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大武侠!我要打十个!(W字)

    “说是这么说,但没这么简单的。”

    林彬轻叹。

    国术、武学圣地?

    目前看来似乎的确是这么回事,其他国术武馆已经开始教真的,但就算教真的,也需要大量时间才有可能练出内劲,毕竟那些师父、馆主自己都只是内劲水平,甚至自己都没练出内劲。

    这种情况下能教出多少高手来?

    再加上热度逐渐退却之后,肯定会有越来越多人站出来质疑国术到底是不是那么厉害、到底能不能打。

    这点丝毫不用怀疑。

    曾经的战绩再辉煌也是曾经,一段时间之后,绝对有人跳出来质疑、带节奏,偏偏还真就有不少人会被带偏。

    不过按照甘芷所说也没什么毛病,如果无限制格斗武馆的弟子能都有真本事,譬如都练出内力,保持惊人的战绩,那倒是没毛病。

    就算有人喷,也大可说一句弱的不是国术,而是你们自己。

    但这太难了。

    现在武馆内才多少国术流派的弟子?

    要想靠这点人在几百亿人里撑场子···难!

    让他们成长后再教徒弟?人家未必就好你这一口啊!他们学武就一定是为了当师父?

    且要这么传承的话,得多长时间?

    林彬可不想几年甚至几十年后才终于可以放手去宇宙中探索一番。

    在这个时代,去宇宙中探索,相比于古代江湖人士的‘浪迹天涯’,可要高大上的多了,还能遇到各种机缘或是见识整个宇宙中都独一无二的其他景象、事件,吸引力贼大。

    “我觉得不能将这一切就寄托在可能出现的结果上。”

    林彬微微沉吟道:“那不是我的风格,得想个办法主动出击。”

    “你说,我听。”甘芷笑着点头。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你会怎么做。”

    说完,她静静看着林彬,目中像是有光。

    “目前我也没想好。”林彬皱着眉头,思索道:“能不能想个办法,提升效率?”

    “无论是选拔人才的效率,还是收弟子的效率。”

    “当然最好的情况是,就算我不在,武馆也能正常运行,且依旧保持着所谓圣地的名头。”

    “当然,其实在我看来圣地不圣地并不重要,但让国术真正传承下去,且不断发展,却需要有这个圣地的名头存在。”

    听到这里,甘芷轻轻点头,插嘴:“所以,关键点是快速选拔、吸收人才到武馆学武,从而让咱们武馆迅速发展?”

    “考虑过开分馆吗?”

    “现在还没那个必要,或者说,我也分身乏术。”

    林彬摸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道:“还是‘基础设施’太差了。”

    “你说,如果学校里从小学开始就有武术课,并且教国术,还列为入考试必考科目的话该多好?”

    “如果公园里、小区里,到处都是木人桩、练功房,还有专门的教练人员指导练习的话,又该多好?”

    “这些都是基础。”

    “如果从小就开始学,有天赋的自然会崭露头角,如果到处都有练武的条件,从小练起,国术何愁不兴?”

    “说起来似乎有些异想天开了,但说起来,国术国术···不全国风靡、不让所有人都认可甚至痴迷,又如何称得上国术?”

    “如今的国术,只能说是我国传承之术,却称不上是国民之术啊!”

    “果然!”

    甘芷惊道:“你的梦想,是让国术真正成为国民之术!”

    “···,算是吧。”

    林彬摊手:“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很难,我现在虽然可以跟上面的人对话,但我现在的成绩还不够。”

    “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让他们进行这种改革。”

    这一刻,林彬想到了自己穿越前的国球乒乓。

    哪个小学、小区、公园里没有乒乓球台?

    哪个公园和小区,没几个球技惊人的老大爷?

    少年、青年、中年、老大爷···

    几代人喜欢、都热爱,前赴后继。

    基础设施完善、高手多如牛毛,还从小就在耳熏目染、潜移默化的影响,怎么可能不出人才?!

    当然,他们不可能永远都是冠军,但至少,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冠军。

    如果国术能做到这种程度,谁还敢质疑国术?!

    真正把国术两个字刻在所有习武之人、甚至是所有国人的骨子里、脑海深处!

    提起武术,第一反应就是国术。

    但凡想练武的国人,从小就能接触到国术,并且接触到不少高手,从小接受正确的引导和培养···

    唯有如此,国术才是真正的国术。

    这个领域才能真正的人才辈出、且是层出不穷!只有这样,才能不断蓬勃发展,真正让国术彻底复兴,甚至全面走出国门、走出墨兰星,走入联盟、宇宙。

    但这需要举国上下都配合!

    以林彬现在的成就难看,上面不会配合他!

    就算是配合了,也没那么多有实力的人去教、去引导。

    “或许,可以弄一个片区试验一下,比如以我们滨海为试验区?”

    林彬琢磨道:“不过段时间内也不行,就算滨海城是我们的主场,也依旧没有足够多的人才,毕竟,至少也要练出内劲才行吧?”

    按照他的想法,公园也好、小区、小学等学校也罢,至少得有几个内劲层次的老师时刻轮班盯着吧?

    连内劲都没有,算什么高手?

    怎么指导人?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甚至把门槛提高到内力层次。

    “果然,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需要长时间的努力。”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咱们武馆必须不断发光发热、让人们看到国术的强大与绚烂,国人才会打心底里认可。”

    “再加上人才的培养也需要时间,等足够的时间后,试验区才能开展,而后逐渐辐散到全国。”

    “也唯有如此,才能逐步推动国术成为真正的国术。”

    “任重而道远啊!”

    林彬长叹。

    “的确。”

    甘芷听明白了林彬的意思,也觉得这非常难,让国术真正成为国民之术,绝对不是嘴巴说说而已。

    或许几代人都未必能成功。

    林彬倒是没这么消极,自己好歹有聊天群这个金手指呢,开了挂的,当然会轻松些。

    不过就算如此,短时间内也是不用想了。

    两人都在琢磨,安静了两分钟。

    这个过程中,甘芷甚至脱掉一只鞋,抬起一条腿踩在办公桌上,双手则抱着那条腿,下巴放在膝盖上···

    突然,她眼前一亮。

    “咦!!!有了!”

    “我有办法了!”

    “如果可行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在短时间内把‘国术基建设施’彻底完善,铺到全国甚至全世界,还不用担心官方配合与否!”

    这话一出,林彬都懵了。

    “什么办法?”

    “游戏!”

    “游戏?!”

    “对!就是现在最流行、也是最吸引人的全沉浸式虚拟游戏,视觉、听觉、触觉···五感都与现实无限接近,堪称第二个世界!”

    “你说,我们如果开发一款‘国术游戏’出来会怎么样?!”

    “硬核一点!”

    “比如,拜师之后学拳法,你就真得一遍遍练!甚至还可以传授呼吸法,让他们尝试练出内劲来!”

    “当然,这个度要把控好,现在暂且不提。”

    “我的意思是,就是在游戏中搭建国术基础设施,但是又很硬核,不是真喜欢国术的人,绝对坚持不下来!”

    “坚持下来的人,肯定是真心喜欢,而如果坚持下来了,还练出了一些名堂,这是不是就给咱们国术领域培养了人才?!”

    “甚至!!!”

    “甚至啊,我们可以安排一些‘隐藏职业’,比如在登陆扫描的时候,可以先行判断这个玩家的天赋怎么样。”

    “如果天赋好,直接给他安排到某个大宗门里当弟子,让他直接接触各种武学,然后就是宗门大比、师兄弟争斗···还可以在游戏中游历天下,打山贼、打采花大盗、打邪道武者···”

    “这样以来,练武的机会有了,实战的机会也有了!”

    “我们只需要提前放出风声,里面教的功夫是真的,那么肯定有很多国术爱好者会坚持下去!不但在游戏里练,游戏里学会之后,还会在现实世界练!”

    “而我们就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收割人才~!”

    甘芷越说越兴奋。

    “比如每年举办一次武道大会,仅限游戏玩家参加,有实力的,咱们就收到武馆里来,由咱们武馆供他吃喝练武所需!”

    “也不用怕支出,这个支出完全可以从游戏里赚回来!”

    “武道大会也可以赚钱···”

    “如此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个完美循环!”

    “完美的基础设施,甚至比现实中还完美!因为游戏角色要多少有多少,高手也是。”

    “由于游戏足够硬核,所以可以剔除一般的三分钟热度玩家。”

    “如果怕玩家们学会之后乱来,完全可以在游戏协议里写上相关的免责声明,甚至让他们直接背诵相关的法律条款。”

    “而且还可以剔除杀招部分,没有杀招,造成的破坏力终究有限。”

    “武道大会再加上自产自销、自给自足···”

    “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嘶!!!

    林彬盯着甘芷,倒吸一口凉气,一口气听完、再逐渐思索,而后发现,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才的想法!

    正如她所说,什么基建、高手···

    全都可以通过虚拟游戏来搞定!

    甚至连免责声明都想好了!

    怕弟子不够?我直接养着你,你全身心的练武就行,来不来?不来我甚至再给你开点工资!

    反正可以通过游戏和武道大会赚钱,武馆不至于会贴钱进去,甚至就算是贴我也贴得起!

    如此一来,是真的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基建问题的。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可以将这个还未问世的虚拟网游打造成传说中的‘虚神界’。

    比如PVP模式,玩家们互相PK,是不是就是两个武林高手在生死搏杀?

    简直无敌了啊!

    至于剧情、世界观什么的,对林彬来说,也没有任何难度。

    甚至想都不用想!

    至少稍微融合一下,就可以搞出一个综武大世界出来,只要融合的没毛病就是了。

    譬如金庸系列、古龙系列、黄易系列···

    只要将这些故事都写出来,每个故事都给一块地图,将其当作一个玩家势力,再融合成一个大世界不就好了?

    鹿鼎记等世界战力太低?

    游戏里完全可以没有上限,功法也可以从其他世界抢嘛!只要玩家做的到!

    总之···

    这个办法在林彬看来简直太棒了!

    完全可以解决目前绝大部分难题,将进度直接推到百分之九十!

    尤其是他还是个穿越者,脑海里关于墨兰星执行种子计划时没在乎的那些武侠故事,还知道的清清楚楚。

    连剧情都省了!

    只要按照剧情稍微改改,再开发游戏就好。

    完美!!!

    这厮倒吸一口凉气之余,不由惊叹道:“完美!”

    “你怎么想到的?”

    “简直是天才的想法!”

    此刻,这厮甚至几乎忍不住将眼前把自己下巴放在膝盖上的甘芷搂在怀里狠狠亲上一口。

    “你也觉得可行?”

    甘芷目中的光芒更盛:“我也只是突然想到,线下太难,能不能尝试线上?”

    “线上练功,就不得不提到虚拟网游了吧?”

    “如果你觉得可行,咱们就商量一下具体细节,然后让人开发?”

    “你们一个生物集团也做游戏?”

    “游戏不做,但我们做游戏舱和头盔啊,合作伙伴也有不少,至少拿出方案,很快就能做出来。”

    “怎么样,搞不搞?”

    甘芷很兴奋。

    “搞!”

    林彬点头:“傻子才不搞!”

    “那就先立项,敲定游戏名字、世界观设定、剧情、职业安排、故事走向···”

    “我们只需要把握大方向就行,至于具体功法的攻防数值、刀剑威力等等,交给专业人士去做就好。”

    甘芷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结果发现要商讨的细节还是不少。

    “嘿,这些,我已经有想法了。”然而,林彬却是呵呵一笑,胸有成竹,完全没有半点担心。

    甘芷:“???”

    “世界背景就是一个综武大世界,国家、宗门、散修···各种势力林立,剧情安排和事件走向三言两语说不清,但我脑子里已经有数。”

    “职业方面,其实可以不分那么细,拿刀的不能用拳法?拿剑的就一定不会刀法?力求真实啊!”

    “就一个职业,武师!”

    “但是根据他们所属势力的不同,肯定也有自己不同的侧重点,比如丐帮···额,就是乞丐组成的帮派,里面就是掌法、棍法、阵法为主。”

    “武当的玩家,学到的当然就是拳法、剑法为主。”

    “崆峒的···”

    “这么细分下来,职业其实并不重要。”

    “只要把这些宗门势力做好,再按照宗门特色去分就是了。”

    “嘶!”

    这次,轮到甘芷惊叹了。

    “你又是怎么想到的?这种想法很新颖啊,但也很有意思,没有职业,只是侧重点不同。”

    “剑客拿刀可以玩儿刀法,扔掉剑可以打拳法。”

    “自由度!”

    “这才是虚拟游戏的特色,真好。”

    “···”

    两人面面相觑,随即都笑了。

    “我们就别互吹了好吧?”

    “也对。”

    “不过这个办法的确可行!”

    “你说的那些也是。”

    “但是有一个前提,你的背景设定够不够精彩、够不够吸引人,毕竟如果游戏太硬核的话,吸引人的难度比一般的游戏会难很多。”

    “还有就是,按照你说的想法,那就是诸多门派个有特色,但由于咱们是硬核游戏,所以这些特色就必须是真的!”

    “各个门派的剑法、拳法、刀法···十八般武艺!”

    “咱们每样都得做出来,还必须力求真实,不然就不够硬核,也就脱离了初衷。”

    “你能创造出那么多种不同的功法、拳法出来吗?”

    林彬摸着下巴,沉吟片刻后,道:“能!”

    “这个我来搞定!”

    “不过段时间内我也拿不出那么多来,但是前期我们不用直接开放所有地图,先开新手村嘛。”

    “有一部分拳法功法就行,以后再慢慢完善、开放就是了。”

    要天龙八部的那些功法,或是丐帮拳法啥的,甚至是桃花岛乃至逍遥派的功夫?

    林彬确实是不会。

    甚至综武大世界的大部分功夫林彬都不会。

    但无所谓啊,现在完全可以先开房剑雨、霍元甲、黄飞鸿、鹿鼎记、笑傲江湖等区域。

    而这些区域中,那些自己不会的功夫,就拜托群友们去找呗。

    反正只是‘启蒙’而已,只要是真功夫就好,哪怕是各个门派入门级别的都行,要各门各派的入门拳脚、刀剑功夫必然是非常轻松的。

    “说的有道理唉!”

    甘芷很快也明白过来:“的确,无论是什么网游都不可能一开始就开放所有地图的,肯定是从新手村过渡。”

    “这样的话,我们就拥有了很多时间来慢慢做后续设定。”

    “所以,完全可以只做出来一部分就开始运行,之后的再慢慢更新、补全就是了,这样的话能节约很多时间。”

    “我也是这么想的。”林彬点头:“这样吧,我尽快把相关的设定和细节写出来,尤其是新手村的部分。”

    “相关的武功我也会找时间录制下来。”

    “不过游戏制作方面···”

    “我来。”

    甘芷当即揽下这个任务:“我来找人,绝对不会有问题。”

    “那好!我···就开始了。”

    “我能看看吗?”

    “不能,你练武去。”

    “切,谁稀罕似的!”

    甘芷走了。

    林彬这边却是摇头一笑,随即打开了电脑的语音控制模式:“帮我创建一个全新的项目,名为---大武侠!”

    大武侠,这就是林彬给这个虚拟游戏所起的名字。

    一个将会融合所有自己已知武学世界、势力、人物的超级综武世界!

    “创建完毕。”

    “接下来,是新手村。”

    “暂定三个。”

    “分别命名为剑雨、鹿鼎记、笑傲江湖···”

    “嗯?不对,重来,直接帮我创建数十个文件夹,分别以三皇五帝夏商周、战国七雄、秦汉三国、东西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等国号命名!”

    “创建完毕。”

    看着虚拟投影上的一个个文件夹,如齐楚燕韩赵魏秦等命名的七个,林彬微微点头。

    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因为每一个武侠世界,肯定得有自己的‘名号’,就像是游戏里的地图。

    总不能就叫剑雨世界、笑傲江湖世界吧?

    在游戏里会有些奇怪。

    那么就乱入一下,随机赋予他们不同的‘国号’,每个国号代表一个不同的武侠世界,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

    如果国号不够,那就再自创几个呗。

    反正都是诸多武侠世界大乱斗了,那就大的彻底一点。

    “接下来,随机选择三个文件夹当做三个不同的新手村文件,都是古皇朝,其中,有个强大的杀手组织,名为黑石···”

    “第二个是,有东厂与西厂的存在,厂花雨化田实力过人···还有诸多侠客,如赵怀安、风里刀···”

    “第三个,有天地会、有神龙教、有···”

    仔细思索后,林彬把笑傲江湖从‘新手村’中剔除了。

    一根绣花针秀翻天的世界,当新手村,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夸张,所以还是收敛一些好了。

    设定、设定、还是设定!

    林彬要做的,其实就是把这些‘武侠故事’的世界观还原,再顺带给出几条‘主线’和‘支线’。

    其余其他的游戏设定,比如细节任务、日常任务、角色身份等等,就不用他去操心了。

    只要把世界观和背景故事完善,人家专门的游戏设计师和制作者自然知道该怎么继续。

    所以对林彬来说,这些事情不算难。

    再加上现在的电脑,只要花钱就能开通人工智能辅助的功能,能大幅度提高生产力···

    当然,这个时代的人工智能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而不是林彬记忆中地球时代的那些人工智障。

    林彬忙上了。

    虽然没难度,但也挺花时间。

    同时,他也在群内拜托江阿生、海大富、厂花、东方不败等人有时间的话,帮忙收集他们所在世界中各门各派的基础武学。

    对此,众人自然是满口答应。

    对海大富和厂花来说,这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只要吩咐一声,自然有无数人为他们去办,不出几天,各门各派的基础武学就会摆在他们眼前。

    倒是江阿生要稍微麻烦一些,不过他们那个世界基本都是用剑,江阿生本来就是剑法大家,就是自创都能搞定。

    东方不败则表示暂时走不开,现在他每天晚上都在跟风清扬学独孤九剑,甚至还有一些其他的剑法。

    因为东方不败是真的演到风清扬心坎里了。

    老爷子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自家儿砸一样喜欢,恨不得把一身所学倾囊相授···

    对此林彬表示不急。

    反正笑傲江湖也不是新手村之一,而等游戏上线,再到玩家走出新手村的这段时间,足够东方不败下华山了。

    接下来的几天,林彬一有空就在电脑边忙着写世界观、写设定。

    而群友们,却也没闲着。

    ······

    这天,魔鬼筋肉人冒泡:“各位,好消息,断水流大师兄翔都被打出来了,你们要不要看?”

    东方不败:“???滚!恶心!”

    西厂厂花:“本公在吃饭!!!”

    加钱居士:“噗,鬼王达你也太过分了,还是我这边舒服,脚盆鸡已经被我彻底横扫,虽然还有些人躲在山沟里,但已经翻不起什么风浪。”

    “现在整个脚盆鸡尽在我手,你们如果需要什么,或是想跟我换什么,随便开口,对了,这是清单。”

    接着,加钱居士发出来一张图。

    堪称‘货物清单’,满满当当上百种。

    甚至他还有些不满意:“可惜了,活人不能放进红包里发过来,不然我这里这么多脚盆鸡妹纸,怕是跟群主换三阶强化液都够了!”

    “万公斤的巨力啊!”

    “唉,可惜我这里这么多身娇体柔、温柔贤惠、把自家男人当主人、当爸爸一样的漂亮妹纸了。”

    之前林彬已经提过,自己现在是三阶强化者。

    大家都很羡慕。

    但是也没好意思开口要,换呢,又没啥合适的东西,所以目前为止,也没人好意思开这个口。

    只是,见加钱居士如此一说,群友们都有些无语。

    就是林彬都被整无语了。

    不过仔细想想,脚盆鸡的妹纸,对男人的顺从和尊重程度,那的确是堪称世界之最了。

    咳咳咳,只是就事论事。

    咱才不想要呢!

    陈真:“各位,我已经再次到脚盆鸡了,而且我已经提前将挑战书送到脚盆鸡所有武馆、道场。”

    “明天,我就将在脚盆鸡东京迎战所有脚盆鸡武者!”

    “我要将东亚病夫的招牌,彻底踢碎,再给他们戴在头上!”

    张天志:“支持!”

    西装暴徒:“支持!”

    霍元甲:“便宜徒弟,你自己千万小心,脚盆鸡的人不会跟你讲规矩的,一旦打不过你,就会使阴招,甚至暗杀你。”

    黄飞鸿:“的确,你自己要小心!”

    李天然:“直播!陈真大哥,求直播。”

    陈玉娘:“陈真大哥,明天你直播吧,我们都想看你横扫脚盆鸡武者,为我们华夏一展神威。”

    “好,明日我就直播。”

    陈真应下。

    “陈真···横扫脚盆鸡武术界么?还真刺激。”

    林彬忙碌之余看到这里,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在陈真那个‘精武英雄’世界,武学还是很重要的,而当时由于辫子皇朝把华夏坑的几乎一蹶不振,导致华夏人民在身体素质等方面真的很差,所以很多人其实还打不过脚盆鸡的武者。

    这才让他们得意嚣张,但等明天过后,他们必然是嚣张不起来了。

    陈真本来就很强,再加上如今身为二阶强化者,还有近乎所有群员六成的功夫···

    哪怕功夫不能等同于实力,也不能直接相加,他目前的战力,也必然是堪称无敌了。

    那么,陈真明天会怎么虐他们?

    “期待。”

    ······

    翌日,上午九点。

    群直播准时开启,除王道长外,所有群员几乎是‘一拥而入’,弹幕当即热闹起来。

    画面中,是一个脚盆鸡风格浓郁的道场大厅,起码有近一百五十平方,非常宽敞,周围围满了身着武士服的脚盆鸡人,还有不少记者举着相机喀嚓喀嚓。

    陈真身着中山装站在大厅正中,寸头刚劲、面容刚毅中带着一丝凶狠,脚上的皮鞋锃亮。

    张天志:“咦?不得不说,陈真还真挺帅的。”

    黄飞鸿:“嘿,没错,说的正是在下!”

    霍元甲:“嗯,多谢夸奖。”

    众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都笑了。

    魔鬼筋肉人:“好家伙,差点忘了你们三个简直长的一模一样。”

    西厂厂花:“我看到了杀意,你要下杀手?”

    陈真:“看情况吧,我并不排斥杀人。”

    林彬看到这里,不由暗暗点头。

    “话说回来,杰哥的电影,一看就有一股子狠劲儿,除了年轻时候的方世玉系列之外,基本都是杀气腾腾。”

    “霍元甲前期更是如此,陈真也是这样。”

    ······

    随即,大家都安静下来,画面中,陈真站的笔直,如老树盘根:“今天,我陈真,仅代表华夏武术界,挑战你们全脚盆鸡所有武道高手!”

    砰!

    啊解下背后的包裹,一个硕大的牌匾被其杵在地面。

    其上有四个大字,东亚病夫。

    “这四个字,我们华夏受不起,还给你们!”

    轰!

    他奋力朝前方扔去,对面的诸多脚盆鸡武士面色微变,其中一个人抬脚就踢!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

    砰!

    咔!!!

    “啊,我的腿!!!”

    牌匾顿时四分五裂,稀巴烂,但却不是被踢碎的,而是撞在那人腿上,让其大腿瞬间粉碎性骨折,而后不堪这巨大的撞击力,彻底崩溃。

    “八嘎!”

    “陈真,你想死吗?!”

    “要不是船越文夫为你作保,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来跟你打!”

    群情激奋。

    一群脚盆鸡武士恨不得立刻上前把陈真击杀,甚至已经有十几人围上来,跃跃欲试。

    “一起上吧。”

    陈真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沉声开口。

    “够了!”

    这时,一名高手从人群中走出:“都退下!”

    “我们都是武士,难道你们忘了武士道精神了吗?!”

    “陈真,我听说过你,一个人大闹虹口道场,没人是你的对手,还杀了藤田刚,有些实力。”

    “但你要知道,你下的战书,囊括了我们大脚盆鸡帝国所有武馆与武术流派,我们所有流派的高手,今天都在这里。”

    “或者说,今天站在这里的,都是不输藤田刚的高手。”

    “说吧,你想怎么死?”

    对方冷冷道:“虽然我们都恨不得杀了你,但我们脚盆鸡武士最讲武士道精神,绝对不会围攻你。”

    “所以,让我来杀了你!”

    “陈真!”

    这时,船越文夫带着山田光子赶来,后者站在门口,一脸担忧,船越文夫苦笑一声:“你不该来。”

    “为了我的民族、我的国家,我必须来。”

    陈真对船越文夫轻轻点头,随后,看向山田光子,脸色顿时柔和了许多:“光子,不要担心,我不会输。”

    “···,我相信你!”

    山田光子重重点头,但心爱的人与这么多高手对决,她心里又怎么可能不担心。

    只是,她不说罢了,只是咬着红唇默默承受。

    ······

    “啧啧啧!”

    这是,群直播间内,弹幕一片啧啧啧。

    魔鬼筋肉人:“狗粮!”

    江阿生:“啊,我妻子回来了!”

    张天志:“我昨天跟我老婆去拍照片了,我觉得拍的挺好的,你们要不要看看?”

    西装暴徒:“···,滚!”

    ······

    陈真安抚完光子后,看向刚才对自己大放厥词之人,冷声道:“你又是谁?”

    “张本哲瀚,空手道大师兄。”

    张本哲瀚杀气腾腾的冷笑着:“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我将是要你命的人。”

    “你确定要跟我单挑?”

    陈真不置可否,出言反问:“我一旦出手,你可就没机会了。”

    “找死!”

    张本哲瀚狂笑一声:“送你上路!”

    唰!

    他瞬间出手,是空手道的起手式,一来就瞄准了陈真的咽喉,是真的准备下死手。

    然而···

    啪!

    音爆声响起。

    陈真简单而粗暴,一记手刀后发而限制,劈在张本哲瀚的咽喉处,瞬间打碎其喉咙。

    “额,赫,赫赫···”

    张本哲瀚的攻击顿时停止,猛的收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发出拉风箱一般的赫赫声,同时,面色一片潮红。

    接着不过数秒钟,他便杨倒在地,凄惨无比,已经是无法呼吸了。

    “啊这?”

    “哲瀚君!”

    “怎么会?!”

    众人大惊。

    就是船越文夫也猛的看向陈真,面色惊疑不定。

    “快,带他去急救!”

    “该死,张本哲瀚太大意了!”

    诸多脚盆鸡武士惊愕之余,赶紧把张本哲瀚抬下去急救,同时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但此刻,却与刚才不同了。

    刚才这些人都急匆匆往前挤,巴不得自己第一个出手。

    但现在,却全都是嘴里谴责,而没有再第一个出手的意思了。

    记者们举着相机咔咔咔拍个不停,但这一幕依旧没有改变。

    ······

    直播间内,李天然发出弹幕:“他们怕了。”

    西装暴徒:“都是人,自然会怕,且身为练家子,一般的眼力见还是有的,就陈真刚才那一下,看似一记简单的手刀,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准确度,都已经远超所谓的功夫大师了。”

    “他们看的明白,自然害怕,也就不敢出手了。”

    加钱居士:“的确。”

    陈玉娘:“每次看陈真大哥出手,都有一种干净利落、无比干脆的凌厉之感,毫不拖泥带水,真的很舒服。”

    “过奖,过奖。”陈真淡笑着在群内回应。

    ······

    “下一个是谁?”

    见久久无人上前挑战,陈真笑了,笑容中满是不屑:“你们不是最讲武士道精神么?”

    “今日我陈真一人挑战你们整个脚盆鸡武道,难道,竟是无人敢出手?”

    “东亚病夫,当真是实至名归!”

    “八嘎!”

    “西克秀!”

    “你找死!”

    “我来!”

    虽然都有些惊疑不定,被陈真的实力惊到了,但认为自己未必会输的人依旧不少。

    被陈真激怒,当即有数人上前,其中怒骂连连的同时,表示要跟陈真一战。

    然而,才刚上前而已,连架势都没摆好,便直接被陈真一个大逼斗打的到鲜血狂喷、牙齿飞舞,而后直接瘫倒在地···

    “纳尼?!”

    众人皆惊。

    但还有人不服气,举着木剑冲来,怒劈:“看剑!”

    陈真斜眼相视,以手为刀不进反退。

    噗、咔!

    拇指与木剑碰撞,瞬间而已,木剑裂开两半,陈真的手指,狠狠错在对方肩头,对方刹那间血流如注!

    “啊!!!”

    对方退后一步,拔出‘手指’,痛呼不已。

    这一刻,在场所有脚盆鸡武士,再看向陈真时,全都露出了无比谨慎的神色,且全都脸色难看。

    陈真的表现太强势了!

    三名高手,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甚至就是与在场众人相比,也都是重伤层次的高手了。

    但面对陈真,却是连一招都接不下。

    不,半招都没有!

    陈真出手三次,每次都是随手一击,甚至连大逼斗都出来了,可这大逼斗,却硬是活生生打懵,甚至是打哭一人!

    干净利索、无比干脆,却又将快准狠发挥到了极致。

    这家伙,绝对是高手!

    “怎么?又不敢出手了?”

    陈真嗤笑一声:“果然,东亚病夫四个字,送给你们才是实至名归。”

    “八嘎呀路!?!!”

    “八嘎你大爷,来战!!!”

    “我要打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