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8章 高位者惯生娇

    都是在朝堂摸滚打爬十数载的老人精,如果起初还不明白房玄龄为何突然针对敬玄的话,等到他那句身居高位者贯以持宠生娇一出口,魏征立刻反应过来房玄龄究竟要干什么,连忙也跟着改口道:

    “房相言之有理,臣以为的确应当严惩!”

    魏征这话一说,宇文士及就不干了,立刻出班与他对线:

    “郑公说话怎这般不着调?先前还说云中侯并无过错,怎地突然间又换了一副嘴脸?如此出尔反尔,当陛下的太极殿是菜市场啊?”

    小老头说完还犹自愤恨不平,转头对李世民行礼道:

    “陛下,臣以为,那户县县令刘仁轨定是趋炎附势之徒,应当严惩!”

    李世民还没说话,魏征笑吟吟的立刻接口道:

    “哦?郢公以为那刘仁轨是趋谁的炎,又附了谁势?”

    宇文士及想也不想就接口道:

    “自然是想与陛下卖个好,否则堂堂父母官怎会…”

    说到一半,宇文士及突然住了口,旋即满脸愤恨的看向幸灾乐祸的魏征,好你个洗马魏,竟然给老夫挖坑!

    身处的位置不同,自然判断一件事情的角度亦有所不同,李世民这时脸色终于变得有些不好看了起来,不过依旧没吭声,他想看看这些老家伙今日究竟要玩出什么花样!

    魏征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样好的机会,无视了宇文士及投来的怒火,自诩铮臣的他立刻顺着宇文士及刚才的话说了下去:

    “郢公方才说得不错,那刘仁轨的确有趋炎附势之嫌,但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若身居上位者,能恪守本心,不给下面的人钻空子的机会,又怎会出现这等贻笑大方的丑事?”

    此时还略显年轻的长孙无忌还没砸吧出味儿来,他的注意力依旧放在敬玄驱使地方父母官为已所用这件事上,所以疑惑的说道:

    “不过就是一件小事,地方官员为给上官留个好印象,帮着干活儿又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

    房玄龄听罢,干咳着说道:

    “怎能是小事?刘仁轨身为县令,居然帮人家的私产干活,私产可不用向朝廷缴纳赋税,若不加以扼制,长此以往,必有人效仿,到那时俱悔之晚矣!”

    房玄龄的话已经说得很透了,长孙无忌这回总算听出了几分味道,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往日和和气气的一众老臣,这不是在逼陛下么?

    李世民面无表情的坐在龙椅上,只是轻轻点头:

    “房相说得有理,此风断不能长。”

    政治智慧足够丰富的宇文士及一下子便听出皇帝都有几分妥协的意思,连忙试探性的问道:

    “陛下打算如何处理此事?老臣还是以为云中侯是无辜的…”

    “云中侯当然是无辜的。”

    下朝的路上,萧禹笑呵呵的与宇文士及并肩而行:

    “你呀,就是关心则乱,这件事上,云中侯不过就是个起头的,房玄龄他们就是想打皇庄的主意。”

    宇文士及面露不爽:

    “你既然听出来了刚才为何不提醒老夫?无端端的害得老夫与房相他们打擂台!”

    萧禹似笑非笑的答道:

    “云中侯又不是老夫的孙儿,老夫为何要平白无故惹一身骚?”

    “你!”

    宇文士及气结,想要发作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得大袖一甩,越过萧禹打算径直离去。

    没想到萧禹又从身后追了上来,重新与他并肩而行:

    “生气了?反正云中侯又没什么损失,罚铜五百斤而已,你宇文家那么有钱,若是实在心疼女婿,那就帮他缴了这五百斤铜便是…”

    五百斤铜?不过也就几百贯而已,可这是钱的问题吗?宇文士及白了一眼萧禹:

    “老夫关心的可不是什么几百斤铜,既然云中侯受到了惩罚,那刘仁轨为何却依旧能稳坐县令之位?”

    “人家就是个摆设,指不定是授了刚才那些人其中的某一位授意,故意演这么一出呢!”

    萧禹笑得十分老奸巨猾。

    宇文士及听罢奇怪的看了看他:

    “为何这些事情老夫不知道,而你却知道?”

    萧禹淡淡一笑:

    “因为老夫最近在民部坐镇时,发现国库已经空了…”

    而当敬玄收到朝廷要求自己缴纳罚款的文书后,气得三尸脑神跳,连祭祖大事都放在了一旁,提着刀子就想去寻刘仁轨晦气,如果现在还不明白被人家坑了,敬玄认为自己就白活那二十几年了!

    “阿郎稍安勿躁。”

    义成公主看了一眼宇文士及派人送过来的书信后,随意将其丢进了火盆子里:

    “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好事?”

    正在气头上的敬玄面容扭曲:

    “倒不是我心疼那几百贯钱,只是实在受不了被人当猴耍,简直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智商?那是什么?”

    义成公主敏锐的捕捉到了敬玄话语中的新鲜词汇。

    敬玄一怔,摇头道:

    “没什么,就是聪慧的意思。”

    义成公主“哦”了一声,旋即将他手上的刀子给夺了过来,丢给站在一旁的陈荼,微笑道:

    “说到聪慧,杨广乃是老身此前见过最聪慧之人,可他的下场又如何呢?越是聪慧的人,在这个世道越是容易遭受磨难,反倒是那些平庸之辈,却能风生水起,你可知为何?”

    敬玄一愣:

    “为何?”

    义成公主慈祥的拍了拍敬玄的肩膀:

    “因为他们懂得如何让自己变得平庸。”

    这不是要自己藏拙么?敬玄心中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他用屁股也想得到,刘仁轨的背后肯定是授了某个大人物的意,否则怎敢给自己下套?动不了那些大人物,难道还动不了他刘仁轨么!

    “忍不了也要忍,你又不是蒙受损失最惨重的那位,人家都没说什么,你上窜下跳,小心又遭人暗算…”

    义成公主显得十分有耐心,说到这里还轻轻一笑:

    “连这天下的皇庄都要开始缴税了,更别说户县皇庄里头那些被摘掉的脑袋,你们这位陛下,还真是一位杀伐果决之人呢,有这样的君主,老身还是劝你做事三思而后行,你若是实在气不过,就让老云去把他灌醉,然后你上去多踹他两脚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