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5章 避祸

    中华大学开学的消息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一会儿有传言将会有数十位大儒坐镇,一会儿又说中华大学已经得到山东氏族珍藏的不世出的孤本。

    尽管李承乾手头的三十多个名额已经消耗殆尽,但依旧有人托关系找门路,想从敬玄手里得到一两个名额,甚至主动把学费长到了五百贯。

    若是为了钱,敬玄早就大开方便之门了。

    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况又是极为庄重严肃的学府!

    这股妖风邪气是万万不能在第一届学生中就出现的,所以无论是谁来,敬玄都一口咬定名额已满,明年请赶早!

    但事与愿违,这个世界上总有人喜欢钻空子。

    远在九嵕山当差的安元寿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一大早就把他的堂弟,上次一同出使突厥的荣国公安兴贵之子安永达给带了过来。

    然后丢下人就跑了,说是全权托付给自己照顾,是打是骂让敬玄自己看着办,总之一定要把他堂弟安永达口吃的毛病给改掉,而且吃穿日用都足足拉来了三大马车,简直比那些小娘子还娇气。

    望着已经十三岁,还时不时流口水啃手指头的安永达,敬玄欲哭无泪。

    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明明想着孕育英才,结果招来的学生一个比一个看着痴蠢,这要是请长安城里的那些大儒来给他们上课,别一不小心把老夫子们给气死了…

    “行了!别啃了!若是嘴馋,厨房里有酸梅汁,婵儿,去给他端一碗来!再让我看见你啃手指头,老子非得给你一根根拔下来不可!”

    敬玄尽情的吓唬着安永达,谁料这家伙就跟没听明白似的,只是“哦”了一声,又把手指头伸进嘴里啜啊啜,目光还眼巴巴的望着去厨房端酸梅汁的敬婵,嘴角隐隐有液体淌下…

    这家伙该不会是近亲繁殖遗留下来的产物吧?敬玄目光狐疑的盯着安永达。

    不但敬玄这个当叔父的好奇,就连敬婵这个小丫头也十分好奇。

    她刚才特意在酸梅汁里加了一小勺盐巴,想看看安永达喝了之后还会不会流口水。

    因为就连她这个四岁孩童都知道,盐巴吃多了口会非常渴,结果安永达端起那碗酸梅汁仰头“咕噜”“咕噜”的就灌了下去,愣是一点不适的反应都没有!

    喝完还不忘擦了擦嘴角把碗递了回去,看那架势大概是还想再来一碗…

    这时阎诃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边惊奇的看着站在院子中央的安永达,一边对敬玄说道:

    “侯爷,人来了。”

    敬玄点了点头,指着傻不拉几的安永达对他说道:

    “看着点这小子,别让敬婵把他玩坏了…”

    昨日晚间,权旭的夫人杨氏派人送来一封拜贴,说今日会登门拜访。

    敬玄估计多半没啥好事,毕竟自打上次权弘寿给了个那什么秘方之后,权旭不到一个月就让他老婆怀了孕,现在也是个大肚婆。

    能让一位大肚婆顶着肚子登门拜访,能有啥好事?

    果然,一到了前院,敬玄就发现不但权旭的老婆杨氏来了,就连武士彠的老婆杨氏也在场,身旁依旧带着她那三个喜欢打闹的闺女。

    见此情形,敬玄心中仿佛明白了几分,似笑非笑的问道:

    “应国公夫人此来莫非是…”

    见敬玄把目光放在自家长女武顺身上,杨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能成吗?顺儿虽然年纪小,但这孩子从小便精通女工,又喜欢读书,留在家里实在是埋没了…”

    听见母亲说起自己的名字,武顺立刻抬起头来,先是看了一眼笑意盈盈的敬玄,然后马上扑到杨氏怀里,撒娇道:

    “顺儿不愿离开阿母,顺儿想和阿母在一起…”

    “应国公夫人,您也看到了,令爱还未满十岁,正是需要亲人的时候,不如明年再送过来…”

    一听敬玄这么说,杨氏连忙板起一张脸看向怀里的闺女:

    “不可胡闹!阿母是送你来跟随云中侯学本事的,你难道忘了在家里是怎样答应阿母的么?!”

    武顺娇艳的小脸嘀嗒着泪水,委屈巴巴的点头道:

    “顺儿记得,可是顺儿真的不想与阿母和妹妹们分开…”

    杨氏见状,站起来向敬玄告罪一声,拉着武顺就往外头走去,看样子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说教一通。

    “让云中侯见笑了…”

    大肚子杨氏叹了口气,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道:

    “我这姑姑也是个苦命人啊…”

    敬玄眉头一皱,这话明显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嫂夫人何出此言?能成为国公夫人又怎会是苦命人?”

    杨氏闻言瞄了一眼敬玄,意有所指的答道:

    “国公夫人虽好,可惜并非是原配…”

    敬玄这时回过味儿来,疑问道:

    “莫非那武氏兄弟又在外头惹祸了?”

    杨氏点头道:

    “武家兄弟在外头与人赌博输光了田产,欠下了一大笔账,便找到姑母,想请她帮忙,姑母也是个没心机的,竟然当着武家兄弟的面取出嫁妆让那兄弟二人去还账,结果…”

    “结果武家兄弟恬不知耻的惦记上武夫人的嫁妆了?”

    敬玄觉得武士彠做人挺失败的,家门不幸啊…

    杨氏愁容满面的接口道:

    “他们不但偷了姑母的嫁妆去赌钱,输了还想拿顺儿抵债,姑母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找到我,刚好我又听说云中侯的中华大学会招女学生,是以便带着姑母冒昧登门…”

    原来是避难啊,可武夫人大概是忘了除了武顺,她还有两个女儿,没了武顺,就不能拿另外两个抵账?

    敬玄刚把疑问说出口,没想到杨氏就笑了起来:

    “所以才来找你云中侯啊,谁不知道那武家兄弟怕你,顺儿若是进了女子学院,自然不会有任何危险,至于媚娘与檀儿嘛,云中侯不是刚找到侄女么?她们几人年纪相仿,不如暂时留在府中当个玩伴如何,等他日应国公回长安了,再接回去…”

    敬玄莫名其妙的看着出谋划策的杨氏,本侯又不是保姆,还帮别人带哪门子闺女?

    现在家里已经有个痴痴傻傻的安永达了,若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贺兰安石和贺兰楚石这两个家伙这次也会进入中华大学,万一闹出什么绯闻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