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我就倒立···

    “对了,老二啊!”

    林彬眼珠子一转:“师父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师父您说。”朱建业受宠若惊:“弟子一定照办。”

    “不用这么夸张嘛!”

    林彬笑了笑:“就是啊,咱们身为武馆,而且无限制格斗的特性你也知道,之后恐怕咱们武馆的师兄弟姐妹们少不了要打官司。”

    “这个律师方面~~~”

    “你可得顶上。”

    “当然,该给的费用,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不为别的,就是你的专业性,为师放心!”

    朱建业还以为林彬要说什么呢,一听这话,嗨,还不是小事儿?!

    他一拍胸脯···

    咳咳咳!

    顿时咳个不停,肋骨还断着呢!

    原本气势雄浑的话也说不出来了,苦哈哈道:“师父您这不是在给我拉业务吗?放心,都包在我身上了。”

    “我一定全力以赴!”

    陈涛、周曼曼也凑过来了。

    公交战神现在惊叹不已:“师父、二师兄,我明白了!难怪之前师父会那么生气,对我那么失望。”

    “没错,就是我太菜了!”

    “师父没把我逐出师门,真是···是我上辈子修来的运气!”

    惊讶?

    他是挺惊讶的,但更多的,还是叹服。

    什么叫无限制格斗术?

    这他妈的才叫他妈的无限制格斗术!

    虽然之前林彬不止一次提过无限制格斗的精髓是把人打死打残了,自己不犯法不赔钱,反倒让对方赔自己钱···

    但这种事儿,怎么听都太科幻了。

    所以,他们其实心里都没太敢相信。

    只是想着,有这么恐怖的战斗力就已经够了,何必去苛求那么多?可是当看完这场庭审之后···

    陈涛对林彬简直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

    更是对无限制格斗术,佩服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无限制格斗,博大精深!”

    朱建业躺在病床上,惊叹道:“我们才学多久啊?如果能再多学一段时间···唉,不说了,都是我学艺不精,愧对师父啊!”

    林彬一听,觉着自己应该装个逼。

    不然的话,他们都觉得自己很牛逼,能一打九、已经无敌了,之后不好好学怎么办?!

    必须敲打敲打!

    所以,这厮背负双手,幽幽道:“其实,你这个战绩,也还勉强算不错了。当然,只是勉强算不错。”

    朱建业顿时苦笑:“师父,您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您是看我受伤,不想让我难过···”

    天底下这样的好师父到哪里去找啊?!

    林彬面色不变,心里却满是问号。

    什么鬼?!

    我难道不是在敲打你吗?!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这一点都不对劲!

    但这时候,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不然不就破功了嘛?

    周曼曼也凑了过来,表示关心。

    一通闲聊,没过半小时呢,赔偿的三十多万就已经到账了,在这个高科技时代,什么都追求一个字、快!

    能用十分钟办完的事儿,干嘛要用十天?!

    早点做完、早点休息不好么?

    至于不给赔偿当老赖?高度数字化信息后的如今,给不给、有没有,可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

    法院、警方有的是办法查出这些人的财产,并且直接强制执行。

    至于半个小时内到账,显然,那些混混是有‘现钱’的,如果是资产抵押,一般都不会这么快。

    “舒服!”

    朱建业乐的眯起了双眼。

    陈涛却奇怪了:“为什么会赔偿这么多?”

    不说医疗保险。

    就这种伤势,按道理来说,医疗费不会超过三万东方币,可赔偿的费用却超过了医疗费的十倍以上!

    “那是因为,我要用愈合液啊。”

    朱建业咧嘴:“我在诉求你提过这个,身为一个律师,总不能躺在这儿慢慢等骨头长好吧?”

    “所以,用愈合液是必须的,我本来以为法官会多方面询问后才支持我要求的愈合液呢,没想到问都没问,直接支持了。”

    “能不支持么?”

    林彬笑了:“那几个混子把人法官都骂了一顿···”

    “也对。”

    朱建业讪笑:“有了愈合液,我大概明天下午就可以出院了,最多三天,就能回武馆练习。”

    陈涛则是连连咋舌。

    周曼曼依旧负责萌萌哒,偶尔插两句嘴,倒也不会尴尬和无聊。

    夜色渐深。

    身为师父,林彬当然没必要在这儿陪着,便起身告辞。

    周曼曼虽然不想走,但还是被陈涛给强行推走了:“我留下来照顾二师兄就是了,你一个女孩子留在这儿算什么?”

    无奈,她也只能跟着走。

    只是,在离开之前,她非常好奇的回头,看向朱建业:“二师兄,我有个问题很好奇。”

    “嗯,你说。”朱建业笑着回道。

    “就是···一切,都真的这么巧合吗?法院里的厕所真的坏了?”

    朱建业笑了。

    林彬也笑了。

    就是陈涛这个‘老实大叔’,也不由会心一笑。

    只是,都没吭声。

    巧合这个东西嘛~~~

    你说他是,他就是咯~!

    ······

    回到武馆,已经很晚了,毕竟还要先把周曼曼送回家,这大晚上的,她又是一个人住,还遇到过猥亵这种事儿,林彬可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

    因此,他倒头就睡。

    翌日,清晨。

    他起身,练武,同时也在关注警方的播报。

    当看到朱建业的案子以及庭审结果之后,顿时会心一笑。

    “稳了!”

    “这波,绝对稳了!”

    “三死、三残、三吓尿这种战绩,不仅仅是正当防卫,还要让对方反过来赔三十多万···”

    “记者们肯定蜂拥而至,甚至比之前陈涛那时候还火!”

    “我就不信,这一波还招不到区区三两个弟子?!”

    “如果招不到,我就倒立···”

    本想说点狠的,但转念一想,这厮怂了:“我就倒立十分钟!”

    ······

    与此同时,各大报社、媒体,也是瞬间闻风而动。

    滨海是个大城市,每天警方的警情播报也不少,但如朱建业这案子这么猛、这么亮眼的,也绝对是蝎子的粑粑独一份儿啊!

    记者采访大军已经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