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5章 能吃人的大怪鸟

    “骗你做甚?那天我真的看见了长着四只翅膀的怪鸟!唉,你别不信,本王还没说完呢…”

    李泰一瘸一拐的拉着敬玄。

    非要给他讲讲自己先前碰上的怪兽,本来昨天他就想说的,可被李真揪住给暴打了一顿,惨叫了一天。

    “这世上哪有长着四只翅膀的鸟?读书读傻了?”

    敬玄嘴上表示不相信,其实心里正偷着乐。

    这小胖子看来也不是样样精通嘛,至少眼神就不好使,居然能把无人机当成怪鸟。

    “我说的是真的!就在院子对面的林子里,不信我带你去看!”

    李泰说着还用手比划了那只怪鸟的大小,不到两尺见方的无人机愣是被这家伙夸张到了一丈方圆。

    “你跑林子里去干啥?”

    敬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林子里虫子多,你不是最讨厌虫子么?”

    李泰脸一红,犹自辩解道:

    “本王去看风景不成吗?谁知道那里头居然钻出一只怪鸟,不但嗡嗡嗡的叫,还一前一后长着两对翅膀,若非本王眼疾手快,用石子儿打跑了那只怪鸟,只怕这会儿都成为它的盘中餐了!”

    见这家伙越说越夸张,敬玄不禁好奇道:

    “什么样的大鸟能把你这么胖的家伙给吞了?再说了,这附近有这么大的鸟,怎么别人没看见偏偏就你看见了?还有,一片乱七八糟的林子有什么风景可看的?”

    李泰气得嘴皮子抖了两下,刚要反驳,又听见敬玄阴阳怪气的声音又传来:

    “是不是又躲在林子里偷吃东西?早跟你说过要注意节食,你非是不听,看吧,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专门派出一只大鸟来收拾你…”

    偷吃什么啊,自己当时明明在…

    不对,这家伙难道发现了自己也用草纸解手的事了?

    所以才故意这样说的?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明明自己每次都是趁着没人的时候去的?

    聪明的李泰立刻想到一种可能性。

    非是他故意要躲着敬玄,而是不得已为之,如果自己用作文章的草纸擦屁股这件事被有心人传了出去,会被文人们戳着脊梁骨痛骂的,那到时自己在士人圈子里的名声就全毁了。

    见小胖子脸色阴晴不定,敬玄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是我不信,是你越王殿下所说的内容实在太过诡异,若非是见到实物,本县伯是决计不会相信这世上有那么大只鸟儿的,行了,玩儿去吧,说不定待会,你又能碰上别的什么怪物呢?”

    李泰见他竟然出言嘲讽自己,愤恨的说道:

    “不信算了!这就去找人逮那只鸟,等本王逮住了看你还敢笑话本王不!”

    小胖子气冲冲的夺门而去,路过院子时,还不忘抓了一把正在晾晒的粮食。

    敬玄顿时讶然,你捉得到才怪,哪怕就在你跟前飞来飞去你也毫无办法,想用粮食当诱捕无人机,真他娘是个人才!

    而一直在竖起耳朵偷听的李真坐不住了,李泰一走,她就紧张的围了上来,惴惴不安的问道:

    “青雀莫不是被我打傻了吧?我记得昨日没打他脑袋啊?”

    敬玄哑然失笑,搂着她的肩膀轻轻笑道:

    “或许这家伙脑子长在屁股上也说不定呢?”

    李真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哪有你这样说人家弟弟的,一点儿都不正经…”

    正经?

    “那本县伯就跟你这位公主殿下好好谈一下正事儿,毕竟你可不止青雀这么一个弟弟。”

    “你是说承乾?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那颗金丝镂空球你还给他好不好?”

    李真知道敬玄对那颗金丝镂空球并不感兴趣,否则拿回来之后怎会随意放在卧房的桌上动都未曾动过。

    “还给他?”

    敬玄摸着下巴想了想,故作心疼的模样: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赢回来的,怎么能就这么轻易还给他?传出去本县伯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李真虽然长年养在深宫中,不怎么通晓世事,可也被敬玄的话惊掉了下巴,一位县伯跟太子殿下争甚面子?

    表情惊疑不定的望向他:

    “玄哥你是认真的?”

    “当然!”

    敬玄皱着眉头,背负双手绕着屋子来回走了两圈,说实话,这还真的关乎一点面子问题。

    如果自己迫于压力就这么把金丝镂空球交回去,那往后皇家只怕会越来越过份,可能自己一旦弄出什么好玩意儿都会被人家横插一杠分一杯羹。

    李承乾还是个小孩子敬玄自然不放在心上,可皇后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若给她一种自己极好说话的印象,往后恐怕会顺着杆子往上爬,毕竟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她名义上的女婿了。

    “承乾说了会拿钱赎回来,就像上次那样,之前武夫人不也拿了六百贯赎回嫁妆么?”

    李真还想再劝,她是真不愿意看到敬玄为了一颗金球就跟皇后太子交恶。

    “这不是钱的事儿…”

    敬玄皱着眉回了一句。

    不是钱的事?

    李真明显不信,这些日子敬玄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不但四处变卖祖产筹钱,每到晚上还在书桌旁勾勾画画说要挣大钱…

    “我那是在构思美好的明天,谈钱多俗气?”

    敬玄思前想后,最终咬牙道:

    “这样,你让李泰亲自带着金丝镂空球给太子送回去,另外再给太子送一副乒乓球拍过去,还有球也给一打…”

    “金球送回去就行了,干嘛还要送球拍?家里都没几副了…”

    先前还在嫌弃敬玄钻进了钱眼子,可一听他说起还要往外送东西,李真就觉得有些肉疼。

    这确实不是钱的事,她都听敬玄说了,这些东西是送一件少一件,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世上不可能再有这样的东西,弄得她都想进宫,去把自己父皇拿走的球拍给要回来了。

    “我这样做自有深意,太子殿下的赎金就不要了,但记得一定要让越王亲自送过去,他若不肯,你就押着他去,最好今日就送去!”

    李真听得一头雾水,可敬玄斩钉截铁的模样让她下意识就点头答应下来,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那我这就去更衣准备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