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2章 唐俭的野望

    做为突厥使者的康苏密同样也很矛盾。

    刚才他亲眼看见自己的族人。

    跑的跑。

    死的死。

    他内心十分想亲自杀死敬玄跟薛仁贵为那些族人报仇。

    最不济也要发发火吓他们一吓。

    可当他看见唐使的队伍里,几乎人人都把手按在刀把子上的时候。

    心里又迟疑了…

    恰好这时唐俭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康使者,天色不早了,咱们是不是早些赶路要紧?”

    康苏密强忍着胸中怒意说道:

    “难道贵使不应该先给我突厥一个交代么?莫非你们进了我阴山大营也要像这般随意杀人么?”

    唐俭微微一笑,装作没听明白的样子:

    “交代?什么交代?”

    康苏密冷笑道:

    “使者就不要装糊涂了,你们的人违背约定擅自出手相帮唐军,难道不是坏了规矩?”

    唐俭恍然大悟:

    “原来康使者说的是这此事啊,可刚才老夫明明看见是你们突厥人先往咱们这边冲锋的,太平县伯那是在自卫,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总不能坐以待毙不是?”

    唐俭揣着明白装糊涂。

    康苏密气结之下也无法揪着这件事与他理论。

    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自觉。

    现在是唐军胜了。

    道理并不在他这一方。

    所以接下来的两天,敬玄发现康苏密看自己的眼神简直诡异得可怕。

    目光随时在自己脖子上扫来扫去,好像是在看从哪下刀比较合适似的。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进入阴山地界后,做为地主的康苏密,并没有拿此事大做文章。

    一直把使者团恭恭敬敬的送进了阴山大营之后,这才不见了踪迹。

    而李靖攻破定襄后也并没有乘胜追击。

    反倒是着手于维持当下的战果。

    估计是因为冬季还没完全过去的缘故。

    大唐的将士很难在突厥的主场有所作为。

    颉利也有了充足的时间整顿兵马。

    草原上四面八方的部落源源不断的将族中最精锐的战士派往阴山脚下的大营。

    使者团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诡异的时机,正式踏入了突厥人的地盘。

    仿佛是故意为了宣赫声威似的,颉利特意选择在使团到达时,进行大规模的演练。

    而敬玄却通过唐俭这几日的提点,以及再结合手头上的情报,大概知道颉利有了议和的打算。

    这时候演这么一出,是想表达突厥人还有实力与大唐相抗衡?

    也是,若拼得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下场。

    其实,无非就是想给即将到来的谈判增加一些砝码而已。

    可实际上,颉利在北逃的过程中,半路又遇到了从云中出发的李绩,然后又是一番损兵折将。

    突厥内部已经人心惶惶了。

    而更加重要的是,李靖与李绩的两路大军已经在定襄会师了。

    随时可以出兵北上!

    此时突厥各部都知道与大唐摆开阵势打对攻根本就不现实!

    一旦和谈没有成功,那么他们会立刻远遁!

    绕过广阔的沙漠,直达西域。

    等到那时,大唐除了能得到一片隐患丛生的草原以外,根本没有其他实质上的好处。

    而且还要派重兵囤守于草原上,防止这些滑溜溜的家伙卷土重来。

    来去如风是铁勒部族逐草而居的优势。

    按照一开始制定的军略,通过一场大胜迫使突厥人集结在一起,然后派出使者麻痹他们。

    最后暗中突袭,将他们一举拿下!

    事实上也是这样进行的,尤其是李靖这一路,可以说是顺利无比,但是…

    唐俭这老倌突然改变主意了。

    老家伙想直接通过外交的方式让突厥人直接投降,然后接受大唐的册封。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突厥各部族必须在大唐指定的范围内活动,互相之间还不许有联系。

    而颉利本人,也必须搬到长安去住。

    敬玄十分理解唐俭这种想凭借一张嘴灭掉一国的心理。

    这可是文人最至高无上的荣耀。

    可就像颉利所展示的那样,突厥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大唐其他几路大军还没到达预定位置对阴山进行合围。

    更何况突厥的主力并不仅仅只有阴山这一部。

    薛氏兄弟那边有阿史那杜尔在抵抗。

    姐夫李道宗那边有阿史那思摩在周旋。

    柴绍那边还有个执失思力带着三万人在缠斗,听说战局一度僵持得厉害。

    加上外围还有仆固拔延在虎视眈眈…

    种种迹象表明,唐俭想要在史书上达到张骞那种高度的愿望,是非常不切实际的。

    “唐公,晚辈认为此时只需拖上一拖就好了,颉利不是还在集结兵力么?咱们就干脆装傻充愣,他若是来请咱们,咱们就说初来乍到,还有些水土不服,先不谈国事…”

    敬玄苦口婆心的劝导着唐俭,连那位户部侍郎也持着同样的意见附和道:

    “太平县伯说得不错,咱们只需要麻痹突厥人就成了,让颉利以为我等既在他军中,李公那边考虑到咱们的安全,就不会贸然突袭阴山,眼下突厥人还有戒备,再等个一旬左右,等突厥人放松警惕后,让太平县伯悄悄潜出军营去定襄给李公他们送信…”

    听见最后这句话,敬终于玄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来到阴山都两三天了,外头的雪压根就没停过,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看样子这场雪还要下一段日子,这他娘的出去恐怕连方向都找不到,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冻死在半路上了!

    唐俭淡淡一笑:

    “你们觉得李靖会不会顾忌我等的安全?灭国之功与我等区区数人的性命,孰轻孰重?”

    敬玄无奈的摊了摊手:

    “这种情况咱们不是早有预料么?陛下派我来此,就是因为害怕突厥人不讲信义拿唐公开刀…”

    坐在角落的安修仁也同样说道:

    “我大唐为此战筹划良久,还是依照先前制定的方略行事比较妥当啊。”

    唐俭看了一圈,见几乎所有人都反对自己的意见,只好闭口不说。

    不过看他那笃信的眼神,敬玄知道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服他的。

    小老头最大的特征就是顽固不化!

    敬玄突然发现李世民这回看走了眼,就不应该派唐俭过来!

    老家伙大概是觉得已经做到国公这个位置了,对唾手可得的功劳什么的,已经看得不那么重了!

    几乎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让自己的功绩名留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