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无非是看人下菜

    盛夏的关中异常闷热。

    敬玄百无聊赖的倚靠在村口茶水铺子的柱子边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啜着手里的酸梅汁。

    这种天气,就该饮一杯冰爽的啤酒才是,要不可乐也行…

    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来到唐朝了呢?

    “阿郎,您做的那个酸梅汁果然不错,就一上午的功夫,已经卖出去一贯钱了……”

    铺子里的小老头喜滋滋掂着手里的钱袋子,望向敬玄的眼神也夹带着一丝丝慈爱。

    自己来大唐可不是卖酸梅汁的,饮料大亨?有什么用?

    这几日下来敬玄已经摸透了户县的上上下下,还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明天再去山里转转吧,说不定掉山里了…

    这时候村口又出现一行人,正往这边走来,敬玄随意撇了一眼,指了指前方:

    “云叔,来肥羊了。”

    小老头乐呵呵的答道:

    “好嘞,阿郎,等招待了这批客人,下午老奴就去长安扯几匹布料给阿郎做一身新衣裳,进王府可不能穿得太寒酸……”

    自去岁蝗灾过后,关中的粮食便一直十分紧俏,不少商贩开始有目地的囤积米粮,企图哄抬市价谋取暴利。

    即使一连抄没数家粮行,这种势头仍未得以缓解,李世民不得已之下,只得带着朝中重臣微服私访,寻求解决之道。

    “陛下,天气炎热,前面刚好有间茶水铺子,不如去歇歇脚吧…”

    中书令宇文士及年纪毕竟大了,腿脚远不如李世民等人矫健,好不容易碰见能歇息的地方,哪里还肯错过。

    一边建议一边偷偷朝年岁与自己差不多大的魏征使着眼色,示意他也赶紧说说话。

    魏征装作没看见。

    如今大唐正是内忧外患之时,若不及早思出良策,这天下不知又有多少百姓饿殍遍野,一点辛苦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破野头,实在矫情!

    李世民也有些不悦,才出来多久?这就受不了了?早知道就带辅机他们出来了!

    回头看了看宇文士及额角上密布的汗珠,李世民的心肠还是软了下来,点点头:

    “那就去歇歇吧…”

    一行人刚走到铺子门口,倚在门口的少年便瞬间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瞧着这少年衣衫褴褛,黑黝黝的胸膛就这么随意的敞露在外面。

    加之那张稚嫩的脸却透露出一股与其年岁不相符的暮气,几人都以为他是以行乞为生的穷困少年郎。

    李世民实在不忍自己的子民沦落到这般田地,朝身后撇了撇,掌管大唐钱袋子的民部尚书戴胄立刻会意。

    在袖笼子里抠抠索索半天,终于摸出了一个铜子儿,小心翼翼的放在少年跟前。

    怎么就这么点?

    李世民很不高兴,没看见这少年连一身整齐的衣裳都没有么?

    好歹你戴胄也是堂堂民部尚书,对子民百姓居然这么小气?

    朕还能放心把民部交给你么?

    戴胄看着李世民投来的不善目光,嘴皮暗暗发苦。

    这一路走来所见饥民乞丐数不胜数,陛下每次见到都要打赏点银钱出去,带出来的钱袋早已经空空如也,哪还有得剩…

    再说了,这送出去的都是我老戴的体己钱…

    您又不会报账…

    戴胄幽怨的眼神让李世民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就半蹲下来,想跟正举着那枚铜钱发呆的敬玄套套近乎。

    大人物,总想与最底层的百姓成为朋友,仿佛这样,才能体现出他们爱民如子的一面。

    初登大宝的李世民也不例外,英气逼人的脸上挂着浓郁的笑容,想以此感化这名神色冷冽的黑脸少年。

    不料下一刻那枚铜钱就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

    而李世民自然不会跟一位升斗小民计较,一枚铜钱而已,即使砸在脑门上,又能有多疼?

    这恰恰说明了这位少年胸中对朝廷,对世道有许多的怨气啊!

    正想发问,结果少年十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让一让,挡住风口了!”

    正迎着山涧吹来的凉风打盹呢,哪来这么些没眼色的家伙,扰人清梦,着实可恶!

    敬玄手上这一下如同捅了马蜂窝似的,跟在李世民身后的几位朝中重臣纷纷开口呵斥:

    “竖子无礼!”

    “小小年纪竟不懂的上下尊卑!”

    “粗鄙莽夫!”

    敬玄依然保持着原先那副姿势,大热天的,能不动弹就不动弹,免得流汗。

    毕竟这个时代洗澡挺麻烦的,不但要自己打水,连个沐浴露都没有。

    “无礼的是你们!好端端的怎把人当乞丐打发?”

    本少爷浑身上下哪里像乞丐了?

    不就是找了件破洞最多的衣衫穿么?

    谁让你们古人那么保守的,大热天还穿长衫长裤,捂痱子呢这是?

    不是乞丐?

    那倒是朕行事孟浪了,李世民有心赔罪,可他身为大唐皇帝陛下,怎会这般容易向一名乡野少年郎低头?

    横竖不过一介少年而已,错认了就错认了吧。

    而宇文士及瞄了一眼敬玄手里的杯子,隐隐约约闻到一股甘甜,喉头顿时干咽了几下:

    “主家,先进去乘乘凉吧,这里风的确挺大的,正好祛祛暑气…”

    李世民微微颔首,侧身绕过敬玄,带头在茶棚找了个位置坐下,一招手,朝正在忙活的云叔呼喝道:

    “店家,上一壶茶水,要凉的!”

    云叔连忙从后头钻了出来,一边殷勤的给客人们倒着酸梅汁,一边笑着解释道:

    “好叫几位主顾知晓,小老儿这茶棚子无甚茶水可饮,只有一样,便是这梅汁,用了上好的山楂和乌梅,夏日啄饮最是消渴解暑…”

    “就是那少年手中端的?你这店家倒是个心善之人…”

    李世民到现在仍旧固执的认为敬玄是一位在人家铺子蹭吃蹭喝的困顿少年郎。

    而云叔也没有听出李世民言下之意,只倒他是在夸赞自己手艺,连忙摆手道:

    “这酸梅汁可不是小老儿制作的,都是我家阿郎秘制的配方,一杯只要五文钱,可不就是心善…”

    什么?

    五文钱?

    早两年五文钱能买两斤粟米了,不但李世民暗暗心惊,就连其余几位大臣也纷纷皱起了眉头。

    莫非这是家黑店?

    其实说是黑店也没错,敬玄特意交代了云叔,遇上衣着光鲜亮丽之辈,尽管狮子大开口,总要把本钱给挣回来不是?

    看人下菜而已。

    但宇文士及可管不了这么多。

    黑店就黑店吧,了不起待会通知地方县衙的来把棚子掀了便是。

    他嗓子干涸得都快冒烟了,端起杯子仰头便一饮而尽…

    呃…幽香却不失清凉,酸涩却又带着甘甜,果然不错,即使五文钱也说得过去…

    宇文士及举着空杯子,抖动着颚下的长胡子老怀大慰的说道:

    “店家,再来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