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5章 皇帝的承诺

    “臣敬玄,见过陛下…”

    私底下对于李渊的称呼,敬玄其实也非常纠结,毕竟李渊也是自称“朕”的,当人面叫太上皇听起来似乎的确有些别扭,所以敬玄只得硬着头皮叫了声陛下。

    李渊似笑非笑的看着敬玄,直到后者被他盯得快要头皮发麻了,这才指了指旁边的软垫:

    “来了?坐吧。”

    敬玄连忙客气推托道:

    “臣站着就好…”

    说完这句话,屋内瞬时变得鸦雀无声,诺大的武德殿,落针可闻,敬玄想了想,便强笑道:

    “臣不知陛下也在此,若是打扰了陛下,臣这就告辞…”

    说完这句话,敬玄转身就要走,身后李渊却突然开口道:

    “怎么,朕让你坐,你却急着要走?”

    敬玄心里一惊,连忙回转过身,摆出十分谦卑的姿态答道:

    “臣是怕打扰了陛下的雅兴…”

    李渊听罢自嘲一笑:

    “雅兴?什么雅兴?”

    敬玄闻言顿时语塞,正想说点别的暖暖场子,就听见李渊又开口道:

    “你难道不知朕是专程在这等你么?”

    敬玄面皮发干,除了那些头铁的,外朝的大臣有几个敢私底下与李渊会面的?裴寂那日在太极殿的哭嚎声,至今还历历在目呢。

    “陛下等臣可是有什么吩咐?”

    没想到李渊竟然也染上了烟瘾,只见他十分熟练的从怀里掏出一支香烟给自己点上,然后又朝敬玄脚下扔来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后,表情显得十分陶醉:

    “不得不说你小子的确有点意思,竟然能捣鼓出如此神物,现在老夫几乎已经离不开此物了,就连出恭,用膳都会来上一支,尤其酒后…”

    听着李渊张口说了一大堆香烟的好,敬玄还以为他是想找自己讨要此物,于是十分上道的凑趣道:

    “陛下若是喜欢,改日臣专程再为陛下送一些过来。”

    李渊听后微微一笑,颔首道:

    “既然你现在也成了皇家的女婿了,给我这个当祖父的送些孝敬,也是理所应当,但朕今日在此等你,可不是找你要什么孝敬。”

    敬玄听罢整个人愣了愣,不是要东西?那是想干嘛?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敬玄神色紧张的看着李渊,生怕他提出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来。

    结果李渊只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还记得当日朕是怎么跟你说的么?”

    敬玄一愣,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吞云吐雾的李渊。

    李渊见他没反应过来,也丝毫不以为意,开口继续说道:

    “那日朕与二郎在你府上,朕说只要你能真的拿出能够翻天覆地的良种,上天入地,朕都会助你一臂之力,这句话,你忘了朕可没忘。”

    敬玄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个啊,但皇帝的承诺,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古往今来那么多臣子找皇帝要求兑现承诺的,又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毕竟皇帝这种生物,跟平常人不一样,尤其是思维,一旦他们不想做的承诺,或是不愿意兑现的承诺,那就会千方百计的规避这种风险,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全家,又哪怕李渊现下只是个太上皇…

    “臣都忘了,陛下,臣拿出良种可不是为了陛下的承诺,臣只是见不得大唐百姓受苦,所以才甘愿拿出良种来改善百姓们的生活,臣不是那种人…”

    敬玄“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起来,开玩笑,如此泼天大功怎能折算成一句承诺?怎么着也得当作家族的保命符吧?

    李渊听后莞尔一笑:

    “为了天下百姓?难道不是为了朕的孙女么?”

    敬玄尴尬一笑,挠着头憨笑道:

    “被陛下看穿了…”

    李渊哈哈一笑,随手将指尖的烟头丢进香炉里,拍了拍不小心掉在身上的烟灰,然后站了起来,正色道:

    “一码归一码,小子,朕听说你最近与史万宝有了积怨?”

    敬玄默然的点了点头,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否认的,身为贵族中的一员,谁会没点仇家?况且李渊既然这样问,那肯定是派人打听过了。

    见敬玄不否认,李渊笑了笑:

    “史万宝也算是为我大唐立过不少功劳,小子,朕有一言,你听是不听?”

    敬玄心中大概猜到李渊要说什么了,于是不等李渊开口,抢先答道:

    “臣与原国公本没什么恩怨,但无奈原国公却不这么想,臣若是退却,岂不被他人笑话我平阳敬氏软弱可欺?”

    李渊听罢沉默半晌,然后苦笑道:

    “所以你真不打算放过史万宝?朕听说你连李道玄的事情都翻出来了?”

    看来李神通最近也找过李渊,虽然不知道二人之间究竟说了什么,但上次李神通既然肯对自己如实相告,想必也不会突然间反水,再阴自己一回,多半只是提前给李渊通个气罢了。

    想到这里,敬玄义愤填膺的说道:

    “淮阳王的事情臣也不好多嘴,但葛国公何其冤,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去岭南那等烟瘴之地受苦,现在竟然又把主意打到臣的头上,这如何能忍?臣就不明白了,大唐好歹也是陛下亲手所立,陛下又如何能眼见这等小人在朝廷上蹿下跳,臣想拨乱反正,还那些因此而蒙受不白之冤,甚至战死的忠义之士一个公道!”

    李渊听见敬玄这般说话,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正要发作,可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又肉眼可见的变得灰败,嘴皮子也轻微的哆嗦着。

    然而就在这时,武德殿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李泰的声音随之也飘了进来:

    “敬玄敬玄,人呢?二姐那边都梳妆完毕了!还不赶紧过去?都等着呢!”

    李泰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才发现李渊也在里面,连忙朝其躬身请安:

    “阿祖,父皇命孙儿来请敬玄过去…”

    李渊先是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一脸诚挚的敬玄,叹了口气,摆摆手道:

    “速去吧,莫要耽误了吉时。”

    敬玄如蒙大赦,连忙与李泰一齐向李渊告辞,刚走出门口,就听见李渊的声音从后面远远的传了过来:

    “以后记得对真儿好一点,她是朕最喜欢的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