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9章 古老的马车

    一大早,敬玄就吩咐家里的丫鬟开始清扫前院,并让提前准备好酒菜,然后自己则穿着一身冕服站在门口翘首以待。

    刚从外面回来的云叔好奇的看着自家少爷,干脆连门都不进,也站在学着敬玄的样子在那站着。

    等了半天,也没看见个人影过来,实在是忍不住了,终于问了起来:

    “少爷,今日莫非是有贵客登门?”

    敬玄回头笑了笑:

    “还以为你能忍多久呢,这才站多久就站不住了?”

    小老头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解释道:

    “小老儿年纪大了,站不住,少爷这是在等谁?莫非河间郡王又要过来?”

    也无怪云叔会这般问,上回候府开席宴客的时候,敬玄迎接李孝恭时,就是如这般隆重,不过今日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没有让阎诃他们几个把象征军功的仪仗给抬出来。

    但能让主人家穿上冕服亲自迎接的,身份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当然,对敬玄来说,今日的客人身份的确也不差。

    又过了约摸一刻钟的功夫,远处的田埂上终于缓缓驶过来一辆马车,后面还插着一杆小旗子,上面隐隐约约绘了什么图案,离得太远,看不太清。

    整辆马车的造型显得十分古朴,毕竟现在大唐的马车都是有车厢的,而且寻常马车都是采用方顶,至多因为身份上的不同,华盖装饰亦有所不同。

    但眼前这辆马车,没有车厢,只在中间竖起一杆柱子,上面呈伞状,周围也只系了一层青帐,用于遮挡主人家的身份,看上去就像是在平板马车上装了一把遮阳伞。

    云叔同样眼光老辣,一下子就看出这辆马车的奇特之处,嘴里喃喃道:

    “这是古代王侯坐的马车啊…”

    敬玄微微点头,可不咋的,春秋时期的那些王侯,或者小国君主,都是坐着这样的露天马车出行的。

    但自魏晋之后,就基本不复存于世了,也没什么其他原因,就因为这样的马车,夏天坐着晒,冬天坐着冷,根本就不实用,而且还极容易遭人暗算。

    毕竟自胡人大举入侵中原后,华族礼仪早就不复存焉,谁还讲那些虚头巴脑的规矩,能刺杀达到目地的,就绝对不劳民伤财的出兵。

    当然,这其实也跟气候也有关系,众所周知,中原大地前前后后经历了不少个小冰河时期,古人的御寒手段有限,除了在马车里起个炉子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所以为了不让热气跑出去,后来的马车都会有车厢穹顶。

    马车行到院外那颗老槐树下,然后停了下来,从马车上跳下一位年轻妇人,十分恭顺的走到敬玄跟前,非常礼貌的问道:

    “请问这里可是云中侯府?”

    敬玄微微一笑:

    “我便是云中侯了,公输兄可在车上?”

    妇人闻言,脸上的慌乱一闪而逝,立刻躬身行礼道:

    “贱妇拜见云中侯,这就请我家夫郎过来…”

    敬玄点了点头,看不出来,这公输秦架子还挺大,居然让自己老婆来赶马车,一个小小的店小二还这么讲究排场?

    也是,好歹是古老的传世家族,自然有他们该有的东西要坚持那么一下下。

    不过当看见公输秦的打扮后,敬玄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这家伙一身青衣,手捧竹简也就罢了,关键脑袋上还戴了一个特别高的礼弁,看样子应该也是春秋时代的玩意儿。

    将近半米长的帽子戴在脑袋上看起来十分滑稽,而且为了不让其显得歪斜,公输秦死死的把弁绳系在下巴上,连肉都勒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从哪淘来的压箱底古董。

    敬玄自然知道这里面的讲究,冲已经看呆的云叔笑道:

    “开中门,迎客!”

    戴高帽子,自然不能让人家弯腰走侧门,必须是高门,这是古礼,寓意着主人家对来访客人的尊重。

    公输秦眸子里闪过一丝感激之情,这么多年以来,公输家就没有被尊屈膝的投靠过什么人,全仗着一双手讨生活,到了他这一辈,迫于家族繁衍,以及生计上的压力,不得不低头面对现实,但即便这样,也不能让祖宗们蒙羞才是。

    “公输兄,快快请进。”

    敬玄侧着身子做出请的手势。

    公输秦微微顿首,迈着方步踏进了云中侯府的大门,而刚才那年轻妇人,则回到马车边上站在那一动不动。

    敬玄见状,不由得好奇道:

    “尊夫人不随同一起吗?”

    公输秦老脸一红,刚才来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就是不要让敬玄瞧出了两人之间的身份,毕竟堂堂公输家的传人,若连个丫鬟都没有,难免会惹人笑话不是?

    年轻妇人闻言,将头垂得更低了,公输秦站在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开口解释,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敬玄哈哈一笑,开口缓和气氛道:

    “公输兄既然肯屈尊来本侯府上,自然是看得起本侯,怎能让嫂夫人在外面等待?不如一同进屋吧,院外天气炎热,可不是消遣避暑的好地方。”

    如今时值初夏,虽然天气时而也会凉爽,但热起来时,依然会汗流浃背。

    公输秦这才注意到敬玄身上也穿着厚重的冕服,鬓角还有汗水淌下,心中顿时大受感动,连忙答谢道:

    “公输秦多谢侯爷体谅。”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对年轻妇人轻声说道:

    “阮娘,就应了侯爷之请吧。”

    随后,在敬玄的带路下,夫妇二人跟着进了候府中堂。

    一到了这间屋子,公输秦立刻就察觉到一阵阵凉爽,身上的暑气立刻被赶跑了,仔细观察之下,这才发现整间屋子大大小小的铜炉中都堆满了冰块,心中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当即又朝敬玄拜礼道:

    “实不相瞒,公输秦来之时曾想,若是侯爷自当我公输秦是一名前来投靠的门客,那我公输秦立刻带着妻子转身就走,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

    敬玄笑吟吟的问道。

    公输秦看了一眼穿戴整齐的敬玄,指着周围的冰块答道:

    “没想到侯爷居然如此看重我公输秦,不但以礼相待,还使重金待我夫妇二人,实在是令在下大受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