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1章 两位公主

    旁边还有人呢…

    敬玄脸色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只好把头转向别处。

    而高密公主则丝毫不在意,在她看来无非就是自己这个妹妹愛作弄人的性子又发作了,所以反而替敬玄呵斥了长沙公主几句:

    “你也是姑姑辈的,在小辈面前注意点体统!”

    长沙公主听罢,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什么体统不体统的,又不能当饭吃。

    十分不情愿的坐直了身子,可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胸脯上还有一丝淤青,这身子一直起来,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高密公主自然也看见了自家妹妹身子上的异样,做为过来人,高密公主一看就知道这种痕迹是被男人家给亲的!

    不过当着敬玄这个外人的面,也没说什么,只是干咳了两声,示意她将衣衫稍微拉一拉。

    “对了,太平县伯刚说再开一家店在隔壁,这是为何?”

    高密公主试图转移敬玄的注意力,毕竟谁都知道长沙公主的夫婿在外任职,这种事情传出去了总归不太好听,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妹妹身上的淤青皆来自对面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

    敬玄微微一笑,也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清了清嗓子,给高密公主详细解释起来:

    “公主殿下,若是开一家寻常铺子在旁边,能自然而然的让人产生攀比心理,比如今天过来的贵妇们,当着寻常妇人的面踏进更加高档的铺子,会让她们产生极大的优越感,而至于那些寻常妇人,也会因为虚荣心理,想进店一探究竟,这样一来,无论是贵妇还是民妇,都能给仙子的秘密无形中起到宣传作用,贵妇自然不必说,民妇则会因为在仙子的秘密购买过一件内衣,向周围的人炫耀,这就会吸引更多的人前来购买…”

    高密公主听完之后,眼前不禁一亮,像看怪物似的看向敬玄:

    “本宫有时候真不敢相信你只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居然会这般揣测那些妇人的心理,你说得不错,若本宫也只是一名寻常妇人,大概也会因为好奇而进来,最后再向身边的亲朋好友炫耀一番,太平县伯,本宫受教了。”

    敬玄还没来得及说话,听见自己姐姐夸奖的长沙公主,一脸骄傲的扬起脑袋附和道:

    “可不就是这样?四姐,你就该多向太平县伯请教请教做生意的事情,段纶整日在外大手大脚的,府里再充裕,又哪里经得起这般消耗?”

    高密公主笑骂道:

    “是是是,四姐这回承了你的情,跟太平县伯搭上了关系,回头四姐就设宴好好招待你成不成?你姐夫的事情可别在外头胡说八道,都是为朝廷出力,怎能算是大手大脚呢?”

    段纶此人,敬玄听长沙公主提起过,地地道道的老实人一个。

    前些年专注修道也就罢了,最近升了工部尚书,想要大展一番拳脚。

    可大唐现阶段毕竟穷啊,民部尚书戴胄又是位出了名小气鬼,拨付钱粮总是扣扣索索的,所以段纶经常自掏腰包补贴工部。

    就拿最近兵部要求工部督造的马蹄铁来说,这玩意虽然技术含量不高,但所耗金铁之数也不少。

    民部那边不给钱,工部这边就没办法开造,可兵部又催的紧,毕竟在暗中筹备大事,无奈之下,段纶只好自掏腰包凑足一万五千贯先垫付了。

    不过看样子戴胄也不会将这一万五千贯给他报销,戴胄这个糟老头,连付个茶资时都要数上好半天,段纶这笔钱算是真真的打水漂了。

    值得一提的是,大唐的马蹄铁跟后世的可不一样,一匹马前后四只脚要用上八个铁片。

    因为这种马蹄铁并非是半圆形的设计,而是在一只马掌上左右两侧各钉一块小铁片,为此敬玄还专门问了云叔这名老军伍,结果云叔的回答让敬玄瞬间没了脾气。

    小老头说大唐的战马大小不一,血统驳杂,什么马都有,所以导致马掌的大小也不一,而使用这种单侧马蹄铁,会极大的减少本就稀缺的铁匠人力消耗。

    而马政这个东西,是由太仆寺在管,太仆寺卿呢刚好又是权弘寿,这让本来想骂一群酒囊饭袋的敬玄,生生给忍住了。

    这不一听说有钱可赚,高密公主哪里还坐的住?

    以堂堂公主之尊,亲自到店坐镇,若非家里快揭不开锅了,岂能干这样的事?

    “段尚书一心为公,正是我辈之楷模,令人钦佩啊。”

    虽然心中对段纶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但敬玄还是对那位死后被追封王爵的纪国公表达了敬意,或许正因为他的大公无私,让李世民深受其触动,这才大方的给了个王爵吧。

    “那也要有个度才是,四姐,俨儿再过两年就要娶妻了,独孤氏向来都是属饕餮性子的,四姐你不想办法多存点家当,别到时候让人瞧不起,还有简壁,也不小了,将来嫁人你不也得备上一份丰厚的嫁妆?”

    长沙公主苦口婆心的劝导起来,她这个四姐大概是受了已经故去的三姐、平阳公主的影响,举手投足也有一股子豪气,夫妇二人一个侠气一个豪气,还真是长安城里的一大奇谈。

    “是是是,要你唠叨?这回皇兄破例让你提前解禁,可是娘娘替你说了不少好话。”

    高密公主说着还特意看了敬玄一眼,据她得来的消息,好像就是因为敬玄的原因,这才让皇兄松口,虽然不知道具体内情,但看样子这敬玄已经深入帝后之心了,想到这里,高密公主语气有些遗憾,半似认真半似打趣道:

    “可惜了,若是本宫早一步认识县伯,说不定也会招你为婿,毕竟你年纪与本宫那女儿也算相仿…”

    长沙公主听见这话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非常不满的哼了一声:

    “四姐!”

    高密公主奇怪的看了看她:

    “你激动什么?本宫就是说说而已,人家县伯已经是皇兄看中的人哩,本宫怎敢与皇兄抢人?”

    长沙公主自知失态,连忙端起桌上的水杯饮了一大口,用以掩饰自己的窘迫,敬玄见状,连忙解围道:

    “殿下也只是担心这话传出去了会让陛下不高兴,承蒙公主殿下看得起臣,段小姐既是汝南公主的表妹,那便是我敬玄的妹子,以后但凡有用得上臣的地方,臣必定鼎力相助。”

    高密公主微微一笑,冲敬玄点头道:

    “县伯倒是个心思周到的,只是可惜本宫那女儿无此福份,不过能认下你这个兄长,运气倒也不算太差。”

    高密公主说完,又冲长沙公主吩咐道:

    “六妹,好好招待县伯,本宫还要进宫,就不陪你们多聊了。”

    长沙公主一愣,旋即问道:

    “四姐进宫做甚?莫不是父皇的身子又哪里不舒服了?”

    高密公主白了她一眼:

    “父皇身子好得很呐,有这功夫瞎操心,不如多进宫看看他老人家!本宫这是去给娘娘她们送内衣呢,样式她们早就挑好了,估计这会儿都等急了,不说了,本宫先走了,县伯,告辞。”

    “恭送殿下!”

    敬玄连忙起身相送,等高密公主下楼后,刚回身,长沙公主已经把外袍都脱了。

    只穿着内衣的诱人身子,坐在案几上摆出一个令人血脉喷张的姿势,冲敬玄勾了勾手指头,妖媚的撒娇道:

    “夫郎~妾身穿上这身好看吗?”

    “你不冷吗?”

    敬玄装作不解风情的样子走过去,手臂故意从她腰下划过,正待长沙公主张开玉臂迎候他的拥抱时,却看见敬玄径直从她身后拿起茶杯灌水,顿时气结,张开银牙就朝敬玄肩头狠狠咬了一口,嘴里狠狠的说道:

    “刚才你让人家出了洋相,现在人家也要咬回来!”

    看着她胸前的淤青,敬玄嘿嘿的笑了起来,环手将她抱了起来放在怀中,若有所思道:

    “高密公主值得信赖吗?”

    正勾着他脖子磨蹭的长沙公主闻言一惊,仰起头来定定的看着他:

    “我四姐向来没什么坏心思,就是豪气了些,夫郎为何有此一问?”

    敬玄摇摇头笑道:

    “就是随便问问,毕竟绣娘都掌握在她手里,现在出了这么多图纸,如果她要绕开我们直接单干,同样也能把仙子的秘密这块招牌打响…”

    长沙公主拿手指头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娇声笑道:

    “你呀,就是歪心思太多了,以为人人都像你似的?我四姐好歹也是公主之尊,岂会做那等卑鄙下流之事?”

    “这么说只要是个公主都值得信赖了?”

    敬玄挑了挑眉毛。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身份!”

    长沙公主骄傲的扬起下巴,表达着对敬玄思想上的不满。

    “可你这位公主怎么就这么下流?”

    敬玄说着往她身上抓了一把,又将手指放在她眼前捻了捻,坏笑道:

    “你看,这都还不算下流么?”

    长沙公主臊得脸通红,将脑袋死死的顶在他胸膛上,晃着小脚羞恼道:

    “谁让你摸啦!”

    “不摸怎知公主下不下流?”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