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们都是良民,学的是防身术

    或者说,这个印象想不加深都男。

    就林彬和朱建业的操作,还要再加上一个陈涛,嚯,那家伙,不是碎蛋一击就是插眼、攻喉咙···

    这一联系,吴队又查了一下,果然发现陈涛也跟林彬的武馆有金钱往来。

    这样一来自然就摆明了三人之间的关系。

    但,吴队更好奇的是,林彬的武馆到底是教的什么拳种?这么···让男人心惊肉跳?

    而根据原本的记录,这武馆是教传武的。

    展眉拳~

    可展眉拳官方也有记录啊,哪特么是这样的?

    所以,他第一个问题才会这么直接。

    “这个嘛。”

    林彬笑了笑:“国术,我们教的是国术,还有防身术。”

    “拳种···那可就多了。”

    原本他想直接说无限制格斗术或者单纯的说国术,但是仔细一想,他发现这不对。

    无限制格斗术不是国术,而是实战派防身术!

    为何定义为防身术,那是因为无限制格斗术本来就是为了防身而创,不然干嘛第一节课是刑法?

    又为什么要以不赔钱、不犯法,甚至杀了人还要找对方要赔偿为‘约束’?

    什么情况下才能杀人不犯法甚至找对方要赔偿?

    显然,在‘防身’的情况下!

    你要是主动跑去把人打死打残,那就不是无限制格斗术了,那叫犯罪!

    所以,无限制格斗定义为防身术,没毛病。

    可是武馆也不会直教这个呀。

    说到底,自己要传承的还是国术,无限制格斗术并不是国术,而是一种狠辣的防身流派。

    之所以选择以无限制格斗术打开局面,完全是因为自己一没钱二没人,国术练起来又太难、太苦、太累、太费时···

    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自己总得活下去吧?

    要是不弄点速成的,招几个弟子,自己还活不活了?

    但在这之后,逐渐趋于稳定了,武馆里肯定还是要因材施教、传承国术的。

    所以,先就得把这一点明确了。

    “国术···”

    吴队轻轻皱眉,暗道:“国术里,倒是的确有很多拳术倒是有这些狠辣的招儿,但也不会全都是这种招儿啊。”

    “而且国术出了名的难练,他们报名学武最长的也不超过半个月,怎么可能?”

    他压下心头疑惑,缓缓道:“那你们目前教的,是哪一种路数?”

    “目前啊?”

    林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来惭愧,目前我们武馆还没开始传授国术,教的都是一些防身术而已。”

    吴队:“Σ(⊙▽⊙“a???”

    张小媚:“(ΩДΩ)?!!”

    小李:“(⊙o⊙)···”

    “防···防身术?”

    吴队断断续续说出三个字来,看向林彬,脸上似乎写了几个字----你在逗我玩儿呢?

    张小媚和小李等年轻警察也是一个都不信。

    防身术?

    你大爷的,什么防身术这么猛啊?!

    按照朱建业的口供,那可是一对九啊!

    一对九,弄死三个、弄残三个、吓跑三个,你告诉我这叫防身术?!

    还有!!!

    什么防身术是招招不离要害、下手狠辣置人于死地的啊?!就你们这路数,特么的简直比军队里的搏杀术都还夸张了,你告诉我这是防身术?!!

    骗傻子玩儿呢?

    这一刻,吴队甚至开始怀疑,难道是因为自己看起来太傻了,所以这小子才会这么骗自己?

    不然没道理啊!

    “对啊,就是防身术。说来惭愧···”

    林彬很不好意思道:“上不得台面,只能防身而已。”

    神他妈防身!

    张小媚嘴角直抽抽,只想来一句:“你丫够了!!!”

    这叫防身术?

    我们在警校里学的格斗术也没这么猛啊!就是换了我们同学去一挑九,都只能跪下唱征服,以求别被打死了好吧?

    最过分的是,这货竟然还说上不得台面???

    说来惭愧?!

    吴队眼皮疯跳。

    暗暗深呼吸一口气,才道:“你们这个防身术···可真够特别的。”

    “额,的确是特别了一点,但它的确是防身术,我不止一次严令武馆弟子,只能用来防身!”

    “哦?”

    见林彬不松口,吴队也没办法。

    你就是把法律倒过来,也不会牵连到林彬啊。

    让人来协助调查,已经差不多了,还想咋滴啊?

    只是,吴队是真不爽啊!

    这小子说的是什么话嘛!!!

    这样的防身术?嘿!

    他也带了点火气开口:“可是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你这个徒弟,可不仅仅是用来防身。”

    “他还带了一根大扳手,足有两尺多长,近二十斤重!”

    “除此之外,还有石灰粉、自制的···额,自制的生化武器!”

    “显然是有备而来!”

    “啊?”

    林彬神色变了,却不是惊慌和惧怕,而是不满:“吴队长,咱们也算熟人了,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们武馆是正经武馆。”

    “朱建业也是正经徒弟,他还是律师呢,能不知道轻重?”

    “所以绝对不是有备而来!”

    “而且您乱说的话,他有可能会告你‘毁谤’的。”

    说话的同时,林彬心中却是一片恍然。

    “就说实战训练室的石灰粉咋少了三包呢,原来是被老二给带走了,提前准备、有备而来?嘿,有备而来就对了!

    我们无限制格斗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只是,这三包石灰粉,还是得让他赔!

    而且,这货还自制了生化武器?玩的挺大呀!

    还有大扳手···

    该不会真犯法了吧?

    不过他自己就是律师,应该有分寸才对。”

    林彬暗暗琢磨,这一刻,还真有点担心这老二也是一个‘逆徒’。

    “···”

    林彬的话,却是让吴队面色一僵。

    因为他还真不想跟一个律师扯皮,尤其是这个律师还小有人气,个人点评全都是好评的情况下···

    “那对于今天的事,你之前是否知情?”他转移话题。

    “警官,我可是良民。”

    彬彬有礼的林彬一脸乖巧、人畜无害:“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呢?”

    “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