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3章 烫了一嘴

    最老的那位老头明明嘴里牙都没几颗了,这一张口给李真下评语,敬玄居然在魏征眼里看见了几分羡慕,更加笃定这老头身份不简单,心中正犹豫着要不要当面问问老头子的身份,可又怕失了礼数,百转千回之际,忽然瞥见自己那两口大铁锅正咕噜噜的冒着热气,顿时计上心来。

    “几位老先生想必都没吃饭吧?正好,晚辈这里有两锅煮好的鸡蛋,还不知道味道如何,不如咱们大家伙儿一起尝尝…”

    敬玄说着便站起身来,十分热情的招呼众老头,邀请他们一起品尝品尝这新事物。

    这可把杜如晦他俩给吓坏了,一听说敬玄自己都没尝过,连忙想上前阻止,没验证过的食物就敢拿出来招待人?而且招待的还是这几位连陛下都要小心翼翼对待的儒林宿老,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谁负得起责任?

    “敬玄,不可!”

    眼见敬玄已经捞出一枚色泽触目惊心的褐皮鸡蛋,准备递给老头,魏征一把走上前,伸手一抓便抢了过去,二话不说便往自己嘴里塞,一边塞还一边对正吃惊看着自己的老头儿讪笑道:

    “先生勿怪,学生着实饿坏了…”

    在场的都是明眼人,知道魏征是害怕几位老头吃出什么毛病,因此不得已之下,只能拿自己来做试验。

    “郑公?不烫吗?”

    敬玄看着魏征那囫囵吞枣的模样就觉得喉咙疼,刚出锅的鸡蛋也敢往口里吞,喉咙管子怕是都要给烫熟。

    “还…好…”

    后知后觉的魏征说完这句话就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胸口,脚尖还蹦跶了两下,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被烫着了。

    “你呀…”

    老头儿摇头失笑道:

    “一惊一乍这个老毛病还没改掉,回长安后静下神来多抄写几遍《诫子》…”

    即便胸腹中滚烫的劲儿还没完全过去,听见这话的魏征也连忙躬身称诺。

    瞧见连魏征在人家跟前都跟个乖宝宝似的,敬玄这会儿更加好奇老头的身份了,随手又从锅里捞起一枚鸡蛋,放在嘴边吹了两下,然后再次递给老头,并且笑着说道:

    “老先生,等凉一会儿再吃,否则郑公一定会打死晚辈的…”

    那老头哈哈一笑,也不固执,将自己的衣衫往前一兜,示意让敬玄放进去,并且表示一枚不够,应该多放些。

    能这么不把风仪放在表面的儒士可不多见,通常这样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属于沐猴而冠,而另一种则是已经臻至返璞归真的境界,旁人的目光根本就约束不了他,反而会夸赞一句真性情。

    以老头的年纪来看,敬玄宁愿相信是后者,所以不用老头多说,飞快的又捞出数枚已经入了味的鸡蛋放进老头的衣衫兜子里,而那老头就活像孩子捡到宝似的,乐得合不拢嘴,还不忘跟其他老头显摆一番。

    很快,老头们便围在一起剥起了鸡蛋,魏征甚至还想上前帮忙,不过又被撵了出来。

    “这鸡蛋口味竟如此别致?”

    “不错,这蛋和寻常鸡蛋截然不同,寻常鸡蛋还要佐盐而食,此蛋却自有浓香…”

    “此蛋虽然难看,但远胜红,白二蛋,下次老夫过寿,就不给红蛋了,就给这蛋…”

    “咦?老夫这枚为何还有丝丝茶香?”

    一群老头子吃着从来没有吃过的鸡蛋啧啧称奇,敬玄见他们吃得津津有味,便趁机凑了上去,给他们讲解这卤蛋和茶叶蛋的区别,而老头们一边听,一边又时不时的询问几句,敬玄则有问必答,甚至问起如何烹饪如何配方,都没有丝毫隐瞒。

    旁边的杜如晦与魏征二人远远的看着正与大儒们谈笑风生的敬玄,眼中既是羡慕又是佩服,杜如晦甚至还笑着对魏征嘀咕道:

    “奇怪了,这小子怎么跟谁都能聊到一块去?”

    魏征此时声音已经有些沙哑,听闻杜如晦此言后也瞄了一眼正连比带划的敬玄,失笑道:

    “老夫见了刘师腿肚子就软,偏偏陛下非要老夫带着几位游览长安风物,多半是故意整治老夫哩,早知道就奏请陛下让这小子作陪多好…”

    杜如晦斜着眼睛瞟了瞟一脸幽怨的魏征:

    “满天下就你魏征魏玄成敢花钱找陛下买鸡蛋,方才刘师还特意问起有无此事…”

    魏征听罢顿时一脸紧张:

    “那杜公是如何说的?”

    杜如晦哈哈一笑,并不作答,自顾自的学起敬玄的模样从锅里捞出一枚茶叶蛋,乐滋滋的说道:

    “玄成莫慌,先等老夫也来尝尝此物味道究竟如何。”

    而另一边,敬玄已经打听出为首那老头儿的身份,竟然是前隋太学博士刘焯!这可是位在士林圈子里了不得的大人物,连当朝国子监祭酒孔颖达,以及弘文馆直学士盖文达都是他教出来的弟子!

    得知刘焯的真实身份后,敬玄狐疑的瞅了瞅老头两眼,孔颖达跟盖文达两位年纪也不小了,五十多总有了吧?如果是他二位的师傅,那得该多少岁了?

    “别看了,老夫今年八十有六,算是你曾祖那一辈儿的,你祖父敬贠敬延平年轻时还在老夫这儿听过几天课,对了,那小子你把他埋在哪的?老夫当年怎么没瞧出他能生出你这么个机敏的孙子?”

    刘焯一眼便猜出了敬玄的心思,笑眯眯的问了起来。

    敬玄闻言连忙站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算起来的话,自己的爷爷也能算是他半个弟子,岂有怠慢之理?连忙毕恭毕敬的答道:

    “回长者的话,晚辈把他们都迁到了牛尾沟。”

    刘焯撇了撇嘴:

    “刚刚还能对答几句,怎么真晓了老夫身份便也跟魏征那小子没什么两样了?小子,老夫问你,若是老夫把你这烹饪鸡蛋的法子学了去,你不会怪罪老夫吧?”

    你都这样问了,谁敢怪罪?恐怕李世民都不敢吧?敬玄连忙笑道:

    “菜谱发明出来就是给人吃的,即便今日不是晚辈发明出来的,他日也会有别人发明出来,藏着掖着不让大家伙儿尝尝算怎么回事?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刘焯一怔,旋即哈哈大笑:

    “好一个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孟圣若是泉下有知,必引你为知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