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4章 魏征出的馊主意

    订亲?

    敬玄看着李世民怔怔出神,啥意思?

    治个病就要自己跟一个小丫头订亲?

    “只是订亲而已,这样一来真儿的名节也算保住了,你也可放心施展手段,玄哥儿你看如何?”

    李世民见他居然还犹犹豫豫的,心里一下子就变得不快了。

    朕的女儿难道还配不上你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莫非得了爵位之后还拿捏起身份来了?信不信朕马上下旨给你收回去?

    敬玄见他神色不善,心里苦笑连连,这可是皇帝呀,得罪不起,但让自己娶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做妻子,又非心中所愿,何况敬玄还听说一旦娶了公主,那以后恐怕只能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真儿体弱,不能行周公大礼,所以你大可放心,平阳敬氏的血脉不会断在你身上,等将来真儿好了之后,再行和离也未尝不可…”

    李渊不愧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了敬玄的顾虑,他说的也是实话,太医早就下过断论,汝南公主活不过及笄,相比敬玄,他还是更相信太医们的话,只要能把眼下这一关渡过,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敬玄还在犹豫,魏征已经带着一大包东西赶了回来,与他同路的还有宇文士及,以及跟在小老头身后的宇文修多罗,看样子她已经从魏征口里听到了家里发生的事,一张小脸冷峭得都快滴出水了。

    “东西都在这了…”

    魏征取下肩上的包袱,里面尽是一些大雁婚契等订亲用得上的玩意儿。

    也不知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老家伙从哪搞到手的。

    这样看起来,与李真订亲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现在所有人都看着敬玄等待他做决定。

    敬玄知道,如果自己拒绝了,恐怕今后的日子会不太好过,于是一咬牙点头道:

    “好,先说好若是我将来再娶,你们不得阻拦!”

    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些家伙还在刻意隐瞒身份,既然你们不肯坦诚相对,那就休怪我耍小心眼了。

    “这就拟订婚契吧,我敬玄自愿与秦真小姐结为夫妻。”

    敬玄特意把秦字咬得极重,这个时代的婚契已经具备法律效益,婚书是要送到官府备案的,将来即便成亲之后和离也要通过地方衙门办理离婚手续,既然女方以及证婚人都用的假名,那说破天了也是自己占理。

    “老夫恭喜先生觅得佳婿,玄哥儿,恭喜了…”

    宇文士及见风使舵转换的极快,事情已成定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怕是要付诸流水了,转头看了看自家一脸不开心的女儿,连忙拉了拉她的手,悄然劝解道:

    “玄哥儿也是身不由己,不是还能和离么?将来再看看…兴许…”

    魏征在一旁把他的话听得真切,知道这破野头心里打得什么主意,可成人之美也算得上是一件善事,再说了,他也十分同情敬玄的遭遇,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守着一个病怏怏的未婚妻多让人恓惶,于是老头子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先生,小姐即便成亲后也需人照顾,玄哥儿初得爵位,正是需要大展宏图的时候,不如就让这…”

    魏征手指着一脸不开心的宇文修多罗微笑道:

    “不如就让这位小姐也一并与玄哥儿订亲,少年夫妻一家三口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李世民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连带着李渊神色也不太好看。

    这个魏征也不看看是什么节骨眼上,这个时候跳出来捣乱?

    堂堂公主岂能与他人共侍一夫的?

    简直就是胡闹!

    敬玄一听,现在要同时娶两个小丫头,这怎么行?张口就想拒绝,可一对上宇文修多罗那副剪影水瞳,干咽着口水又把话吞了回去,这种场合,恐怕轮不到自己这个事主做主啊…

    魏征对李世民向来都是不假令色,这不旦是他的处世之道,也是明哲保身之法,做为当年息王的谋臣,参与过不少加害李世民的丑事。

    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自己在李世民麾下随大流,恐怕很快就会泯灭众人亦,只有与其余天策府旧臣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子,才能继续立于庙堂之上,因此老头子迎着李世民不善的目光据理力争道:

    “敬玄小郎君是绛国公留下的唯一独苗,传宗接代乃是人伦大事,先生恐怕也不希望小郎君背上不孝子的骂名吧,再说了,小郎君身负大才,岂能困顿于后宅床第之间,若是有了这位野小姐的襄助,也能专心替朝廷替陛下办事,岂不是一举数得?”

    魏征说完还悄悄朝宇文士及使了使眼色。

    小老头还处于云里雾里,这魏征素来与自己不怎么对付,平白无故帮自家女儿说话做甚?

    自家女儿什么心事他这个做爹的岂有不清楚之理?只是这样一来恐怕要触怒陛下啊…

    但看着闺女一脸期盼的神色,宇文士及这个做爹的终于还是心软了,连忙跟着附和道:

    “先生,这些日子小女与玄哥儿朝夕相处,早已经暗生情愫,若是先生能允准,小老儿必当肝脑涂地为先生效死力,以酬先生成全之恩…”

    李世民神色复杂,先是看了看自己老爹一眼,见他并无任何表示,随即又望向了敬玄:

    “你意下如何?”

    都这个时候了才来问我的意思?

    重要么?

    一次性娶两个童养媳?

    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连李世民都让步了,皇帝的女婿呢,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大好事落在自己头上了,还能说啥呢?

    何况养成系少女也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自己也还在发育…

    可总能摸摸吧?

    “全凭先生做主。”

    “那就开始准备吧。”

    ……

    别院的厢房里,父女两人正在说着悄悄话。

    “爹爹,孩儿真的要订亲了么…”

    宇文修多罗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角,刚才爹爹也不跟自己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主,她已经觉得自己没脸出去见人了。

    宇文士及见她害羞,笑呵呵的问道:

    “怎么?不想与那敬玄订亲?那是爹爹想错了,你等着,爹爹这就去找陛下说说去,说咱们普明的名字不用写在婚契上了…”

    宇文士及说完便作势要走,宇文修多罗连忙拉住他的衣袖:

    “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