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5章 皇家小白兔登门

    这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病美人,苍白的肤色让人不自觉的就生出一丝怜惜,如果在掏出手帕咳两声的话,敬玄还以为自己碰上了林黛玉。

    少女性子很恬静,除了自我介绍以外,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就那么愣愣的撑着伞站在门外看着敬玄。

    “啊,原来是真妹妹啊,快请进…”

    敬玄手忙脚乱的邀请她进屋,既然野人老头都那么有钱,那能被野人老头尊称为一句秦先生的秦礼岂不是更有钱?

    这得好好招待一番!

    进到屋子敬玄像是在看潜在客户一样打量着秦真。

    少女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盯得有点不好意思,脸上蓦的腾起两团红晕:

    “我爹让我来问问敬…玄哥哥,那个乒乓球还有吗…”

    乒乓球啊,多的是,敬玄连忙从屋子里搬出一个小盒子过来,里面放了十七八个乒乓球,黄的白的都有,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少女:

    “你看,这里都是乒乓球,你要多少?”

    看见他笑,白衣少女也跟着笑,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显得十分好看:

    “我都要。”

    敬玄伸出一只手比了比:

    “五贯一颗,童叟无欺。”

    那模样像极了发现小白兔的大灰狼。

    一听说还要钱之后,秦真怔怔出神,来之前父皇可没说要给钱啊,再说了,这天下都是皇家的,拿东西还要给钱吗?

    她自小生活在深宫大院,因为身子骨不好,又没有出过宫,对银钱这种东西一点概念都没有。

    不过这不妨碍她从腰间的丝囊锦袋里取出一锭金子递给敬玄:

    “你说的是这个吗?”

    敬玄接过来瞅了一眼,便断定这是一锭货真价实的金子,按照大唐目前的汇率,一千个铜板等于一贯钱,一贯等于一银,十银等于一金,也就是说秦真的这锭金子能顶十贯钱。

    十贯钱只够买两颗…

    可能随便把金子带在身上的,岂能是寻常人家?

    罢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敬玄微微一笑:

    “不错,这锭金子就当做订金,东西你先拿去,我相信你。”

    一听敬玄说相信自己,秦真又开心的笑了,这种话在宫中可不常听到。

    少女笑得很单纯,这让敬玄反倒生出一丝不安来,这样坑人家一个小姑娘会不会遭天谴?

    这该死的罪恶感!

    秦真抱着盒子就打算走,敬玄赶忙叫住了她:

    “外头还在下雨,要不你在坐坐?等雨停了再走也不迟…”

    敬玄是真的担心这病美人被一场大雨给淋化了,端出一碗酸梅汁想让她坐一会儿再走。

    看美女吃东西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秦真端起碗闻了闻,好奇的问道:

    “这是什么啊?”

    “酸梅汁,你尝尝,很好喝的,你爹最爱喝这个了…”

    秦礼之前每次吃饭都要喝上好几碗这玩意儿,弄得云叔都以为自己是不是把菜做咸了。

    一听说是连父皇都爱喝的饮品,少女迫不及待的就往嘴里送。

    先是象征性的品尝了一下,似乎觉得味道还不错,捧着碗沿儿咕噜咕噜的往喉咙里猛灌…

    “你慢点喝…”

    敬玄真怕她不小心被自己给呛死了…

    没想到少女喝完之后,随意用衣袖擦了擦嘴角高兴的说道:

    “这个酸梅汁太好喝了,我能不能再喝一碗?”

    说着就把碗举到敬玄跟前,一脸期待的目光看着他…

    纯真的大眼睛简直让人无法拒绝她提出的任何要求…

    于是敬玄又回厨房给她倒了一碗,少女又捧着碗仰头而尽,完事后又把碗递了过来,还是那一副天真烂漫的无辜大眼…

    有其父必有其女啊,没想到秦礼的女儿也好这一口,一连喝了四五碗之后,少女这才罢休,弄得敬玄都隐隐担心会不会把她那小小的肚皮给撑破了…

    “真好喝,我走了…”

    秦真有些意犹未尽,可想起临行前太医的嘱咐,只得忍耐下来。

    “这就走?雨还没停…”

    敬玄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昏暗无比,大白天阴沉得像是傍晚。

    “外面还有人在等我…”

    秦真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才贪嘴了,完全忘记了外面还有人在等自己。

    顺着少女的目光,院门外的田埂上依稀可见是有一辆马车停在那。

    既然有人接送,那自己就没必要操心了。

    “我送送你吧…”

    敬玄说着便撑开伞举过她的头顶,秦真则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小木盒紧跟在他身边。

    好不容易走到马车旁,目送她上车之后,敬玄正打算离开,车厢的窗户伸出一只脑袋,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

    “玄哥哥,我明天还来喝那个酸梅汁好不好?”

    敬玄一脸讶然的点点头,酸梅汁也能让人上瘾?没听说啊,又不是碳酸饮料,话说碳酸饮料怎么做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