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许郎中

    纵观后世的历史资料,李世民登基后非常严格的执行着“五年计划”。

    既休养生息五年,灭一国,再休养生息五年,再灭一国。

    贞观四年灭突厥。

    贞观九年灭吐谷浑。

    贞观十四年灭高昌。

    贞观十九年灭薛延陀。

    虽然在这中间夹杂着许许多多的大小其他战役,但每隔五年灭掉一国几乎已经形成规律,这充分说明李世民并不是个穷兵黩武的皇帝,知道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的这个道理。

    所以敬玄以为,只要是对大唐发展有利的改革,哪怕是要推翻祖制,李世民也在所不惜,因为他的确是一个非常有魄力的皇帝。

    能造自己老爹反,并将其软禁起来,还不够有魄力?

    “光有这还不够,工部必须自己拥有独一无二的拳头产品,才能真正实现自给自足。”

    敬玄又给了段纶一剂强心针,后者闻言,立刻精神大振,竖起耳朵想听听敬玄怎么说。

    恰好这时几个工部官员从渼陂湖回来,大概是准备向他这位工部尚书做汇报,结果却被烦躁的段纶给撵到了一边。

    敬玄看了看那几名一脸委屈的工部官员,笑着指了指旁边那张桌子说道:

    “几位这么快就回来了?赶紧坐下吃饭,可别饿着了…”

    “对对,自己吃,别客气,到了云中侯这,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你们吃你们的,没事别来打扰我们谈正事!”

    说完后,又转头对敬玄笑道:

    “贤侄继续说,段叔我洗耳恭听。”

    敬玄看了一眼远处一脸闷闷不乐的许敬宗,忽然笑了起来,对面露期待的段纶说道:

    “对了段叔,既然工部要成立这么一个衙门,那一定非得是心思缜密的人才能胜任,不知段叔手底下可有这方面的人才啊?”

    段纶一怔,顺着敬玄的目光看了过去,也发现正在那一小口一小口吃着饭菜的许敬宗,疑惑道:

    “贤侄是觉得这许敬宗能够担此重任么?”

    大名鼎鼎的老阴人怎么可能没能力出任国企的总经理?

    跟狡猾的商贾打交道,跟磨人的地方打嘴仗,还非得用到像许敬宗这样的人才不可。

    敬玄笑了笑:

    “晚辈倒是觉得这位许郎中挺合适的。”

    那边许敬宗刚好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抬起头来困惑的看着二人。

    段纶想了想,冲许敬宗招手道:

    “延族,你也过来旁听!”

    许敬宗闻言,连忙放下碗筷走了过来。

    “贤侄你接着往下说,工部怎样才能有那劳什子拳头产品?”

    段纶也不给许敬宗解释,只让他带着耳朵听。

    敬玄笑道:

    “工部没有,但我有啊。”

    说到这里,敬玄神秘一笑:

    “不知段叔听过水泥没有?”

    段纶还没说话,许敬宗就已经坐不住了,十分激动的说道:

    “就是云中侯在渼陂湖使用的那种水泥?下官刚想跟尚书说这件事,那水泥粘性极好,而且晒干之后坚硬无比,远胜糯米那等糊墙材料!”

    敬玄点点头:

    “不错,此物效果的确非凡,所以我打算将水泥的配方送给工部。”

    段纶这个做尚书的还没怎么样呢,许敬宗就已经按耐不住站了起来,十分惊喜的问道:

    “云中侯此言当真?真要把水泥的配方转交给我工部?”

    见他一惊一乍的,段纶立刻不满道:

    “瞎咋乎啥呢?赶紧坐下,既然敬贤侄这么说了,那肯定会送给工部的,别跟个乡巴佬似的给咱们工部丢人!”

    许敬宗闻言,连忙干笑着赔罪道:

    “是是是,下官孟浪了。”

    敬玄不以为意的笑道:

    “无妨,这足矣说明许侍郎一心扑在公务上,实乃我大唐之栋梁啊。”

    人就是经不得互相吹捧,许敬宗立刻跟着谦虚起来:

    “下官如何能与云中侯相比?如此珍贵的配方云中侯居然也舍得拿出来送予工部,侯爷之高义,实在令下官汗颜也。”

    段纶听他这么一说,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是,贤侄为何要将此物送给我工部?既然连延族都觉得此物珍贵,贤侄为何不留着自己挣大钱?”

    指望水泥挣大钱?开什么玩笑呢。

    这玩意首先成本就很低,加之成品又很沉重,这就造成了运输上的不便。

    卖贵了呢,谁用得起?

    若是卖便宜了,费时费力不说,还挣不到几个钱,还不如让工部来搞!

    毕竟朝廷是不缺人力物力的,而且能很快的发展成规模,自己渼陂湖那些工地上的管事,也不用想方设法的去水泥工坊抢水泥了。

    再说了,未来还要兴建大学,候府也要规划,所用之水泥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呢,让朝廷来干这件事最好不过了,不但省事,还能落个人情。

    “这不是看段叔你焦头烂额么?谁让简壁妹妹管晚辈叫兄长呢?”

    敬玄笑着打趣道,段简壁就是老段的闺女。

    果然,这种拉关系的话,一下子就让段纶感到十分舒适,立刻拍着敬玄的肩膀感慨道:

    “这件事老夫回去后倒是要向公主好好致谢,若非她与贤侄攀上这层关系,今日老夫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感谢贤侄你了…”

    敬玄大包大揽的拍着胸脯笑道:

    “段叔这话可就见外了啊,水泥要是做好了,也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于公于私,晚辈都应该拿出来,不过晚辈希望段叔能答应晚辈一个条件。”

    段纶闻言,立即答道:

    “贤侄尽管说便是。”

    “等工部将水泥工坊运作起来后,晚辈希望能够拥有工部水泥的优先采购权,也就是说,工部能够第一时间保证户县的水泥使用份额。”

    敬玄笑眯眯的说道。

    “小事,叔这就答应你,用不用画押?延族,快去拟一本契约来,咱们这就商谈细节!”

    许敬宗一听,立刻急匆匆的去同僚那里要来纸笔,然后又跟被狗撵似的迅速折返…

    敬玄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

    “也不急在一时,先请段叔尽快派相关人员来户县学习水泥制作工艺,晚辈这边会有专人指导,争取三天内教会,然后就是新衙门,这个衙门还需要叔你找陛下获得批准…”

    说到这里敬玄顿了顿,看着正在奋笔疾书的许敬宗:

    “这几日就让许郎中留下吧,晚辈会再交代一下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