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9章 披头散发的道士

    “服不服?!”

    敬玄这位事主还没说话,一干老将就坐不住了,捶着胸膛瞪圆了眼睛盯着脸色阴郁的雅尔金破口大骂。

    雅尔金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吩咐随从将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契苾何力从地上扶起来先带下去。

    李世民也笑着不说话,等武将们发泄够了,这才假模假式的作起了和事佬,甚至还故意板着脸训斥了敬玄几句:

    “怎么下这么狠的手?朕不是让你收下留情么?”

    敬玄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番虚头巴脑的李世民,答道:

    “臣哪知那家伙这么不经打…请陛下恕罪…”

    听见他这句话后,李世民心底笑意更浓,打了人还不忘踩贬两下,真是个腹黑的小混蛋。

    “下次多加注意,切不可再随意出手伤人!”

    “谨遵命…”

    说完这句话敬玄四处打量了一圈,刚才一上来就打架,还没仔细看过呢,原来这就是皇宫啊,看上去可真…

    旧啊…

    估计李世民现在还拿不出来钱翻修皇宫,等他将来有钱了,自己是不是想办法把翻修皇宫的订单给接下来?

    好歹也是国家工程呢,只要操持的好,还指不定会给建筑队带来多大的名气效益。

    李世民见他跟个傻子似的东看看西望望,忍不住出言呵斥道:

    “还愣着干什么?自己找位置坐!”

    敬玄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圈发现都坐得满满当当的,哪里还有空位?

    关键这群文武大臣还都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那滋味别提有多别扭了。

    眼光余角无意瞥到一个正在胡吃海喝的小胖子,于是立刻走上前去坐在他旁边,还拿屁股把他挤了挤,弄得这家伙老大不快,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没法子,主动抬起大屁股给敬玄腾出了一点位置。

    大唐分餐制跟前都是小案几,像那些武将们一个个五大三粗的,一个人就能把案几给占满,旁边根本坐不下人,而至于文臣那边,本来想去宇文士及旁边坐的,可这小老头桌上吃得一片狼藉,实在让人瞧得心慌,所以只好找李泰凑合凑合了。

    众臣见他居然跑到皇子列席去坐,一个个惊讶得无以复加,段志玄还使命的给他递眼神,让他赶紧起来,可敬玄愣是没看见。

    “罢了…”

    李世民淡淡一挥手,举起酒杯踌躇满志洋洋洒洒的说道:

    “我大唐有今日之势,全仗诸卿之功,诸君饮胜!”

    除了敬玄没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以外,其余大殿文武立刻跟着举杯,连李泰也举起满是油星子的酒杯齐齐呼道:

    “大唐万年!”

    “大唐万年!”

    “大唐万年!”

    李世民很满意众臣的反应,这证明大唐君臣是上下一心的,刚要再出声勉力几句,不料突然又冒出一个有气无力声音:

    “大唐万年…”

    《汉书·武帝本纪》记载:元封元年春,武帝登临嵩山,随从的吏卒们都听到了山中隐隐传来了三声高呼万岁的声音。

    所以三呼乃是祖礼,敬玄冷不丁在后面多了一句,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了,礼部的官员一下子就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这是?

    敬玄见所有人又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满脑子都是问号,刚才自己手里没有杯子,坐在李泰旁边的一位少年好心给自己递了一个杯子,才把酒倒上,刚端起来怎么就停了呢?

    李世民见他披头散发,盘着腿坐在那就像个道士在打坐,脸色一下子又冷了下来,看来得好好教教这小子礼仪才行,皇家的女婿怎能如此没规没矩?

    宇文士及素来擅长揣摩帝心,见皇帝神色不善,立刻跳出来解围道:

    “陛下仁德,我大唐少年也就太平县伯身手可见一斑,方才太平县伯也算为我大唐立了一功,不如赐他千牛备身,以酬其功如何?”

    千牛备身?

    敬玄一愣,这小老头好端端的怎么坑自己?

    现在躲李世民还来不及呢,哪能在宫中当宿卫?

    这不是要自己命么?

    李世民也觉得把敬玄放在身边的确是个好办法,这样估计很快就能让这小子变得规矩起来,正要开口答应,没想到将门那边有人不干了,早就想把敬玄收归麾下冲锋陷阵,如此良才怎能去千牛卫当闲人?

    程咬金第一个跳出来抢人:

    “陛下,还是让太平县伯来右武卫吧,右武卫现在缺人呐…”

    “胡说八道!你们右武卫多吃多占以成习惯,怎会缺人?陛下,我们左卫…”

    侯君集骂骂咧咧的也站了出来,他自己有多少斤两心里清楚得很,敬玄既然能轻轻松松的放倒自己,来左卫磨砺一番将来当个先锋大将那是绰绰有余。

    “陛下,左领军卫还缺一名好手,您看…”

    李孟尝也搓着手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

    李世民瞧见下面乱哄哄的场面,不由得泛起一丝苦笑,这些莽夫又来抢人了,说不好待会宴会又变成一场乱斗,不过这小子居然这么招人喜欢倒是挺让人意外的,看着一脸呆滞的敬玄,李世民略微一思索,就有了主意:

    “诸位爱卿不用争执,太平县伯朕另有任用…”

    说到这里,李世民转头看向敬玄:

    “上前听封。”

    敬玄还在云里雾里,不是说好暂时不出仕么?

    怎么一下子就要给自己授官了?长安城自己可是不想待的,户县还有一番事业在等着自己呢!

    李泰见他还在发呆,伸出满是油星子的手推了他一把,小声提醒道:

    “磨蹭什么呢?还不快去?”

    回过神来的敬玄连忙走到大殿中央,单膝杵地,抬起头不停的朝李世民使眼色。

    “你眼睛不舒服?要不要传太医?”

    李世民装作若无其事,还故作好心的问候了两句,噎得敬玄差点背过气去。

    接下来李世民的话不但让武将们一个个意兴阑珊的坐回了位置上,就连魏征拿在手里的筷子都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他们心中疑惑萦绕。

    元从飞骑?

    陛下怎么能让一位将才去北衙当值?

    这不就是百骑的官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