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威胁?我不怕(W字)

    “怎,怎么会!?”

    艾琳娜头皮发麻,双目猛的缩成针眼大小,嘴唇都咬破了,完全想不明白,林彬到底是如何办到的。

    “你,你到底是墨兰星人,还是早就已经被其他生物上载新生?!”

    “这种超能力,根本不是墨兰星人所拥有的力量!”

    这一刻,她惊骇莫名。

    作为在联盟中混迹过不短的时间的人,艾琳娜对于联盟中的诸多生物,不能说尽皆知晓,但还是晓得一部分的。

    像这种远程能量攻击,绝大部分族群都没有。

    只有一些与生俱来便拥有特殊力量的族群才能使用,譬如一些可以操控火焰、亦或是能够攻击灵魂的生物。

    这种类似于刀剑劈砍的钞能力?

    艾琳娜没见过。

    但却可以确定,墨兰星人绝对没有人拥有过这种力量,哪怕是自己曾经远远见过的那位八阶大佬,都绝对不可能拥有这种能力!

    乃至,就是其他族群中,已经注射第十阶的,其实也就是在快准狠方面提升到了一个极致,猛的可怕!

    但也不具备这种力量啊!

    所以,这一刻她才会认为,林彬大概率根本就不是墨兰星人,或者说,身体是墨兰星的身体,可实际上,‘灵魂’却早已被其他生物上载新生。

    否则,不可能拥有这种力量才对!

    甚至,莫说是她!

    就是看似只剩下一口气的苟坚强都懵了。

    他倒是听朱建业等人说过林彬可以几米开外斩出剑气,猛的雅痞,但却没想到这么猛啊!

    狗眼都瞪圆了。

    吧嗒。

    林彬却没有回答,一步步上前,在这凌晨时分,外界极为安静,所以,哪怕只是脚步声都显得格外清脆、响亮。

    对于斩出剑气,且威力如此之强这一点,林彬自己都有些惊讶,虽然之前已经测试过,但这第一次用于实战的感觉和威力,比想象中更强!

    其实,哪怕是笑傲江湖世界,都没出现过这种‘夸张’的剑气。

    可他所拥有的,却并非只是东方不败的内功,还有赵心川的九龙合璧!

    九龙合璧,本来就能中远程攻击,只是需要借助于外物,不然威力约等于宝儿姐的连续中出,也就打打易拉罐什么的。

    而且,九龙合璧的内力含量,却又远不如东方不败。

    这就挺‘矛盾’。

    九龙合璧内力总量低,但可以外放、远程伤敌。

    东方不败内力总量多的可怕,可在远程攻击方面,却很欠缺。毕竟他没练葵花宝典,不会飞绣花针。

    那么,当完美结合呢?!

    就成了林彬如今的模样。

    内力充足的情况下,可以疯狂远程攻击!

    且攻击力,不比真刀真枪低。

    甚至,这也就是林彬在剑法方面的造诣还不到可以真正斩出剑气的境界,否则,那才是真的猛!

    威力比普通刀剑砍上去只高不低!

    但就算如此,面对安琳娜与安东尼两人,也足够了。

    “西方国度让你们来的吧?”

    林彬未曾走到艾琳娜身边,相隔三米开外,他便停下了脚步:“有想到这种结果吗?”

    “···”艾琳娜没开口,脸上的震惊和懊恼,难以化开。

    “咦?”

    这一刻,林彬突然发现,倒在血泊中的艾琳娜,背后那狰狞伤口处,肌肉竟然在动!

    不是那种正常的抽动。

    而是一丝丝肉芽,仿佛有了生命,在疯狂的复制、蠕动,甚至在开始重新对接,‘融合’。

    就好似某些‘不死生物’,一旦受伤之后,伤口会急速恢复!

    “所以,你所注射的强化液中,有一些能迅速恢复伤势的物种基因?”对林彬来说,这一幕很新鲜。

    在电影中,类似的场景倒是见过很多次,可在现实里,还真是第一次见。

    被发现这一点,艾琳娜终于有些慌乱了:“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你不能杀我。”

    “我BOSS,是···”

    “打住。”

    林彬摆手:“我没兴趣知道你的BOSS是谁,也没想就这么杀了你。”

    “不过,你要是不想经历一下十八般酷刑的话,最好老实交代,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其实,林彬大致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

    这种已经算是中高阶强化者了,突然出现两个,还想抓走自己?铁定跟‘上帝之花’有关!

    但他需要确定,西方国度到底掌握了什么线索。

    是怀疑自己,还是已经拥有证据?!

    弄清楚之后,才好针对。

    “或者,你也可以把你BOSS的名头说出来听听,看我会不会怕?”

    “该死!”

    艾琳娜咬牙怒骂:“如果不是情报部门那些人全都是吃屎长大的,我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

    直到此刻,她还是认为,是情报部门的锅。

    林彬非但不是区区二阶强化者,还大概率被某个外星生物给上载新生‘夺舍’了。

    否则自己不会失败。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

    林彬提起手中长剑:“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的恢复能力很变态,而且我感觉你准备了某种后手,想阴我。”

    “所以,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

    “如果不说,我就先斩了你剩下的手脚,在对你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嗯···至于有多惨,你试试就知道了。”

    林彬发现,就这么点时间!

    艾琳娜背后那狰狞的伤口,竟然已经勉强愈合!

    痊愈自然不可能,也没有结痂,可原本狰狞的伤口却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二,诸多‘肉芽’交织在一起,正在飞速愈合!

    断腿、断臂的伤势,竟然也已经止血!

    甚至还有肉芽在蠕动,像是要重新长出来一般!

    这种强化者有些什么能力,林彬摸不准,自然不愿意冒险,就算要审问、折磨,也得先让她手脚尽断!

    “···”

    艾琳娜的脸色更加难看,只能道:“我可以告诉你。”

    “但有些事,你我心里都清楚。”

    “为防意外,你问完之后最好放我走,否则,我BOSS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他的怒火,就算你同为五阶强化者也绝对挡不住!”

    虽然自己输了,但艾琳娜多少有些不服。

    因为自己是被情报部门那些吃屎长大的狗东西坑了,如果提前准备,怎么可能被林彬偷袭瞬间断臂?

    又怎么会落到如今这幅田地?

    如果准备充分、严阵以待,谁胜谁负可还说不定!

    至于自己的BOSS,那可是六阶强化者,就算是林彬偷袭,也不可能成功,哪怕他是其他什么生物,弄了一个人类的躯壳!

    “少废话,说。”

    林彬呵斥。

    艾琳娜的眉头皱了又皱,嘴唇咬了又咬。

    五阶强化者在宇宙中虽然不是多强,但好歹也是中上阶层了,何时受过这种待遇?!

    但现在,形势比人强,只能忍。

    “我说。”

    她当即开口,且面对林彬这种人,她摸不准对方的手段,也没说谎,将一切道来。

    “你是最大的怀疑目标,克丽丝是第二个,石心平排第三···”

    “我们的计划是,将你们三个同时抓回去,免得打草惊蛇···”

    “得手后,用诚实药水让你们说出真相,一旦得到你们从实验室抢夺、或是身为幕后主使的证据,就可以据理力争,跟你们扯皮!”

    “强化液是我们西方国度的命脉,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所以,你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艾琳娜补了一句:“原本我也没办法确定是你,但现在,通过你的实力,我可以断定,就是你!”

    “呵。”

    林彬笑了。

    到目前为止,都只是怀疑,没有证据?

    所以,麦克斯还真讲‘义气’,这都没把自己卖了?

    “麦克斯呢?”

    林彬问了一句。

    “毁了。”

    艾琳娜没有犹豫,直接道:“被注射最低等的病毒血液,已经完全丧失意识,成为只知道喝血的行尸走肉。”

    “现在应该就是一个被用来研究的大块头。”

    “原来是这样。”

    好家伙,还以为是他讲义气,没想到是变成‘毛僵’了?

    如此一来,林彬就更不怕了~!

    麦克斯都没抗住,他的同伴更不可能扛得住,且到现在自己都还只是怀疑对象,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

    所以,他们不可能找到证据,除非,这些人得手,用诚实药水让自己或是石心平讲出真相。

    “诚实药水,你们还真狠。”

    林彬眸子微微竖起。

    墨兰星的诚实药水可跟地球上那种‘审问水’不同。

    这玩意儿,是真能直接把让人百分百诚实,问出来的话,直接都能当做证据使用!

    但有一个后遗症---变白痴。

    这是要把自己、克丽丝和石心平给弄成白痴的节奏啊!

    如果不是自己实力足够,呵。

    艾琳娜的神色也不太自然,道:“这是军政商三方大佬的意思,我们只不过是执行者。”

    “而且,你做这种事,难道会没想过后果吗?”

    “这只不过是必然的,甚至,我们都只是先头部队而已。”

    “在我看来,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倒向我们,把一切都说出来,让西方国度在国际上讨个公道!”

    “然后,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跟随我们BOSS去宇宙之中探索,行走于各处。”

    “毕竟你不可能永远待在墨兰星,除非,你想早早就死了。”

    “而我们西方国度在宇宙中的地位,远比你们东方古国更高。”

    “这是你最优的选择!”

    “竟然还想策反我?!”

    林彬笑了。

    艾琳娜说这些话,他听得明白。

    其实,二阶以上,或是有实力、有钱的强化者,为什么一般都会去宇宙中探索?!

    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不想死。

    长生药!

    这种传说中的东西,现在真的存在。

    只不过,墨兰星是研究不出来的。

    但如果有足够多的财富,却完全可以从联盟中购买。

    当然,长生药也分好与坏,差劲一些的,也就能增加个十年左右寿命,最好的,据说目前已经可以增加人类万年寿命!

    其他生物···

    甚至林彬偶然看到一些网络上的帖子里写着,联盟的三大管理者,已经活了上百万年了。

    是真是假,林彬不得而知。

    但十年到万年之间的长生药,是真的!

    且不仅仅是长生药,目前已经证明,宇宙中的一些物体,蕴含‘长生物质’,如果能得到这些东西,也可以延寿。

    所以,除非想活个一两百、两三百岁就死,否则,但凡有实力、有本钱的人,都会选择去宇宙中拼一拼。

    唯有拼,才可能有更灿烂的未来。

    道理林彬都懂。

    但是投靠西方国度?

    跟这些想把自己变成白痴的人同流合污?

    “我拒绝。”

    林彬抬手,举剑。

    “你?!”

    艾琳娜猛的一惊,脸色大变。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拜拜。”

    “你说过不杀我的!”

    她惊叫:“我BOSS不会放过你!”

    “你们都想把我弄成白痴了,还见过我出手,我不杀你?你蠢,还是我蠢?”

    哗!

    三米开外,一剑落下。

    “上哦无啊比奇!”

    艾琳娜怒骂一声,仅剩的左手原本一直埋在剩下,此刻却是猛的抽出来,对林彬挥去。

    剑气斩过。

    艾琳娜顿时被切断了脖子。

    同时,林彬挥剑格挡。

    叮!

    一颗耳钉撞在剑身之上,叮当作响,且被弹开、落地。

    “果然有后手。”

    林彬目光微沉,看向艾琳娜。

    她竟然仍然在挣扎!

    脸上的表情无比慌乱,脖子处鲜血狂喷。

    可是,脖子与身体之上的肌肉却有无数肉芽在扭曲、涌动、像是一根根肉虫在蠕动,纠缠!

    这还能活?!

    林彬惊愕,上前去一脚将其脑袋踢开。

    瞬间而已。

    两边脖子断口上的肉芽蠕动的更厉害了。

    “啊!!!”

    “林彬,我BOSS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艾琳娜脸色惊恐无比,惊声尖叫,她竟然还发出声音!

    只是,大约数十秒后,一切停歇。

    蠕动的肌肉肉芽终于彻底失去生命力,艾琳娜的身体和头颅,也不再有任何动作···

    “她到底给自己注射了蕴含那种生物基因的强化液?”

    林彬暗暗震惊:“这生命力也太强了,简直强的可怕!”

    他毫不怀疑,如果给她时间,断臂、断腿都能长出来!甚至这个时间还不会太长。

    乃至于最后,脖子都被砍断了,她的那些肌肉竟然还在自主急速愈合?

    如果不是把她脑袋踢开了,还真有可能重新长回去!

    就这种生命力,还是人吗?!

    “···”

    看着眼前的尸体,林彬沉默了。

    虽然之前就已经从大妖精那里得知,宇宙中,三阶之后的强化液都会注入一些其他生物的基因定制,从而让强化者拥有那种生物的部分能力。

    但此刻亲眼所见,这种变态的愈合力和恢复能力,却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不过同时,林彬也觉得这种变化,不是他所想要的!

    譬如这种能力有用吗?

    的确有用!

    甚至如果再加强一些,就能跟金刚狼乃至死侍媲美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有用’了,而是贼强。

    想来,其他生物的属性,也必然各有千秋,会很厉害!

    可是,林彬却打心底里排斥。

    就仿佛···

    喜欢原装?!

    ······

    “咳。”

    “马德,我的耳朵。”

    这时,苟坚强的声音传来,林彬回头看去,却见苟坚强已经挣扎着趴地上了。

    也不再咳血,不过依旧很凄惨。

    “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

    “已经叫了。”苟坚强苦笑一声:“吗的,高阶强化者就是不讲道理,一脚过来,差点我就没了。”

    “也就是我不是一般的狗,身体素质、恢复力也远超普通狗兄弟,不然···”

    “唉,等等,我的耳朵!”

    苟坚强惨嚎一声。

    突然想起,自己的耳朵被撕裂了一只。

    “死不了就不错了。”

    林彬终于轻松了些,笑道:“你狗命真大。”

    “我狗命大个鬼,要不是你姑姑···”苟坚强跟见了鬼似的,后怕不已:“我早特么死了!”

    这一刻,苟坚强是真的头皮发麻。

    不仅仅是之前的生死一瞬,还有林彬的强横!

    他想不通。

    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林彬会强到这种程度?!

    不应该啊!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砍五阶强化者如屠狗?!虽然是偷袭,但就算不偷袭,正面PK,也有胜算的吧?

    可他才二阶啊!!!

    单拳力量两千公斤出头,测试的时候,自己可是亲眼所见!

    这到底是肿么回事?!

    一个哆嗦,苟坚强猛的从震惊中恢复:“对了,得赶紧联系你姑姑,不然她回来能扒了我的皮!!!”

    “···”

    “你什么时候跟大额,跟我姑姑这么熟了?!”

    林彬微微发愣:“还有那个罩子,是什么鬼?!”

    “哎呀,之后再跟你说,我先联系她。”

    “说起来。”林彬反应过来:“我也得联系石心平看看,之前这个女人说,两边的人是同时动手。”

    “如果他被抓,被注射诚实药水的话,我也会暴露。”

    想到这里,林彬当即走到一边,联系石心平。

    同时,苟坚强在火急火燎联系大妖精。

    ······

    “嗯?!”

    大妖精已经急急忙忙赶回宇宙飞船且起飞,正准备进行第一次空间跳跃。

    就在此时,她看到苟坚强的星际来电,连忙按下接听。

    “喂?”

    “大大大大,大姐大。”

    电话那头,苟坚强哭天喊地:“呜呜呜,你要给我做主啊!我现在只有一只耳朵了!”

    “差点被那个女人踢死啊我,也就是我命大,还有您侄子厉害,不然我就真死了,呜呜呜···”

    这货全然不知道脸皮两个字怎么写,直接就是没脸没皮开始哭诉。

    他算盘打的叮当响!

    如果不先诉苦,自己说不得要被喷几句,甚至之后还要被收拾!既然如此,当然是要来一波苦肉计。

    而看着苟坚强浑身是血、胸口塌陷、甚至连耳朵都少了一只的惨状,大妖精顿时面色发寒。

    “到底怎么回事,说!”

    “是这样的,大姐大!”

    苟坚强见苦肉计奏效,大妖精没追究,赶紧一五一十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就是这样啊,大姐大,那些家伙仅仅只是因为怀疑小林子把上帝之花和尸体弄走了,就派了五阶强化者来抓人!”

    “而且是两个!”

    “如果不是小林子强无敌,偷袭反杀,我们绝对没了。”

    “不过您也别太担心,小林子没事儿,就是我,哎哟喂疼啊,就是我咳咳,我受了重伤。”

    “但也不碍事的,已经叫了救护车。”

    “···”

    听说林彬没事,大妖精终于冷静了些,黑着脸道:“让我看看他?”

    镜头转头,林彬打电话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大妖精这才松了口气:“那具尸体!”

    “你过去,拍她的脸,我要知道她是谁。”

    “好勒。”

    苟坚强忍着伤痛,爬过去,用项圈上的摄像头,拍下艾琳娜那惊恐的脸。

    “给我查出她是谁的人!”

    大妖精冷声开口。

    “是,老板!”

    身后,几个手下立刻开始忙碌。

    “就这样,挂了。”

    大妖精挂断电话,既然林彬没事,她便不用太着急了。

    “老板,查到了!”

    不到一分钟,一个萌妹纸手下便举手道:“她是艾琳娜,西方国度的五阶强化者,融合了某种虫后的基因,恢复能力很强,可以断肢重生。”

    “是···剪刀手杰克的人!”

    “剪刀手杰克。”

    大妖精面不改色:“给我查出他在哪里,做什么。”

    “老板,充能完毕,随时可以空间跳跃,是否立刻朝墨兰星赶路?”

    这时,有手下提醒。

    “还回去干什么?”

    大妖精扭头看去,眸子里,有杀意在弥漫。

    “等她们查出来杰克的去向,然后朝那边赶过去。”

    “老板,你的意思是?!”

    众人皆惊。

    “当然是把领头的弄死,不然就是无穷无尽,那小子,撑不住的。”

    大妖精恢复淡然,摆了摆手,仿佛一切都只是小事,自己要做的,更是微不足道。

    但手下们,却是一个个头皮发麻。

    剪刀手杰克,六阶中绝对的强者,而且还是西方国度那些家伙中的一员,不难想象,一旦出手将他杀了,必然会被盯上,吸引绝大部分火力!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

    自家老板这是要把自己当鱼饵啊!!!

    太疯狂了!

    不过···

    “嘿,我喜欢!”

    “要是什么时候老板不疯,我还不习惯了。”

    “要是把杰克干死了,直接抢了他们的东西,可比咱们辛辛苦苦抓宇宙通缉犯、砍怪兽来的快多了。”

    “嘿嘿嘿,赶紧查!!!”

    看着手下们一个个都开始兴奋,大妖精却是独自一人露出惊容。

    “你小子,竟然独自一人,杀了两个五阶强化者?!”

    “你到底···”

    “怎么办到的?”

    “内力吗?”

    “内力,能做到这种程度?”

    “···”

    ······

    “喂?”

    林彬拨通石心平的电话,但对方却挺久才接电话。

    “林彬?”

    石心平的声音传来,林彬略微松了口气:“你没事吧?”

    “什么意思?”石心平一愣:“我能有什么事儿?!”

    “不是有人来抓你了吗?”

    这话让林彬发懵:“难道那个女人在骗我?不可能啊,在那种情况下,她没这个理由,也没这个胆量胡说吧?”

    “有人抓我?!”

    石心平更是错愕,随即道:“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

    “稍后给你回电。”

    ······

    挂断电话。

    石心平拿了一把枪,小心翼翼从卧室走出,结果却发现一切正常,什么情况都没有。

    长出一口气之余,他拨通电话,但却不是林彬的,而是楼上。

    很快,电话接通。

    “喂?”

    “是我!”

    听着熟悉的声音,石心平略微松了口气:“有情况吗?”

    “有个五阶强化者杀上来了,不过现在已经被制服。”

    “还真有!”

    石心平瞳孔一缩:“还好我们早有准备。”

    ······

    与此同时,石心平所在的同户型楼上。

    波特莱姆被打得浑身是血,用合金手铐铐着,难以动弹,更无法挣脱,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地板上,奋力睁开双眼,瞪着眼前这个打电话的男子。

    “你···”

    “你不是石心平!?”

    “你是谁!”

    这一刻,波特莱姆终于反应过来。

    回想起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一切,他懵了!

    之前的一切都很正常,从跟踪,到诸多手下一路上的汇报,都没有任何问题,而自己也就是因为这样,才直接潜入,杀了进来!

    可结果一进门,就遇到两个保镖。

    当时,自己根本不在意,甚至还不屑。

    可是一交手才发现,这两个保镖竟然跟自己一样,都是五阶强化者!两人联手之下,自己别说是突破、抓走石心平了。

    一番大战下来,自己都被压制,打残,而后戴上手铐。

    直到现在,这个‘石心平’出现在眼前,他才发现,这个人虽然跟石心平有些像,但也仅仅只是像而已。

    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你们,在下套?!”

    到此刻,波特莱姆哪里还能弄不明白,这些人分明就是在等着自己送上门来,这根本就是一个圈套!

    “该死的!”

    “我的手下为什么还没上来?”

    “虽然对方有两个五阶,但是一百多个四阶冲上来,足以完成任务后安全离开,他们···敢抗命?!”

    “在等你的手下?”

    这时,其中一个五阶的‘保镖’却笑了笑:“不用等了,在你摸上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我们的人搞定了。”

    “你们!?”

    波特莱姆终于慌了。

    刚才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结果,却突然听闻这个噩耗,整个人都是懵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该死的,情报中根本没有你们的信息,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一刻,波特莱姆也是愤怒无比,他想不明白,自家的情报人员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难道是吃屎长大的吗!

    还说一切都在暗中查的清清楚楚了?

    这他吗叫清清楚楚吗?

    就他妈没一个情报是对的!

    什么石心平住这里?这分明就是个替身!

    什么石心平身边的保镖平平无奇,最多也就是两个普通二阶强化者?!

    什么他妈的只要略微小心一些,就可以轻松完成任务?

    你们特娘的良心不痛吗?

    还是这根本就是在逗我玩儿?

    你们的情报有一条是对的吗?但凡对了他吗的哪怕一条,我又怎么会遇到如今这尴尬的局面?

    “我们是哪里冒出来的?”

    对方笑了:“我们本来就在这里。”

    “不要忘了,这是我们的京都,我们在这里耕耘了两千多年,你带上一百零七号人,就以为能在我们京都如入无人之境?”

    “对了,你能听懂成语吗?要不要给你开个翻译器?”

    “无人之境是个成语,简单来说,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人管你?”

    “想的美!”

    一番解释,伤害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你说的没错,这本来就是我们设的套,就知道你们不会善罢甘休,这不?正合适。”

    “从你们进入京都,甚至是进入我们东方古国那一刻起,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中。”

    “也就是你们自己觉得神不知鬼不觉,厉害的很。”

    “还有什么话说?”

    “没有的话,就做做心理准备吧,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得说。”

    “我不服!”

    波特莱姆挣扎着、嘶吼着:“这不公平,你们没有任何骑士精神,你们以人多欺负人少!”

    “我输在你们不要脸!”

    “输在情报部门得人都是吃屎长大的,你们有本事放开我,我们单打独斗一场!”

    “呵。”

    “当我们是傻子吗?”

    “对了,你是不是还在想,等安东尼和埃琳娜来救你?”

    “你们!!!怎么会?!”波特莱姆大惊失色,他的确有这种想法,但却没告诉任何人啊!

    结果眼前的两人竟然知道?

    这说明,他们真的掌握了一切?!

    否则不可能一开口就是安东尼和艾琳娜的名字。

    这次,真的遭了!

    却听对方又道:“你不用再等了,他们注定来不了,结局早已经注定。”

    “该死!”

    波特莱姆嘶吼,却无用,其中一人过来,就将他当作一只猫似的,单手提起,走出屋去。

    ······

    “喂,林彬?”

    石心平的脸色有些难看:“我问过了,我这边的确有人动手,只不过我们早有准备,所以已经被拿下,没出什么问题。”

    “你那边呢?既然连你都知道消息了,你那边的人已经动手吧?”

    他有些着急,但却不算慌。

    因为是林彬给自己打电话,那就证明林彬现在没有什么大碍,至少没被抓走。

    “动手了。”

    林彬目光幽幽:“但是现在都已经被我杀了。”

    “你那边没事就好。”

    石心平没事,就代表对方依旧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林彬就不‘方’,至少不用提啊方。

    “被你···杀了?”

    石心平一惊:“知道是什么人吗?”

    “不认识,但是根据我的分析,应该是两个五阶强化者。”

    “两个五阶,被你杀了?!”

    “对。”

    “这!!!”

    好家伙,有惊呆一个。

    石心平怎么都想不明白,林彬到底是怎么把两个五阶强化者弄死的?这不对头啊这!

    这不科学!

    “不跟你说了。”这时,林彬的声音再度传来:“警察和救护车都到了,我这边有点忙。”

    “你受伤了?严不严重?不如来京都治吧?!”石心平心中一紧,果然,虽然杀了对方,但自己也身受重伤吗?

    谁知,林彬轻飘飘道:“我没事儿,就是我家看门儿的受了伤。”

    “挂了,有空再聊。”

    嘟、嘟、嘟、嘟···

    “好家伙!”

    石心平瞠目结舌。

    ······

    武馆大门已经打开,救护车跑的比警察还快冲进来之后,看见眼前的景象,猛然一惊。

    “嘶!!!”

    “这???”

    “脑袋都分家了,还用得着叫救护车吗?”

    医护人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一眼就瞧满地的血液和艾琳娜的无头尸体,还以为叫急救的人,是要救艾琳娜。

    “你们什么眼神儿?”

    苟坚强一瘸一拐地爬过来,骂道:“我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你们瞧不见吗?快救人啊!”

    众多医护人员:“????”

    人都看傻了!

    “狗会说话?!”

    “啊,不是说不准成精吗?”

    “咦?我知道了,他是苟坚强!”

    他们终于反应过来,苟坚强一很无语,勉强对林彬挥了挥爪子后,被‘捧’上救护车带走。

    他倒是想让两个护士小姐姐抬。

    但人家却不乐意。

    你这么小一条狗狗,抬什么啊?!

    我抱着就行,还能顺便撸狗呢!!!

    是以,这货直接被一个护士小姐姐搂着就抱走了。

    一边走,还一边撸呢!

    但林彬看这货也没什么不乐意的,毕竟趴在人家小姐姐胸前,而且那小姐姐事业线可不浅!

    舒服的这货眼睛都眯起来了。

    这一幕,也让林彬彻底放下心来。

    “都有心思露出这种表情了,肯定没毛病,不愧是外星狗,是不一样。”

    这厮嘀咕着。

    几乎就在医护人员出门的同时,一行警察推门而入。

    “师父,没事吧?!”

    “师父!”

    “师父,我们来了。”

    “凶手在哪儿?”

    吴队领头,张小媚等人,鱼贯而入,每个人脸色都很不好看,刚才林彬在下楼的同时,报了个案。

    但他们过来需要些时间。

    刚到这里,就瞧见一辆救护车,又看见苟坚强被抬走,都很紧张。

    “没事。”

    林彬摇摇头,指向艾琳娜的无头尸体:“来了两个,不知道什么身份,从车库里强行扒开电梯门上来的。”

    “不过现在都被我杀了,还有一个在顶楼,小媚你是认识路的,带你同事上去吧。”

    “好。”

    张小媚咬着红唇:“师父你没事就好,我现在就带他们去。”

    见林彬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她也就放心了,立刻带人去顶楼。

    吴队则挥挥手,让剩下的手下去拍照、取证、收尸,自己却拉着林彬,来到一遍,递上一根烟。

    “吴队,你这,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吴队笑了:“就你,还受宠若惊?”

    “也就是这几天,你的任命就会下来了吧?军方武术总教官?”

    “你知道了?”

    林彬惊讶:“已经在内部流传了吗?”

    “那倒是没有。”

    吴队摇头:“不过我这个人呢,消息比较灵通,局里,或者说整个滨海,估计也就我知道。”

    “这些人,你应该也猜到了,多半是因为上帝之花过来的。”

    “其实我也猜到,应该会有人出手。”

    “但没想到这么快,而且这么强。”

    他叹了口气:“这两人还有几个同伙,都是四阶的,已经解决了,但我们伤了几个弟兄,死了一个。”

    “你也别见怪,不是我们不提前告诉你,而是有些来不及,而且,有些人在其中搞事情。”

    “但这次之后,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那些人已经暴露,这次之后全都会被拿下,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来之前,我还担心你会出事,但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方便透露一下吗?你现在,到底是几阶强化者?!”

    吴队很是惊讶。

    以他的消息来源,竟然都不知道林彬到底是几阶强化者!

    甚至,不管怎么看,怎么分析,林彬都只是二阶强化者。

    可二阶强化者能斩杀两个五阶强化者,自己还毫发无伤?闹呢?!

    谁信啊这?!

    “看来,你也不简单啊。”

    林彬却没有直接回答吴队的话,而是笑了笑,道:“竟然连上帝之花的消息都知道了?”

    “这可跟你目前的身份有些不符。”

    这种事,林彬估计,全国上下,知道的都不超过百人,甚至不超过五十人!

    但眼前的吴队就算一个。

    可是,吴队只是一个刑警队的小队长而已。

    这种身份,凭什么知晓?

    吴队也没隐瞒,当即道:“我家里的人,有点地位,所以消息比较灵通些,对其他人来说,这仍然是绝密。”

    “当然,刚才的问题也只是我个人好奇而已,你不想说也没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