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唉?你们大师姐呢?

    先声夺人?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他们提起心中最后一缕期待,却见林凡自信一笑:“如果不得已正面作战,如打擂台···”

    “但是先说好,我们无限制格斗并不适合打擂台。这会极大限制我们的实力,因为擂台限制很大!”

    “可是如果非要打擂台,在没有武器、且没有老痰的情况下,先声夺人就显得无比好用了。”

    “毕竟在开打之前,双方肯定会面对面,比如来个对视、比谁凶狠什么的。或者有个准备时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是先声夺人的最好时机!”

    来了!

    终于来了!

    弟子们全神贯注、生怕听漏一个字。

    也就是在此刻,林彬缓缓道出‘精髓’:“比如···疯狂狗叫并伴以上蹿下跳、左突右冲。”

    朱建业、王钢、刘源、李子杰:“(O_O)????”

    陈涛错愕,但却摸着脑门儿,隐约抓住了什么。

    走廊中,甘芷扶墙而立,面无表情,但是嘴角却在疯狂抽搐、根本停不下来。

    手中,原本准备交给林彬的‘考卷’,也是在此刻无力滑落在地···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甘芷几乎快疯了。

    因为刚才陈涛是以她来举例,所以自然而然将自己给代入了进去,所以,她脑子里的画面是,自己在擂台上,正准备暴揍大哥···

    结果,眼看着就要开打,自己却突然上蹿下跳、疯狗一般的汪汪乱叫????!!!

    周围所有人都懵了!

    如看疯狗一样的看着自己???

    这场景···

    “!!!”

    她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然后···

    决然转身。

    再然后,扶着墙、艰难离去。

    太艰难了!

    “无限制格斗,这就是无限制格斗?”

    “我···”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甘芷气血上涌,差一丢丢就直接躺下了,好在,她坚持了下来,没有惊动任何人,扶着墙离去。

    同时,她已经决定,自己再也不要来这破武馆了!

    什么嘛!!!

    不仅如此,甘芷还将刘家雄也记恨上了。

    自己为何会如此期待,甚至百忙之中抽空来上课,还学习法律?!自己又为什么会抱着这么大的期待、然后一次次失望直到现在的绝望?!

    还不就是刘家雄说无限制格斗非常厉害,能无视性别、重量级的差距?!!!

    就是他!!!

    甘芷走了。

    不声不响,没惊动任何人。

    林彬不知道,其他五名弟子也不知道。

    此刻,他们都是脑瓜子嗡嗡的,只有陈涛,抓住了精髓,连道:“我明白了!”

    “这就是先声夺人!”

    “在没有石灰粉、没有浓痰、没有武器的情况下,我们就要给自己创造最合适的打斗条件。”

    “疯狂狗叫可以先声夺人,不管在气势上将对方吓住,还是让对方错愕那么一瞬间、哪怕是以为我们犯了狂犬病也好,他们终究会愣住一会儿,或是心中忌惮。”

    “但我们却可以趁机出手,或者说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啊~!”

    陈涛越说越兴奋,甚至还会举一反三:“对了!不仅仅是这样。”

    “在有武器的情况下,我们也能这么干啊!都可以先声夺人!!!”

    “而且,上蹿下跳、左突右冲也并不是无用功,这完全等同于拳击选手的‘跳步’啊,这是在走位!”

    “可以躲开对方攻击的同时,找到最有利于自己的位置,随时准备出手···”

    “妙啊!”

    “现在我可以确定,咱们武馆宣传单上写的,都是真的了,如果按照这样练下去,什么样的对手都能打啊!”

    他彻底明白了。

    直接领悟精髓。

    林彬听了,不由满意点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其实,我们的作战条件一般都不会太艰难,比如武器,没有长兵器难道还没有钥匙?谁出门没有个钥匙、指甲刀什么的?”

    “之后啊,我会训练你们针对有些特定的攻击如何闪躲、反击的方式,同时,还有如何有效利用各种‘非主流武器’格斗的技巧。”

    “最多半个月,你们一挑三不是事儿!”

    “嗯嗯,我很期待!”

    陈涛四十岁了,且一直都是‘平民’乃至贫民阶层,所以对‘脸面’什么的,看的相对不那么重。

    都特么快生活不下去了,还要什么脸?

    所以,他才没有那么多抗拒,能够更加快速的去思考无限制格斗术是否真的可行,然后就发现···似乎真的很厉害!

    而听陈涛这样一通吹捧。

    李子杰本就有所想法,现在自然也是连连点头称赞。

    至于朱建业、刘源、王钢三人,虽然仍然觉得有些辣眼睛,但被陈涛两人影响了之后,却又觉得,虽然还有点辣眼睛,但似乎又不那么辣了。

    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样子?!

    “可是,老师。”

    这时,身为记者的二师兄,还急着方才的‘针对’呢,不由道:“还是那个问题。”

    “咱们说好了要约束自己,好吧,约束,我可以理解,无限制格斗虽然···但是这个约束的确对我们有利。”

    “可是武德呢?”

    “这···我实在看不出来武德在哪里呀。”

    “唉!”

    “你们啊!”

    林彬缓缓摇头,带着失望之色,语重心长道:“竟然还是不懂,要多像你们的小师弟学一学。”

    “何况,武德,本就是约束。”

    “我们无限制格斗不是为了杀人、偷袭而创,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

    “所以,必须要处于约束之中,只有万不得已、该用的时候才能用,并不是让你们学了去欺负人,除非你们想坐牢、赔款甚至赔命。”

    “因此,严格来说,咱们这是一个流派、一种理念,而不是一种拳术,明白了吗?”

    “明白了!”

    陈涛、李子杰的声音很大,而且在第一时间积极回应。

    但是朱建业三人,却有些迟疑。

    还是当林彬的目光扫向他们,带着询问时,他们才硬着头皮开口:“明···明白了,老师。”

    “明白了就好。”

    林彬点头,随即一愣:“唉?你们大师姐呢?怎么还没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