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7章 两个呆头鹅

    简单的缝合手术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技术含量,只要能做好清创,不让伤口感染发炎,最多四五天的功夫就能恢复个七七八八。

    而自打萧嗣业能够重新下地走动后,屈突寿对于这种神奇的治疗手段非常感兴趣,这些天已经找了不少带伤的士兵,想要重复先前敬玄那神奇的步骤。

    以往大唐将士若是受了同样类型的外伤,最多是拔出箭头然后撒上金疮药再包扎上,伤口大一些的,就拿火烙子烫一烫,把皮肉上的血管神经给烫闭合,顺便高温杀个菌,也能勉强起到让伤口愈合的地步,只是这种办法,既疼也容易引发感染,因为伤口感染而不治的将士多了去了。

    “清理伤口最好用高浓度的酒,或者煮沸放凉的盐水也行,就是效果不如酒来得好,金疮药也不能用太刺激皮肤的,石灰肯定不行,容易引起伤口溃烂…”

    敬玄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像一位医学院的教授,正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上着课,只不过下头的听众都是一群胡子拉碴的大头兵,其中赫然就有之前给萧嗣业主刀的王双保,这家伙现在逢人便说自己要改行当医者,救死扶伤咧,可不比当个屠夫强多了?

    就这还得到了屈突通的鼎力支持,这几日上哪看病都带着他,说要给左卫培养出一名医家圣手来,会开刀就是医家圣手了?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不过他二人一人负责开刀一人负责缝合,再加个军医负责上药,看起来倒是颇有些分工明确。

    但毕竟没有完备的培训制度,敬玄对大唐能不能诞生后世那种老军医持怀疑态度,就像那个“手术团队”负责上药的军医,其真实身份只是某个小药房的伙计…

    “总之给人开刀是一门技术活儿,不能因为想开刀而开,得根据实际情况,有些小伤小病的,根本就没有开刀的必要,冒然动刀说不定反而会让伤口感染!”

    敬玄做着最后的总结,眼睛还有意无意的瞟了屈突寿一眼,后者老脸一红,干笑着把脑袋撇向别处。

    昨天这糟老头非要给一个下巴上长暗疮的将士开刀,疼得人家呲牙咧嘴,虽说最后敬玄及时赶到,阻止了这起“医疗事故”,但那名士兵将来下巴上肯定会凹下去好大一块,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吃饭…

    讲了一下午,口干舌燥,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众人,王双保又眼巴巴的留了下来,二十五六的年纪已经胡子一大把,看上去极不卫生,有几个手术医生会留这么长的胡子?

    “少将军,您看俺有没有当医者的天赋?您刚说动刀手要稳,俺的手可稳了,提一桶水在手上小半个时辰都不带打颤儿的,不信俺这就打桶水来给你露两手…”

    敬玄喊住他,笑吟吟的说道:

    “行了,少显摆,等将来我说服孙思邈道长在户县开设医学院后,你若是有兴趣,可以过来好好学学,想成为一名医者,可不能不通药理。”

    王双保一听,眼睛顿时发光:

    “孙思邈道长?俺听过他老人家的大名,神医咧!少将军是说俺也能拜在他老人家的门下学习医术?!”

    敬玄微微一笑:

    “不是拜师,就是培训学习一下罢了,不过此事还得等我回去和他商量一下,到时候你若有兴趣,自然可以来户县报名。”

    开设一家医学院,然后再搭配一间综合性医院,一直以来都是敬玄特别想做的一件事,提高大唐医疗水平,受惠最多的,还不是自己这种有钱人?

    当然,这种理由不能直接用来劝服孙思邈,应该冠冕堂皇的说是为了大唐百姓,什么培养更多优秀的医者服务那些看不起病的穷苦百姓之类的。

    最好再能说服李世民以朝廷的名义在各地开设官办医馆,这样一来,那就皆大欢喜,也不用担心将来某个心善的巨富因为无偿资助百姓看病,被个别小人攀诬成什么收邀民心,居心叵测之类的,最后全家再被拖去菜市口给人看热闹…

    正在和王双保说话间,眼角暼见屈突寿正往这边走来,敬玄心道不妙,估计这老哥还想着把他那庶出的女儿塞给自己当小妾。

    堂堂奚族魁首,当年风头一时无两的屈突家族到底是开始呈现下滑的趋势了,宁肯委屈自家的宝贝闺女也要结交自己这个大唐新贵,说出去都让人唏嘘。

    倒非是敬玄拿乔,女人这种生物家里不能放太多,敬玄自问还没有那个本事同时降伏那么多人,这不单单只是心理上的问题,就是生理上,大概也承受不住,如果想要长命百岁,那么首先要杜绝的,就是夜夜笙歌。

    虽然在户县那段日子天天和长沙公主翻云覆雨,可毕竟也只有她一人不是?

    脑筋一转,敬玄主动迎了上去,脸上如沐春风的笑容让屈突寿也跟着笑了起来:

    “怎么,敬老弟可是想通了?这就对了,反正娶一个也是娶,娶十个也是娶,你敬氏可就你这一条男丁,就该多娶几个让家族福泽绵长,不是老哥哥我自夸,我那闺女,任谁看了都得夸一句好生养……”

    敬玄笑道:

    “屈突老哥啊,咱们可是以兄弟相称,怎能乱了辈分不是?”

    “哎,老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正所谓亲上加亲…”

    屈突寿摆着手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不过敬玄却用下巴往前指了指,那边契芯何力跟萧嗣业正一人拿着一把毛刷在洗马。

    “老哥不考虑考虑他二人?论起出身,他二人可不比老弟我强多了?而且这次也立了大功,回到长安,指不定会怎样加官进爵,关键是他二人也都未娶妻呢…”

    屈突寿目光顺着敬玄的下巴瞟了过去,见萧嗣业与契芯何力二人一个英姿勃发一个威武雄壮,立刻就动了心,是啊,兰陵萧氏可不差,契芯部的首领同样地位尊贵,那该选哪个好呢?

    “都选啊,老哥你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老哥你看啊,萧嗣业如今身无分文,变着法想要建功立业挣些钱供他阿祖一家子开销呢,您呢,只要陪嫁丰厚些,他想不答应都难,至于契芯何力,有率部来投之功,回到长安封公拜爵不在话下,若是这会儿您能把他给紧紧攥在手心里,成为他投奔大唐后的第一盏明灯,将来岂不是将您这位老丈人的话看得比天还大?”

    俗话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契芯何力刚加入大唐,人生地不熟,很容易就能与第一个跟自己来往的人变得亲近,敬玄的话立刻让屈突寿动了心思,老家伙一边笑容满面的往他二人走去,一边还不忘回头惋惜的看了敬玄一眼:

    “要是老夫有三个女儿就好了,要不老弟你在多等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