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7章 杀一儆百

    爵位封户,只要有诏书,一般都是由礼部下发到地方,所以封户都是由地方县令指派,敬玄这么问也没错,不过刘仁轨依然回答得滴水不漏:

    “这就要问侯爷了,咱们户县还在种地的可不多,即便有也是上了年纪的,除非侯爷肯下令将渼陂湖做工的百姓解散一批,否则下官很难满足侯爷您的要求…”

    堂堂侯爷,想找人发一通无名火居然都能碰上软钉子。

    按照刘仁轨的说法,要想有封户,那得从渼陂湖的工地上解雇一批人才行。

    让已经习惯挣快钱的百姓重新来给你种地?是个人就不会愿意,即便是强迫的,也有可能怀恨在心,人性本就如此,又哪怕地主和雇主都是同一个人。

    按照敬玄的设想,即使是以工代赋,也至少能省去至少两百人的工钱,可这话一问出口,包括云叔在内的所有人都笑了。

    “少爷有所不知,所谓封户,实际上就是将本该缴给朝廷的赋粮转交给主家而已,您说的那种是家奴,土地的产出全归主家,而主家只负责管饭就成…”

    吃了个没文化的亏,闹了个大红脸,见刘仁轨这家伙眼睛里还带着笑意,敬玄气急败坏的吼道:

    “不就是两百封户么?本侯自有法子让他们心悦诚服的去种地,不用你刘大县令操闲心,云叔,送客!”

    敬玄气呼呼的转身就走,那边云叔见少爷要走了,立刻凑到刘仁轨身边想说些体己话,好歹也是本地父母官,可不能往死里得罪了,毕竟少爷不在的这些日子,刘仁轨私底下也行过不少方便,岂料本该走远的敬玄忽然回头,恰好看见两人勾肩搭背的这一幕,顿时气更加不打一处来:

    “云叔,他那么高,你手搭在他肩上不累么?”

    小老头闻言嘿嘿嘿的干笑个不停。

    这还没完,敬玄又把矛头对准刘仁轨:

    “刚才听说刘县令带着衙役在给皇庄犁地?你就那么想跟皇家搭上关系?”

    刘仁轨听罢脸色一阵阵的难堪,喉头咕噜了老半天,才找到话说:

    “下官也是见皇庄人手不足,想着帮那些宫人一把。”

    敬玄“哦”了一声:

    “真的只是好心帮忙?不是看上某个姿色姣好的宫人?”

    这话说得尤其恶毒,刘仁轨一听就炸了毛,宫人那是什么?那可是皇家的私产,说白了每个宫女那都是陛下的女人,自己有几个胆子敢打陛下女人的主意?传出去只怕会立即大祸临头!

    “侯爷若是对下官有何不满,尽管直言不讳,何须三番五次刁难下官?”

    “刁难?”

    敬玄冷冷一笑:

    “所以你觉得本侯是在刁难你刘仁轨?”

    刘仁轨握了握拳头,迎着敬玄冰冷的目光:

    “不是刁难又是什么?”

    敬玄听罢顿时又来了兴致,干脆转身走了过来:

    “那本侯问你,皇庄算不算是皇家的私产?你县衙包括你刘仁轨在内,那都是国朝公器,用国朝的公器去帮私人做工,你这不是曲意逢迎又是什么?本侯没参你个公器私用已经算是大度了!”

    刘仁轨听后喉咙阵阵发干,好半天才哆嗦着嘴皮子争辩道:

    “无论私田还是官田,都需要有人耕种,无论本官是否相帮,到头来得利的还不是百姓?”

    “刘县令你这话可就说错了,皇庄上的人怎么能算是百姓?那地又不是他们的,你刚才不还在笑话本侯么?你难道以为皇庄产的粮食就会纳税?”

    顿了顿,敬玄又怪笑着说道:

    “如果是那样,刘县令不妨也来本侯的田地帮帮忙如何?本侯正愁没有封户呢,有你刘县令一人,足以抵过千军万马啊…”

    “所以那刘仁轨真的在帮那小子耕地?”

    太极殿里,李世民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下方的巡查御史大气都不敢多出一下:

    “回禀陛下,以微臣所见,的确如此。”

    殿下几位大臣闻言不禁面面相觑,这敬玄,脑子犯浑了不成?你云中侯府还差个种地的?需要做到压迫县令这种地步么?

    “好,朕知道了,你下去吧。爱卿辛苦。”

    李世民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

    等御史一走,李世民突然将手里的那封奏章狠狠扔在地上:

    “混账东西!才刚当上侯爵,就敢如此折辱朕派去的地方官员!简直就是不把国朝法度放在眼里!来人!立刻把人给朕叫来!”

    “陛下且慢!”

    见是魏征突然走了出来,李世民眉头微微一皱:

    “魏卿莫非有话要说?”

    魏征微微一笑:

    “陛下,臣倒是以为,云中侯此举也并无过错。”

    李世民一愣,今天这是怎么了?往日魏征这小老儿最是见不得仗势欺人的不法事,怎么今日反倒替为虎作伥的一方说起好话来了?

    正要发问,那边刘政会也出班赞同道:

    “陛下,臣也以为云中侯的举动并无不妥。”

    说完还与先前出班的魏征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

    长孙无忌不解,这位皇帝的大舅子代替李世民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两位何出此言?为何云中侯没有过错?仗势欺人,奴役下堂官岂是我辈之所为?”

    他说完目光还有意无意的瞟了瞟沉默不语的房玄龄,想让他出来也帮着说两句。

    不过房玄龄何等老辣,一下子就听出了刘政会的弦外之音,想了想空旷得能跑马的国库,这位大唐首相便装作没看见长孙无忌的暗示,不过到底是老于世故,精于算计,一开口便让其余人措手不及:

    “陛下,郑公、刑公,房某倒是认为云中侯奴役朝廷命官为其私产牟利,已经触犯了唐律,影响极其恶劣,因此老臣认为,当将云中侯敬玄削爵去职,押入大理寺发落!”

    李世民万万没想到房玄龄竟然这么狠,一开口就要把敬玄打落尘埃,这可不是他召见敬玄的初衷,不由沉吟道:

    “房卿莫不是与敬玄有什么过节?此子好歹才刚刚为我大唐立下大功…”

    房玄龄立刻摇头,神色肃穆道:

    “正因如此,才更不能让那些身居高位者恃宠生娇,必须要杀一儆百,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