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6章 争执

    “你是谁?为什么说这王八是你的?”

    李景仁十分紧张的将李环儿护在身后,因为他看见眼前这个小不点腰间居然挂着一把漂亮的小刀。

    刚从船头跳下来的敬婵,单手叉腰指着地上的渔网大声说道:

    “这是我的渔网,自然这王八也是我的!”

    李环儿这时从李景仁背后伸出脑袋,看了看年纪比自己还小的敬婵,十分不解的问道:

    “可这王八是我跟兄长一起从水里捞起来的呀…”

    “那也是我的!这渔网是我刚才放在这里捞鱼的!”

    敬婵气呼呼的补充道:

    “只要是我渔网里面的东西,那就是我的!”

    李景仁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好不讲道理!

    自己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王八给弄上来,而且即便这渔网是你放在这的,但也不代表这王八就是你的,万一是你走后,我们过来之时这王八才进网的呢?

    “我不管!总之这只王八就是我的!”

    “你蛮横不讲道理!”

    互不相让的两人,在岸边大吵了起来,而并未下船的九江公主就站在船头看热闹,看到热烈处,甚至还招呼长沙公主一起来看。

    长沙公主自然是认识李景仁的,而九江公主虽然很少在外面走动,但也知道敬玄与任城王府的关系。

    见他们大水冲了龙王庙,也不出言制止,反倒是在敬婵身后起哄,给她壮胆。

    敬婵虽然年纪小,但自幼在青楼里学了一嘴的泼皮话,加上又有人撑腰,哪里会相让,几句话下来,就把李景仁跟李环兄妹俩说得面红耳赤。

    最后长沙公主实在看不过去了,只好出面调停,而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敬婵身上的李景仁,这才发现长沙公主的存在,连忙带着妹妹向她问安。

    “你们可是亲戚,景仁,你知道这小丫头是谁吗?”

    长沙公主笑吟吟的看着几个孩子,她现在愈发的想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早点出世,并且希望能如眼前这三个小家伙一般活泼可爱,因此看向三人的目光也愈发的慈祥。

    李景仁来之前听阿母说过,知道这趟来的目地,说是大舅父的女儿找到了,莫非就是眼前这个蛮横无礼的小不点?她是自己的表妹?

    “你是表妹?”

    敬婵脑子里忽然想起过往在青楼里那些客人叫那些姨娘也是这般叫法,脸色立刻涨得通红,怒道:

    “谁是你表妹!你不要胡说八道!”

    李景仁一愣,旋即疑惑的看向长沙公主,手指向敬婵:

    “她真是我表妹吗?”

    长沙公主苦笑着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没想到敬婵突然冲上去咬向李景仁伸出的手指头。

    措不及防的李景仁被咬了个正着,疼得哇哇大叫,使命让敬婵松口,但敬婵却死死咬住不放!

    “谁是你表妹!不许胡说!”

    眼看着李景仁的手指头都在渗血了,长沙公主暗叫不好,慌忙让九江公主快上前去阻止敬婵!

    “婵丫头!还不快松口!再不松口太平就不还给你了!”

    九江公主拉了一阵敬婵,见她不为所动,便出言威胁,果然,这句话十分管用,敬婵一下子就松了嘴,李景仁这才慌忙把手抽了回去。

    “来,给本宫看看有没有咬伤,道灵,快去船舱把药箱拿来!”

    长沙公主也走了上来,替眼泪巴巴的李景仁检查起伤势,见上面只有几个破了皮的牙印,没有伤及骨头,这才放下心来,然后扭头板着一张脸对敬婵训斥道:

    “小小年纪,便这般没大没小的,看你叔父回来不教训你,景仁是你表兄,你叔父没告诉你?!”

    敬婵表情显得十分委屈,明明是自己的王八被抢走了,怎么反倒成了自己的错了?

    嘴一瘪,就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嘴里还不停的说以后不叫长沙公主婶婶了…

    长沙公主不由得哑然失笑,不过此时她还无暇顾及敬婵,要先替李景仁包扎伤口才是。

    等九江公主取来医药箱,长沙公主又让她拿来酒水淋在李景仁的伤口上,疼得后者龇牙咧嘴:

    “疼…疼…”

    长沙公主微微一笑:

    “疼也要忍着,这可是你舅父治伤的无上法门,说是这样做能消毒,避免伤口感染…”

    李景仁一听,立刻住了嘴,在他心目中,自己的舅父就是无所不能的,他说得一定没错,当然,这个舅父是小舅父,不是生了个刁蛮闺女的大舅父。

    等伤口包扎好后,长沙公主这才有空看向坐在地上抽泣不止的敬婵,见她脸哭得跟个小花猫似的,不由得打趣道:

    “倒是奇了,受了伤的没哭反倒是伤了人的撒泼,若是你叔父知道了,恐怕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吧?”

    敬婵听见这句话后,好像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是给叔父丢了脸。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自己咬伤了李景仁的愧疚,而是没能守护住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她立刻止住了举哭泣,指向捂着手指头的李景仁大声争辩道:

    “谁说他没哭?!他刚才明明就哭了,眼泪花子还在呢!”

    李景仁慌忙擦了擦眼角尚温的泪滴,硬着头皮反驳道:

    “我那是疼得,可不是在哭!”

    敬婵不依不饶:

    “你骗人!你明明就哭了!”

    “我没有!”

    李景仁羞红了脸颊。

    眼见二人又有大吵大闹的趋势,长沙公主无奈,只得将身子隔在他二人中间,再一次当起了调停人。

    这时苦寻敬婵无果的敬菁从一旁返回,李环儿见状,连忙朝她扑了上去告状,刚才那一幕实在把她给吓坏了。

    长沙公主瞟了那边一眼,笑了起来,重新对敬婵说道:

    “你姑母来了,看她不收拾你这个小坏蛋!”

    那边敬菁听到闺女的诉说后,几乎是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了上来!

    李景仁还以为阿母要替自己撑腰,连忙瘪着一张小嘴迎了上去,结果被心急如焚的敬菁给推到一边,导致他整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而敬菁甚至来不及向长沙公主见礼,便冲上前去一把将敬婵搂在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婵儿,你是婵儿吗!”

    敬婵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她隐隐从眼前这个妇人身上感受到了和叔父一样的气息,联想到刚才长沙公主说的话,怯生生的问道:

    “你…你是我的姑母吗?”

    敬菁喜极而泣,使劲点头道:

    “是,我便是你的姑母!好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

    似乎是受到了敬菁情绪上的感染,敬婵眼睛也变得红红的,如果说敬玄给她的感觉如同是一座可以依靠的巍峨高山,那么眼前这名妇人带给她的,就是如春水一般的包容。

    “姑…姑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