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7章 包下平康坊要多少钱

    云中侯府的升爵宴不知怎的,在长安城里传得沸沸扬扬,说是不但有亩产万斤的上古异种,还有云中侯借仙人之手作的旷世奇画,据说上面的人还会动…

    也得亏是这种怪谈,不然还指不定被怎么推上风口浪尖呢,反正长安的怪谈也没少过,上回还有尉迟敬德夜战妖魔的传闻呢。

    不过紫薯的事情李世民没有专门派人来找自己,倒是让敬玄觉得有点奇怪,按理说有这种高产作物横空出世,李世民作为皇帝怎么着也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才对,可事情都过去三天了,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也真是奇了。

    不过很快就有人来解了敬玄的满腔困惑。

    长孙冲。

    这厮奉他老爹之命,押着几千贯钱来与敬玄做交割。

    四千贯,足足装了十几二十辆马车,敬玄也没细点,只让云叔带那些押钱过来的下人好好吃一顿,算是酬谢,然后把长孙冲抓到一边,向他打听一下朝廷的动向,尤其是紫薯的问题,怎么突然没了下文呢?

    “眼下朝廷都在忙着寒食节迎接大军回归,哪里还顾得上啊,明日李靖他们就要进京了,到时候连你都要去,我爹说的…”

    长孙冲像是没吃早饭似的,一手抓着一枚紫薯吃得不亦乐乎,连带着回答也变得含糊不清。

    “说清楚,我去干什么?怎么连个正式通知的人都没有?”

    敬玄十分不解,这种事情不应该有正式公文吗?为何自己没有接到?

    “我这不是来了吗?本来昨天就该来通知你的,结果中午跟秦怀道他们吃了点酒,就给忘了…”

    长孙冲显得十分没心没肺。

    敬玄张大了嘴巴,双手一张一合,很想一巴掌拍在这家伙脑袋上,这种事情也能忘?

    万一到时候李世民要阅兵啥的,发现自己不在,岂不是平白无故又要遭罪?

    “对了,契芯何力他们呢?也随李公他们一起回京?”

    长孙冲点点头:

    “眼下他们已经到了三原休整,等后日随李靖他们一起进城…”

    说到这里,长孙冲似乎又想起来什么,一拍脑门叫道:

    “差点忘了,颉利就是被他还有那个谁,萧什么来着…”

    敬玄连忙提醒道:

    “萧嗣业?”

    “对对对,瞧我这记性,就是萧嗣业,颉利就是被他俩抓住的,蒋国公替他俩请功的折子已经报上来了,还是活捉的,真想看看这颉利究竟长什么模样,对了,你不是见过么?给说说呗?”

    长孙冲一边吃、一边好奇的望着敬玄。

    还能什么样?不就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么?

    敬玄没好气的翻着白眼,这两个家伙还真把颉利给逮住了?茫茫大漠,这他娘的叫什么运气?

    可以想象这俩货多半被戈壁上的风沙给吹掉了几层皮,也是够拼的…

    见敬玄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长孙冲好奇的看了看他:

    “你们关系很好?”

    废话,能不好么,男人之间友谊的三大定律是什么?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还有一起那啥来着,一想起萧嗣业在草原上给自己说的那番话敬玄嘴角就止不住的上扬,究竟是对自己有多自信,才敢口出狂言要包下平康坊整个香楼的小娘子?

    也罢,本侯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几幅画就能卖出将近三万贯,敬玄觉得自己现在财大气粗得很,转头就问长孙冲:

    “包下香楼一晚上要多少钱来着?”

    长孙冲一愣,旋即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你要包场什么时候?算我一个好不啦?”

    敬玄立刻没了好脸色:

    “问你多少钱,哪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

    “怎么着也得三四千贯吧?”

    长孙冲有些不确定的答道:

    “之前没包过,不知道,不过大概是这个价钱…”

    三四千贯这么贵?

    敬玄忽然又有点肉疼,古人所说的一掷千金,可不是真的一千金子,就是一千锭铜饼子罢了,折合大唐现在的物价水平,差不多也就七八百贯,但也已经算是极为出手阔绰了。

    要是换算成后世,花两三千万包一晚夜场,也没几个人舍得花这个钱。

    而现在,自己居然要花一亿多去包场?脑袋被驴给踢了吧?

    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的,再反悔又有些不好,敬玄觍着脸不好意思的问道:

    “有没有办法能便宜点?”

    长孙冲吃惊的看了看他,心中实在是不能理解,因为在他看来,但凡出手阔绰者,只要是包场,那便是不在乎钱的主儿,既然都不在乎钱了,还讨价还价?说出去多丢份啊?

    嗓子像是被铅块给堵住了似的,长孙冲好半天才说道:

    “你这得问问太常寺,平康坊归他们管,只要寺卿点头了,那就是不要钱让人家倒贴都没问题!”

    长孙冲说这话有赌气的成分,认为敬玄实在太过小气了,舍不得钱还包什么场呢,还不如少花点钱买些歌姬舞姬回去来得实惠呢。

    敬玄才不会管这家伙怎么想呢,随即追问道:

    “那太常寺寺卿是谁来着?”

    长孙冲瞪着眼睛看向他:

    “你还真要去找人家讨价还价啊?”

    敬玄不耐烦:

    “快说,难道你就不想体验一回在平康坊包场的乐趣么?”

    不得不说长孙冲就是个天生的色胚,刚认识那会儿还觉得斯斯文文的,现在发现他娘的全是装的,见敬玄也把自己算在内,立刻喜笑颜开的说道:

    “现在的太常寺卿是安平县公李百药,不过他最近刚又当上太子左庶子,平日里几乎都在东宫…”

    好家伙,情报够详细的啊,敬玄眼珠一转,心中立刻来了计较:

    “那这位新上任的太子左庶子平时有什么喜欢?”

    长孙冲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答道:

    “好像他老人家喜欢修书,修史书,除此之外就没听说有什么别的喜好了…”

    修史书?要不要写本三国演义哄这位老人家开心开心?

    还是不要了吧,大唐的门阀大多都是起于汉代,写三国演义很容易得罪人呢,毕竟好多人家已经把祖宗粉饰得是在匡扶汉室了,你这书一写,不就是赤裸裸的指责人家割据地方么?

    会把人往死里得罪的!

    …

    …

    因成都本轮疫情恰好在本人附近,所以需要配合隔离,收入锐减,希望诸位多多订阅打赏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