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8章 二弟子

    自从李世民发了那道诏书后,天下谁人都知道是他敬玄杀了崔鸿鹄。

    自己辛苦的布置,避过所有人的耳目,只因为迫于身份上的忠诚,才通过左屯卫的嘴把这件事告知李世民。

    结果哪能想到李世民反手就把自己给卖了,以至于自己摇头再三否认杀死博陵崔氏这件事,崔民元看起来根本就不相信!

    “本侯压根就不知道你们博陵崔氏的人来了洪洞县,又怎会提前布置截杀他们呢?崔先生是不是老糊涂了?”

    崔民元并没有因为敬玄的出言不逊而发怒,毕竟在场这么多人,他不会因为一群死人而丢失了博陵崔氏的体统,只是淡淡的说道:

    “谁不知道左屯卫是你们平阳敬氏的人,绛州这块地界,恐怕早就被你们经营得滴水不漏,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几个人,与你平阳敬氏又有何难?不过既然云中侯不承认,那老夫也徒呼奈何,但请云中侯记住一件事。”

    敬玄一愣,随即狐疑的看向崔民元:

    “何事?”

    “我博陵崔氏已经认定此事是你所为。”

    崔民元丢下这句话扭头就走,压根就不再给敬玄辩驳的机会。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敬玄是又好气又好笑,还讲不讲道理了?没有真凭实据张口就来,这些大族做事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还说什么平阳敬氏把绛州经营得铁桶一块,老子这个光杆族长怎么不知道?老子要是真那么厉害,还需要亲自过来调查官员以权谋私的案子?这崔老头逻辑肯定是被狗给吃了!

    敬玄愤愤不平的小声咒骂着,这下好了,被博陵崔氏给记恨上了,估计以后谁要是再暗地里针对博陵崔氏搞什么幺蛾子,没准儿屎盆子都会扣在老子身上!

    “崔老头,哎,你等等…”

    敬玄二话不说的就撵了上去,

    可眼下还有络绎不绝的宾客等着答谢,柳应物在原地急得抓耳捞腮,关门大弟子不在场算怎么回事?

    正一筹莫展的柳应物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眼前一亮,招手把同样披麻戴孝的薛仁贵给叫了过来,让他代替敬玄,答谢来宾。

    可薛仁贵天生嘴笨,学不来敬玄那样的八面玲珑,跟一头莽牛似的一句话都不说,只知道在那稽首弯腰,好几次都差点把迎面寒暄的宾客给撞倒,看得房玄龄直皱眉头。

    这两天房玄龄也无意听说了薛仁贵与柳氏结为姻亲的消息。

    对于房玄龄这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来说,只当是一件杂闻而已,不过显然今日这柳应物的做法极大的不符合规矩。

    按照敬玄的说法,这薛仁贵排行第九,如何能代表师门答谢宾客?

    尤其还是个天生嘴瓢的莽货?

    为了让自己的女婿露脸,而罔顾师门名声,这一刻,柳应物的形象在房玄龄这位大唐首相的心里大打折扣。

    柳应物自然没注意到房玄龄的表情,他现在正全神贯注的帮着自己女婿介绍这些声名显赫的大人物。

    既然女婿说不来话,当然是由他这个做岳丈的顶上了,所以场面顿时就变得乱糟糟的,甚至连站在对面同样答谢宾客的王家人都开始皱眉头了。

    “去把文中子的二弟子叫过来。”

    房玄龄实在看不下去了,立刻命随从去找人,在他看来,既然敬玄这个大弟子都这么厉害,没准二弟子也有两把刷子。

    过了没一会儿,随从便带了人回到房玄龄跟前,房玄龄一看,顿时愣了,怎么是个女子?

    沈翠微也同样一脸紧张的看着房玄龄,她虽然不大懂大唐的官僚体系,但知道能与皇太子并列的,绝非寻常之辈,一刻小心脏噗噗乱跳,生怕触怒了高高在上大人物。

    “罢了,女子就女子吧,方才老夫见你吟的诗十分不错,想来也有几分才气,你师兄不在,那便由你代劳…站到那边去,答谢宾客。”

    房玄龄说完这句话便闭上双目,只是从他不断抖动的胡子来看,似乎对眼前这一切很不满。

    沈翠微毕竟是农家闺女出身,哪里敢抬眼多看他一眼,连忙低着头依照房玄龄的吩咐快步走到敬玄方才站立的位置。

    而宾客们见主位忽然换了一名少女,顿时有些讶然,直到有人说沈翠微是文中子的二弟子之后,这才来了几分兴趣,不过也仅仅只是兴趣而已,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女子又能有几分才学?

    有好事者,甚至在答谢的时候还故意出难题考较沈翠微。

    比如巢国公钱九陇之弟钱九越,因喜好书法而闻名于世,一张口便给沈翠微出了个难题:

    “王下祭殇五,适子、适孙、适曾孙、适玄孙、适来孙,诸侯下祭三,大夫下祭二,适士及庶人,祭子而止。令师无官无职,祭礼却如此靡费,合乎礼法乎?”

    沈翠微被他说得脸颊微红,十分忐忑的答道:

    “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御大菑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夫日月星辰,民所瞻仰也,故吾师创一代之先河,亦当有此礼也。”

    说完这句话,沈翠微还主动朝钱九越施了一礼,以示谦逊,这让还想与她争辩的钱九越顿时失了先机,毕竟当众与一女子争论,哪怕赢了,大概也不光彩。

    不过钱九越虽然哑口无言了,但喜欢凑热闹的大有人在,又有人问道:

    “尧能赏均刑法以义终…舜勤众事而野死…鲧鄣洪水而殛死…禹能修鲧之功…颛顼能修之…汤以宽治民而除其虐…文王以文治,武王以武功,去民之菑,令师有何功绩,焉能比肩上古圣王?”

    沈翠微听罢眼皮顿时不由自主的跳了跳,说实话,她也不知道教自己读书的王师傅有什么功绩…

    她今天能站在这里全是摆敬玄所赐,就连脑袋上这个二弟子的名头也是昨日才被安上的,为此,几个同窗之间还发生了争执,究竟该不该由她来当这个二师姐,念及此处,沈翠微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作答。

    众人见她沉默,以为被难住了,一个个脸上均是带着讥诮之色,沈翠微把他们的反应全看在眼里,一咬牙,把昨日敬玄训诫自己与朱君若的话照搬了出来:

    “师傅说学以致用,知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