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我于人间全无敌,下一秒就被雷劈

    (PS:以后就不在标题强调字数了,反正大家都知道是万字,有调整会另行通知~)

    “你笑什么?”

    岳不群走下主位,提着长剑,面色凝重,大有一言不发便要动手之势,随时有可能出手。

    然而,东方不败却依旧无比淡定,甚至抱着双臂,淡然而视,嗤笑道:“我笑,你不自量力。”

    “罢了,你说我要代表剑宗,那我便代剑宗来讨要个说法吧。”

    “剑宗、气宗,说到底都是华山派,就算分化,也是各自的流派不同而已,共存又如何?”

    “你气宗前辈却如此不要脸,骗的骗、坑杀的坑杀,导致剑宗彻底凋零,再无人才。”

    “可笑的是,经此一战,就是其中发难、阴谋不断,最终却也只是惨盛,留下大猫小猫两三只。”

    “若非是留下了各种功法和底蕴传承,只怕华山派早已灭了,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剑宗之强?”

    “而你其中,却还沾沾自喜···”

    “殊不知,你们根本就是华山派的罪人!”

    “混账!”

    岳不群怒喝一声:“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既然如此看不起气宗,又为何学我气宗内功?”

    他想动手,但却迟疑。

    因为江阿生的天赋太强了,入门之前就能压制宁中则,而现在发难,说他没有压制自己的底气,谁信?

    没有一击必杀的机会,岳不群不愿意随意出手。

    恰在这时,他耳朵一动,听到脚步声。

    回头看去,却见岳灵珊在一旁的大柱子后偷看,当即面色微变:“你来作甚,赶紧离开!”

    岳灵珊还是个少女呢,此刻哪里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被呵斥之后,顿时扑进了宁中则怀中。

    “你担心什么?”

    东方不败又是一声嗤笑:“担心我对岳灵珊出手,还是以她做要挟?”

    岳不群没开口,但不用说,他必然是这般担忧。

    “哈哈哈,岳不群,你太看的起自己了。”

    东方不败哈哈大笑:“就凭你?亦或是整个江湖?我东方不败,随手可灭!何须以一个小丫头,要挟于你?!”

    “你···”

    “东方不败?!”

    岳不群与宁中则脸色大变。

    “你,你竟是近日来传的沸沸扬扬,魔教的光明左使东方不败?”

    “该死!”

    “原来这一切,竟然是魔教的阴谋?”

    “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华山上下,以死殉道!”

    “···,打住。”

    东方不败揉着眉心:“真是麻烦,果然还是全杀干净来的轻松、便捷一些。”

    此言一出,一股寒气自他体内散发,在场三人顿时如坠冰窖。

    “阿生!”

    宁中则连惊呼一声:“···,罢了,无论你是阿生,还是东方左使,但你此刻既然没急着动手,便必然有话要说,有事要做。”

    “我们何不将事情摆在台前,好好说清楚?”

    “你娶了个好妻子。”

    东方不败的散发的寒意逐渐消散,撇了岳不群一眼,幽幽开口。

    岳不群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

    最为看重的弟子,结果是个反骨崽,还想把自己杀了,现在更是说出这种话来,什么意思,我岳不群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我老婆?!

    难道,这混账看上了我老婆?!

    该死的!

    “东方不败!”

    “你要战便战,我华山派怕你不成?”

    “少哔哔!”

    东方不败有些烦了,他本就不是爱逼逼的人,要不是觉得华山派也不是那么不可救药,他绝对已经动手砍人。

    “让我思路都乱了。”

    “师哥。”

    宁中则年劝道:“咱们不妨听听东方左使到底要做什么,在做定夺不迟,你意下如何?”

    “···”

    “哼!”

    岳不群傲娇出声。

    岳灵珊则全程处于懵逼状态。

    “华山派,仍然是华山派,但你岳不群,不能做这个掌门,宁中则宁女侠,这个掌门,由你来做。”

    然而,东方不败一开口,顿时让在场的岳不群脑瓜子嗡嗡作响。

    岳灵珊更懵了。

    宁中则红唇大张,全然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可是联想到之前的话语,让她面色逐渐发红,言语都多说了:“阿,阿生,啊不,东方左使,这···师娘、我,我怎么能做华山掌门?”

    “你莫要说笑。”

    岳不群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便是怒不可遏。

    这是在干什么?

    这他妈是当着自己的面,调戏自己老婆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该死的!”

    “东方狗贼,你欺师灭祖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调戏自己师娘?你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在之徒···”

    “让你特娘的别哔哔!”

    轰!

    恐怖的内力席卷,瞬间震的三人浑身发抖,几乎被弹飞开去。

    三人彻底懵逼。

    就是岳不群,也说不出话来了,双目瞪的滚圆,死死盯着东方不败,喉咙中‘呵呵’个不停,震惊到近乎麻木。

    这种内力,太惊人了!

    在笑傲江湖世界,内力其实已经被削弱了很多,虽然还有,但却也不怎么厉害了,否则也不会有华山剑气二宗之争。

    可现在,东方不败所绽放的内力,却如同汪洋大海,强横无比,岳不群三人自然难以置信,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如我方才所言。”

    东方不败见三人都被吓到了,才继续道:“宁女侠,从今日起,你便是华山派掌门。”

    “至于你岳不群。”

    他目光充满不屑的扫过岳不群,撇嘴道:“勉强当个长老吧,但只负责教导弟子,却无其他职权。”

    “且从今往后,华山剑派,再无剑气二宗之争!”

    “剑派、剑派,这剑派,自然是剑法最为重要,但当剑法提升到一定层次,却又需要提升内功,才能增加其威力。”

    “所以到最后,本就应该剑气双修、殊途同归!”

    “然普通弟子修炼内功,就是数十年也未必能有什么太大成就,疏于练剑,便更是难以拥有一战之力。”

    “华山剑派的路,应当是先练剑,剑法登堂入室,再练气,剑气双修。”

    “岳不群,你当了这么多年掌门,只知道死守气宗,难道就不曾想过,自己为何教不出哪怕一个像样的弟子么?”

    “可笑。”

    东方不败又是一生嗤笑,听的岳不群满脸怒意、满腔怒火,但此刻的他,却是说什么也不敢出手了。

    方才那澎湃的内力太过吓人。

    尤其是对他们气宗的人,在潜意识中,他们认为,内力便等于一切!

    这般高深的内力,还打什么?

    “因此,从宁女侠你担任华山剑派掌门人之日,也就是今日起,即刻放缓所有弟子的内功修行,以剑法为主。”

    “且稍后,我会给你一些剑谱以及内功心法。”

    说到这里,他又是不屑撇嘴。

    “紫霞功?”

    “何其垃圾!”

    东方不败自己都没发现,在群里混的久了,他的说法方式也在改变,不过这却无伤大雅,就算注意到了,他也不会在意。

    贬低。

    还是贬低。

    ‘诺大’的华山剑派,包括师父、弟子、传承功法,都被他贬的一文不值,岳不群却敢怒不敢言。

    他本就是个伪君子性格,哪里有什么冲冠一怒···

    再怒,也得忍着!

    忍得住。

    “这是魔教的阴谋?”

    “哈哈哈!”

    “魔教?”

    东方不败笑了:“莫说有我东方不败,就是没有,你区区华山,五岳剑派垫底的一个,也值得日月神教对你们动用阴谋?”

    此言一出,岳不群的脸色更是一片惨白。

    连动用阴谋的资格都没有?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那你究竟是为何?!”

    “这一切,不过是我华山派内部之事,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

    东方不败轻声自语:“是啊,与我何干?若是换了以前,我定要将你们这些人尽皆杀了,何其轻松简单?”

    “又岂会如此大费口舌。”

    “哼,但说到底,我如今,也算是华山弟子,拜过祖师的,这华山内务,我自然管得。”

    “你这掌门当的不是个东西,我也有权提出自己的‘意见’,你说呢?前掌门?”

    岳不群脸色阴沉。

    牙齿都快咬碎了,却说不出话来。

    “看你这个样子,真想一指头戳死你。”

    “不要,阿生···不,东方左使,你别。”宁中则大惊。

    东方不败沉默,随即道:“还是那句话,你人不行,但你身边的人却不错,宁女侠是一个好师娘。”

    “灵珊乖巧可爱。”

    “六猴他们,也是合格的师兄弟。”

    “否则,你华山派必然不会到此刻还留存于世。”

    “便如我方才所言,华山派的改革自今日而起,你们自己即刻执行吧。”

    “至于岳不群···”

    哗!

    突然之间,东方不败对岳不群拍出一掌,内力澎湃,对三人而言,恐怖至极!

    “该死!”

    岳不群大惊,拔剑欲劈。

    “不要!”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岳灵珊这个小丫头,却是瞬间扑了过去,挡在岳不群身前。

    “灵珊!”

    宁中则大惊失色。

    东方不败却面不改色,随意挥袖。

    那恐怖的掌力,本来已经到岳灵珊身后了。

    宁中则和岳不群都下意识以为,岳灵珊在劫难逃,正准备拼命,然而···

    岳灵珊自己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她什么事都没有,反倒是准备拼命的岳不群猛的一震!

    “这?!”

    宁中则在一旁,却是看的明明白白。

    那掌印,分明要命中岳灵珊了,却是突然拐弯,饶了个一大圈,拍在岳不群后心!

    “师哥,你没事吧?”

    宁中则连冲了过去。

    “我···”

    “没事。”

    岳不群有些懵逼。

    会拐弯的掌力?

    闻所未闻!

    但为何自己现在没事?

    可以实质化的内力掌印,竟然如此拉胯?

    他不解!

    “没事?”

    宁中则更是错愕,她是看的最清楚的一个,那个掌印一看就很吓人,怎么可能没事?

    “阿生,是你,你收手了么?”

    她第一反应是,东方不败留手。

    “没事?”

    东方不败却是呵呵一笑:“方才那一掌,名为化骨绵掌,你已中掌,还以为自己没事?”

    “看看你的左手吧。”

    “中指之上,是否出现了一条黑线?”

    “当黑线蔓延到你手肘处时,你便会全身骨肉融化而亡!”

    “不过,你还有些时间,三月。”

    “三月之内,若是你的表现令我满意,我自然会替你再度续命三月,而若是我不满意。”

    “你便死吧。”

    “这···”宁中则很是焦急。

    岳不群看着自己中指上的黑线脸色惨白。

    岳灵珊也急了,终于反应过来,哭着到:“小师弟,不,东方左使,东方大哥,您放过我爹吧,他···”

    “我没打算杀他,只要他听话,自然死不了。”

    东方不败冷哼一声,背过身去,不想看岳灵珊哭到梨花带雨的模样。

    随即,大袖一挥,基本秘籍落入宁中则手中。

    “这些剑法、内功,你先学会,而后再传下去。”

    “我不管你华山剑派是就此封山,还是广开山门,都无所谓,但此后的培养却需以剑法为先,内功为辅。除非,有我的命令,否则这是铁律,不可更改!”

    “三月之内,我会回来。”

    “届时,若是所作所为令我不满意,华山剑派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完,东方不败不再废话,直接‘飞’了出去。

    真的是‘飞’,根本不用借力,至少飞了十余丈远!

    这一幕,看的岳不群心惊胆颤,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直到瞧不见东方不败了,三人才勉强定了心神。

    宁中则拿着几本秘籍,脸色矛盾无比:“师哥,我,我们该怎么办?”

    “别叫我师哥!”

    岳不群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现在,你才是华山剑派掌门,称我之名吧,哼!”

    他郁闷啊!

    在他看来,肯定是东方不败看上了自己老婆。

    指不定还看上了自己女儿!

    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安排?

    偏偏自己还没法反抗,好气啊!

    “师哥,你也别动怒,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何况,真正说起来,也没什么大碍。”

    “只要我们按照他的意思去办,师哥你就不会死,至于华山之变···说到底,也就是剑宗与气宗之变罢了。”

    “就是,唉。”

    “与我何干?以后我就只是一个传功长老,其他的,掌门你自己决定吧!”

    岳不群郁闷的很,拂袖而去。

    宁中则无奈苦笑,随即,翻看手中秘籍,看着看着,她露出惊容···

    “这,这些功法?!”

    每一本都超过紫霞功?

    华山之变,自今日始。

    岳不群退位,宁中则担任新掌门,所有弟子都不解其意,接着,又是一道命令下来。

    暂缓内功修炼,将重心,放在剑法之上。

    传功长老岳不群,会教导他们剑法···除此之外,还有新的剑法传下来。

    ······

    “可惜了,还没学会生死符。”

    “不然,倒是不用使用化骨绵掌这么麻烦,不过生死符也挺麻烦,还得炼制解药。”

    “何况,三个月之内我本就会回来一趟,看看岳不群是否听话,化骨绵掌倒也够了。”

    “最重要的是,这融合武学,果然如同群主的设想一般完全可行。”

    出了华山派,东方不败心情大好,但却没直接下华山,而是一路上了思过崖。

    “你来了。”

    风清扬如纸片人一般飘出,看向东方不败,很快露出一丝惊愕:“你的内力?!”

    “我是来辞行的。”

    东方不败抱拳:“其实,吾名东方不败。”

    “隐姓埋名而来,只为独孤九剑。”

    “你?!”

    风清扬顿时瞪眼,满头白发飘扬:“你早已知道我,且知晓我会独孤九剑?何人相告?”

    他懵了。

    自己这几十年都没在江湖上露头,更没展露过独孤九剑,是谁知道的这么清楚?

    “这不重要。”

    东方不败缓缓摇头:“无论如何,我敬你为前辈,且对华山派之前走的路亦是极为不满。”

    “但前辈无需担心,自今日起,华山派将走向正轨,先练剑、再练气,最后殊途同归。”

    “只要华山派上下齐心,早晚有一日,能从回五岳之巅。”

    风清扬一惊:“你做了华山之主?”

    “华山之主?”

    东方不败哈哈一笑:“前辈,你小瞧我了。”

    哗!

    一壶美酒被他扔出,风清扬接住之余,却也是洒脱一笑:“罢了罢了,我这把老骨头,本就已经快入土了。”

    “管那么多作甚?”

    “独孤九剑已经传下,没有愧对独孤前辈这一脉,如你所言,华山也是重回正轨,我还需担心什么?”

    “今朝有酒今朝醉罢了,小子,无论你是江阿生还是东方不败,我都觉得你小子不错。”

    “日后有空,若是我老人家还没死,记得来思过崖上,看看我。”

    “这是自然!”

    屯屯屯~~~

    一老一少,是为忘年交。

    在此刻,各自举着酒葫芦,屯屯屯灌个不停。

    ······

    随后东方不败扬长而去,一路去往黑木崖。

    王语嫣在赶路。

    林彬在等待大武侠正式上线。

    东方不败也在赶路。

    最终,却是东方不败先到黑木崖,时隔一两个月,东方不败再上黑木崖,黑木崖的一切在他看来都像是没有任何变化。

    毕竟,只是区区一两个月而已。

    但若是闭上双目,仔细去想这一两个月来的经历,却是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东方左使?”

    “东方左使回来了!”

    “快快禀告教主!”

    诸多喽啰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尽皆表现的很是兴奋,围绕着东方不败,嘘寒问暖。

    但他却并不在意,只是一路穿行,来到黑木崖核心区域。

    向问天,与跟岳灵珊差不多同在少女时代的任盈盈也都等在这里,见东方不败归来,两人的目光都有些奇特。

    也就是此刻,伴随着一声大笑,任我行现身。

    “哈哈哈!”

    “东方兄弟,你回来了?”

    “此行,可有收获?”

    “任教主。”

    东方不败未曾回应,反倒是拱手、抱拳,一开口,便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发生变化。

    任教主,而非教主!

    这其中差别,哪怕是萝莉形态的任盈盈都能分辨。

    “看来,东方兄弟你,是另谋了出路啊。”

    任我行何其霸道?自然不会忍耐,有什么便说什么,脸上的不悦之意,也是毫无隐藏。

    “算,也不算。”

    东方不败无惧,神色坦然:“我此行,却是想向任教主讨一样东西。”

    “什么?我项上人头?”

    任我行冷笑而视,吸星大法已然在蓄势。

    “吸星大法···”

    东方不败笑了:“任教主,你还是莫要出手的好,否则,恐怕会损伤远气。”

    “岂有此理!!!”

    任我行勃然大怒,直接扑过来,大手按在东方不败头顶,开吸!

    向问天第一时间抱着任盈盈退到安全区域,将其放下之后,又提着兵器回来。

    但见东方不败并未还手,而是任由任我行疯狂的‘吸’,他又放松下来:“东方终究还是大意了,不知道吸星大法的厉害,如此,倒也算是不错。”

    “唉,天资绝伦,却要背叛,实在是···”

    向问天一阵摇头。

    在他看来,东方不败必然是死定了。

    吸星大法何其霸道?谁敢让人按在脑袋上吸啊?

    ······

    而由于上黑木崖时,东方不败便开了直播。

    因此,林彬和群友们将眼前这一幕看的简直是清清楚楚···

    “太妙了!”西厂厂花惊叹:“他竟然敢动手!”

    海大富:“噗,这话说的···够够的,不过说到底也的确没毛病,他竟然敢动手~!”

    赵心川:“吸星大法,按照咱们之前的讨论的,大概率是北冥神功多次弱化之后的丐版吧?结果会如何?”

    国术传承者:“怕是要被反噬。”

    ······

    林彬的弹幕刚刚飘过。

    画面之中,便有新的变故出现。

    东方不败依旧无比淡定,虽然他体表有着一圈又一圈的内力在急剧波动,像是被任我行吸走了一般,但任我行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怎会如此?!”

    这一刻,任我行心中大惊。

    他感到了什么?!

    自己分明已经使出全力,但却吸不动东方不败哪怕半点内力,脸都特么涨红了都没用!

    这怎么可能?!

    他动用吃奶的力气,可却依旧吸不动!

    “这,这种感觉,就好似一个凡人,用一根绳索套在了一座大山之上,妄图将其拉走?!”

    这种恐怖的感觉,让任我行双目猛的一缩!

    “不可能!”

    “给我,吸!!!”

    他怒吼一声,然而依旧没用。

    甚至,那座大山似乎有些‘不耐烦’了,随意动了动。

    轰!!!

    突然,一股格外恐怖的吸力突然出现,顺着‘绳索’,反倒是把自己拉了过去!

    “该死!”

    哗啦啦!

    体内内力疯狂涌动,而后不受控制的流向东方不败!

    任我行大惊失色,怒吼一声:“开!!!”

    轰!

    他强行逆转吸星大法,甚至不惜受内伤,终于勉强中断二者之间的连接,但就是这片刻间而已,任我行便发现,自己丹田之中的内里,竟然已去三成左右!

    吸功不成,片刻间被反吸三成?

    这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我行彻底惊了,看向东方不败的目光,充满忌惮与愤怒:“东方,你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

    东方不败站在那里,无比淡然。

    “甚至我连手指都没动一下。”

    任我行一愣,怒骂:“开什么玩笑?”

    “教···教主。”

    向问天已经麻了,惊骇欲绝道:“东方他,他未曾胡言,方才,他真的没有任何动作,好似一切,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便发生了。”

    “这不可能!”

    任我行怒喝:“你也要背叛我?”

    眼见任我行要发疯,东方不败缓缓摇头,轻叹:“还不明白吗?”

    “你我之间的差距,就如同皓月与萤火之辉,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争辉?”

    “至于吸星大法,在你看来是神功,但在我看来,不过如此。”

    “就算我不懂类似的功法,你我之间的内力差距,也注定了你不可能成功,若是成功了,你只有一个后果,被撑爆。”

    “何况,我更是精通吸星大法的‘祖宗’?”

    “吸我?”

    “我没有任何动作,体内功法,自然便会反击,若非你当机立断,以受伤为代价断了连接,现在的你,应当是半分内力都没有。”

    ······

    封于修:“这个逼装的,我不得不服。”

    李天然:“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争辉?可恶,被教主装到了。”

    加钱居士:“虽然感觉逼气满满,但不得不说,教主所说的完全没有任何虚假,绝对大实话。”

    刘郁白:“任我行都快气懵了,向问天则是被吓傻了。”

    “···”

    ······

    “我不信!”

    任我行怒吼,出手。

    然而,东方不败随手一击罢了,任我行便直接飞出,撞在石壁之上,嘴角溢血。

    “这天下,我已无敌。”

    东方不败幽幽轻语,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一种被窥探的感觉?!

    之前都还没有,群友们聊起时,自己还曾觉得他们疑神疑鬼,现在却?!

    这让他灵机一动,骨子里的不屈战意、霸气,瞬间升腾而起。

    接着,他竟是抬头望天,冷冽开口:“我于人间全无敌,不与天战,与谁战?!”

    卧槽?!

    直播间内,林彬直接看傻了。

    他甚至想问一句,东方不败你也是穿越者吗?!

    但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却是让他们所有人都为之震惊,难以淡定。

    轰隆!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之间,乌云密布!!!

    分明是晌午,但此刻,却是在刹那间黑如深夜,若非雷霆闪耀,偶尔能瞧见人影,已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甚至,一直到视线尽头都是如此。

    好似整个世界、整片天空,都已被乌云所遮盖。

    “发生了什么?!”

    “天啊!”

    向问天惊恐大叫。

    “父亲!”

    任盈盈哭喊着。

    日月神教教众尽皆被震到头晕目眩···

    任我行终于反应过来,惊怒交加:“东方不败!你到底是什么人?又到底要做什么?”

    “难道你要毁灭一切不成?停手!快停手!!!”

    ······

    魔鬼筋肉人:“卧槽!教主让你装,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装逼,还不与天战与谁战,这下好了,天怒了!”

    西厂厂花:“竟···竟然会有这种事?”

    “难不成,教主的举动,挑衅了天地,天罚?!”

    西装暴徒:“我的妈呀!这为何像是修仙小说中的天劫?!可教主分明是练武的啊!”

    陈玉娘:“教主小心!”

    王语嫣:“这究竟是何等变故?我也是闻所未闻啊···”

    陈真:“教主,你还好吗?”

    国术传承者:“大家不急,且看后续发展,教主,不要留手了,全力以赴吧,我估计肯定会有雷劈你,撑得过,未来一片坦途、撑不过···”

    “身死道消!”

    “明白。”东方不败出声回应。

    但这一刻,东方不败想骂娘。

    特么的,自己真的没想装哔啊!

    之前那些话,完全是此情此景,随口而发,本来现在的自己相比,任我行就是米粒之珠嘛!

    这天下,自己也的确已经无敌了啊!

    至于后来那句话,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似脑子抽了一样,那种被窥探的感觉传来之后,他原本是想着试试看能不能把窥探自己的东西印出来。

    结果却脑子一抽,直接来了一句我与人间全无敌,不与天战与谁战。

    尼玛!

    这下好了!

    好像真的要跟天干一架似的,这也太惊人了些吧?!

    耳畔,任我行在大叫,让自己停手?

    你特么以为我不想停手啊!

    东方不败在黑暗中翻着白眼,反正也没人能看见。

    此刻,他也麻了!

    这种场景谁见过啊!

    反正他是真没见过,也没听说谁见过,没见群里包括群主在内,所有人都一脸懵么?

    天罚?

    雷劫?

    这概念,东方不败倒是知道,但那不是传说中修道之人、或是仙家的劫罚么?自己就是一介武夫啊!

    虽然现在的确颇为强横,但距离仙人什么的,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好吧?

    莫说是仙人了,就之前,王道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都相差无数倍,也没听说王道长遇到天罚吧?

    结果现在自己就碰上了???

    所以,难道真就是因为自己装哔?

    !!!

    你大爷的!

    装哔需谨慎啊!

    霹雳轰隆!!!

    时间缓缓推移,东方不败飞到黑木崖之巅时刻严阵以待,而此刻,天色却稍微亮了一些。

    但却绝不是这满天乌云要散去,而是天雷滚滚,如同多条雷龙乌云之下游走、飞舞,让天地间,隐约翻着银光。

    “···”

    “诸位。”

    看着天雷滚滚,心悸之感油然而生,东方不败忍不住在直播间中道:“一定要引以为戒。”

    “千万不能随便装逼。”

    “尤其是不能对天装逼,不然真的是会被雷劈的。”

    众人:“···”

    国术传承者:“稍等,我帮你摇人!”

    “@王道长,道长,在吗道长?”

    “有急事。”

    “@王道长···”

    “若是没在闭关紧急关头,请看直播。”

    众人一愣。

    这才想到,已经许久没冒过泡的王道长。

    他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王道长是修仙者,他有可能知道啊!毕竟眼前这一幕,其实不管怎么看,都已经是‘天威’。

    超越他们目前的范畴了。

    几秒钟后。

    王道长进入直播间。

    封于修:“道长,你来了?”

    加钱居士:“道长,情况紧急就先不跟你叙旧了,前因后果大概是东方教主对天装逼,来了句:‘我于人间全无敌,不与天战与谁战’,然后就这样了,他是不是装逼太过,要被雷劈了?”

    “你给掌掌眼。”

    王道长:“···”

    “等会儿。”

    “教主,你是不是剑圣,姓柳?”

    东方不败:“啊?!”

    王道长:“咳咳,有感而发,没事,没事。”

    “至于这情况,只是通过直播来看,的确有些像是雷劫,但恕我直言,渡劫期修士渡劫的情况,我已观摩过数次,但看上去都没这般惊人。”

    “而且只是看直播的话,我也无法确定具体情况···”

    唰!

    才发出弹幕,王道长便接到一个系统提示:“东方不败申请远程协助,是否同意?”

    王道长下意识点击确定。

    随即,一道人影瞬间在东方不败身旁凝聚。

    “嗯?!”

    王道长大惊:“这?!你想坑死我啊?!这劫雷,人数越多、实力越强,威力也就越大,你让我置于这雷劫之中···”

    “嗯?不对!”

    “这不是我的本体,而是···”

    “投影么?”

    王道长逐渐冷静下来:“你吓死我了。”

    王道长是一个看似瘦小的道士,身着深蓝色道袍、背着一把剑,看着天空中的乌云与闪电,双腿打起了哆嗦。

    “是雷劫!”

    “没错,是雷劫!”

    “但这种感觉,比渡劫期修士渡劫的时候威力还夸张,我见过九九天劫,都没这般惊人,你这到底是什么劫?!”

    东方不败:“···”

    “装逼劫?”

    “见鬼了!”

    王道长哭笑不得,装逼能有什么劫?

    在可以修仙的世界,要是骂天或是什么的,做的再过分一些,倒是有可能遭到天罚,但也没听说过装逼装到被雷劈的呀!

    虽然有莫装逼、装逼遭雷劈的说法,但这特么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说法好吧,谁见过?

    可眼前这又是怎么回事?

    “咦?!”

    “不对劲!”

    “我这虽然只是一具投影,但却也拥有本尊八成实力,按理说,置身于雷劫之下,雷劫威力必然会暴涨。”

    “而考虑到你我之间实力的差距,只怕再暴涨千百倍都有可能。”

    “但为何目前看来,这雷劫却没有急剧变强的意思?”

    “难道这不是雷劫?”

    “古怪!当真是古怪!”

    王道长都被整懵了!

    他是修仙者没错,见过不少修仙者渡劫也没错,但这么恐怖的,还真没见过。

    有修仙者入内,劫雷威力还不涨的,更是闻所未闻。

    到底怎么回事?

    “道长,你···你先别古怪了。”

    “这劫雷,你撑得住吗?”

    东方不败抹着冷汗。

    劫雷还没下来,在酝酿,但这感觉是真的恐怖啊!

    “那不行,我撑不了。”

    王道长一蹦三尺高:“你不懂劫雷,劫雷这东西,针对谁就该去扛、去接,有人敢半路拦截,那就是跟天道对着干,后果你自己想。”

    “所以我只能帮你看看。”

    “而且你也不用太担心,绝大部分劫雷都有生机,十死无生的劫雷,我还没见过。”

    “所以这劫雷应该是看着吓人,实际上威力应该是在你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这也是我觉得古怪的地方,波及范围太光了,我的神识都无法探测到边缘,好似整个世界都被囊括在其中!”

    “但其表现出来的威势,却又远不如我之前见过的渡劫期劫雷。”

    “所以我才觉得古怪。”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到底是什么劫雷?”

    “因何而生?”

    “度过之后,又会如何?”

    东方不败一脸无语:“···那您稍微站旁边一些,我感觉这雷要下来了。”

    轰隆!

    话音刚落,一道惊雷炸响,随后,一道儿童手臂粗细的雷电瞬间由漫天黑云中落下,划过长空,劈向东方不败。

    轰!

    东方不败早已准备多时了,在这一刻全面爆发,汇聚全身内力,六脉神剑,六剑齐发!

    天劫!

    能远程攻击,自然不能用肉身去接。

    咻咻咻!

    六色剑气破空,与落下的天雷轰然碰撞,但却瞬间炸开,消弭于无形,雷劫依旧落下。

    咻咻咻咻咻~

    东方不败疯狂射出六脉神剑,但却只是稍微让天雷的威力衰弱了一丝而已。

    当天雷临近,他瞬间拔剑,刺出最强一剑!

    轰!!!

    二者碰撞,天雷炸开,却是瞬间通过剑身传导,弥漫东方不败全身。

    哪怕他早已用内力护体,也依旧被电到疯狂抽搐、口歪眼斜,满头黑发卷曲,而后根根‘炸开’···

    “嗝!”

    他打了个嗝儿,却吐出一股黑烟。

    “你没事吧?”

    王道长在不远处,好奇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