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7章 奸商潜质

    敬玄知道今日势必是要出点血才能顺利的把李真带出皇宫,而且哪怕自己想反悔不娶了也不可能。

    前者最多就是损失点钱财,而后者,可是会要人命的。

    人一紧张,就会有一种想拉屎的冲动,这一点,就连侯爷也不能免俗,敬玄忐忑不安的看着长孙,试探性的问道:

    “臣能先去出恭吗?”

    大殿内众人顿时齐齐一愣,长孙面容同样古怪异常:

    “你不会是想逃婚吧?”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转头看了过来,李泰甚至还不着痕迹的把身子往门口挪了挪,用以防止敬玄真的溜之大吉。

    敬玄对上她的眼神,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干笑道:

    “臣是真的想出恭…”

    长孙听罢嘴角勾起一丝弧线,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

    “不成,若是不让陛下满意,你就憋死得了。”

    敬玄闻言心中腹诽不已,这个长孙,还拿着李世民的名头来压自己,于是立刻用求助般的目光转向一旁的大唐皇帝,期待他能站出来帮自己说点什么。

    岂料李世民却全然当做没看见,自顾自的把头别到一边,佯装欣赏起墙上的风景,呸!那里明明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啥都没有!

    “未知娘娘究竟想要什么?”

    求助无门,敬玄只得平静下来,准备好好和长孙掰扯掰扯。

    “本宫听说,你那烟草生意只要操持得当,一年至少可以带来十数万贯的营生?”

    听见长孙的话后,李世民再也坐不住了,墙上的白灰也不看了,掉头吃惊的盯着敬玄:

    “当真?”

    敬玄被这帝后二人同时这么看着,头皮不自觉的开始发麻,嘴上也更是不敢糊弄,只得点头道:

    “臣以为,如果全长安有足够多的烟民,一年十数万贯也是可行的。”

    李世民瞳孔中闪烁着兴奋:

    “光一个长安就能十数万贯?!那若是全天下加起来呢?!岂不是上百万贯?!!”

    敬玄迟疑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长孙这时也跟着亢奋了,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想到这里,她觉得今天自己厚着脸皮出来讨要烟草是一件正确无比的事情,若是有了这笔钱,天下百姓又能过得好一些了。

    “本宫想问问,如此多的财富都聚拢于你手,你安心吗?”

    安心?不安心呐,所以才要想办法都花出去,只要没那么多现银,就不会被“愚蠢”的御史们冠以富可敌国,意图不轨的大帽子了。

    不过嘴上,敬玄却是不服输的:

    “娘娘这话就问错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些钱也是臣一点一点赚来的,既不偷,又不抢,何谈安心与不安心?”

    长孙听见这话,脸上不禁笑了起来:

    “既然这么坦荡,为何不干脆拿出来为国朝做些贡献?毕竟这天下,还有那么多百姓在过苦日子呢!”

    后世说得“圣母婊”大概就是这种样子,有钱的人没有义务非得要去帮助穷苦的人,即便帮,那也是出于社会责任,怎能变成是被逼的呢?

    堂堂一国之皇后竟然也会道德绑架,敬玄觉得自己今日算是大开了眼界。

    “娘娘明鉴,臣可没剥削过百姓,相反,臣在户县给做工百姓的待遇可比其他地方高多了,娘娘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打听。”

    言下之意,就是这天底下的穷苦百姓可跟自己无关,他们的贫穷又不是本侯造成的!

    至于究竟是谁造成的,这还用说?不就是大殿里穿着龙袍的那一位?没有连年征战不休,百姓怎么着日子也会过得好一点,只是这话,敬玄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而李世民脸色却已经有了几分尴尬,在他看来敬玄即便没有含沙射影,但至少自己的确是有几分责任的。

    似乎是被敬玄兜圈子兜得有些不耐烦了,长孙突然伸出三根手指头冲敬玄比了比:

    “你也是皇家的一员,多少也应该向着一点啊。”

    三成?这是在狮子大开口啊,敬玄面皮子不由自主的抽了抽,之前翟长孙,段志玄,程咬金以及刘弘基他们四家一人就占了一成五,而自己只剩下四成,这长孙,怎么不一开口全要过去得了?

    敬玄气呼呼的说道:

    “臣拢共才四成份子,娘娘一开口便要走一大半,这不太妥当吧?”

    见事情仿佛有门儿了,长孙莞尔一笑:

    “本宫问你,其余几家出了多少地?”

    “一家一百亩。”

    敬玄老实答道。

    长孙听罢淡淡一笑:

    “若是皇家出一万亩地呢?”

    这长孙,想屁吃呢!敬玄闻言连忙解释道:

    “娘娘有所不知,眼下的种子可铺不开一万亩地,四百亩已经是极限了。”

    没想到长孙并没有因此而退却,反而开口嘲讽起来:

    “本宫还以为你敬玄多会做生意呢,没想到竟也不过如此。”

    说本侯不会做生意?开什么玩笑?全大唐还有谁比自己拥有更加先进的见识?你可以说本侯不会打仗,但说本侯没有生意头脑?简直就是在侮辱人啊!

    “愿闻其详!”

    见敬玄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长孙不禁哑然失笑。

    “本宫问你,你与其他几家达成协议时,是否言明了他们每一家只能得到一成五?”

    敬玄疑惑的点点头:

    “是啊…”

    长孙又问:

    “那这就是说,你们的收益加起来,你要拿走四成?”

    敬玄依旧点头:

    “的确如此。”

    “这就对了。”

    长孙脸上满是笑意:

    “说你不会做生意你还真不会,倘若各论各的,他们每家地里产出一万贯,你能拿走八千五,而若是他们一共产出四万贯,你拿走四成只有一万六千贯,究竟孰优孰劣?难道不显而易见?”

    敬玄愣了愣,脑子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他娘的不是在搞合同诈骗吗?只是换了一种计算方法而已,这长孙,怎么还有当奸商的潜质?

    “所以娘娘的意思是?”

    敬玄这下不敢轻视长孙了。

    “皇家的诉求很简单,一万亩地,和他们一样,分开计算,三七分账。”

    原来不是要自己手头的份子啊,敬玄顿时松了口气:

    “臣占七成娘娘占三成?”

    “不,本宫说的是你占三成,皇家占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