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3章 百柬图

    薛母好奇的问道:

    “究竟是何物能被叔父如此看重?”

    薛安哈哈一笑:

    “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只需知道里头是一幅画就成了,这可是老夫在长安的友人高价买来送予老夫的,外头等闲不可一观!”

    说到此处,薛安望着远处的柳氏大宅轻轻叹了口气:

    “但愿人家能看在这副画的面子上,答应这门亲事吧…”

    到了门口。

    薛安非常客气的递上了拜贴,那门房打量了二人一眼,便丢下一句先等着的话就回去通报了。

    薛安虽然对柳氏门房的态度感到非常不满,但想着既然来都来了,又是有求于人家,便强自忍了下来。

    毕竟人家柳氏虽然日渐式微,但龙门县薛氏却是真真正正的落败了,家里连个有爵位的都没有!

    官最大的,还只是一名小小的下县县令,拿什么底气跟人家一较长短?

    “待会说话尽量客气些,即便对方不答应,也不要生气…”

    薛安不放心的又提醒了薛母几句,后者立刻躬身称是。

    没一会儿的功夫,柳氏宅门就出来一人,年纪约摸三四十,语气还算客气,脸上带着微笑冲薛安拱手道:

    “老先生今日怎有空到家里来了?晚辈柳鹏程,老先生快快请进。”

    柳鹏程便是薛仁贵看中的柳氏女生父,二人没想到一来就能见到正主,心中顿时感到一丝丝希望,对视一眼,便打算登门而入。

    没想到这柳鹏程忽尔又说道:

    “仆妇就在外头等候吧,老先生请。”

    这话让薛家二人顿时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仆妇就是薛母,薛安脸上顿时有些愠怒,怎有如此待客之礼?

    侄媳妇哪里看起来像是仆妇了?谁家的仆妇会打扮得像个农妇?

    老头子全然忘记了刚才自己叮嘱薛母不要生气的话,正待发火,结果薛母抢先一步说道:

    “我家叔父需人服侍,怕外人伺候不好,所以…”

    柳鹏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二人不是主仆,而是叔侄女关系,随即笑道:

    “原来如此,那就请二位一同进屋吧。”

    柳鹏程说这话的时候,全然没有对自己刚才的误缪有丝毫的歉意,活像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在前头为二人带路,虽然脸上依旧挂着微笑,但实际上并无多少诚意,大抵,只是客气而已。

    而且到了屋内,命丫鬟奉上的茶水也只是最寻常的热水,更别说其他糕点什么的最基本的待客之物了。

    “不知薛老先生此来,有何见教?”

    柳鹏程坐在上首笑吟吟的问道。

    薛安端着茶杯笑道:

    “想来看看应物老兄,看样子不在府上啊?”

    柳鹏程闻言,立刻笑着解释道:

    “家父应太原王氏之邀,去了晋阳,还得过些日子才能回来。”

    薛安听罢,心中微微一凉,看了一眼同样脸色黯然的薛母,然后佯装不经意的问道:

    “老夫听说太原王氏要与贵府结为姻亲?”

    柳鹏程闻言,非常得意的点点头:

    “不错,家父此去,正是与太原王氏商谈小女柳漫的婚事。”

    “如此,那老夫就提前恭喜鹏程贤侄了。”

    薛安假装道了两声賀,忽尔话锋一转,指了指放在手边的木盒子说道:

    “老夫此来刚好带了一件礼物,刚好可充做贺礼。”

    一旁的薛母见状,连忙朝叔父猛使眼色,不是说好以此物当敲门砖么?怎么好端端的还要给人送嫁妆?

    见她着急,薛安冲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稍安勿躁。

    而柳鹏程也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联想到之前妻子与自己说过的一些事情,心里立刻明白了几分,但表面上仍旧笑着客气推辞道:

    “小女福薄,岂敢受薛老先生的礼物?”

    薛安淡淡一笑:

    “如何受不得?此物可是从长安流过来的,不知贤侄有没有听说过渼陂湖请柬图?”

    柳鹏程闻言一惊,目光定定的看着那外表华丽的木匣子,迟疑的问道:

    “莫非这里面装的是…”

    “不错,正是老夫好不容易找老友要来的其中一副…”

    这回轮到薛安得意了,渼陂湖请柬图全天下只有百张,现在外面已经卖到了五六百贯一张,就这还有价无市!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合,柳鹏程刚好是一位好画之人,听薛安说这里面装的是现在名气极大的云中侯画作,哪里还坐得住?就跟屁股上长了疮似的,扭扭捏捏半天,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不知晚辈可否一观?”

    薛安淡淡一笑,把木盒子往前推了推:

    “贤侄请自便。”

    柳鹏程闻言,立刻上前将盒子打开,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取出一张被裱好的画纸,上面赫然是敬玄早先打印出来的渼陂湖风景明信片…

    “这…简直巧夺天工啊…”

    柳鹏程将那副画捧在手心里看得如痴如醉,这描边,这上色…

    简直就跟真的一模一样啊…

    薛安暗暗一笑,自己早先的确也被这副画惊艳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过为了仁贵族孙,也只好忍痛割爱了,于是趁着柳鹏程欣赏画作的功夫,薛安蓦然开口道:

    “说来也巧,老夫今日登门恰好也是为了替家中晚辈向令爱求亲,就是不知道贤侄是否已经与那太原王氏定下婚期?若是没有,不妨再考虑一二,此画就当我薛家的聘礼如何?”

    柳鹏程正在欣赏画作,耳边忽然听见这么一句,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苦笑着说道:

    “非是晚辈不识抬举,只是小女与太原王氏的婚期已定,再说了此事也并非晚辈能做主…”

    他一边说,一边恋恋不舍的抽回目光,将画重新放回了木盒子里。

    薛安轻叹了口气:

    “连云中侯的墨宝都无法令贤侄改口,看来此事也无斡旋的余地了,罢了罢了,今日是老夫冒味了,侄媳妇,咱们走吧…”

    薛安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向柳鹏程告辞,但薛母好不容易能来一趟,一想到自己孩儿那副痴心的模样,岂能甘心,联想到刚才叔父与柳鹏程的对话,立刻叫了起来:

    “我儿薛礼是云中侯的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