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8章 不可怠慢云中侯

    《左传·闵公元年》:“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暱,不可弃也。宴安酖毒,不可怀也。”

    简单来说,就是华入夷则夷,夷入华则华,这也是大唐对待周边少数民族的一贯政策。

    毕竟自两晋以来,大唐的上层圈子里多多少少都与胡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因此契芯部进城受到了长安百姓的夹道欢迎,呼喝起哄声,甚至超过了李靖这位根正苗红的大唐战神。

    契芯何力大概是头一次受到来自这么多唐人的欢呼,坐在马背上有点不知所措,一张黑脸涨得通红,十分僵硬的冲那些向自己抛媚眼的长安妇人打招呼。

    而同在他一旁的另外一个家伙明显就要从容许多,似乎是特意打扮了一番,萧嗣业看上去非常的一表人才,唇红齿白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个在草原随地大小便的邋遢鬼,其实底下的那些胆大妇人,媚眼都是抛给他的,契芯何力不过是沾了点光罢了。

    李世民就站在朱雀门楼上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在他身旁,一众大唐文武一字排开,个个脸上都洋溢着与荣有焉的表情,就好像这回打了胜仗的是他们一样。

    敬玄这位提前溜回来的使团成员自然不能跟他们站在一起,而是居于朱雀门之后,皇城的广场上。

    这里已经被礼部提前划分好了区域,左卫该站哪里,右卫又该站哪里都有明确的标识。

    这让一大早就赶到长安城的敬玄十分无奈,抓了好几个礼部官员来问话,一个个都不知道新任的云中侯应该站在那里,最后只得临时在边上划了一块地方,单独给他容身。

    大军因为要接受皇帝以及文武高官的检阅,所以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直接进入皇城,要等朱雀门的流程走完,皇帝移驾承天门之后,才能进入皇城接受封赏。

    所以现在诺大的皇城,除了几个忙前忙后的礼部官员,就只剩下敬玄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发呆。

    站得有点累了,横竖周围都没有人,敬玄干脆把旁边礼部挂好的锦帆用佩刀切下来一块,垫在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气得那些礼部官员吹胡子瞪眼,可又不敢明着过来指责,毕竟几位尚书,侍郎都在朱雀门呢,他们这些小鱼小虾,在敬玄面前还不够格大声说话。

    “那个谁!对!就是你,过来!”

    敬玄像个大爷似的坐在皇宫的广场上颐气指使的吆喝着。

    “侯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一名礼部的小官员立刻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虽然对敬玄莫名其妙的增加了自己的工作量感到非常不满,但面上还是表现出了一位礼部官员应有的仪态。

    “我说你们礼部怎么就这么不会做事?都坐了这么半天了,连个端茶送水的都没有,快去给本侯弄壶水来,要渴死个人呐!”

    敬玄身子向后仰着,用手撑着把腿伸得笔直,没法子,站了快一个时辰了,腰酸腿疼得实在别扭。

    那名礼部小官员楞了两楞,这位云中侯实在是有意思,这可是国朝大礼仪,又不是开宫廷宴席,哪来的茶水喝?就连陛下他们在朱雀门楼上也不会中途饮水进食,这也是对凯旋归来的将士们的一种尊重…

    见这小官员居然这般不给自己面子,敬玄哼哼道:

    “本侯又不是凯旋归来的将士,如何就饮不得茶水了?”

    小官员虽然不敢得罪敬玄,但同样不敢玩忽职守,规矩便是规矩,如果他不想丢掉脑袋上的这顶官帽的话,就必须与敬玄据理力争到底。

    “请云中侯在忍忍,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时候下官一定亲自为您送上茶水糕点…”

    这话一听就是在打太极,敬玄立刻不高兴了,见他说完这句话还想着开溜,一把从地上跳了起来,抓着他的后脖领子不让他走!

    早上为了不迟到,什么都没来得及吃呢,谁让户县离长安还有段路程?

    这就是在京城没有房产的坏处,敬玄这一刻算是体会到了后世那些住在河北,却要去北京上班的白领心态了。

    这边的喧闹声,很快吸引了附近其它礼部官员的注意,纷纷围了过来想劝说敬玄,一个个客气至极的样子,让敬玄觉得自己就像个不讲理的恶霸。

    可敬玄偏偏又是个经不得饿的人,一旦肚子里没东西,就很容易发脾气,场面一会儿就变得僵持不下。

    “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一道稚嫩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这群礼部官员们仿佛见到了救星似的,纷纷躬身行礼道:

    “太子殿下!”

    接着,敬玄就看见一身冕服的大唐太子李承乾,背着手,迈着小方步一脸严肃的从人堆里钻了进来,待看见敬玄后,面上表情明显的松动了一下,可大概是为了维护住自己的形象,依旧紧紧绷着一张脸:

    “究竟发生了何事?”

    礼部的官员闻言,连忙如泣如诉的向十二岁的大唐太子告云中侯的状,说他不讲理,非要在这时候喝水进糕点,话毕还言之凿凿的说不给茶水是为敬玄好,万一待会儿想去茅房,那就失了礼,会引来陛下责罚的。

    敬玄斜着眼睛瞟向那名口吐莲花的礼部官员,没看出来这些家伙一个个嘴皮子功夫都这么利索啊,怪不得能在礼部当差…

    “云中侯,是这样吗?”

    李承乾将头转了过来,看着敬玄,今日他奉李世民之命巡视各处场地,所以这才有空跑到广场上来抖威风。

    敬玄苦笑一声:

    “回禀太子殿下,臣今日一早便从户县出发,到现在滴水未进,饿得实在是有些站不住了,这不就想着让他们送些茶水来先垫吧垫吧…”

    李承乾一听,顿时面露难色,先看了看委屈巴巴的礼部官员,又看了看连站都站不稳的敬玄,咬咬牙对礼部的人说道:

    “云中侯也是我大唐之功臣,岂有让功臣饿肚子之理?快去取些饮食来让云中侯先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