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青冥图

    这小界中的规模,本以为已大致落定。

    但就在此时,环于九座楼台正中、宛若片玉的湖泊,忽然打破平静,水波腾涌。

    清楚看见,湖泊的正中心,忽然钻出四块三四丈高的石碑,分别占据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碑文阳面朝外。

    石碑之上,似乎依稀有字迹不住浮动。

    楚宁定睛一看,目中浮光掠影,依稀在南向石碑中发现了林延秋、沈君殊的名字,但是一闪而逝。

    而东向碑文中,似乎隐约望见了时凤兰、申鹏之名。

    唯独自己与唐丹,并未得见。

    石碑之上,每一个字迹皆是二三尺大。所以自上而下呈现者,每块碑文之上,不过是十个姓名。

    禹正真君清音袅袅,振聋发聩:

    “如今青冥大世界中,搅动棋局,忽起波澜。但是上尊以为,若只是循先前所议之斗法,那么只怕各神域热衷奉行上驷对下驷之法,颠来倒去的交换,最终未免雷声大雨点小,等若七神域各自交换领土而已。唯有各方尽出锋锐,针锋相对,方能一试其效。”

    “如今我天霄神域第一流嫡传,名列《潜龙册》;而其余诸神域,亦有《青云榜》、《鸾凤台》种种称名,各自著录神域嫡传。今日上尊动议,将普天之下的英杰,七域汇聚,共入一榜,名为《青冥图》。图卷一分为四,冥心境十人,真一境十人,妙谛境十人,贯通境十人。若是榜上之人交手放对,赌注规模,便可适当增大。一旦时机成熟,一战赌斗一洲,也不是不可能。”

    百源真君微微一笑,续道:

    “其实上古之时,便有好事之人作‘天机榜’、‘天命榜’一类图卷,排名同境界者修为潜力高下。但是当今之世,道术昌盛。臻至极境者,除非实在杰出之人外,其余手段共臻妙境不分轩轾,也是有的。”

    “所以这《青冥图》不必效法前人故智,胶柱鼓瑟,将名次一一排列。四道碑文,只有‘上榜’与‘未上榜’之分;一旦入榜,便意味着在同境界中前十之列,排名不分先后。”

    楚宁心中了然。

    不必补充的是,资质最称杰出之辈,在练气境中自然不会滞留太长时间。所以自然没有必要设立一张《练气榜》。楚宁、唐丹想要探查自己是否上榜,便只有加紧修持,破境之后再看。

    两位人元真君话音一落,时凤兰、申鹏、沈君殊、郑惟桐等人,立刻精神一振,探出脑袋,观察四道石碑之上的名次。

    但是令在座的诸位十分困惑的是,那榜上名单,并无定数,宛若浮光掠影。

    上一刻自己还在榜上,但是转瞬再看,又倏忽不见了。

    就算重新出现,排序位次,也截然不同。

    含元真君微笑道:“诸位稍安勿躁。眼前碑文所示,并非真实。唯有一界英才聚会一次,相互之间留下映象和缘法牵连,再经由上尊施法,这碑文才能确凿无疑。”

    “这次见面,就是诸位的第一课。”

    禹正真君续道:“诸位修行的行宫殿宇,已然安置妥当。请诸位各自择取安顿。三日之后,在此等候。”

    言毕,三位真君的形象,自这小界之中缓缓散去。

    众人一个恍惚,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身后的九座七重高塔之上。

    尤其是如容光、秦秦这般,本身便类似于“陪练”身份,入榜前十,几乎与其无关。此时早已迫不及待的遁入楼台之中,一览胜景。

    每一座楼台,最顶层几乎都有些玄妙,尚未开启。

    而二至七层,当中禁阵之精微、布局之巧妙,丹、符诸道各色工室、静室,无不具备。

    自外间看似乎并不甚宽阔;但是内中竟是纵横里许、密室千余间,疏密得宜。用作一位冥心境上修的洞府,绰绰有余。

    每一层规制相似,很明显,是整个一层,供给一人使用的格式。

    楚宁原本对于外物经营并不上心,但是无奈容光、秦秦二位,兴致勃勃。若是他二位不定下来,另外两人也就悬着。

    于是楚宁随口定下了第三层,又替唐丹定下了第四层。

    剩下六层,任由容光、秦秦挑选。

    至于楚宁、唐丹二位,则驾着小舟,游至湖心四道石碑处,仔细观望,暗暗称奇。

    那些副册陪练的人选,自然不会有谁展现出对这四碑的兴趣。

    而名列潜龙册正册的时凤兰等人,因为方才真君已经言明,此刻碑文名录尚不作数。若是眼巴巴的观望,显得自己心思太重,不免被人看轻了去。

    恰好唯有楚宁、唐丹二人,眼下修为够不着上榜,没有任何嫌疑。

    既感兴趣,就自来看个明白,不必理会旁人看法。

    楚宁端详了一阵,忽然笑道:

    “这些大人物,还真是善能朝令夕改。我敢肯定,就在百源真君饮宴上之时,每洲八十一域,三年为期,赌斗输赢云云。似乎尚未有这‘强强对话’的新花样。就在这一两个时辰间,不知哪一位大神通者,一拍脑袋,有了主意。”

    唐丹抿嘴笑道:“说神君坏话,可是会被心缘感应察觉到的。”

    楚宁摇了摇头,不以为意。

    唐丹小脸一正,道:“世间棋局,若是天元神君不出,便是都由人元真君做主。但是若七位上尊有了布置和意见,同样也会以最快的速度传达下来,影响到七大神域。”

    “七位上尊借助‘太阁’,可以时时联络聚会。朝令夕改,也实属寻常。”

    楚宁一怔,道:“借助太阁?太阁聚会,不是只有每月月半之时,方得成行?莫非这只是人元真君的限制,天元神君,却可自由穿行?”

    唐丹双目一亮,似乎情绪莫名高昂,道:“楚哥,我给你说说‘太阁’之上的情形,你愿不愿意听?”

    楚宁心中暗暗一笑,道:“你说说看。”

    唐丹微笑道:“太阁之上,亭台水波相连,景色奇绝。但是亭台之后,却有一道长长的玉璧,上面书写着孔陆大道尊所传《四百谜》。寻常人元真君每月聚会,便是来到这里。”

    “但是玉璧之后,尚有一座大殿。那大殿却是并不开启的。”

    楚宁心中大讶,唐丹所言,竟是丝毫不差。

    只听唐丹又道:“那一座大殿,唯有每年正月十五,天元神君莅临,方能启了殿门。七位上尊,在殿中议论道术,又或者推演玄机。”

    楚宁一怔,道:“每年一次?丹丹你方才不是说,可以借助太阁,时时联络么?”

    唐丹道:“是的呀。亲身相会,并借助太阁上大殿的某些便利,只得是每年正月十五;但是天元神君,亦可以将自己一缕神意,传渡于天殿之内,时时沟通交流。”

    楚宁长长吸了一口气。看向唐丹的目光,尽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