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林彬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他使用搜索引擎,在网络中搜索修仙者相关的信息,但结果却都是各种虚拟的作品、人物角色等。

    甚至他还想办法‘翻墙’去到整个神圣科技联盟的互联网中搜索了一番,结果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没有么?”

    这厮摸着下巴,一阵狐疑:“按理说,现在的科技已经发达成这样,网络也早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中的标配,如果有修仙者什么的,大概早就已经人尽皆知了吧?”

    “所以,果然是王道长所在那个世界单独发生的变化?”

    “这就有些蛋疼了。”

    “本来就只有三个群友,现在还潜水了一个,也不知道他到底碰到了什么事儿,又要多久才会再次‘上线’。”

    “脑阔痛。”

    林彬揉着眉心,十几分钟后,他决定暂时放弃思索这件事,还是脚踏实地,把目前的事情做好来的实在。

    也就是在此刻,加钱居士那边终于有动静了。

    他在群里发言:“群主,封兄,我这边查到一些消息,准备今天傍晚去见一见魏忠贤。”

    “哦?”林彬连道:“希望一切顺利。”

    封于修则惊讶道:“都准备好了?”

    加钱居士:“借群主吉言,倒不是完全准备妥当,但人生在世,总不能从头到尾一帆风顺,多多少少要冒些风险的。”

    “这话没错。”

    林彬笑道:“那就静候佳音了。”

    加钱居士发来语音,语气有些凝重:“傍晚见,到时候我开直播。”

    ······

    与此同时,《绣春刀》世界,加钱居士丁修肩抗陌刀,就跟孙悟空扛金箍棒似的,走在一条官道上。

    他身后,几个被打晕的太监被绑在一起,没了动静。

    ······

    刚把注意力从群里‘移开’呢。

    林彬就瞧见陈涛和周曼曼一前一后进了武馆。

    “老二呢?”

    林彬好奇询问。

    “今天一大早采访完后,二师兄说他已经没事了,让我先走。”陈涛讪笑一声,随后小声道:“不过师父,我估计二师兄是去准备礼物了,毕竟这次受伤不轻,挺丢师门脸的。”

    一听这话,林彬面色一黑。

    嘴角都在抽抽,脸皮也在抖动。

    陈涛一看,顿时被吓住了。

    嘶!!!

    师父果然在生气!

    而且是非常生气的样子!

    我得溜···

    他溜了,周曼曼萌哒哒打过招呼之后,立马也跟着往训练室跑。林彬这才缓缓平静下来···

    “逆徒!”

    “一群逆徒!”

    “还好我没心脏病,不然刚才那一下肯定就一口气上不来,凉透了!”

    难受啊!

    ······

    在柜台里,一直优哉游哉等到中午时分,才终于瞧见朱建业‘鬼鬼祟祟’的进门了,身后还跟着俩人。

    “师···师父。”

    见林彬发现了自己,朱建业连上前赔着笑:“我···我回来了。”

    “你还有脸回来?”

    林彬瞪眼。

    这个带孝徒!!!

    不对,这些带孝徒,简直是快气死咱了啊!

    什么叫给师门抹黑、给师父丢脸?我不怕呀!!!

    可惜,朱建业可不知道林彬在想什么,一看林彬生气,差点就哭了:“师父您别生气,下次我一定···”

    “啊不,不会再有下次了。”

    “我绝对不会再受伤,不会再给师父您老人家丢脸。”

    “我···”

    林彬:“···”

    这厮翻起白眼。

    气啊气的,却险些把自己给气笑了。

    这他妈还能说什么呢?

    说他做的不对?

    人陈涛也好、朱建业也罢,说到底其实也是一片好心,只是在自己这边看来,是好心办了坏事儿。

    但就算如此,这也是自己没说明白呀!

    得,死要面子活受罪。

    非要装什么高人,弄什么逼格。

    这一瞬间,林彬险些泄了气。

    一脸无奈的趟了回去。

    结果朱建业一看,更着急了。

    “师父您···您别失望啊,您也千万别不管我啊,以后我一定不会让您再失望的···”

    我失望个鬼啊!

    林彬的白眼都翻到了天上,有气无力道:“还有事儿没?有事儿就说,没事儿滚蛋。”

    “师父···”

    朱建业大急:“您,您不要赶我走,我···”

    “谁要赶你走了?”

    林彬无语道:“你自己身体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吗?真当愈合液神了,段骨的伤势,服用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可以练武?”

    “滚回去玩儿去,什么时候身体好了再过来。”

    唉?!

    不是赶我走?

    朱建业惊愕之余,大喜过望:“太好了师父,谢谢您师父,我以后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滚蛋!”

    林彬见这货的样子,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伸手赶人。

    却见朱建业小心翼翼的赔着笑,指了指自己门口那两人:“师父,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想拜托您一件事。”

    “嗯?”

    林彬看向那两人:“什么事儿?”

    “这俩一个是我发小,一个是我同事。”

    “知道了我的事儿,非要来拜师,我知道师父您是高人,收徒也看资质的,但是我也不好抹了他们的面儿,所以带他们过来看看。”

    “如果您觉得他们资质还不错,能不能···收他们为徒?”

    能不能?

    那太能了呀!

    林彬一下子从躺椅上做起来,从半死不活的躺着,变成坐的笔挺···

    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本想瞬间换一副笑脸请人家进来报名的,但一看那两人忐忑而又激动的对自己点头,再加上朱建业刚才的吹嘘···

    好嘛。

    这个逼格不能掉了,不然让人家多失望啊?

    这真不是林彬想装逼,而是朱建业都已经把牛皮吹出去了,要是自己不端着点儿,人家真会失望的。

    万一一个失望就走了肿么办?

    虽然有些事说起来挺不可思议,但问题在于,现实还真就这么艹蛋。

    比如一些物品,你卖便宜了,嘿,无人问津,说你是辣鸡。

    你卖的贵了?666,好东西,一分钱一分货。

    此刻同理。

    林彬背负双手,缓缓起身、微微仰头、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轻叹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