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9章 群魔乱舞

    这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宴会,都是开场时规规矩矩,酒过三巡后,气氛起来了,就开始群魔乱舞。

    就连大唐国宴这么高规格的酒席也不例外。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太极殿又重新变得乌烟瘴气,不同于先前,现在热闹的更像是个菜市场。

    有已经醉酒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也有捉对划拳行酒的,哪怕稍微清醒些的,也是三五成群的聚在别人的座位上,谈论着时政或者一些新鲜见闻。

    通过这样的一场酒宴,将大唐早期的开明,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其实得益于现今坐在太极殿上的兖兖诸公,基本上都是跟着李家起家的班底。

    既然一起吃糠咽菜打过天下,这时候谁也别装什么高雅人士,容易挨揍。

    虞世南刚才就挨了已经喝高的刘师立一鞋底子,起因只是因为他与程咬金二人把衣服脱了在那比试角力,而虞世南十分没眼色的上去想制止这种粗鄙的行为。

    所以挨得不怨,最讨厌这种扫人兴的,没看见旁边还有一大堆老将围在那开盘口么?

    小心犯众怒!

    这回的庄家依然是刘弘基,这位老赌棍嘴里叼着一支烟,全然忘记了刚才皇帝下的太极殿禁烟令,此刻正发出怪笑声让周围的老将赶紧买定离手呢!

    敬玄也去凑了个热闹,将钱袋子往象征程咬金获胜的那一方一扔,就被某个一脸跃跃欲试的家伙给拉了出来。

    回头一看,又是契芯何力这家伙,敢情这家伙在大唐朝廷还不认识几个人,只能跟块狗皮膏药似的粘在自己身边。

    “咋的?又想问为何大唐不讲礼仪么?”

    敬玄不耐烦的扫了他两眼,明明在草原上还勉强算是一条爽直的汉子,怎么一到了中原就变得婆婆妈妈的跟个女人似的?

    “不是…”

    契芯何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就是想问问押谁胜算比较大…”

    敬玄看了看他手中的钱袋子,一把给夺了过来,拿手掂了掂,还挺沉的,看不出来这家伙这就开始使用大唐货币了,明明先前在草原上都是用的羊皮。

    “哪来的?”

    敬玄随口问道。

    契芯何力笑了笑:

    “岳丈给得零碎钱…你也知道,我刚来大唐,身无分文…”

    契芯何力话还没说完,敬玄就已经把钱袋子扔进了刘师立那一方,冲他眨了眨眼:

    “这样咱们二人之间总有一个会赢,输赢都能回本,凑个趣就好…”

    契芯何力一愣,疑惑道:

    “你也押了一袋金子?”

    敬玄嘴皮子一哆嗦,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你那是一袋金子??”

    “要不然呢!”

    契芯何力立刻反应过来,挣扎着就往人群里挤,想把自己那袋被敬玄给丢进去的金子再拿回来…

    不过,大唐的这些老不羞岂能给他机会?

    没一会儿的功夫,这家伙就不知道被谁给扔了出来,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不但如此,还迎来了几句怒骂:

    “买定离手!没听说过?!”

    “你们这些胡子做事恁不讲究!”

    敬玄见状,缩了缩脖子就开溜,免得待会儿被这家伙给缠上要自己赔他一袋金子…

    见大殿里吵吵闹闹得十分厉害,敬玄踏出太极殿准备透透气。

    袁天罡不知又从哪冒了出来,一见着敬玄就扑了上来,抓着衣衫死活不撒手,嘴里一口一个师叔的叫着,别提有多亲热了…

    “你怎么还在这儿?刚不是走了么?”

    敬玄无奈的翻着白眼,莫非这家伙一直在外面等着自己?

    袁天罡讪笑道:

    “师叔不发话,做师侄的岂敢先走?”

    “别叫我师叔!我怎么就是你师叔了?”

    敬玄实在无语,先前只是权宜之计,免得真的被一群大唐君臣当成什么妖孽给一把火烧了。

    而自己呢,又实在是不想跟道门扯上关系,因为一旦入了什么宗门,很有可能自己今后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曲解扩大化。

    “您就是贫道的师叔,这可做不得假,您想啊,御龙真人是我袁天罡的叔祖,师叔您是他的弟子,那辈分上自然就是贫道的师叔…”

    袁天罡不厌其烦的想给敬玄锊清这一层关系。

    敬玄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只好回了句:

    “可本侯又不是道门中人,连道号度牒都没有,叫师叔难免会让人误会…”

    这难不倒袁天罡,这位鼎鼎大名的神棍眼珠一转,立刻就回答道:

    “这有何难?师叔放心,回去贫道就给师叔准备一应所需…”

    这神棍说着,还上下打量了敬玄一眼:

    “师叔喜欢宽松一点的道袍还是贴身一点的法袍?要不都给您准备几套?”

    被这家伙实在纠缠得烦不胜烦,敬玄冷着一张脸看向他:

    “你是怎么想的?本侯好好的侯爷不当,跑去你们玄都观当道士?”

    袁天罡立刻摇头道:

    “不是要让师叔您在道观坐镇,只是替您准备着,万一将来师叔您哪天派得上用场呢?”

    派得上用场个屁,老子又不给人看相算命!

    敬玄想都不想就准备一口回绝,结果被兼具慧眼的袁天罡一眼察觉,慌忙拍起了马屁:

    “难怪贫道第一眼见到师叔时,道心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一股亲近之意,原来师叔居然是叔祖的弟子,想必道经上的那些勘误的句子,也是出自他老人家之口了?”

    一个人即使再全能,也不能样样都精通,否则会无端端的引来别人的妒忌,尤其是在这个封建时代。

    历史上有多少数不清的人中龙凤都是被皇帝猜忌而身死族灭的?

    敬玄仔细想了一下自己来到大唐都干了些什么,音律、绘画、医学、军事、工艺、农业等等好像几乎每一样都能玩出个花花来,现在连道法都被传扬得这么高深,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

    袁天罡的话似乎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借口…

    对啊,要不就彻底一点,干脆把事情都推在别人脑袋上!

    传承下来的学问大家,总好过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天才!

    至少能追根溯源,不会无端端的引来帝王猜忌,而且接下来自己还要开办大学,所展露出来的新鲜玩意儿比起现在,只会多不会少…

    想到这里,敬玄背负双手,迎风站在太极殿外,活脱脱的一副高人作派:

    “师侄啊,去给师叔端杯茶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