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彬彬又要进局子了

    现在封于修太火了。

    直播火,各种新闻、自媒体也在疯狂发跟封于修相关的休息,捧的、骂的,什么都有。

    而被他挑翻过那些外国武馆,也在关注着呢。

    当知道封于修的这些要求之后,脸都特么吓绿了。

    但是他们也没怂,都在想办法请高手来坐镇,不然真被轮番踢了,还不丢脸死?

    同时,在他们想来。

    你封于修是厉害,我们认。

    但这些人都是你的手下败将也想来侮辱我们?

    法克儿,不服!

    ······

    封于修可不会管他们服不服。

    事实上,他今天挑战的这些武馆都不算真正顶尖厉害的,如自己一开始的目标中那几个拳、脚、擒拿、兵器、内家拳高手都不在其中呢。

    可惜,这五个,只有‘兵器之王’有武馆师承。

    其他四个都隐姓埋名了。

    所以他也不好挑战。

    因此,真正看重挑战的目标,只有一个,也是明天要去挑战的那个,因此,明天还是重头戏。

    毕竟这几个人,才是他心中的目标,哪怕是曾经的。

    所以,关了直播后,封于修就直接休息、准备明天的挑战了。

    甚至都没水群。

    倒是加钱居士,在群里出声了。

    加钱居士:“道长,你跟我发的情报我已都看了,但仔细想来,似乎,只有魏忠贤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这就有些···!”

    《绣春刀》原著里,按照这个时间线来看,魏忠贤应该已经凉了才对。

    但问题在于,加钱居士加入国术聊天群之后,做出了一些改变。

    也就是因为这一些改变,导致魏忠贤还活着呢。

    倒是赵公公凉了,因为加钱居士为师弟报了仇。

    可魏忠贤是谁?

    东厂厂公,权倾朝野、很多时候说话甚至比皇帝老儿还好使,否则皇帝也不会想办法弄他了。

    可就是皇帝,也没那么容易把魏忠贤给弄死。

    他的地位已经高到一定程度了。

    人性也扭曲到了一定程度。

    论财富,魏忠贤是此刻《绣春刀》世界里,除皇家之外的不二人选。

    可要跟魏忠贤打交道?

    就是加钱居士这个武力值天花板也是心中犯嘀咕。

    所以,他也迟疑着呢。

    ······

    王道长:“···,魏忠贤统领整个东厂,权倾朝野,你想跟他做交易,的确应该小心一些。”

    林彬也随之冒泡:“是该小心谨慎,再谨慎都不为过。”

    “不过,如果你真想跟他做交易,也不是没办法。”

    加钱居士急忙回应:“群主你有办法?”

    “有!”

    林彬脑瓜子嗡嗡转,开始出谋划策:“这样,你先带一个水晶杯在身,找机会接近魏忠贤献宝。”

    “以你的实力,想必不难做到。”

    “倒是,你就说这个是送的,但是你还有九个更好的,如果想要,可以拿千两黄金做定钱,然后约定时间送来。”

    “这其中的话术你肯定也能琢磨的出来,总之,你堂堂厂公,不至于怕我耍赖吧?”

    “但是这个约定的时间,却要稍微久一点,一两个月都不嫌多,约定地点也要在四通八达的大路上。然后,你把黄金给我出手,我给你定一辆大G,防弹的那种!”

    “到时候,你先把车学会,然后用红包发给我,我收了,再发给你,你暂时不收,就存放在群红包里。”

    “到了交易那天,如果魏忠贤正常交易,当然再好不过。”

    “如果他要黑吃黑,你便立刻取出大G开走,量他们也追不上。”

    加钱居士一听,倒是也有些道理,但仍然谨慎:“可若是他们动用强弓···”

    “放心!”王道长插嘴:“防弹大G,弓箭可射不穿。”

    听到这话,加钱居士放心了:“那好,我便想办法先接近魏忠贤!”

    “多谢群主、王道长。”

    “好说。”

    “客气。”

    群内逐渐安静下来。

    王道长在等。

    林彬也在等。

    等着看这种操作到底能不能实现,如果能~

    嘿!

    到时候,就能真正开始全面利用聊天群了。不同时空、不同世界,这其中的利用空间,可多了去了。

    ······

    “我倒是希望魏忠贤别那么坑,正常交易多好啊。”

    林彬伸着懒腰,准备关门。

    但就在这时候,电话进来了。

    一看号码,嚯,警察!

    “又是哪个徒弟搞事了?!”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随即接通电话:“歪?”

    “林彬是吧?这里是滨海警局···”

    林彬:“···知道,去过好几次了。”

    刚穿越过来就去过,之前陈涛的事儿,又去过。这都第三次了,能不知道吗?都快把滨海警局的电话背下来了。

    电话那头的警员一愣。

    嘿?

    还是个老油条?

    语气顿时就变了:“你徒弟出事了,在警局,请你过来协助调查。”

    “···能不能跟他通话?”

    林彬也不知道是哪个徒弟啊!

    同时,他翻起了白眼,心中槽点爆炸。

    这些徒弟,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这咋还又进局子了呢?难道又要赔钱?甚至是···犯法?!

    我靠,嫌弃!

    所以,最好是先问清楚。

    如果真犯法了···

    嗨,嫌弃归嫌弃,但还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去协助调查,最多也就是把朱建业也叫过去,看看能不能给一些建议。

    “他在医院,我可以让那边的同事帮他联系你通话。”

    “但你还是需要过来协助调查。”

    “那就麻烦了,警察叔叔放心,我肯定过来。”

    挂断电话。

    林彬的眉头拧起来了。

    “医院?”

    “这是被人给干趴下了?”

    “···”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对宣传无限制格斗不利啊,不过,也得看具体情况吧。”

    他一边收拾准备出门,一边等待电话。

    不到三分钟,电话过来了。

    “师···师父。”

    声音有些虚弱,但情绪似乎很激动。

    “老二?”

    林彬眨巴着眼,无语了。

    好嘛,刚才还想着如果是哪个小子犯事儿了,就把朱建业一起带过去,看看能不能给点啥建议呢。

    毕竟自家的律师不用白不用,结果现在···

    出事儿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