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有其父必有其女

    “敬玄哥,我爹把木框做好了,你看看合不合用!”

    伍娃子扔下手里的包袱就要跑,被敬玄一把给揪住,这倒霉孩子,最近老看不见人,鬼头鬼脑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这么急匆匆的去哪?又打算去偷看王家闺女洗澡?”

    伍娃子脸涨得通红,恼怒的挣扎道:

    “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偷看王家闺女洗澡了!上回那是不小心撞见的…”

    这小子嘴里没一句实话,明明就是偷看了还不承认!

    敬玄打开包袱,里面装的是之前自己拜托伍娃子老爹做的镜框,毕竟乌漆嘛黑的塑料壳看上去不太美观。

    好东西也要包装这个道理敬玄还是懂的。

    “你爹手艺真不错。”

    敬玄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自己只是说了一下大概的尺寸,伍木匠就能做得有模有样,而且还专门在上面雕了花鸟,活灵活现的,一看就是精于此道的老手艺了。

    像这种纯手工的玩意儿,若是放到后世多半又是什么网红产品。

    “那是当然,我爹早年间可给朝廷做过工,我祖父,曾祖父,高祖父都是匠户出身,还给大将军做过马槊呢……”

    这小子经不得夸,一夸就上天,明明这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就是个送东西的…

    祖传的手艺到他这一代算是落没了,他老爹经常为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犯愁,挨过的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家祖上给朝廷当过匠户?哪个朝廷呀?”

    旁边的宇文修多罗不怀好意,这话能随便问?

    大唐立国才多久?

    还能是哪个朝廷!

    但伍娃子却没想那么深奥,一听见这美若天仙的姐姐发问,想都不想张口就准备回答。

    “去去去,你不是还有事么,快走,看见你小子就生气!”

    敬玄打断了傻里傻气的伍娃子,没好气的回过头:

    “逗弄一个孩子有意思么?”

    宇文修多罗撇了撇嘴,嘟囔道:

    “开个玩笑都不成…真是个呆子!”

    “有些玩笑开不得!”

    敬玄难得认真起来:

    “祸从口出这句话没听过?你想让伍娃子一家老小都去蹲大狱么?”

    宇文修多罗听后一声不吭,狠狠的跺了两下脚就准备回屋先生个闷气,按照先前的路子,最多晚上这黑炭头就会主动给自己赔礼道歉,并且再做上一顿好吃的…

    她自认为自己已经把敬玄拿捏得死死的,黑是黑了点,心地还算善良…

    果然,才刚转身没走两步,敬玄就叫住了自己,宇文修多罗心里偷偷窃喜,看,这就是本小姐的魅力,现在连晚上都不愿等了么?

    “别急着走,我有个物件想请你帮忙看看,先回屋说…”

    敬玄想着她好歹也是女孩子,应该对镜子这类东西的价值很了解,想问问她有没有路子帮着自己把这玩意卖出去…

    而宇文修多罗却突然扭扭捏捏的冒出一句:

    “这还是白天…不太好吧…”

    说完脸还红到了脖子根…

    “胡思乱想什么呢?快过来!”

    敬玄拿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白天怎么了,晚上又怎么了?

    回到屋子,敬玄小心翼翼的从抽屉里取出已经拆卸好的镜子,沿着木框的凹槽轻轻的把镜子装了上去。

    “就是此物,你看看,拿到长安市上能卖多少钱?”

    宇文修多罗还在为刚才敬玄敲自己脑袋而不高兴,撅着嘴满不在乎的把玻璃镜拿起来看了看…

    这…

    这是什么宝贝?

    世上还有如此清晰的镜子?

    居然连脸上的汗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宇文修多罗拿着镜子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全然忘记了回答敬玄的疑问,她头一次生出想把一件东西据为己有的心思…

    “问你话呢?聋了?”

    敬玄看着她那副自恋的模样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没照过镜子还是怎么的…

    “你刚说什么来着?”

    宇文修多罗这才反应过来,可目光还是离不开镜子中的自己。

    “我说这种镜子拿到长安市上能卖几个钱?”

    敬玄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女人嘛,爱美是天生的,忍忍就好。

    “什么?这种宝贝你要卖?多少钱?本小姐买了!”

    宇文修多罗想也不想,就打算把镜子收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敬玄等他开价。

    我要是知道价钱还用问你么?

    再说了,你哪有钱买这玩意?你老爹还欠自己好几十贯呢!

    “别闹,家里等着钱用呢,快说说,究竟能卖多少钱?”

    敬玄见她反应这么激烈,心里反而有点期待了,看样子能值不少钱呐…

    “我说的是真的!我要买!你只管开价便是!”

    宇文修多罗加重了语气,态度前所未有的强硬,好像不把镜子弄到手绝不罢休似的。

    “你真要买?”

    敬玄从头上下重新打量了一下她,仿佛头一次见似的,想了想,试探性的报出价格:

    “五十贯?”

    五十贯这么便宜?宇文修多罗脑子里闪过一丝窃喜,这黑炭头不识货啊,这么好的东西,若是让长安那些王公小姐出价,最少能卖个五百贯…

    “成交!五十贯就五十贯!”

    宇文修多罗一口答应,说完就想把镜子收起来。

    “钱呢?”

    敬玄一把拦住她,眼神中充满怀疑:

    “你不会是想学你老爹先赊账吧?我刚才说了,家里等着用钱,不能再赊账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宇文修多罗顿时为之气结,这趟出来得突然,事先根本就不知道爹爹会让自己留下来,身上哪来的钱…

    “又不是不给你,本小姐怎么会赖账,回头就让人给你送过来!”

    宇文修多罗认为敬玄这是在侮辱她的人品,区区五十贯而已,还怕本小姐赖着不给?

    “不行!我现在就要!”

    敬玄趁她不注意,一把夺回镜子:

    “没钱免谈!”

    “那本小姐现在就回长安取钱!你等着!”

    宇文修多罗说完拔腿就走,这面镜子她是真的很想要,家里的那些铜镜跟这面镜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不成!万一你走了不回来怎么办?你爹把你压在这就是抵账的!”

    敬玄眉头紧锁:

    “父女俩怎么一个德性?果然是应了那句话,有其父必有其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