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合情合理、也很正常!

    毕竟是三死、三残的案子,而且还是出自一个人之手,怎么可能不重视?这种程度的案子,甚至省里都会关注!

    所以,短暂停顿后,中间的法官道:“好,这个问题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继续后面的疑点,你仍然可以为自己辩护。”

    “好的,法官大人。”朱建业当然不会反对。

    只听右边法官接着道:“可是,根据现场的勘察、以及幸存六人的口供,他们指出,你是有备而来,蓄谋已久!”

    “荒谬,简直是荒谬!”

    朱建业连连否认,满脸愤怒:“他们陷害我!”

    林彬等‘旁观者’,都没出声。

    他只是静静看着,同时,心慢慢提了起来,没那么淡定了。

    他很清楚,接下来才重头戏。

    只要把‘蓄谋已久’、‘有备而来’这两点嫌疑给洗刷了,朱建业自然不会有事。

    可若是洗刷不了~~~

    多少得判几十年。

    嗯,几十年!

    ······

    警局。

    吴队也是深吸一口气:“到这一段了!”

    张小媚眨巴着眼,点头如捣蒜。

    他们都很好奇···

    因为按照道理来说,这事儿并不复杂,就是被告怀恨在心、买凶报复呗,这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如果是朱建业躺下了,他们都不会意外。

    关键是朱建业没躺,混子躺了一地!这就让人很惊讶了,当然,如果朱建业是‘武林高手’,那也好解释。

    可关键朱建业是他自己所说的那种‘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还有凶器甚至“生化武器!”

    这就是疑点!

    到底是不是被告买凶寻仇?

    ······

    “是不是陷害,法庭自然会查清楚,一切都有事实真相,你不要激动。”

    左边的法官朗声道:“根据现场痕迹推断,你是先使用了石灰粉。”

    “而根据幸存者口述,他们从你身后走过,你却突然行凶,使用了石灰粉···”

    “问题在于,如果你不是有备而来,为什么会携带石灰粉这种东西?众所周知,没有普通人会随身携带石灰粉!”

    “法官大人,我抗议!”

    朱建业一开口就是抗议:“他们不是幸存者,我才是!”

    “其次,众所周知我是一名律师,那么,我身为一个律师,携带石灰粉很合理,也很正常!”

    “???”

    三个法官都懵了。

    这他妈还正常?

    “为什么正常?请陈述!”他们追问。

    朱建业这时,却露出满脸惨笑:“因为,我心中有光!”

    “光?”

    “对,光明!”

    “我对国徽发过誓!”

    “我是一名律师,我要尊重事情真相,绝对不能因任何利益而左右,要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也正因为这样,我曾多次拒绝收黑钱,也不止一次被人报复。”

    “除今天之外,最近一次,是在不到半个月之前。”

    “上上次,是在两个月之前,上上上次···”

    “这些,都有医疗记录,三位法官大人,你们可以随时查阅我的医疗记录,看我是否多次被人打到入院!又是否是在那几次开庭过后就被人打了?!”

    好家伙!

    林彬都听懵了:“难怪他前两天说之后有个案子,我还说打官司不要武力呢···”

    陈涛也是错愕的很:“二师兄他···”

    周曼曼大眼睛眨啊眨,也露出钦佩之色。

    三名法官也都惊了!

    再一看医疗记录,好家伙!

    三年时间,被打了二十多次!

    一股钦佩之情,油然而生···

    事实上,他们这些法官,也很容易遇到这种黑钱的收买,只是东方古国为了保证法官判决的严谨和准确,对此排查的非常严格。

    所以这种贿赂就跑到律师身上了。

    这事儿当法官的都知道,但也没办法,管得了自己还能管得了别人?

    他们却没想到,朱建业这么刚猛。

    “你心中的确有光!”

    坐在中间的王姓法官感叹:“所以,你随身携带石灰粉是为了?”

    “为了保护自己!”

    朱建业理所当然道:“被打了这么多次,难道还不会学聪明么?我本来想的是,如果又有人要打我,就撒石灰粉然后逃跑,所以随身携带了一些石灰粉。”

    “请问,这是否合理且正常?”

    “嗯···”

    法官统一点头:“你身为一个律师,随身携带石灰粉很合理、也很正常···”

    这话一出,三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懵了。

    特么的,什么时候律师携带石灰粉都很合理了?

    这不艹蛋吗?

    偏偏现在还真没法反驳···

    “可是!”

    右边法官又道:“石灰粉之后,你又用了自制‘生化武器’,难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生化武器?自制?!

    好家伙!

    林彬惊了,看向朱建业。

    ······

    吴队两人眼巴巴瞧着,生怕错过任何细节,而此刻的他们,对朱建业已经是肃然起敬。

    ······

    “怎么会?”

    朱建业连摇头:“而且,那根本就不是生化武器,是···是我自己的尿液,就是这几天有点上火,所以偏黄。”

    此言一出。

    林彬瞪眼:“我擦嘞?!”

    陈涛:“嘶!!!不愧是师兄!”

    周曼曼:“···”

    三名法官也是眼皮直跳。

    什么叫狠人?这就是狠人啊!绝对的狠人!

    “你···你干嘛随身携带自己的排泄物?”法官懵了。

    “说来惭愧。”朱建业‘苦笑’:“天还没黑的时候,我躲在法院不敢出去,但是恰好我躲的那间办公室厕所坏了,没地方排泄,所以只能撒在瓶子里。”

    “我本来是想把尿液带回家倒进厕所,不然被人发现了多丢人啊?”

    “这很合情合理吧?”

    “只是没想到在半路上遇到截杀,派上了用场。这真不是生化武器!”

    牛逼!

    说的真好!

    林彬和陈涛那叫一个惊叹,其他人,包括法官、周曼曼、吴队等警察在内,却都信以为真。

    的确是合情合理呀!

    嗯,核情核理。

    “那···那个大扳手?”

    “尊敬的法官大人,我身为一个律师,带一个大扳手在身上,也是合情合理的···”

    三名法官一哆嗦,险些把手上的资料都丢出去。

    又特么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