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律师···

    不是对这件事艹蛋,而是对今天的经历,感到艹蛋,而最酷祸首,源自于林彬的三个字----防身术!

    “没事儿吧?”

    “没事儿咱们也旁听一下这场判决。”

    “好的呀师父。”

    张小媚当即美滋滋端来板凳坐在一旁,静静等待。

    十几分钟后,提示信息出现。

    吴队当即点开提示信息中的链接。

    “来了!”

    他面色凝重,想知道这样一起‘恶性案件’,判决结果到底如何。

    ······

    病房里。

    全息投影启动,同时,也有‘摄像头’录入朱建业的形象传入到‘线上审判庭’中。

    只是在病房里看的话,就只能看到对面有三位端坐的法官投影。

    “朱建业。”

    其中一位法官开口:“你是一位律师,而且是我颇为钦佩的律师,我们之间也不止一次打过交道。”

    “我很清楚,你对这一切流程都非常熟悉。”

    “所以,我希望我们开门见山,抛开那些废话,直入主题,就今天的案子进行分析、辩解和判决。”

    “这样你也能够更早的休息。”

    “当然,法官大人。”

    朱建业勉强笑了笑,这时候的他,看上去可就没那么神采飞扬了,反倒是无比虚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凉凉。

    这一幕,让林彬连连侧目。

    而根据前身的记忆,林彬知道,那三个‘投影’都是法官,本场判决要他们三人中至少两人认同同一个结果才算结束。

    也就是此刻,审判开始!

    左边的法官当即道:“朱建业。”

    “你于今晚七点二十六分,在惠龙路无监控路段,与九人发生冲突,并与之斗殴,导致三死、三残,对吗?”

    朱建业‘愣住’,连道:“法官大人,我有异议!”

    “说!”

    “不是冲突,而是我在该时间、该路段被他们九人蓄谋伏击,并且要置我于死地。”

    “无奈之下,我拼死反驳、自卫反击,才勉强保住了命。”

    “咳咳···”

    他咳嗽一声,牵动了断裂肋骨,顿时疼的呲牙咧嘴:“这一切,都是正当防卫啊法官大人。”

    嚯,真能不愧是律师,专业!

    这一刻,林彬简直想给他竖起大拇指。

    这一手‘苦肉计’,简直用神了。

    左边法官暂时没说话了,右边的法官却又道:“可是根据现场的情况,以及幸存三人和逃跑三人的说法,是你先动手。”

    “法官,我抗议!”

    朱建业当即反驳:“他们都是罪犯,是混子,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人,本来就是做这种活儿的!”

    “他们的话,难道也能相信吗?”

    “不太可信,但也不能无视。”那法官回应:“但根据他们六人描述的细节来看,可信度很高,大概率的确是你先出手,所以,你怎么解释?”

    “的确是我先动手!”

    朱建业却直接承认了:“但那是在我知道他们要我的人生安全甚至性命造成威胁的前提下,不得不紧急避险!”

    好嘛,紧急避险~!

    这几个字一出来,林彬实在忍不住了,暗暗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专业的~!

    他还记得法外狂徒张三讲过这样一个案例----

    如果一个人饿的快要死了,他能吃熊猫吗?

    答案是,能!

    如果真的快要饿死了,必须吃掉眼前的熊猫才能活,那就可以吃,见熊猫吃熊猫、见金丝猴吃金丝猴、一天吃一只!

    这叫什么?这就叫紧急避险。

    虽然不知道墨兰星东方古国的法律和地球华国有什么区别,但朱建业身为律师既然敢把‘紧急避险’拿出来用~~~

    稳了!

    却听朱建业又道:“法官大人,试问我一个律师,手无缚鸡之力的情况下,知道有九个人身强体壮、学过武的人要杀我,我难道应该坐以待毙吗?”

    “还是奋起反击?”

    “我选择后者!”

    “至于刚才所说,我是跟他们发生冲突、甚至蓄意斗殴,那更是无稽之谈!”

    “试问,我一个律师、手无缚鸡之力···”

    你他妈够了!

    三名律师的嘴角明显都在抽搐。

    你1V9啊!

    打死三个、打残三个、吓跑三个啊老哥!!!

    就这还手无缚鸡之力?!

    还一再强调?

    我信了你的邪哟!

    朱建业却不管不顾,继续说道:“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律师,怎么可能有胆量去跟他们发生冲突?”

    “我的一切信息都公开透明,唯一加入的武馆,也是在不到半个月前,试问我哪里来的胆量去跟他们发生冲突,甚至斗殴呢?”

    “我还没活够,不想死。”

    这次,左边的法官又开口了:“你如何确定他们要杀你或者伤害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表明?”

    “当然有!”

    朱建业‘上气不接下气’道:“我,我在法庭上,就被被告的人威胁过,说如果我不收他们的黑钱、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就会杀了我。”

    “我很害怕,所以,我在判决结束后一直没有离开法庭,直到天黑,就是想趁天黑回家。”

    “之所以没走常走的道路,也是怕他们在半路堵我,但没想到···”

    “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紧急避险!而根据我国法律,在这种情况下的紧急避险,也属于正当防卫!”

    漂亮!

    林彬几乎啪啪为他鼓掌。

    看!

    听,说的多好?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朱建业自己就是颇有名气的律师,为自己辩护起来,那简直是一套一套的。

    中间那个与朱建业熟悉的法官终于开口了:“那你如何确定他们就是要害你的人,而不是路过的人?”

    “直觉!而且惠龙路那一段人迹罕至,他们却一直追着我,难道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还有,法官大人如果不信可以查他们的个人账户,是不是在今天都有一笔不菲的进账,而且来自于同一个人?”

    “···”

    三个法官都不说话了。

    这点,他们当然知道,警察早就查清楚了,就在资料里写着呢!

    问题是,朱建业太生猛了呀!简直杀疯了,他们实在有些难以接受···必须要弄清楚、查个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