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5章 恶贼还不授首

    敬玄带着人一路沿着东北方向疾驰。

    路上倒是遇见了不少正在往北逃窜的突厥士兵。

    这些从突厥大营先一步跑出来的突厥人,大多衣衫单薄,在这样还带着倒春寒的天气下,浑身冷的直发抖,可即便这样,他们也不敢停下脚步生火取暖,这让道路两旁时不时就能看见一两具被冻死的尸体。

    “列出两队人…”

    敬玄指着道路两边那些畏畏缩缩的突厥人:

    “把他们都给我杀了!”

    萧嗣业听罢吓了一大跳,慌忙阻止道:

    “这样不太好吧?这些人已经跟手无寸铁的俘虏没什么两样了,赶尽杀绝有伤天和啊…”

    “哼!妇人之仁!”

    敬玄回头猛瞪了他一眼:

    “杀俘固然不对,可眼下他们还不是我大唐的俘虏,再说了…”

    敬玄目光阴冷的盯着那些突厥人:

    “本县伯就没打算要俘虏!”

    萧嗣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无可奈何的调转马头去叫人了,现在他与敬玄是拴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毕竟契芯部是两人一起带来的,若是出了什么篓子,恐怕两人都不会好过,还不如心往一处使呢。

    随着萧嗣业的出列,身后很快传来突厥人的求告声,不过最终都淹没在一声惨嚎里…

    所以打仗这种事情,无论是攻方还是守方,普通士兵都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经不起有人暗中捣鬼,敬玄认为,若是自己将来有一天外出领兵了,一定要在基层配备大量的心理疏导人员,不然营啸这种可怕的事件,总有一天会轮到自己头上。

    前头在问路,后边在杀人,天真的突厥人还在为敬玄指名他们首领执失思力的行进方向,殊不知来自后面收割的屠刀很快就会撵上来,把他们送进地狱…

    大军马不停蹄行至骆驼堰一处小山坡,不远处正在往北逃窜的那一小撮人不是执失思力还能是谁?

    敬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回可算是让本县伯逮住了!

    “冲锋!”

    敬玄扬刀拍马,从小山坡上一跃而下,身后数百狼骑纷纷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紧紧追随。

    这是草原人特有的袭扰敌军的口号,就跟关中老兵鏖战八方时嘴里时常念叨的大风歌没什么两样,既能提气,又能惊扰敌人。

    突然传来的马蹄声,惊得执失思力差点没当场吓傻,事到临头,如果他做为一名主将还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话,那可以当场拔刀自刎。

    已经十分狼狈的执失思力慌忙往前狂奔,这趟好不容易从失火的大营逃出来,根本就没有携带战马,全靠两条腿支撑到现在,而他那些亲卫侍从,则十分忠心的护在他身后,试图阻拦敬玄去寻他们主人的晦气。

    没了战马的突厥人,就跟两脚羊没什么区别,大队骑兵来回两个冲杀,百十名突厥士兵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被溅了一身血的敬玄森然一笑,指着远处还在狼狈逃窜的执失思力喝骂道:

    “恶贼还不快快献上项上人头?!”

    执失思力大惊失色,连滚带爬的往前窜,仿佛是为了故意给执失思力制造心理上的恐惧,敬玄此时反而不急了,干脆驱赶着坐骑在他身后慢悠悠的撵着。

    执失思力此时整个人由内到外已经如同惊弓之鸟,心中生不起一星半点的反抗之心,只知道一味的想要逃跑,生怕走得慢了,会被身后那个面带残忍笑容的少年给剁成碎片!

    不过人力终有尽时,身心俱疲的执失思力,步伐最终变得开始散漫,到最后已经根本无力再从地上爬起来再跑了,高大的身子像一头死猪似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敬玄已经骑马来到了执失思力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中带着淡淡的戏谑:

    “怎么不跑了?继续跑呀?本县伯再给你一柱香的时间如何?”

    “原来…原来你是唐人!”

    执失思力瞪大的眼睛透露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才知道?可惜太晚了!本县伯这就将你的人头送上独孤将军的供桌!”

    敬玄骂骂咧咧的跳下马,准备一刀结果了这厮。

    执失思力见状,慌忙大叫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愿归降大唐!绝无二心!”

    敬玄嘿嘿一笑,上前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冷冷的说道:

    “抱歉,我大唐不收蠢货!”

    就在敬玄准备挥刀了结这厮性命的时候,远方突然传来密集的马蹄声,敬玄遁声朝前望去,一队约摸数千人的唐军正从北面浩浩荡荡的赶了过来,看大旗,应该是来自胜州的右威卫。

    “太平县伯?”

    最前头那一骑正是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乔师望,此时他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色,一见到敬玄就飞身赶来,张口就问:

    “太平县伯怎在此处?云中现如今如何了?”

    敬玄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执失思力,冲乔师望笑道:

    “云中之危已解,此人便是突厥统兵大将执失思力!”

    乔师望看向执失思力的目光又惊又喜:

    “当真?!眼下息国公就在军中,本将这就去请他过来!”

    话说完,不大一会儿,乔师望便返回领着息国公张长逊赶了过来,老家伙一见到敬玄这副突厥人打扮,以及在他身后警戒的契芯狼骑便皱起了眉头:

    “云中之围当真已解?何人击溃突厥大军的?莫非是霍国公领兵折返了?”

    你瞎啊,老子明明站在这扯什么柴绍?

    看在张长逊又是国公又是胡子一大把的份上,敬玄也懒得和他计较:

    “息国公若是不信,大可领军前去云中查验,不过此獠的人头,今日晚辈却是要先拿走了!”

    这时执失思力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从敬玄的脚下钻了出来,上前一把抱住张长逊的大腿呼喝道:

    “我是执失思力,我愿意归降大唐,恳请息国公收留!”

    敬玄被他这番话给气笑了,拿刀指着执失思力喝道:

    “还不快滚过来挨刀子儿?瞎抱什么大腿?”

    说罢正要上去提人,张长逊突然拦在敬玄跟前:

    “且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