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公交战神!

    “啊!!!”

    “卧槽尼玛!”

    “我看不见了!”

    两人当场懵逼。

    头上罩着垃圾桶的街溜子大骂一声,又踢了一脚,然后踉跄后退,开始挣扎着要把垃圾桶取出来。

    另一人在短暂懵逼后,更是恶心的快要吐了!

    他打过不少次架了,被人打过、也打过人,但却从来没有被人一口老痰吐到脸上过!

    还他妈是吐在眼睛上了,这尼玛不但有致盲效果、还有百分之百的眩晕加恶心啊!!!

    这一刻,哪里还有心思打人?

    瞬间扯过袖子,开始擦眼睛上的老痰。

    也就是这时候,陈涛目中闪过一丝凶狠。

    哗啦啦!

    随身携带的钥匙被他拿出来,并且选了最尖的一把、握拳,并将那把钥匙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

    然后···

    出拳!

    练习过千百次的攻势,在这一刻不管不顾的施展出来。

    噗!

    被老痰致盲的街溜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正中咽喉!

    “呵,呵呵···”

    当钥匙拔出,鲜血飞溅。

    那街溜子捂住自己的喉咙,不断发出呵呵的声音,却怎么也止不住鲜血,甚至嘴里,都开始喷出了血沫子。

    “给老子死!”

    黄毛已经起身,从后面飞踢过来。

    陈涛当即一个闪躲,黄毛刚好扑过去,跟才把垃圾桶取下的街溜子撞到一起,双双倒地。

    接着,他立刻上前,抬脚,猛剁黄毛太阳穴!

    一脚眩晕、两脚昏迷,三脚···生死不明!

    “杀人了!!!”

    也就是现在,公交车里,人们都乱了。

    那小姑娘更是彻底吓傻了。

    “到警局了!”

    司机大喊一声,猛的刹车。

    陈涛没站稳,一下子扑倒。

    最后还剩下的街溜子,看着陈涛那扑倒过来的身影,心惊肉跳、像是看到了一尊杀神扑来!

    “啊!!!”

    他大叫,竟是被吓尿了裤子,一个翻身,就要夺门而逃。

    只是,车门根本就没开,车上还有不少人,他又能跑到哪儿去?

    陈涛却像是杀疯了。

    亦或是在剧痛的刺激下,他根本就失去了理智。

    在对方想要强行从车窗跳出去的同时,陈涛直接冲了过去,哐哐哐就是三下狠的,打到对方惨叫倒地。

    也就是这时,在车内乘客们的惊呼声中,警察打开车门、闯入。

    “双手抱头、立刻蹲下!!!”

    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车上,除动手的几人和那小姑娘外,全都变成了目击证人。

    如果是一般的案子,这些目击证人根本用不着,只是靠监控就已经足够当证据。

    但这一次的案子却并不轻松,甚至很快惊动了警局管理层。

    ······

    “公交车上斗殴,两死两残?!”

    会议上,一众管理都有些错愕。

    “难道是两个小帮派的成员在公交车上碰到了,然后进行火拼?!”

    “并不是。”

    第一个上车的警察带着惊容:“目前的线索和证据来看,是四个无业游民,也就是所谓的街溜子在公交车上猥亵一个小姑娘。”

    “一位中年乘客发现后,见义勇为上前制止,结果反被威胁,然后暴起出手。”

    “一瞬间就废了一个,然后···”

    “大家看监控吧。”

    监控画面浮现。

    短短两三分钟,却看的所有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啊这?!”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这么狠?他是干什么的啊他?”

    “干净利落,但这是杀人啊,他以为是杀鸡?!”

    “我倒是觉得打的好,那四个街溜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猥亵人家小姑娘,该!”

    “从个人情绪上来讲,的确是大快人心,但是从法律上来讲,这哥们儿怕是有点麻烦。”

    “大概率有点麻烦,但应该也不会太多。”

    “嗨,这就不是我们担心的事儿了,不过明天一早的新闻一出,怕是咱们滨海城都不会平静。”

    这时,一名女警缓缓将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并打开投影功能。

    “恐怕不用明天一早了,现在就已经很火。”

    “而且不是滨海城,是几乎火遍了整个短视频平台。”

    她手机的投影画面是国内目前最大的短视频平台,内容则是他们刚刚才看过的‘视频’。

    只不过换了一个角度,明显是其他乘客用手机拍的。

    但也很清晰,可以看到各种细节。

    目前,播放量已经近百万!

    分享超过一万次、点赞九十多万、评论多达十几万条!

    且这个数据,还在不断增长中。

    见同事们的脸色都有些奇特,女警又道:“大家再看看评论···”

    评论区,一片火热。

    “这大叔···这么菜还敢见义勇为,被打···哎哟卧槽?!极限反杀?”

    “99999,六翻了,这大叔什么人啊?!”

    “嘶,这四个街溜子不是说自己练过几年综合格斗吗?怎么这么菜?”

    “神他妈菜!可以看的出来,这四个街溜子的确会点功夫,虽然不怎么厉害,但四个人呢!乱拳打死老师傅,讲道理,他们四个打倒那个大叔我没有半点奇怪,但大叔能突然反杀,这就···只能说溜了!”

    “会?会个鸡儿!会还能被这大叔的瞎姬霸打拳反杀?”

    “卧槽,通报出来了,四个人两死两残!!!”

    “嘶,我愿称你为公交战神!”

    “···”

    “胡闹。”

    局长一个哆嗦,那叫一个气抖冷。

    “怎么这么快就传出去了?”

    其他人全都低着头,不敢吭声。

    “哼!”

    局长又冷哼一声,道:“搜集所有证据,立刻交给审判团,务必让他们根据事实来判!”

    “至于陈涛,暂时拘留,等待判决结果。”

    “···允许保释,但不能离开滨海城。”

    ······

    武馆里。

    林彬正优哉游哉准备吃晚饭呢,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你好?”

    “喂,你好,是林彬先生吗?你武馆的弟子陈涛打死了人,现在正在北区分局,请你立刻过来配合调查。”

    “另外,他希望你能保释他。”

    林彬:“(⊙o⊙)···???”

    “我擦?!”

    他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