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厂花爆捶慕容博(W字)

    “唉?”

    李天然郁闷了,无语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跟你切磋而已,你却口口声声叫着要杀我。”

    “过分了啊!”

    “去死!!!”

    慕容复在咆哮中,疯狂出手。

    这一次,众人却都发现,慕容复的实力有了明显提升。

    “疯了?”陈识错愕。

    “没有。”厂花轻轻摇头:“怒火攻心、走火入魔了,不管不顾,甚至不在乎自身损耗与反噬的情况下,战力自然会提升。”

    “这就是所谓的黑化实力翻倍。”林彬缓缓摇头。

    “不过,也就那样吧?”

    陈玉娘笑道:“的确,也不知道逼出天然小哥多少实力?”

    “六脉神剑肯定是逼不出来了。”加钱居士嘀咕着:“嗯?天山折梅手?嚯,好家伙,这是完全不给慕容复机会啊~!”

    李天然已经动用天山折梅手。

    慕容复暴气?

    抱歉,现在他是三阶强化者,肉体力量超过慕容复太多了,甚至都不用怎么动用内力,都能与正常状态下的慕容复匹敌,甚至让慕容复大感棘手。

    如今慕容复黑化,李天然也不过是动用四成左右的内力而已,便可轻松抵挡。

    一套天山折梅手下来,黑化后看似无比凶猛的慕容复,依旧是个菜,直接被打懵。

    “啊这?!”

    段誉父子直接傻眼儿:“王姑娘的朋友,为何都如此强横?他们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什么王姑娘?她是你妹妹!”

    “你管他们是哪里冒出来的作甚?只要知道,是你妹妹的朋友,便是我们大理段氏的朋友!”

    与段誉的震惊相比,段正淳更多的却是兴奋。

    他之前跟枯荣大师和段正明聊过,知道枯荣大师笃定王语嫣身后有一个极为恐怖的势力。

    所以现在看来,却并没有太过难以置信。

    反倒是觉得枯荣大师料事如神,完全猜中了。

    ······

    “天山折梅手?”

    其他人都被李天然等人的实力震的头晕目眩,可丁春秋却是再一次浑身发颤,头皮发麻。

    天山折梅手,他认识啊!

    这可是天山童姥的功夫,自己那恐怖的师伯!

    但问题来了,刚才就有人施展了白虹掌力,怎么现在又来一个会天山折梅手的???

    而且他们的实力竟然全都如此强横,看内力,也是强横无比、生生不息。

    招数更是多多少少都有逍遥派的影子,乃至于直接便是逍遥派的绝学,这这这???

    难道!!!

    他们是逍遥派的人?!

    可逍遥派不是已经名存实亡了么?

    莫非,是无崖子那个老不死,在暗地里竟然培养了这样一批超一流高手?!

    这个想法,让丁春秋腿肚子都在打颤,甚至险些忍不住转身就走。

    太恐怖了!

    在场没有人比他知道逍遥派的强大,若是这些人真的去哪都是逍遥派弟子,那自己还能有活路?

    而在他看来,就海大富、李天然等人所表现出来的战力,绝对是妥妥的超一流高手无疑了。

    这个发现,让他甚至想立刻丢掉萧峰逃命!

    可是在大战之中,他却很难找到这个机会。

    ······

    “咚!!!”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中,李天然与走火入魔、黑化强一倍的慕容复对了一掌!

    内力爆发之间,慕容复竟然还是打不过,踉跄后退,每一步落下,地面都会炸开,足以让人知晓他此刻到底承受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甚至就连慕容复身上所环绕的内力,都猛的一震,而后四散开去。

    内力都被打散了!

    丹田都在巨震,几乎被震毁!

    “吼!”

    但慕容复却不管不顾,此刻走火入魔的他早已没了正常人的意识,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头,杀了眼前之人!

    随即,他便要再次出手。

    “够了!”

    但就在这时,少林建筑群方向,竟然飞出来一道黑衣人,他怒喝一声,挡在慕容复身前,一巴掌,将其打到脸庞高高肿起。

    “慕容复!”

    “你疯了吗?”

    “不要忘了自己是谁,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

    “给我清醒过来!”

    黑衣人的出现,让天下群豪尽皆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慕容复缓缓一顿,赤红的双目锁定黑衣人···

    “杀!”

    一声闷吼,慕容复扑出。

    此刻的他,已经失去理智,如同疯魔。

    “混账!”

    轰!

    慕容博爆发,以自身过人实力,强行将慕容复压制,接着想要点慕容复的穴,而后助其清醒。

    结果···

    普通点穴手法根本没用,最终还是以参合指才将慕容复定住,让其动弹不得。

    但就算如此,慕容复依旧在嘶吼,一双眸子也是死死盯着蒙面慕容博,像是要饮其血、食其肉。

    这一幕,让慕容博心中更是恼怒与不满。

    其实,他早就想现身了。

    但时机不合适啊!

    过早现身,实在太容易暴露。

    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儿子慕容复的心理有问题,太‘骄傲’,或者说太娇贵了。

    根本经不起哪怕一丁点儿的批评与‘挫折’。

    所以,他其实也有一部分跟王语嫣相同的想法,再等等,让慕容复被教育教育,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他慕容博同样以光复大燕为己任,怎么不像慕容复这么废?更没那么‘娇弱’的心理。

    因此,慕容博也想借王语嫣等人之后,让慕容复清醒。

    当然,他也时刻准备着出手,一旦慕容复有生命危险,那些人要下杀手,慕容博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但却没想到,这些人还真就没想过下杀手,反倒是一个比一个‘给面子’,疯狂羞辱慕容复。

    这让慕容博的心非常纠结。

    一方面他希望慕容复栽跟头,而后以此为戒,并且成长几分。

    另一方面,又有些心疼。

    但就是他都没想到,慕容复的精神竟然如此脆弱,才不过仅此而已,竟然就走火入魔,几乎真的疯了。

    这让慕容博不得不提前现身、出手。

    否则再等下去,慕容复便真的成疯子,没机会了。

    一旦走火入魔的太厉害,导致全身血液、静脉逆流,甚至慕容复整个人都要嗝儿屁!

    他哪里还敢再等?

    ······

    看着慕容复跳出来,林彬呵呵轻笑。

    “果然还是忍不住出来了。”

    东方不败摇着团扇,笑道:“他能忍到现在才出手,已经让我非常意外。”

    霍元甲轻叹:“应当也是发现慕容复心理上的问题了,如我年轻时一般,狂傲无比,受不得半点打击。”

    “所以,在借我等之手,让慕容复更加清晰的认识自己吧。”

    “可惜,估计他也没想到慕容复这么废。”

    “说起来。”陈玉娘经过话题,低语道:“慕容博此人,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比我父亲,更不合格。”

    “更过分!”

    众人听了,微微一愣,而后纷纷点头。

    西装暴徒忍不住道:“玉娘小姐姐你父亲最多也就是有些大男子主义,而且由于时代问题,认为儿女婚姻大事,是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说起来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毕竟有时代的局限。”

    “但慕容博···呵呵。”

    “在自己儿子少年时就装死,对慕容复不管不顾,功夫也不传,甚至还给留下了一个无比庞大且空洞的‘祖训’。”

    “一个少年,从小觉得自己是皇族,以光复大燕为自己毕生宿命···”

    “慕容复有今日一遭,完全是慕容博害的。”

    “的确。”

    “慕容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大家都低声吐槽。

    ······

    场中,慕容博终于控住慕容复。

    可慕容复却对自己吃牙咧嘴,完全没有要恢复神智的意思,却也让慕容博有些恼怒。

    同样是慕容家之人。

    你我本就是父子,偏偏为何你却一点都不像老子?

    些许打击都受不了,实在是!!!

    咚!

    他一掌拍出,强横内力瞬间弥漫慕容复全身,帮助其镇压暴动的内力,并且以内力滋养其脑补的诸多经脉,助其清醒···

    而不知道慕容博身份的人,却都是吃惊不已。

    “此人又是谁?”

    “似乎与慕容复有些渊源?”

    “这少室山一战的变化实在太多,不知名高手一个接一个出现,而且都是超一流高手,这···”

    “这天下,原来竟如此精彩?”

    ‘吃瓜群众’们嘀嘀咕咕。

    包不同与风波恶恢复了自由,王语嫣不再控制他们。

    可两人却不敢上前,而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甚至对慕容博磕起了响头:“这位前辈,我们不知道您是谁,但想来您定然与慕容家有些渊源,请您看在这个份上,一定要救救我家公子爷!”

    “住口!”

    “休要聒噪。”

    慕容博本就心烦,闻听此言,更是怒骂一声,对他们两人也极为布满了。

    身为家臣,却不能好好辅佐家主,慕容博岂能满意?

    两人当即闭嘴,不敢再开口。

    倒是封于修呵呵一笑,有些轻蔑。

    什么玩意儿啊?!

    人家关心你儿子,你却在这里狂吠?

    还真特娘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简直了!

    难怪你儿子甚至会出手把包不同给杀了,真不是个东西。

    他打心底里看不上慕容博父子。

    ······

    不过,在慕容博的帮助与压制之下,慕容复的走火入魔逐渐平复,心智也在复苏之中。

    赤红双目中布满的血丝逐渐退却,他渐渐恢复清明,有了神智。

    “前辈?”

    看到眼前的蒙面人,慕容复微微一愣,而后,瞬间无比羞愧,满脸痛苦,感到无地自容。

    之前,杏子林外一战,慕容复的心态就已经崩了一次。

    当时便是这位‘前辈’追上他,开导、告诫,慕容复才逐渐恢复。

    却没想到今日,心态直接被打到爆炸。

    甚至走火入魔···

    结果,又是这位前辈帮自己恢复神智,压制乱窜的真气,引导内力回归正轨,居于丹田。

    这让慕容复感到羞愧。

    可是,再联想到方才的种种,自己被他们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轮番狂踩、打脸···

    便不仅仅只是羞愧而已了。

    怒意、痛苦、癫狂之意,再一次升腾。

    在痛苦之中,慕容复的双目竟然又一次泛起了红色,像是随时都会再次走火入魔。

    “混账!”

    啪!

    一个大逼斗。

    慕容博的手,狠狠甩在慕容复脸上。

    “你要做什么?还想走火入魔?还是想血脉、真气逆流,攻心而亡?”

    “我,我···”

    慕容复仍然被点着穴道,动弹不得,但却也被打的有些懵,咬牙道:“我受不了。”

    “我是慕容复,姑苏慕容复!”

    “怎能被这些无名之辈如此欺辱,我···”

    “你什么你?!”

    慕容博恨铁不成钢,怒道:“难道你还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么?”

    “世界之大,谁敢说自己天下无敌?就是我,也不敢这般去想,你难道还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不成?”

    “哈哈哈~”

    这话一出,林彬等人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不敢想?

    你特么是真敢想!

    如果不是扫地僧跳出来,你的表现,可不就是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吗?

    慕容博对他们的嘲笑充耳不闻,只是横眉竖眼瞪着慕容复:“大丈夫能屈能伸,欲成大事,不拘小节!”

    “难道你忘了慕容家家训?”

    “难道你忘了慕容家世世代代的使命?”

    “我自然没忘!”

    “没忘你发什么疯?!”

    “败了几次,便无法接受,要死要活?你不如学个娘们儿哭哭啼啼,找颗歪脖子树吊死!”

    慕容博是破口大骂,真的恨铁不成钢。

    “一切经历皆为过往,你要做的是将所有过往都牢记在心,并将其变为能够督促你成长的记忆!”

    “而不是无法接受,要死要活!”

    “还敢说你没我忘慕容家的祖训与使命?”

    “我且问你,你爷爷有儿子吗?”

    慕容复被一顿大骂,也有些不爽,怒道:“前辈这叫什么话?自然是有的!”

    “那你父亲有儿子吗?”

    “混账!前辈,你虽然与我父亲有些渊源,但却也不能羞辱于我,若是我父亲没有儿子,我从何来?”

    “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那你有儿子吗?!”

    “我···”

    “你连儿子都没有!”慕容博冷笑一声:“也敢要死要活,也敢发疯?!你死了,慕容家的使命何人去完成?”

    “这!”

    慕容博呆住。

    随即,顿时满心羞愧:“我错了。”

    “前辈,多谢前辈相救,慕容复明白了。”

    “我一定···”

    “哼!”

    “谢我作甚?!”

    慕容博冷哼一声,解开慕容复的穴道,冷声道:“老夫当年与你父亲乃是过命的交情,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罢了,当初,老夫与你父亲慕容老先生,也曾多次交流武学,你慕容家的武学,我也会上一些。”

    “今日,便让你看看,什么才是慕容家的武学,你所谓的精通百家武学,不过是杂而不精罢了!”

    他转身,对王语嫣等人冷眼相视。

    “王语嫣,慕容复是你表哥,你却任由你的朋友如此羞辱于他,你们之间,可是有何过节?”

    “没有。”

    王语嫣淡然开口,清丽且美艳,目光如古井无波。

    “但他需要被羞辱。”

    慕容复顿时瞪眼:“语嫣,你?!”

    “住口!”

    慕容博冷哼一声,随即道:“既然如此,却也没什么好说了,便由老夫···”

    “老家伙。”

    西厂厂花笑了。

    随即走出人群:“你也别在这里装,想找回场子?本公给你这个机会,出手吧?”

    “狂妄!”

    慕容博冷哼一声,却根本无惧。

    此刻的慕容博多狂啊?!

    少林七十二绝技都偷学了很多,甚至还偷学过易筋经,虽然不懂佛法,乃是强行修炼,但他自己觉得自己超级牛逼就是了。

    以为能压制心态爆炸的慕容复,就能压制老夫?

    可笑!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让慕容复别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就是自己也不敢这么想,但他心里还真就觉得自己无敌。

    其他人?

    都是渣渣!

    在他看来,西厂厂花等人若是一起上,就是现在的自己,都不是对手,要退避三舍。

    但一个人而已?

    找死!

    只是,还不等他们出手。

    王语嫣却又莲步轻移,一步步踏入战场,惹的慕容博父子眉头大皱,但王语嫣却并非是走向他们,而是走向另一处战场。

    萧峰、丁春秋、庄聚贤三人的战场!

    说来很慢,可实则,这一切也就发生在三五分钟之间。

    如今,萧峰已经占据很大优势,若是再打下去,只怕是丁春秋和庄聚贤都要落败,甚至嗝儿屁。

    换言之,萧峰已经证明了自己。

    王语嫣···

    也该出手了。

    不为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外公无崖子,也为了逍遥派。

    “厂花,慕容博你便看着办吧,丁春秋那边,我却需要接受。”

    “王姑娘放心,我明白。”

    厂花呵呵一笑,随即咧嘴:“老家伙,装死,隐姓埋名在少林寺藏了这么多年,还偷学各种少林绝学···”

    “来吧,且让我看看,你如今有几分实力?”

    什么?!

    慕容博还未出手,却顿时心头大震。

    他!!!

    知道我的身份?!

    怎么会!?

    就算知晓老夫乃是慕容博,知道老夫诈死,可老夫藏身少林寺,且时常光顾藏经阁之事,怎会有人知晓?!

    ······

    “是他!!!”

    暗中,萧远山也是震惊不已。

    “原来,是我在藏经阁中碰到过数次的黑衣人!”

    “没想到,竟然就是他!!!”

    ······

    少林寺大大小小的僧人也懵了。

    诸多长老神色大变。

    “这?!”

    “这位···厂花施主?”

    “你所说的,可是真的?!”

    “此人,竟然一直藏身我少林寺,偷学少林绝学?”

    “可有凭证?”

    他们懵了,脑瓜子都在震动,这尼玛,这是我们少林啊!天下武学圣地的少林啊!

    结果你特娘的却说一直有人藏在这里,还疯狂偷学我少林绝技,结果我少林上下还没发现?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若是被证实,这可不仅仅是偷学秘籍与否的问题,更是关乎少林寺千百年来的声誉问题。

    诺大的少林,竟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想藏身就藏身、想偷学绝技就偷学绝技?!

    岂有此理?

    “你们就别吵了。”

    慕容博脸色未变,却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西厂厂花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本公难道还会胡言乱语不成?”

    “只是,是真的又如何?你们这些歪瓜裂枣,大猫小猫两三只,还能拿得下他不成?”

    “连一个鸠摩智都打不过,呵呵···”

    “除非让你们藏的最深那老和尚出来,否则,还是不要开口了。”

    嗯?!

    这话,又是让所有人都脑子发懵。

    大大小小的和尚们面面相觑,就是诸多长老都满脑子问号。

    外人更是听不明白了,只能猜测道:“藏的最深的老和尚?”

    “所以,少林还有高人?”

    “应该是了,诺大一个少林寺,传承千百载,诸多绝学名扬天下,不可能真的没有一个高人,让一个吐蕃国师横扫吧?”

    “可···为何这些和尚的脸色如此迷茫?他们自己都不知?”

    “有意思,真有意思嘿!”

    “少林寺,还真是‘藏’的深啊!”

    “乱,都乱套了!”

    ······

    “老和尚?”

    “什么老和尚?”

    此刻,慕容博与萧远山两人的心中,满是问号。

    什么鬼?!

    少林寺还有藏的最深的老和尚?我都在少林寺进进出出多少次了?从来都是如入无人之境,根本没人能拦得住我,整个少林寺,我更是比自己家里都熟悉。

    哪里来的什么老和尚啊?还藏的最深?

    你丫忽悠鬼呢?

    他们第一个不信。

    ······

    “阿弥陀佛!”

    藏经阁中,正在扫地的老和尚,扫地僧猛的一顿。

    听见厂花的话语,就连他也有些吃惊,就是连扫帚都不小心捏断了,随即,他喃呢道:“罪过罪过。”

    “不过,此人又是谁?”

    “厂花?”

    “这天下,竟然有人知晓贫僧的存在不成?”

    “但当年知晓贫僧之人,早已都去了,且他们也不是会将贫僧的信息透露之人,他又是如何得知?”

    疑惑之余,扫地僧却并未出现。

    现在还不到他出现收拾残局的时候···

    ······

    “一派胡言!”

    慕容博惊愕之余,闷哼一声冲向厂花,心中发狠,要下杀手!

    他有些怕了!

    怕自己的计划败露,怕厂花把自己的身份被曝光。

    怕这近乎二十年来的隐忍,付诸东流。

    所以,必须下杀手。

    唯有死人,才能百分百保守秘密~!

    “急了?”

    见他下手狠辣,厂花却是呵呵一笑,根本不以为意,随手接下他的招式,一还手,却是更为狠辣的还击。

    “啊这?!”

    慕容博看懵了。

    慕容复更懵!

    ······

    另一边,萧峰也懵了。

    “王姑娘,你切莫靠近,这两个歪瓜裂枣的货还是有几分实力的,若是此战余波伤了姑娘你,难免有些不美。”

    “乔···萧大哥,不必担心。”

    王语嫣款款而来,脸上没有笑意,却有一抹冰寒。

    “语嫣此来,却是为家里长辈,以及师门长辈寻仇来的。”

    “寻仇?”

    乔峰愣住:“萧某与王姑娘长辈有仇?”

    “萧大哥误会了,我的仇人,乃是逍遥派不肖逆徒丁春秋。”

    刷!

    丁春秋猛然一掌,拍出大片毒物逼退萧峰,脸色随之变的格外难看:“逍遥派,果然是逍遥派的人!”

    好家伙。

    他怕了!

    刚才就见识到两个人分别使出白虹掌力与天山折梅手,这可分别是李秋水与巫行云的绝学呀!

    那时他就在想,难道这些人都是逍遥派弟子?

    可逍遥派不是凉了吗?

    这让丁春秋疑惑万分。

    现在,王语嫣的出现,还直接道明一切,丁春秋岂能不怕?

    逍遥派!

    还真特娘的是逍遥派。

    最吓人的是,竟然不止一个逍遥派弟子,而且都到了超一流水准,一眼望过去,十几个超一流逍遥派弟子?

    这还打个锤子!

    没人比丁春秋更清楚逍遥派到底有多恐怖。

    更没人比他清楚,如果有十几位超一流层次的逍遥派弟子一起出手,会是什么场景。

    绝对的天下无敌了。

    这能打?

    打个鸡毛啊。

    跑!

    逼退萧峰之后,丁春秋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转身就逃。

    然而,怎么可能逃得掉。

    王语嫣脚踩凌波微步,身后跟着道道残影,瞬间挡住丁春秋的去路,目光冷冽:“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东西,今日,我便要替逍遥派清理门户。”

    “黄毛丫头,你当自己是谁?!”

    丁春秋心中惊惧无比,脸色却彻底阴沉下来。

    好家伙,又一门逍遥派绝学,而且看样子,此人怕是‘三老’之后,大概率还得了三老的传功,怕是打不过呀!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她如此年轻,又有多少战斗经验?

    空有一身顶尖武学,却也未必会用,只要我抓住机会,未必不能胜了她,而后将她挟持!

    其他逍遥派弟子隐隐都以这小丫头为尊,只要挟持了她,便可离去,甚至还可从她口中,得到逍遥派诸多顶尖功法···

    拼了!

    轰!

    丁春秋身后,瞬间爆出大片白雾,随后,朝王语嫣杀去!

    “王姑娘小心!”

    段誉这情种到现在为止都还一直关注着王语嫣呢,此刻见状,顿时大惊失色,连呼小心。

    “王姑娘,当心这老东西的毒!”

    萧峰腾出手来,已然将庄聚贤车抵压制,胜败不过在些许时间之间而已,是以也在关注王语嫣。

    只是话一出口,便见王语嫣一掌拍出,恐怖的掌力来势恢弘,瞬间吹飞那大片毒雾,甚至还突然一个‘拐弯’,将毒雾吹上天空。

    全然没在怕的。

    “是了。”

    萧峰放下心来,低声自语道:“王姑娘的那些好友,如今各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她自己既然敢上来寻仇,自然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我又何须太过担心?”

    “如今,还是先拿下这丑八怪再说!”

    嗷!!!

    一念及此,萧峰再度出手,瞬间而已,便是飞沙走石,伴随着龙吟声传出,一条金龙轰然扑向庄聚贤。

    后者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想着以毒功对抗。

    然而,萧峰以一敌三都能不落下风,以一敌二稳居上风,如今一对一···他哪里能挡得住?

    轰!

    金龙咆哮。

    降龙十八掌掌力刚猛、霸道异常,直接横扫一切,破开了庄聚贤的所有防御,接着,更是将其拍飞十余丈之远!

    “哇!噗!”

    庄聚贤面前单膝跪地,接着,却是再也忍不住,猛然一口老血喷出数米远,而后,直接昏死过去。

    “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却被你这丑八怪在其中作威作福,尽是做些违背侠义之事,你,也配当帮主?!”

    萧峰冷哼出声,再也不看他一眼,随即,将目光投向了王语嫣、丁春秋两人,以及厂花和慕容博那边的战斗。

    ······

    厂花出手,也是干净利落,而且,‘血腥味’十足。

    并非是真的有血腥味,而是他一出手,便真的像是奔着杀人而去了,远比之前陈真他们出手要更为恐怖。

    慕容博之强,自然远超慕容复。

    且为了在天下人面前给慕容家讨回一些颜面,他用的,基本都是慕容家武学。

    配合之前所说,他曾与慕容博有过多次武学交流,倒也没人怀疑他就是慕容博。

    但···

    慕容博自己却是头皮发麻,越打越心惊。

    自己竟然占不到优势!

    不仅仅是占不到优势,甚至还被隐隐压制了。

    哪怕自己一上来就下杀手,根本没想过留手,战到现在十余招过去,自己也没有拿到任何优势。

    反倒是逐渐有一种被压制的被动之感。

    甚至!!!

    甚至从出手到现在,那个被称为厂花之人,竟是连脚步都未曾移动过?

    这怎么可能!!!

    慕容复看着两人一战,心中格外激荡。

    同样是慕容家的家传武学,在他看来,这位神秘的前辈可要比自己厉害的太多太多了。

    每一招每一式,都比自己要老练太多太多。

    同样的招式,这位前辈施展,和我自己施展,简直都是天差地别啊。

    若是我能做到这一步的话,那该多少?

    如此,完全可以···

    嗯?!

    慕容复突然呆住。

    完全可以???

    可以干嘛???

    “为何突然发现,这前辈好像并未取到任何优势?难道是错觉?不,不可能的,不可能是错觉。”

    “这前辈已然将我慕容家武学练到这种地步,怎么可能还占不到优势?”

    慕容复疯狂脑补:“是了,一定是这位前辈为了让我见识慕容家家传武学的强大,所以一直在留手。”

    “否则,几招便将这个什么厂花给击败了,又如何能让我见识到更为厉害的慕容家武学?”

    “我不该怀疑,如今我要做的,便是尽可能多学、多记,将来好将我慕容家发扬光大~!”

    ······

    砰!

    慕容博袭来,厂花毫不退让,随之出掌,与慕容博对拼。

    “嗯?”

    “好胆!”

    慕容博冷哼一声,心中大喜。

    你才多大年纪?

    竟然与我比拼内力?

    找死!

    对拼一掌,只听轰隆一声,两人旁边的徒弟顿时不断炸裂,就跟炸药爆炸了似的,很是恐怖。

    但慕容博面巾之下的笑容却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怎会如此?!

    咚咚咚!

    一击即溃!

    他引以为傲的一身功力,在接触的瞬间,便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巨力袭来!

    接着,便是比自己还要恐怖的内功!

    由于慕容博的自信,所有内功都用作了进攻,几乎没有防御,却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内功会更为恐怖,直接导致,厂花的恐怖内力袭来之时,慕容博没有半点防备。

    一阵巨震之下,伴随着接连后退三步,慕容博只感觉自己全身经脉都在颤抖,甚至一身内力都快被拍散了!

    怎么会这样???

    他分明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拥有比我还深厚许多的内功?

    见鬼了不成?

    两分钟前,慕容博还满心认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如今这天下,还有谁是自己的对手?

    可现在···

    他有些慌了!

    慌,却不乱。

    老而不死是为贼,慕容博这样一个老家伙,一生战斗的次数太多了,经验也是无比丰富。

    几乎在退后的同时,他便已经变招,再度出手。

    参合指!

    三步落下,他借助反震之力,强行提起一身内力,以更快的速度攻来,一出手,便是慕容家的参合指力。

    其实,慕容家父子俩都有个毛病。

    那就是好高骛远,总觉得别人家的更香,甚至连自己家传武学都不顾了。

    这一点,在原著里倒是写的十分清楚,剧版没有太多描写,但整体脉络还是一样的。

    譬如参合指。

    慕容复也就会点皮毛,勉强可以说是入门了。

    慕容博呢,要精通一些,但估计也就处于小成境界,离大成,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当然,估计也跟他们的内力有限有一定的关联。

    原著里,扫地僧便用过一次参合指。

    也是在少室山一战,灰衣僧道:“你姑苏慕容氏的家传武功神奇精奥,举世无匹,只不过你没学到家而已,难道当真就不及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了?瞧仔细了!”

    说吧,便伸出食指,凌虚点了三下。

    这时段正淳和巴天石二人站在段誉身旁,段正淳已用一阳指封住段誉伤口四周穴道,巴天石正要将判官笔从他肩头拔出来。

    不料灰衣僧指风点处,两人胸口一麻,便即摔倒,跟着那判官笔从段誉肩头反跃而出,拍的一声,插入地下。

    段正淳和巴天石摔倒后,立即翻身跃起,不禁骇然。这灰衣僧显然是手下留情,否则这两个虚点便已取了二人性命。

    这便是原著所写。

    好嘛!

    不说别的。

    就这三下,基本也就等同于六脉神剑了,或许在锐利程度上,要弱于六脉神剑,可威力必然强过一阳指很多。

    当然,这也跟扫地僧高深的内力脱不了关系。

    可这也足以证明慕容家的家传武学真的很强。

    可慕容博父子是怎么做的?

    儿子‘醉心于’百家武学,但却全都是二三流的辣鸡···打小喽啰的时候装逼贼好使,打高手卵用没用,家传武学?入个门就行了,根本不往深了研究。

    老子窥视着少林绝学七十二绝技,一躲就是几十年,也不顾有没有反噬,直接强行练。

    家传绝学也就是小成境界,比儿子稍微强一些···

    讲道理,他们但凡‘老实’一点,别整天抱着‘别人碗里的更香’,或是‘家花不如野花香’这种念头,都会比现在更强。

    可惜,他们到现在都未曾懂得这个道理!

    不过慕容博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尤其是在这种近距离之下,爆发参合指力,就是厂花也微微凝神。

    只是随即,他便同样点出一指!

    指尖对指尖!

    “找死!”

    慕容博面巾下的嘴角微微勾起,冷笑连连,参合指力随之彻底爆发。

    然而!

    几乎同时,他的表情呆住。

    吟!!!

    有剑吟声起!

    随即,爆发而出的参合指力,便被强行击溃,接着,手指剧痛,就是连手掌、手背、甚至手臂都感受到阵阵刺痛。

    该死!

    怎么会?!

    慕容博大惊失色,连忙收手,疯狂躲开。

    也就是此刻,一道剑气猛然射出,从方才慕容博手指所在之处,瞬间划破长空,接着,射穿一颗百年古树,又消失在少林寺深处。

    “这?!”

    慕容博瞳孔猛的一缩。

    再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方才施展参合指的右手食指,竟然···没了!

    已经被彻底搅碎,血肉、骨头,都已经不见!

    甚至自己的右手手背,都有一道剑痕,几乎将整个手掌切开成两半,血流如注。

    “你?!”

    败了!

    惨败!

    慕容博赶紧点穴、止血,而后踉跄后退。

    “大理段氏六脉神剑?”

    “你的内功为何会如此深厚?”

    “你到底是谁?段家之人么?”

    厂花却是不屑一笑:“本公是谁与你何干?倒是你,本以为你是慕容复的老子,多少会厉害一些,却未曾想,也不过如此。”

    “当真让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