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6章 坐席

    大唐的宴席应该是什么样的?

    一般勋贵家宴客,都是分案小几,列于大殿左右,按照与主人的亲近程度,或者地位高低依次来排座次。

    可以说每个赴宴的宾客坐在哪,都是有讲究的。

    但这样做有一个坏处,那就是很容易给人的心理造成不平衡,比如李世民请客时,武将们因为争夺座次而大打出手的恶性事件层出不迭。

    而且寻常勋贵家哪有像太极殿那么大的空间来宴客?

    像上次长孙顺德嫁女,因为所请宾客众多,若是分小案座次根本就装不下那么多人,于是就采用了民间宴客的办法。

    即长桌长凳,客人只座于左右两侧。

    不过敬玄这次决定玩个新花样,那就是采用圆桌独凳。

    这一方面是因为家里的院子实在比不得长孙顺德家里那么大,能起到节约空间的效果。

    另一方面,一桌十人,刚好围城一个圈,也就没有必要再区分什么上首下首了。

    总之,得让人家来赴宴的人,真正享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

    只散出去的一百张请柬,但来的,却不止一百人,光长孙无忌家里的,就来了五六个,除了长子长孙冲以外,还有一大票少年跟着来凑热闹。

    这让只准备了十几张大圆桌的敬玄,感到了一丝丝尴尬,万一待会儿坐不下怎么办?难道学人家搞流水宴?也不知道会不会失礼…

    今日酒宴上的菜式都是敬玄带着一群丫鬟妇人几经推敲实验,好不容易给弄出来的,保证这些土包子连见都没见过,可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够吃啊,半大的小子饭量有多惊人敬玄又不是不知道,这些老家伙,赴宴就赴宴,干嘛拖家带口呢?

    “嘿,公孙伯伯,快请快里面请!”

    “刘叔也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简直折煞晚辈了,快进去坐。”

    ……

    敬玄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旁边同样站着穿得跟福寿翁似的候府大管家云叔,一主一仆一个负责接待一个负责引路,忙得不亦乐乎。

    早到的柴哲威见敬玄实在忙不过来,干脆也站在他旁边帮着招待客人,有他带头,公孙衍、房遗直、长孙冲、窦奉节、程处默这些狐朋狗友,也跟着开始忙前忙后,临时客串起了一把跑堂伙计。

    “这云中侯府也够寒酸的,不是听说这小子在修渼陂湖修房子么?怎么也不知道把家里给修修?早知道还不如给他送两亩地来得实在…”

    公孙武达坐在凳子上四处瞅了瞅,他还是头一次到敬玄家里来,哪哪看着都不满意,认为小小的院子简直辱没了侯爵的身份,掉价。

    “就是,哎对了,郢公不是要嫁女么?怎么不想着给未来女婿置办置办?有他这么当老丈人的么?简直小气得令人发指…”

    尉迟敬德也收到了请帖,跟公孙武达坐在同一桌,斜着眼睛瞟向旁边那一桌,嘴里故意把嗓门提得老大。

    与魏征、萧禹、房玄龄等文臣坐在一起的宇文士及见桌上人都在看着自己,不由得老脸一红,站起来回怼尉迟敬德:

    “老夫何曾小气了?眼下小女还未与云中侯成婚,自然无法相帮,等它日成婚后,定要让你这黑厮开开眼界!”

    尉迟敬德哈哈大笑:

    “那某家倒是拭目以待,看看你宇文家能下多大本钱拉拢这小子!”

    这话说得非常直,他尉迟敬德从来不怕得罪人,本来就是,现在长安城里谁不知道宇文士及一早就看中了敬玄这块璞玉呢?为此还让自己闺女跟公主抢男人,脸皮能厚到这份上的,长安城里没几个了!

    宇文士及闻言也不生气,这等于是在变相夸他宇文士及慧眼识英才,所以小老头非常得意的说道:

    “谁让你吴国公那会儿不在京城呢?哦,在也不成,你生不出来女儿…”

    尉迟敬德听罢眉毛一挑就想发作,可转念想想也是,以往大家比生儿子,看谁生得多,可没谁比过女儿多的,于是嘲讽般的笑了笑,干脆转过头不搭理他。

    “一间宅子而已,以他云中侯的本事要不了多久的光景就能盖一座大的,区区几张请柬就能卖出高价,这种事情老夫还是生凭头一遭听说,你们来说说,可曾见过这等怪事?”

    说话的是安乐郡公李思行,他坐在在另一张桌子,旁边恰好是对敬玄有几分了解的燮国公刘弘基,听他这么一说,刘弘基忍不住怪笑了起来:

    “怎么,你这老小子也想打敬玄的主意?你家那几个女儿就算了,成日在外抛头露面与人耍子,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李思行大怒,哪有当众说人闺女不是的?这以后还如何嫁人?于是立刻拍着桌子与刘弘基大吵了起来。

    “行了行了,别争了,那皇庄可是也在这附近?”

    郑仁泰当起来和事佬,还顺手冲正在帮忙跑堂上菜的伍娃子招了招手:

    “小郎可知这附近有一座皇庄?”

    伍娃子今日被敬玄叫来跑腿,哪里见过这么多衣着光鲜,不怒自威的大佬,吓得腿肚子都在发软,连忙磕磕绊绊的答道:

    “回禀大老爷,皇庄出门行五里,右拐过河第一家便是…”

    郑仁泰和颜悦色的点了点头,又从怀里摸出一把铜钱塞给伍娃子当作赏钱,然后才转头对众人说道:

    “一会儿坐完席若是时辰尚早,咱们不妨去皇庄看看…”

    去皇庄?

    不少人心中都泛起了嘀咕,陛下才刚下令将皇庄田地的收成也纳入缴税的范畴,此时去,未免有逼迫陛下的嫌疑,还是不去得好。

    见众人不吭声,郑仁泰呵呵一笑:

    “诸位若是不去,那郑某便自己去,不过有句话郑某可说在前头…”

    说到这里,郑仁泰神色一凛:

    “既然连皇庄都开始缴税了,诸位的那些私产,是否也该…”

    一众文武听罢,立刻对他怒目而视!

    好你个郑仁泰,自己要上杆子凑上去拍陛下马屁,别拉老子们下手啊!

    而房玄龄脸色微变,心里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旋即回头看了看刘政会与魏征,二人同样心领神会,立刻附和道:

    “那就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