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3章 鹿之精血

    历史上的突厥灭亡之后,其草原各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投靠大唐。

    然却又先后反叛,对大唐边疆的安定,造成了极其不稳定的因素。

    敬玄想着来都来了,干脆就顺便把这些隐患给解决得了,免得这些二五仔后面闹事又劳民伤财。

    不过唐俭对此却有不一样的看法,老头子十分自信的说道:

    “我大唐此番只要平灭突厥,必定威服四海,几个零散的部落还威胁不到大唐,此时正是彰显我大唐煌煌天威的时候,若能令万邦主动来朝,这对大唐,对陛下都是一件莫大的盛事,县伯实在过于杞人忧天了。”

    让万邦来朝?这的确是一位帝王毕生所追求的功业。

    纵观中华文明几千年历史,但凡是能做到这一步的,都会被史书大书特书,为后人所敬仰。

    可这屁用都没有,人家带着区区一点礼物假模假式的来表示臣服,就该回之以重礼感谢他们这么給面子?是不是还要嫁几个公主过去笼络笼络?

    敬玄认为“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这句话应该改一改,改成“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夷狄出中国,则荡灭之。”这样才比较合适。

    “所以唐公认为面对这些蛮夷,就应该以德服人,用仁义道德去感化他们?”

    唐俭微微颔首:

    “我大唐只要迈过这道坎,必定气吞山河,想使四方臣服并非什么难事,何须非要使用武力迫其就范?须知大国就应有大国的气度,应当…”

    敬玄实在不耐听他这番迂腐之论,以至于唐俭洋洋洒洒的说了大半天,发现敬玄这位倾听者居然在打瞌睡,不由好笑道:

    “县伯乃是帝国有数的少年英杰,心中有一腔热血实属正常,想当初老夫年轻时,也曾以为凭着一双拳头就能使他人屈服,可惜事与愿违,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纵观史书,欲成大事者…”

    “那说明唐公的拳头还不够硬啊,在我们凉州,谁的拳头大谁就占理,西域那边更加如此…”

    安修仁似乎非常赞同敬玄的观点,觉得这位少年的某些想法十分对自己胃口,是以忍不住帮腔道:

    “对付那些两面三刀的杂碎就该行王霸之策,依老夫看来,那些死忠于颉利的,才值得留下,反倒是那些见事不对,主动投诚的才该杀!”

    安修仁说完还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仿佛非常不耻这种行为似的,把旁边的一老一少听得目瞪口呆。

    过了过了,安修仁这想法很危险,这是要生生断绝李世民将来成为天可汗的机会啊…

    老少三人正在闲谈间,营地外围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接着就看见薛仁贵肩上扛了一个东西正大步朝这边走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脸闷闷不乐的安元寿。

    “师兄!我抓到金鹿啦!”

    薛仁贵将肩上事物“扑通”一声扔到敬玄跟前,志得意满的夸耀道:

    “这头金鹿跑得倒是挺快,可再快哪能快得过师弟我的箭啊!”

    敬玄低头一看,那鹿脖子上果真插了一支箭,而且隐隐有鲜血溢出,估计是活不成了。

    “这就是金鹿?”

    敬玄有些无语,还以为真是那种金灿灿的,就像少林寺十八铜人涂了一层金漆那种生物呢,没想到就是长了一身渐金层的皮毛,这种基因变异的生物,在后世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敬玄已经从网上看过不少了,不过倒也算是罕见,尤其是脑袋上那硕大的鹿角,一看就是好东西。

    唐俭已经吃惊得快要坐不住了,一边把脖子伸得老长看稀奇,另一边脚底下胡乱穿着鞋子想要上前一探究竟。

    “本来是某家发现的,手慢了一步,唉…薛老弟,待会能不能分某家一碗血?好歹某家也是出了几分力的…”

    安元寿跟上来神色十分惋惜。

    安修仁听罢冷哼一声训斥道:

    “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怎好意思开口向他人讨要战利品?!我安氏的家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堪了?!”

    安元寿张了张嘴,叔父的话他还不敢反驳,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垂头丧气的坐在旁边不吭声。

    对于安元寿的请求,薛仁贵十分不以为然,只是闷声说道:

    “师兄说分给你就分给你,我听师兄的。”

    “太平县伯,这可是好东西啊,食之大补,老夫说不得也要厚颜向县伯讨要一根鹿茸补补…”

    见众人都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做决定,敬玄大手一挥,指着还躺在地上微微颤抖的金鹿豪气干云:

    “见者有份,今晚咱们就吃它了!”

    安元寿大喜,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自告奋勇的就要去河边剥皮去脏。

    “且慢!”

    安修仁突然拦住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造型精致的小刀说道:

    “取一只碗来!”

    然后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安修仁单手拎起那头金鹿,另一只握刀的手以极快的速度插进金鹿的心窝,金鹿立刻发出几声临死前的哀鸣,随即一丝与脖子上颜色不同的的血线从金鹿的心窝处溅射出来,恰好落在碗中。

    安修仁将那一碗鹿血端到敬玄跟前笑道:

    “这才是此鹿精华之所在,习武之人饮之不旦能增长气力,更无惧寒冷,县伯正值英年,此时饮用效用最佳,赶快趁热喝了它!”

    敬玄迟疑的接过他递来的碗,喝生血?那得多脏啊…

    “这…能喝吗?”

    安修仁撇撇嘴,鄙视道:

    “自然喝得,老夫难道还会坑你不成?没见老夫的侄子都在咽口水呢?”

    敬玄抬头一看,此刻的安元寿就差把羡慕嫉妒恨几个字写在脸上了,难道这玩意儿真是什么无上补品不成?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敬玄皱着眉头试探性的用嘴轻轻啄了一口…

    他这般斯文的动作看得安修仁直揺脑袋,冲站在旁边的薛仁贵说道:

    “掰开你师兄的嘴,老夫亲自给他灌下去,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薛仁贵嘿嘿一笑,立刻上前捉住敬玄的脑袋,这家伙本就气力惊人,一时间竟让措手不及的敬玄毫无反抗之力,安修仁端起碗狞笑着走上前,大手捏着敬玄两边的脸颊,照着喉咙就往下灌!

    动弹不得的敬玄只觉得口鼻一股腥臭涌来,熏的自己快要背过气去了,想破口大骂又被呛得喉咙生疼,只得拼命忍住。

    安修仁灌了一会儿见碗里还有一小半实在灌不下去了,随手递给薛仁贵让他都喝了。

    而得脱魔掌的敬玄正双手杵地趴在地上回气,嘴角溢出的丝丝鲜血看上去十分可怖,他现在只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隐隐还有一种将辣椒水灌进胃里的错觉,整个人都满头大汗,没一会儿的功夫便一头栽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