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7章 司空归属

    李泰读书的确够聪明,学东西也很快,但在政治嗅觉这方面,却实在很一般。

    萧禹怎么可能是因为自家族孙打了宗室子弟而被罢相的?

    这也太儿戏了吧?

    萧禹以往的为官主张就是以刚直不阿而著称于世。

    试想一下,一位刚正不阿的直臣,某一天因为一些私仇,逮住国之功臣不放,下场会如何?

    再说了,这次萧禹被罢相绝对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是李世民的警告,同时也是顺带着,多多少少替宗室找回了一点颜面,也好堵上悠悠之口。

    一个连亲兄弟生死都不在乎的人,凭什么会在乎那些八竿子才打着的堂兄弟?

    敬玄估计,要不了多久,萧禹应该能再次被启用,不过萧嗣业肯定是要倒霉了,至少心理这一关他自己就过不去,那家伙比较重情义,一定会以为是自己的缘故在导致萧禹被罢相的。

    这样也好,就让那家伙吃点苦头,往后做事也不会那么冲动了。

    “那司空之位花落谁家?”

    敬玄心中最关心的还是这个,上回宇文士及就对这个位置恋恋不忘,已经快要到魔障的地步了。

    李泰随口答道:

    “郢公暂代。”

    果然!

    敬玄仿佛猜到了些什么。

    看来小老头的确在背后做了些什么,说不定就是他怂恿萧禹去找李靖麻烦的,不然素来沉稳老辣的宋国公,怎么会选择在这时候去找李靖麻烦?

    如果李世民让远在蜀中担任长史的高士廉回来接任司空,那说明长孙无忌还得苦熬个十年八年的。

    但现在既然是宇文士及暂代,那最多两三年,长孙无忌就会真正坐上司空这个位置。

    这小老头啊,眼光还是短浅了,暂代的司空有什么值得谈恋的,就因为正一品?这都是摆设,也就看上去好听一些罢了,压根就没有什么实权。

    不过等哪天小老头两腿一蹬,一命呜呼的时候,后人祭祀好歹也能在牌位上供奉个牛头什么的,毕竟曾经位列三公啊,说出去脸上多有光?

    “你又不在朝廷当官,打听那些干什么?好好办你的大学才是正理,小小司空,有什么值得争抢的?”

    李泰有时候说话能气死人,他自己投了个好胎,一生下来就是未来几十年里,身份最尊贵的亲王,自然是看不上司空这种虚头巴脑的职衔的。

    饱汉子哪知饿汉子饥就是这个道理。

    敬玄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谁说本侯不在朝廷当官了?本侯身上鸿胪寺员外散骑郎的印信还在呢!”

    “七品官也值得一说?”

    李泰嗤之以鼻,别过头一脸鄙视的看着敬玄:

    “你要真想当官,干嘛不去找父皇,三品不说,以你的功绩,四品那是绰绰有余的,总好过拿着芝麻当令箭,在这儿瞎显摆!”

    强忍着抽这小胖子的冲动,敬玄眼珠一转,顿时计上心头:

    “这大学既然是朝廷督办,那是不是里面的山长,院监什么的也该有官职?”

    李泰一愣,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只得木然的点点头:

    “应该有吧?”

    “什么叫应该有?”

    敬玄白了他一眼:

    “这大学将来是要广招学生的,那里面教书的先生总不能是寻常人吧?怎么着也得去国子监或者弘文馆挖几个大儒来吧?若是先生没有职衔,谁愿意来?!”

    李泰想了想,觉得敬玄说得也有道理,于是答道:

    “那回头本王就去找父皇商议一下,按照国子监的规格来走如何?”

    那你那张胖脸不得被那些老夫子揪住狠狠蹂躏一番才怪了!

    刚创立的大学,与国子监并立?人家国子监祭酒孔颖达那可是从三品的职称,你一介小小的大学竟敢与之相提并论?

    可以想象得到,若是自己这个年轻的校长也是从三品,估计会被不少读了一辈子书,还在五六品蹦哒的老夫子给骂得狗血淋头。

    “那怎么办?总不能比国子监矮一头吧?”

    李泰觉得自己好歹也是堂堂亲王殿下,自己亲自创办的大学怎么能不如国子监呢?

    小胖子还是太想当然了。

    大唐拢共三省六部九寺五监,这五监分别是国子监,将作监,少府监,军器监以及都水监。

    其中国子监位列五监之首,若是按照后世的划分,这国子监就相当于是教育部,只不过大唐的教育部不但总揽天下教育体系,其本身,就是一所学校。

    而这时冒出个中华大学,要与国子监平起平坐,那么问题来了,中华大学究竟属不属于国子监教育体系的监管范围之内呢?

    若是属于,那么中华大学就不可能有超过从四品以上的职衔,若是不属于,那中华大学就会独立出来,大唐的三省六部九寺五监就会变成三省六部九寺六监。

    多一个部门,那就是在改变祖制,不但朝堂要决议,礼部那边还要更改相应的规定,过程繁琐无比,自不必多说。

    当然,敬玄也是有野心的,也希望自己建立的大学能像后世那些私立大学一样,能从一般的二专院校升到一类专业院校,甚至是三本,二本,一本,乃至是重本!

    可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一上来就那么猛,树大招风啊,而且但凡出了点小问题,就会被无限放大,接受全社会的谴责…

    “我的意见是,这所大学类属于六品衙门就好,等将来做出成绩了,咱们在奏请陛下往上升一升,这样不招人嫉妒。”

    敬玄斟酌再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泰听罢,撇撇嘴鄙夷的说道:

    “瞧你那点出息,六品衙门怎么容得下我李泰的身姿?你就那么怕被人说三道四?这不像你啊,你不是光棍得厉害么?连父皇都敢打,怎么做事情也开始瞻前顾后了?!”

    李恪本来心思不在这上面,一听自己老弟说敬玄连父皇都打了,立刻吃惊的看着敬玄,目光中隐隐还有几分敌意,毕竟当儿子的是最崇拜老爹的了。

    敬玄见他目光不善,连忙干笑着解释道:

    “别听他胡说八道,陛下何等身份,我一个臣子,怎敢对陛下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