师和医生来替代。

    倒不是对陆成不尊重。

    “好,我先看看。”陆成立刻跟上。

    来到电脑前一看,一张平片就读取了出来。

    髋关节后脱位,再看年龄,54岁,男性。

    这是很适合急诊手法复位的病人,但是,陆成并不会犯经验性和欲操作性错误。

    骨科的魅力之一还在手法复位,有很多进院非常痛苦的病人,可能通过手法,就能够让病人的痛苦立刻减轻,甚至躺着进院,过十几分钟走着出去的都有。

    但是,经验性的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

    比如这个病人,平片上就是一个非常经典的教科书一样的髋关节后脱位。

    如果简单地就进行手法复位了进去,假如有平片照不出来的坐骨骨折或是髂骨骨折,那可能就会延误病人的诊治最佳时机。

    必须再次调阅出来CT的结果!

    骨科的影像学检查分三类:

    平片看骨折大体、CT看骨折细节,核磁看软组织和韧带。各司其职,无法替代!

    无法替代!

    这四个字有很多老前辈都以血和泪的教训为后人上过课。

    不过好在,陆成翻阅了CT的所有层面,都并未找到骨折的征象,他看完就问:“病人现在的意识怎么样?”

    “有头疼、胸疼和腹部疼痛吗?”

    “没有的话我直接打印一个髋关节脱位手法复位手术的模板,送手术室。”

    手法复位也是手术之一,是一种可能有创的操作,绝对不是医生捏一下这么简单,所以必须要病人知情同意。

    护士摇了摇头讲:“头痛胸痛这些都没有,但是刘医师还在看相关的片子。我觉得你可以先准备好谈话的同意书,如果刘医师那边没什么问题,我就先送急诊手术室。”

    “然后麻醉好了再打电话叫你。这个病人,送急诊手术室就行了吧?”

    “嗯!我这边还有个切开探查止血的。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送手术室,需要全麻。”陆成交待道。

    急诊手术室并不像真正的手术室,里面的麻醉师可能是轮科的住陪或是研究生,进行简单的腰麻来练手,全麻病人则是必须要送手术室,由上级医师带领下亲自全麻。

    髋关节后脱位之后,因为疼痛会引起臀部后方的肌肉紧张,必须要加肌松药物。

    只有经验比较丰富的麻醉师配合,才能够最快、最简单地复位进去,这可是陆成亲自见识过的。

    在国外,临床对照试验氛围特别浓厚,有骨科医师就做过试验,髋关节后脱位的病人在腰麻和全麻下进行手法复位,记录复位时间、成功率这些。

    结果全麻基本全方位地爆掉了腰麻。

    这些数据的搜集,花费了那个教授十年的时间。

    十年磨一剑,这就是对方对学术上的敬重和重视。

    “好!”主管护士也没具体地问,

    她是在急诊,如果医生下达的每一条医嘱她都要问一下,那可能有很多病人人都没了。

    除非她能够发现特别重大的错误。

    当然这种几率非常小。

    这般后,陆成就真的有得忙了,赶紧找了一台电脑,打印出来了两份手术同意书。

    手术同意书上只写了手术名称和并发症与风险,病人的基本信息得要手写填。因为病人没住院,还拉不到病历的系统里去。

    一份清创探查,另一份则是手法复位的。

    本以为先找髋关节手法复位的家属谈个话就可以去手术室了,没想到的是,在陆成刚谈完话准备进手术室的时候,外面竟然又跑进来了一对中年夫妇,抱着一个哭闹不止的患儿。

    患儿最多三四岁,一只手耷拉着,父亲扶着他的手,脸都哭花了,眼睛通红通红的,一边哭一边委屈。

    引导护士马上喊男士先挂号,喊他老婆带孩子先进门诊。

    女人一边跑一边喊:“医生,医生,快给我家宝宝看看!”

    “他这手突然一下就抬不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可以看得出来,她非常焦急,急不可耐地想要求助。

    门诊总共三个医师,接待他的还是那个刘医师。

    他看到来人,也是无奈地看了陆成一眼,就说:“你这个要先照片!怎么受伤的?”

    “我带着我家宝宝去逛街,我就拉了他一下,就突然大哭大闹了起来。”

    “怎么抱,怎么哄都不听,就说右手很痛。这样严重不?”她马上回道。

    很不专业的回复,不过要病人家属特别严谨的把经过以专业术语说出来,的确是有些为难她们了。

    刘医师心里几乎已经有了判定,但是陆成就在这里,就无奈对陆成道:“骨科总住院,你还是来看看吧,看看需要照片和处理不?”

    “我写病历!”

    倒不是他偷懒,或者推卸责任,只是既然陆成就在这里,自然他得问一问陆成的意见。

    陆成听了病史,心里基本上已经有了自己的诊断。

    桡骨脱位,照片可能没什么用,通过病史和体查来诊断。

    陆成就立刻把谈话的单子放在了桌子上,而后上去就摸小朋友的手肘。

    小孩子一边哭一边躲,而且右手回缩的同时,手指还想要抓陆成,嘴里哭着道:“我不要,不要。好痛,不要。”

    其实陆成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肘部,而且眼睛已经通过了他的手指动作确定了暂时没有神经的损伤,而且他的手还能回缩,证明骨折的可能性不大。

    只要再确定桡骨处的触痛即可。

    而且在此同时,只要一手握住腕部,一手握住肘部,大拇指按住桡骨头位置,将肘关节从伸到屈的过程中旋转前臂,即可将脱位的桡骨小头复位。

    嘴里说:“小朋友,我再检查一下,就只是检查一下好不好?”

    那小孩子看着就陆成没穿白大褂,好像就是找到了同类人一样,哭着点了点头:“我怕痛。”

    不过就在他说话说完的时候,陆成那边已经听到了轻微的咔嚓一声。

    接着陆成再把小孩子的手肘屈曲到手肘与上臂十分靠近的位置,就说:“已经好了,你先去缴费吧。”

    “收一个桡骨小头脱位复位术,再照一个X线片,前臂吊带悬吊一周就好了。”

    陆成话才说完,那妇女就说:“你这就好了?你可别蒙我?宝宝,你现在还疼吗?”

    “手动一下?”

    小孩子点了点头:“还痛,不过没开始那么痛了。”

    说话的时候动了动手。

    好像也一点都不痛了。

    女人这才道:“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了,我家宝宝原来没什么事情啊。宝宝,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