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1章 木头上天

    李世民听完最后一句后,不由得鄙视了他一眼:

    “口气倒是不小,朕还以为你什么都懂呢,原来也有你不会的…哈…”

    敬玄立刻借驴下坡,干笑着道:

    “要不陛下派几位精通文史经义的大儒协助臣办学如何?”

    李世民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

    “此事朕会考虑的。”

    李泰一听,觉得仿佛看见了事情的曙光,立刻讪笑着提议道:

    “父皇,儿臣以为,那太常寺卿李百药就不错,通晓文史,最近听说还在修《北齐书》,不如就让他来协助大学如何?反正老夫子年纪也大了,今日都差点一命呜呼了,正好教几个学生修生养性…”

    敬玄眼前也跟着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如果这位专修史书的“重规兄”肯来,那岂不是以后自己去逛平康坊,都不用花钱了?

    简直就是一举两得的买卖啊!

    想到这里,敬玄也一脸期盼的看向李世民。

    没想到被皇帝唾了一脸:

    “想得美!朕才任命李百药为太子左庶子,你就想让去教学生?”

    敬玄摸了摸发干的面皮,一脸郁闷,干嘛呀?又不是我说的,这明明是你儿子说的,朝我喷口水干嘛?

    不过李泰这小子实在是太…

    太那个啥了…

    当着东宫太子的面挖东宫的墙角…

    咋想的?

    随即偷偷瞄了他一眼,见这小胖子面无惧色,目光坦荡,仍旧在与他老爹据理力争,想来是真的看上了李百药的学识了吧?

    而李承乾居然也跟着附和道:

    “儿臣也以为李百药年岁已大,不适合在东宫任职,父皇,正所谓为君之道在于知人,为臣之道在于知事,若臣子心有余而力不足,那反倒不如把臣子放在最适合他的地方,如此才算知事…”

    跟自己儿子讨论臣子们的去留问题,这对于李世民来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这让他兴趣大增,坐回椅子上后,冲旁边的长孙笑道:

    “这几个小子到底是长大了,现在居然跟他们父皇争论起用人之道来了。”

    长孙也显得很高兴,十分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儿子,那眼神就像是在欣赏两件完美的作品一般,让旁观的敬玄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被老爹老娘一副老怀大慰的表情盯着猛看,饶是自诩脸皮异常厚的李泰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做出一副憨笑的傻小子状,惹得夫妻二人大笑不止。

    不过有一个人却是依旧神色恭顺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仿佛周围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

    这个人就是李恪。

    的确也是,李承乾与李泰都是长孙所出,人家母子情深,彩衣娱亲扮扮痴傻活跃一下气氛也没什么,但站在李恪的眼中的确会有那么一丝丝尴尬。

    按照规矩,他私底下应该唤一声长孙大母,这样既显亲昵,也能符合长孙贯以的慈母形象。

    但从刚才走进来到现在,他除了只是最初行礼的时候叫了一声父皇,母后以外,几乎就没说过一句话,一直杵在那跟个木头桩子似的。

    就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敬玄猜想这大概跟他的出生有关系,毕竟他老娘杨妃是杨广的女儿,估计那位杨妃从小教导要他谨慎恭逊,免得一不小心卷入到什么风波里之类的。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身负两代皇族的血统,自然高贵无疑,不过就朝堂上的那些名臣勇将,几乎个个都是造杨家的反起家的,肯定对他这位有杨广血脉的皇子戒备不已,估计以后但凡露个头,就会被人群起而攻之。

    李世民好像也发现了自己这个三儿子的表情有些太过平淡,于是专门开口关心道:

    “恪儿最近学业如何?父皇近来一直忙着政务,倒是疏于关心你学业了,最近在读什么书?”

    随着李世民的发问,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他,这让李恪的脸微微有些发红,连忙答道:

    “回禀父皇,儿臣最近在读《墨子》。”

    听说李恪在读《墨子》李世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为何读《墨子》?《荀子》《孟子》这些都读过了?”

    也不怪李世民生出这等反应,墨家主张的兼爱非攻,跟他李世民的执政理念恰好相悖,自从大唐立国以来,几乎就是靠着一场又一场的恶战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李恪见自己老爹神色不太好看,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他自幼被母亲教导对待尊长要恭顺,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好在自幼与他相熟,对他十分了解的李泰替他解了围:

    “三哥莫非也是对《墨子》上面描述的那些神奇的物件感兴趣?弟刚好也对此道感兴趣,为此还专门试验了几回,结果都不大理想,若是三哥得空,不妨与弟一起再试试…”

    李恪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

    “就是那个可以在天上飞几天几夜都不掉下来的木头鸟,儿臣每回读到这里都百思不得其解,这世上真有人能做出那种神奇的东西?”

    “哼!一派胡言。”

    李世民冷哼一声:

    “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你二人也信?木头怎么可能飞上天?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有时间,不妨多读一些修身养性,增长学识的典籍,像那些语焉不详,前后矛盾的书,还是少看为妙!”

    李恪脸色不由自主的白了一下,立刻躬身称是。

    不过敬玄却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李世民偏心也偏得太明显了吧,都是自己的儿子,为何李泰跟着自己做化学实验什么的就能得到来自帝后二人共同的夸奖?

    为何李恪就是看了些书却被训斥了一通?

    不过只是个刚满十一岁的少年而已,自己像他那么大的时候,还在看更加不着四六的连环画呢!

    想到此处,敬玄突然冒了头:

    “陛下此言差矣,谁说木头就不能飞上天了?臣觉得木头能飞上天!”

    这话让屋子里的皇家父子几乎同时愣了愣神,李泰还以为耳朵自己听错了,连忙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木头真的能飞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