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好惨一男的(W字)

    “公子爷小心!”

    包不同、风波恶大惊失色。

    慕容复也察觉到不妙,回头一看,才发现那些绣花针竟然调转方向,从自己后方,飞射而来。

    若是自己不赶紧躲避或是抵挡,只怕是瞬间就会被洞穿!

    “该死的!”

    慕容复暗暗怒骂,一把扯下自己的长袍,将内力灌注于其中,而后朝一掌拍出!

    在内力加持下,短时间内硬如钢铁的长袍顿时飞了过去,与绣花针轰然碰撞。

    慕容复长出一口气,还以为绣花针已经被拦截而下,却未曾想到,几乎没有半点停顿,那些绣花针连着细线,轻松穿透了自己的长袍,并再度朝自己袭来!!!

    “什么?!”

    慕容复大惊。

    这怎么可能?!

    不过是绣花针而已,而且还已经拐过一次弯,离体如此之久,附着的内力也早该消散了吧?

    为何还能穿透自己内力加持下的长袍,且如此轻松?

    “哈哈哈!”

    海大富却未曾闲着,左手竟然也扔出四枚连着细线的绣花针,破空而去,前四后四,将慕容复的去路彻底堵死。

    慕容复脸色大变,心中更是惊惧不已。

    “怎会如此?”

    他思绪如电,惊骇莫名:“之前与此人一战,虽然也是一流高手行列,但与我相比,却还相去甚远。”

    “可如今才过去多少岁月?其内力,竟然远比我更为身后?”

    “这,这!!!”

    “怎么可能?!”

    慕容复震惊无比,感到难以置信,且怎么也想不通。

    在他看来,自己的天赋已经是绝顶了,妥妥的天赋异禀,但就算如此,自己此刻的内力,也远不如眼前这海大富来的充裕、厉害呀!

    他却不知道,不说其他,仅仅是无崖子的六成功力,便已经远超过自己了。

    无崖子七十年以上的功力,哪怕六成都有四十二年,慕容复现在才几岁?从娘胎里修炼都没有四十二年!

    何况,他的一年,跟无崖子的一年,能划等号么?

    就更不用说海大富自己和其他人的内力了。

    此刻,慕容复陷入绝对被动。

    手中没有兵器!

    前后都有穿透性堪称恐怖的绣花针,最麻烦的是,这些绣花针还能拐弯儿!

    “只能谨慎应对,一边躲避,一边想办法断了他的线!”

    慕容复凝神静心,小心谨慎,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分析着每一枚绣花针的前进轨迹、路线,而后小心翼翼去躲避,却格挡···

    但就算如此,他也着了道!

    八枚绣花针不过两个来回而已,慕容复虽然躲开了针刺,却忽略了细线的存在,被细线缠绕,直接裹成了粽子。

    “北乔峰、南慕容?”

    唰!

    八枚绣花针全部飞回,海大富随手接下,不屑一笑:“乔帮主的确是当得上这个名号,但你慕容复,不配。”

    吧嗒。

    慕容复落地,却如同傀儡一般,被线捆住,线的另一头,被海大富捏在手中,甚至像是在牵狗!!!

    “你?!”

    慕容复愤怒不已,奋力挣扎,却发现,自己竟然挣扎不开?!!!

    惊怒交加!

    一开始的愤怒和杀意,在这一刻,终于转化为部分愤怒与震惊,除此之外,还有一丝恐惧。

    为何?!

    为何他的成长会如此之快,到现在,更是已经胜于我?

    这些细线,分明就是缝制衣服的普通细线而已,在内力的灌注之下,自己一时之间竟然都无法崩断,这足以证明,他的内里层次,要超过自己许多。

    可是,这怎么可能啊?!

    “你什么你?”

    海大富嗤笑着:“难道你还不服?”

    “辣鸡!”

    话音落下,他再度抛出一枚绣花针,这绣花针穿着黑色丝线,刹那间靠近慕容复。

    慕容复大惊,便要全面爆气,挣开束缚。

    但却依旧没能第一时间挣脱开来。

    也就是这片刻间,那枚绣花针在他背后疯狂穿刺,他还以为自己这次完了,就算不死也要重伤,可结果,却一直未曾有疼痛之感传来。

    这又是为何?

    碰!

    终于,慕容复以自家绝学斗转星移勉强挣开束缚脱身,可就算如此,却也没能吧细线尽皆崩断,只是勉强让细线松开,从而脱身而已!

    “这,这到底!”

    慕容复面色惊咦,但却就在这时,右臂猛的剧痛。

    低头看去,才发现,是方才那一枚穿着黑色细线的绣花针,由自己身后射来,将自己的右臂,来了一个对穿!

    此刻,海大富轻轻伸手,如拈花指一般,轻轻黏住绣花针。

    但若是再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原本黑色的细线,如今却变成了黑红色,那是···

    被慕容复的鲜血所染红的色泽!

    “该死!”

    慕容复大怒,动用全力,一把扯断黑色细线,却依旧感觉右臂剧痛,有些难以忍受。

    伤口不大!

    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小的‘点’而已。

    但却彻底穿透了右臂,连骨头都被刺穿!

    怎么可能不痛?

    “你到底是谁?又要做什么?!”

    “你有资格知晓?”

    面对慕容复的怒吼,海大富嗤笑一声,从手中绣花针上甩落一滴鲜血,随即,竟是颇为嫌弃一般,将这枚绣花针弹出。

    咔!

    瞬间而已,绣花针刺破地板,深入地底,谁也不知到底刺入了多深的地下。

    “岂有此理!”

    “不过是凭借暗器,占了一时的优势,也敢在我面前猖狂,若是我手中有剑···”

    慕容复癫狂嘶吼着。

    “若是你我手中都有剑,你早死了。”

    海大富却是冷笑着打断慕容复的话语:“你的剑法,我又不是未曾领教过,算得了什么?”

    “胡言乱语!”

    慕容复赶紧怒喝着打断,那日杏子林外的遭遇,被他视作一生之耻,怎么能让海大富道出?

    “再来打过,就是赤手空拳,我也定要斩你!”

    “公子爷!”

    见慕容复竟然还要再战,包不同实在忍不住,呼唤了一声,见慕容复扭头看来,包不同苦笑着,缓缓摇头。

    慕容复顿时面色清冷,对包不同格外不满。

    你他妈什么意思?

    老子身为你的主人,在这里与人对战,你们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特娘的在一旁奚落老子?

    怎么,就你们也看不起老子?

    慕容复心里万分不爽,但包不同这一打岔,却是让他发现,周围看戏的天下群雄之面色,都有些不对劲。

    那是···

    一种惊惧和难以置信。

    仿佛看到了什么无法相信之事。

    是因为海大富太强?

    他瞬间眉头大皱,感到难以接受。

    这少室山一战,自己早已经计划好了,分明就应该是自己大放光芒的时刻啊,为何反倒是成了这臭乞丐斩获天下人震惊之时?

    但突然,却又反应过来。

    不对劲!

    如果仅仅是因为海大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他们就算震惊,也不至于如此难以置信,因为就方才那一战,自己就算落入了下风,但这点小伤,自己也完全可以忍受,然后再战。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除非,他们发现了什么,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是海大富的对手,甚至相差很远,否则怎会如此?

    可慕容复承认,自己方才的确是陷入了被动,但也不至于全无半点胜算才对啊!

    为什么会这样?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嗯?

    难道!!!

    他突然想到,那一枚黑线绣花针在自己身后停留,却未曾攻击的些许时间。

    斯拉!!!

    接着,慕容复一把扯下自己一层衣物。

    之前,为了挡那四枚绣花针,已经将外面的长袍抛出,虽然没挡住。

    现在,又将中间一件衣服扯下,至此,慕容复便只剩下白色的里衣了,且右臂部位,已然有一朵血色梅花绽放。

    但这一切,与他发现自己这件衣服背心被刻下的字相比,却根本不算什么。

    废物!

    两个黑色小子,就在这件衣服的正中心!

    从艺术角度而言,刺的竟然还不错!

    可是···

    废物?!

    慕容复顿时双目赤红,愤怒之火熊熊燃烧,一双手不由自主便死死抓住了衣物,浑身都在颤抖。

    你一个臭要饭的,竟敢说我是···废物?!

    也就是此刻,看戏的众人终于反应过来,在震惊之中,接连低语。

    少林众人:“嘶!”

    “阿弥陀佛,这乞丐模样的老者到底是何方来人?为何如此厉害,竟是将南慕容戏弄于股掌之中?”

    “一开始,贫僧还以为他是在吹牛,但此刻看来,在其眼中,南慕容还真不算是什么了。”

    星宿派诸多喽啰:

    “哈哈哈哈!”

    “我的天啊,这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复吗?”

    “竟然被人在身后刺下了废物两个字而不自知?”

    “果然是废物!”

    段正淳:“呵呵呵,一闪还比一山高。”

    “这天下,还真是人才辈出啊~”

    丐帮众人:

    “哈哈哈,这便是姑苏慕容复?”

    “就这?”

    “哪里比得上我们乔帮主雄伟伟略、豪气干云?实力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区区慕容复,谁给他的胆量与我们乔帮主划分南北?”

    “晦气!”

    “···”

    四大恶人:“噗嗤!”

    “慕容复,好一个慕容复,原来慕容复竟然是个废物啊!”

    “你们看,他捧着废物二字多开心啊?全身都在抖,是在跳舞吗?”

    “岳老三你太过分了,他是在跳舞吗?他分明是激动到浑身都在颤抖。”

    诸多龙套。

    “原来慕容复竟然不过如此?”

    “不,并非是慕容复不过如此,若是换了我等上去,只怕三两招便会被慕容复毙于掌下。”

    “可他若是强,又为何先是不敌毫无名气的段誉,接着又败给这貌似没有任何战绩的乞丐?”

    “而且还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不自知,这···实在是有损北乔峰、南慕容的名头,我看他也不配与萧峰并列,划分南北。”

    “的确,萧峰虽然是契丹人,但如今却是以一敌二,独占两大高手而不落下风,他们可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物。”

    “慕容复一对一,却是接连失利,甚至被打成这样还以为自己能胜,这不仅仅是实力不足,脑子怕是也···”

    “咳咳,休要乱语,当心慕容复发疯乱咬人,何况这也的确不是慕容复太弱,而是对方太强。”

    “不过嘛,相比于萧峰的实力,慕容复就···”

    周遭传来的声音不大。

    但却在慕容复耳中,却是被无限放大,犹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最尖锐的针、最锋利的刀,疯狂刺入他的心、割裂他的肉。

    怒火熊熊燃烧、彻底爆发。

    “啊!!!”

    轰!

    慕容复一声怒吼,手中刺有废物二字的上衣顿时炸裂成无数碎片,随即,他狂吼一声:“纳命来!”

    同时,慕容复冲向海大富,要拼命!

    他在发疯!

    其实,慕容复从小到大,一直都背负着极大的心理压力。

    看似‘少主’,地位崇高、实力高强、名声在外,人也长得很帅,可实际上,他的心理压力却远超所有人。

    也正因如此,他对自己的‘期望值’无比的高。

    可现实与期望的相差,太大了。

    尤其是此刻,大到他无法接受,大到他疯狂。

    这疯狂,让他不顾一切,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杀了海大富!

    必须杀了海大富,唯有如此,才能堵住天下众人悠悠之口、才能证明自己,才能让大家都知道,自己配得上北乔峰南慕容的称号,姑苏慕容复,是高不可攀的神圣存在!

    这一幕,让包不同和风波恶、阿碧大为焦急。

    三人顿时苦着脸,对王语嫣求情:“王姑娘,这是为何啊?您与公子爷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如今为何反倒是自己人内讧了?”

    “您快让那位停手吧,您也知道公子爷的抱负,他如何能受得了这种刺激?再这般下去,无法收场呀!”

    “是呀王姑娘,就算是如当初在杏子林封于修挑战我等那般,挑战便可,又如何能够羞辱?羞辱我等也就罢了,公子爷他身份高贵,如何能够羞辱啊?”

    “要挑战公子爷,完全可以私下里,这···”

    “求王姑娘您快让你的朋友高抬贵手吧。”

    他们姿态放的极低,苦苦哀求。

    “唉!”

    王语嫣轻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何况,我们这并不是在害他,而是在帮他。”

    这是王语嫣的心里话,她是真没想害慕容复,反而有些想帮他尽早走出复国的春秋大梦。

    讲道理,对慕容复来说是复国,但当今朝廷来说,这却是反贼行径!

    没有兵权,只是在江湖中叫嚣一下也就罢了。

    一旦开始招兵买马,你看朝廷收拾你不?

    不仅如此,慕容复的心理压力太大、背负的太多了,如果给他‘降降温’,让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就不是此刻这般暂时发疯、失去理智的结局了。

    而是真的变成一个疯子!

    “啊这?”

    “王姑娘你!”

    “公子爷他···”

    包不同三人却是不知道王语嫣的想法,还以为王语嫣是在推脱,心中都是一阵冰凉。

    暗道女人实在太狠心了!

    难怪都说最毒妇人心,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王语嫣这转变、黑化的也太彻底了。

    ······

    “还来?”

    面对疯狂杀过来的慕容复,海大富却是撇着嘴,万分不屑:“杂家说了,你不配。”

    “慕容复,不过如此。”

    他侧过头去,哪怕慕容复已经杀到附近,却也依旧无比淡定,根本没有要躲闪的意思,甚至还敢扭过头去,根本不看慕容复。

    对慕容复的轻视溢于言表,已然‘登峰造极’!

    这让慕容复更是愤怒无比。

    你他妈就这么看不起我?!

    他的双目赤红,几乎要入魔。

    海大富的话语,再度悠悠传来:“我已试过他的斤两,说实在的,的确是让我非常失望。”

    “谁还有兴趣?交给你们了。”

    “我来!”

    封于修早已等待多时,此刻哪里还会人忍耐?

    “哈哈哈!”

    他魔性的笑声伴随着如同炮弹一般的身影瞬间冲出,至此,他原本所在之处地面炸裂的声音才幽幽传出。

    封于修的速度太快了,刹那间便挡在海大富身前。

    同时,海大富已经转身,彻底无视了慕容复。

    这一幕,让众人又是大吃一惊。

    “他?!”

    “他竟然背对慕容复,而且没有半点防备?”

    “好狂妄的人!”

    “这是多么自信啊?”

    “不,这不是对自己自信,而是对此人···他是封于修,是对封于修的自信,认为封于修必然能挡下如此愤怒的慕容复?”

    “可我不是听说,当初在杏子林,封于修只是勉强与乔峰过了几招么?对上慕容复···”

    包不同、风波恶、阿碧三人原本很是焦急。

    但见到是封于修出手,却又都松了口气。

    封于修的确挺强,但那是与自己这个层次的人相比,跟公子爷相比,封于修却是弱了很多。

    不足为据。

    只是封于修的话,公子爷定然能够···

    他们的念头才刚刚升起,封于修便在他那标志性的魔性笑声之中,与慕容复撞在一起。

    轰!!!

    两人对了一掌,内力澎湃,双方内力涌动,特效瞬间爆发!

    一人蓝色、一人紫色。

    但紫色特效却只是稳了不到一秒,便被蓝色彻底压制。

    砰、砰、砰、砰、砰···

    慕容复身后地面不断炸开,像是火药爆炸一般,足足炸出八个大坑,蔓延出十七八米之远!

    噗!

    慕容复也是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而后更是疯狂后退七八步,才勉强站定。

    “这?!”

    “什么!!!”

    包不同、风波恶兄弟二人惊呼一声,目瞪口呆,浑身巨震。

    “这不可能!”

    “封于修他的内力,怎么可能如此深厚?!”

    其他人也很震惊。

    大家都能看的出来,方才慕容复绝对是含恨而发,将一身内力都调动到极限了,含恨一击,是真正的全力以赴。

    方才两人那一掌,比拼的也是单纯的内力雄浑程度。

    可是问题来了。

    慕容复冲出那么远,含恨一击。

    封于修呢?

    却很是仓促。

    就算之前有所准备,调动内力的比例应该也是比不过慕容复的,何况慕容复还冲了那么远?!

    结果现在对拼一掌,在单纯内力的比拼方面,慕容复却‘大获全败’,你特么敢信?!

    可是,他们了解的不算多。

    在场之人,当初在杏子林中,见过封于修出手的,才是真正被震惊到无语附加,眼珠子都快瞪出了眼眶!

    封于修的确很强。

    杏子林时,就已经展现出一流高手的实力,丐帮四大长老、风波恶、包不同在其手中都是渣渣。

    甚至还能跟乔峰过两招。

    而且还有那有几分降龙十八掌风采的掌法···

    可就算如此,也远不是乔峰这个等级的存在啊。

    哪怕慕容复不是乔峰的对手,也比封于修强的多了吧?可现在,却、却、却???

    到底什么情况?

    大跌眼镜!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是封于修之前在藏拙,还是在这段时间内有什么机缘,突飞猛进了?”

    “不知道啊,但,真的很惊人。”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慕容复真的是沽名钓誉、实力极差···”

    “狗屁!”

    “就方才那一掌,就是换了一般的一流高手上去也必然是挡不住的啊,会被封于修一掌震死。慕容复只吐了一口血,足以说明他的强大。”

    “不是慕容复弱,而是这封于修···太强!”

    “我的妈呀!王语嫣王姑娘带来的这些人,到底是何来头?为何一个个都强到如此地步,堂堂姑苏慕容复,在他们手下,竟然···竟然!!!”

    惊了!

    这一刻,真的是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没人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唯有萧峰,在大战之余,却依旧关注到这一幕,而后大笑一声:“哈哈哈,封兄弟进步神速啊!”

    “如此实力,比当初你我切磋之时,可是强出太多了。”

    “稍后若是有机会,你我定要再切磋一次。”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就怕乔帮主你瞧不起我~”封于修也是立刻回应。

    他又如何不想与乔峰再战一场?

    想!

    太想了!

    “哈哈哈,那变如此说定了!”

    乔峰回应,随即再度以一敌二,打到两人苦不堪言,不断后退···

    而众人的惊呼,以及封于修和乔峰的无视,让慕容复更为难受与癫狂。

    受伤又如何?

    内力比拼陷入劣势了又如何?

    我慕容复通晓百家武学,岂能弱于你?!

    “啊!!!”

    慕容复怒吼一声,不退反进,再度冲向封于修,要以拳脚功夫对敌。

    而这,却是让封于修双目放光,兴奋的很:“要比拼拳脚?好、好、好!我便与拳脚功夫会会你!”

    噼里啪啦!

    两人瞬间碰撞在一起,噼里啪啦的爆响声随之爆发,好似鞭炮炸响,实则,却是二人在比拼拳脚!

    一招一式,都重若万钧!

    封于修甚至近乎没用内力,仅凭借肉体力量,再加上一丁点内力而已,便打到慕容复全力以赴却依旧占不到优势!

    “哈哈哈,过瘾、过瘾!”

    “果然,我还是喜欢拳脚对决。”

    “慕容复,你可要撑住啊!”

    “先拳后腿次擒拿,兵器内家五合一~!”

    “拳法我试过了,接下来是腿法,接招!”

    唰!

    封于修突然变招,本就很是被动的慕容复瞬间更是难受,封于修的腿太重了!

    且他双腿一长一短,天生跛脚,却将有问题的那只脚练的比正常的脚更为恐怖,堪称‘天残脚’!

    这更是看的诸多‘观众’目瞪口呆···

    腿法之后,乃是擒拿!

    可天龙世界有多少擒拿高手?

    没几个!

    倒是有更高级的擒龙功,但这玩意儿慕容复也不会啊!

    且封于修的擒拿功夫是后世的擒拿功夫,后世是什么意思?内力早已不存,内劲高手都屈指可数。

    外家高手怎么练?

    只能在招式上下功夫!

    所以,在单纯的招式方面,其实已经经历过多次改良,更加快准狠,没那么多花里胡哨、就是擒拿、就是狠!

    慕容复哪里懂这个?!

    接连被擒,而后又放开···

    每一次被擒又放开的过程,都让慕容复的怒气和痛苦再增几分,嗷嗷叫着,再度出手。

    可很快,又再度被擒拿···

    “好家伙。”

    林彬惊叹一声:“都快赶得上七擒孟获了。”

    “好惨一慕容复。”李天然嘀咕道:“语嫣小姐姐,你就不怕他被刺激的提前疯了?”

    “应该不会吧?”

    王语嫣这时突然也有些没底了。

    “不会。”

    西装暴徒倒是呵呵一笑:“不要忘记,慕容博可还在暗处看着呢,他都没跳出来,便证明慕容复还扛得住。”

    “所以···”

    “加大力度啊兄弟们~!”

    ······

    咔!

    轰!

    又一次擒拿!

    封于修一首抓住慕容复右手手腕关节,将其狠狠扭了半圈,慕容复疼痛不已,几乎跪倒在地。

    同时,封于修的右手成爪,已然抓住慕容复面门!

    也就是他受力了而已。

    否则,就这一招,便有两种方法,置慕容复于死地。

    砰!

    没有捏碎他的脸,没有将其脑袋狠狠按在地上当做西瓜砸碎,封于修一脚踹在慕容复胸口,将他踹出十余米远。

    同时,在其雪白的里衣之上,留下了一道黄褐色脚印。

    无比清晰。

    “呼、呼、呼···”

    慕容复喘气如牛,双目也如同发疯的牛一般赤红一片。

    “啊!”

    咆哮间,他再度冲了过来。

    这一幕,让看戏的‘高手’们纷纷皱眉。

    “慕容复这···”

    “发疯了嘛?”

    “太没有分寸与风骨。”

    “封于修都已经留手近十次,他却还不依不饶,这是输不起啊。”

    “疯了,真的是疯了。”

    “还来?”

    封于修摇头晃脑,嗤笑一声:“罢了罢了,你慕容复还真是徒有虚名,怪我,不该抱太大期望,就你这实力,实在是一言难尽。”

    “没意思,没意思。”

    “本以为北乔峰南慕容的慕容复,就算再差,也该有乔帮主十之六七的实力吧?却未曾想,竟是连十之四五都没有。”

    “真的没意思。”

    “也就是语嫣小姐姐再三叮嘱不能伤了你的性命,否则你以为自己还能活?”

    说罢,他竟是也转过身去,看也不看冲过来的慕容复,幽幽道:“还有谁有兴趣想试试?”

    “不过我劝你们别抱太大希望。”

    “真的···也就这样。”

    吧嗒!

    说着,他竟然真的就迈动脚步,直接走向林彬他们那边,再也不看一眼身后含恨冲过来的慕容复。

    不屑!

    轻蔑!

    你慕容复,算个什么?

    啊啊啊啊啊!

    慕容复心中的怒意直接飙升到极致,几乎忍不住要大口吐血,双目更是血红一片,就连视线都蒙上了一层血红之色。

    王语嫣,又是王语嫣!

    若非王语嫣,我早就死了?

    该死!!

    该死!

    该死!!!

    你们都该死啊啊啊啊啊!!!

    我慕容复是大燕皇族之后,注定要光复大燕,做皇帝的人物,你们却如此、如此、如此!!!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

    当我好欺么?!

    啊啊啊啊啊!

    杀、杀、杀!!!

    慕容复心中,已经被杀意所弥漫,脑子里的思绪几乎停滞,只有一个念头,杀!杀了海大富、杀了封于修,甚至···要杀王语嫣!

    所有阻拦我的人,都要死!

    都该死!

    都要杀!

    慕容复近乎入魔!

    然而,一道人影的突然冲出,挡在他与封于修身前,让慕容复微微一顿。

    不过也就是片刻而已,慕容复便继续出手了,管你是谁?只要敢阻拦我,全都该杀!

    “这是要疯的边缘了?”

    西装暴徒皮笑肉不笑,面对慕容复,竟然还有闲暇之心,给自己点上一根烟。

    吸,呼~

    烟雾缭绕间,他摆开架势,叼着烟,幽幽道:“既然如此,就让我来帮你清醒清醒。”

    “放心,很快。”

    唰!

    西装暴徒的功夫,如今也很杂,群友会的,他几乎都会。

    但他最喜欢的,同样也是自己的拳脚功夫。

    干净利落、见招拆招,没有哪怕一丝多余。

    哪怕是在防御、在破招,都是帅到爆炸,此刻,依旧如此。

    慕容复的进攻,瞬间便是十余招,可西装暴徒却是轻松写意,将其招数尽皆破解,随即,更是直接一拳,砸在慕容复面门之上!

    噗!!!

    一口鲜血,混着门牙喷出。

    慕容复顿时飞出十余米远!

    砸落在地,眼冒金星,口鼻溢血···

    凄惨!

    “啊!!!”

    但短暂的一秒之后,慕容复便狂吼一声,挣扎着站起,状若癫狂,嘶吼着再度冲向西装暴徒···

    “果然让我很失望,慕容复,太差劲。”

    然而,西装暴徒也是轻叹一声,转身就走。

    这一幕,为何这么熟悉呀?!

    众人都有些发懵,到底啥情况?

    难不成,还要再来一次?!

    显然,他们猜对了。

    这一次是陈真!

    他踩着蝴蝶步,蹦蹦跳跳、中西合璧,这打法,给在场所有天龙八部世界之人都看懵了。

    他们哪里见过这个?

    全然看不明白。

    但慕容复此刻的早已怒火攻心,哪里还会管见过没见过?不顾一切,打、杀就是了,谁挡在眼前,杀谁!

    但很可惜,他又一次高估了自己。

    他···依旧不是陈真的对手。

    而且被霍家拳加西洋拳又给暴揍了一顿,他倒是想用斗转星移,但却被白虹掌力直接拍到懵逼!

    也就是这一刻,丁春秋面色微变。

    别人认不出来陈真所施展的白虹掌力,他却是知道的。

    也正因如此,对陈真格外忌惮。

    陈真过后,李天然也忍不住了。

    这货贼帅。

    虽然笑起来看着有些贱,但仍然难掩其帅气的容颜:“那个,慕容公子,你也可以吗?”

    “我也想试试···”

    试试?

    你也想···试试?!

    你们他妈的把我慕容复当什么了?

    茅坑的石头吗?谁都能踩两脚?

    “啊!!!”

    轰!

    慕容复彻底爆气,全身内力爆发,近乎丧失意识,只有一个念头,杀光所有阻拦自己之人!

    他冲向李天然,可李天然却依旧嘻嘻笑着,随即出手。

    但很快。

    天下群豪再一次被震惊。

    “这??!!”

    “又是轻松压制慕容复?”

    “这怎么可能?!”

    “到,到底怎么回事?疯了吗?”

    “是慕容复真的如此之弱,还是这些人,都是难以想象的恐怖?实力强到绝巅?!”

    这一刻,就是鸠摩智都感到头皮发麻!

    甚至,躲在暗中的扫地僧,都眼皮直跳。

    随即,更加开心。

    “阿弥陀佛。”

    “善哉善哉。”

    “如此之多的高手,若是都能皈依我佛,我少林,至少可再强盛百年,善哉~~~”

    包不同、风波恶见慕容复如此披头散发、状若癫狂、双目赤红的模样,再听其不断发出不似人的怒吼,并且冲向李天然,顿时焦急不已。

    “公子爷!”

    “不好,公子爷怒火攻心,恐怕会走火入魔!”

    “大事不妙,必须赶紧拦下公子爷。”

    “出手!”

    两人知道事情大条了,咬牙之下,就要冲出去阻拦,甚至是已死相拦。

    可就是在这突然之间,身边却突然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内力,将他们彻底压制,根本无法动弹!

    “这?!”

    两人的瞳孔瞬间缩成针眼大小,勉强回头看去,却见王语嫣面色平静,目光幽幽。

    “包三哥,风四哥,你们还是不要参与了吧。”

    “有些事,你们暂且不知,但很快就会知晓。”

    “但这一战,与你们无关。”

    “王姑娘!”

    闻听此言,风波恶猛地瞪大双眼:“就算你与公子爷之间闹翻了,有什么过节,却也不至于如此吧?”

    “我们只是想要帮助公子爷冷静、清醒而已,您又何故置他与死地?”

    “置他于死地?”

    “我说了。”

    王语嫣淡淡开口:“我是在帮他。”

    “你们现在上去,才是害他。”

    “他认不清自己,总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天上地下无敌,就是连乔帮主都不看在眼中,更是时刻做着复国的春秋大梦。”

    “根本看不清现实。”

    “若是不早些清醒,有点···数,早晚会发疯。”

    “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给他一些刺激与打击,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让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

    “接受平凡、甘于平凡,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以启齿之事。”

    “何况,他也并非真的平凡,只要认清自己,何愁不能过的风生水起?”

    “王姑娘!!!”

    包不同带着哭音开口:“可公子爷他守不住的啊!”

    “他从小便高高在上,之后更是闯下诺大名头,天下人谁不敬他?你的朋友如此接连羞辱,公子爷会疯的!!!”

    “若是他真的承受不住,无法认清自己,疯了,便疯了吧。”

    这一刻的王语嫣看上去格外冷酷:“早晚都是疯,早一些,又有何区别?”

    两人彻底愣住。

    其实,王语嫣还真不是想把慕容复置于死地。

    但却也不会看着他继续‘疯’下去,就是要捶他,让他认清自己,让他甘于平凡。

    少做复国的春秋大梦,脚踏实地一步步前行,以慕容家的实力和他的底蕴,难道还不能风生水起?

    碰!

    话音落下,慕容复再一次被打飞,落地,喷出鲜血。

    “啊!!!”

    又是一声不似人的嘶吼,慕容复竟然流下血泪!

    他挣扎着坐起,在嘶吼中,爆发全身内力,疯狂捶地。

    咚、咚、咚!!!

    大地震动,烟尘四起。

    “为什么?!”

    与此同时,慕容复在咆哮,在嘶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们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

    “为什么都要跟我作对?”

    “为什么都要跟我慕容复作对?”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我杀了你们,啊!”

    轰!

    慕容复‘爆气’,心魔爆发,彻底被迷乱了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