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世界级名场面(W字)

    林彬和秦峰都看傻了!!!

    两人刚才还真被吓住了。

    因为大爷和二大爷气势汹汹,看上去是真的吓人啊,好似三大爷欺师灭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一样。

    甚至林彬都以为他们下一秒就要来个现场对决什么的。

    结果这话一出???

    好家伙!

    我特娘的直呼好家伙!

    林彬目瞪口呆,此刻,对这三位大爷,真的是刮目相看,人都看傻了有木有?都是人才啊!

    “倒反天罡!!”

    “没大没小!”

    “岂有此理!”

    大爷二大爷的唾沫星子还飞着呢,对三大爷进行终极输出教育:“怎么着,老三当的不顺心,还想当哥?”

    “我告诉你!”二大爷指着老三的鼻子道:“你一天是弟弟就一辈子是弟弟,师兄你也当不了!当师弟吧!”

    大爷呵斥:“还跪着干嘛呢?还不给我赶紧爬起来?怎么?跪在地上好看???还是以为死皮赖脸有用?!”

    “让我先跪!”

    三大爷翻着白眼起身:“哼,竟然被你们看出来了,算你们聪明。”

    “滚犊子吧你!”二大爷又踢了他一脚,就你这点小九九,谁还不知道啊!?

    “你也一样!”大爷却突然在他耳边吼了一句:“给老子起来!”

    “啊这?!”

    二大爷满脸茫然,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跪下了,不由干咳一声:“咳咳,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跪下了?”

    “大哥你别误会,我可能生病了,神经不协调。”

    “我信你个鬼!给我滚起来!”

    大爷撸起袖子,二大爷赶紧起身。

    谁知这时候,大爷又突然看向一脸懵逼的秦峰:“还有你小子,别想着比我们先拜师啊!”

    “让你拜我们后面就不错了,至少跟我们平辈儿。”

    “不对呀。”三大爷接了一句:“那之后咱们跟老四碰头的时候,怎么称呼?”

    “秦峰是咱们师弟,跟咱们平辈儿了,那他跟老四不也平辈儿了吗?好家伙,父子变兄弟?”

    秦峰:“我···”

    这小子人都傻了!

    林彬也是哭笑不得,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秦大爷,还真想把他扶起来。

    然而人家不起来啊!

    “你别扶我,我拜师呢!”

    “对,别扶他。”

    “小林···不对,师父,咱们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岂能不懂规矩?内功这种‘真功夫’,不拜师,就是你传,我们也不敢学啊!”

    “对,咱们国术,最终规矩,该是怎样就是这样!”

    “有志不在年高,达者为师,你就别劝了。”

    三位大爷那叫一个苦口婆心、大义凛然,都劝林彬别让秦大爷起来,表示他们必须要拜师,而且绝对是心甘情愿的等等。

    给林彬都整懵了。

    老半天才有机会开口:“不是,我想说的是,拜师没问题,我也的确有这个意思,但是也不能在这儿啊!”

    “无论是拜祖师,还是奉茶,这儿都没有啊!”

    三位大爷脸色一僵:“···”

    秦峰:“扑哧!”

    “笑你大爷!”秦大爷当即回头怒喝:“就算现在拜不了,之后也必须我先拜,你排最后!”

    秦峰:“···”

    咋受伤的又是我?

    帅哥懵逼!

    看着这三个活宝大爷,林彬心中也是一阵欢乐。

    而让他们拜师,也的确是林彬之前就想好的,他又不是迂腐之人,当然不会觉得他们一大把年纪拜师有什么不好。

    这不挺好吗!?

    何况,他们拜师还能给自己增长‘弟子’人数呢!

    这几天,他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想要邀请更多群员,就需要更多弟子,或是弟子搞出大事儿,增加声望值。

    收弟子呢,又没那么简单,费时费力,还得一个个考核心性、根骨。

    效率很低!

    那么,何不自己主动出击呢?

    譬如秦家四人,就完全是学国术的料子,至于传内功,也没问题。自己之后肯定能从群员那里弄到更好的,甚至是多种多样的内功。

    传他们某一种而已,有什么问题?

    且以他们的基础,学起来也会更快。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我···”

    这时,一直在柜台里‘看戏’的克里丝‘跳’出来了:“我可不可以也拜师?我也想跟你学国术。”

    “嗯?”

    林彬看着她,有些惊讶:“你这两天不是也在学咏春吗?”

    林彬在教她咏春,但没让她拜师。

    为的就是给她找点事做,消磨消磨时间和精力。

    不然的话,指不定啥时候就会找自己打扑克牌···

    咳咳,影响不好!

    “我是想学内功。”

    她大大方方表达出自己的渴望:“你也知道,西方我肯定回不去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泄密’。”

    “而且我肯定会用心学的!”

    “报名费我也有。”

    还有报名费?

    一听这话,秦家四人齐齐拍着脑门儿,倒不是他们不舍得或是没钱,而是刚才还真忘了这茬儿。

    现在听克里丝提起来,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不过···

    克里丝拜林彬为师学内功?!

    好家伙!!!

    他们倒不是排斥克里丝,觉得她不能报名。

    其实在早些年的时候,很多外国人到东方古国来学国术,而且还学的挺好。

    所以他们觉得这倒是挺正常的。

    可问题在于,克里丝跟林彬啥关系啊?

    这要一拜师不就真应了那句话吗?

    要想学的会,先陪师父睡嘛~是吧?

    林彬却是摸了摸下巴。

    自己对克里丝,要说有什么爱情,那是没有的。

    但要说完全不在意呢,也不可能。

    毕竟两人当时都是第一次,林彬虽然不是啥纯情小男人,但也绝对不是渣男大种马什么的。

    拔吊无情这种事,他是办不出来的。

    所以对于克里丝未来的安排,或者说未来该如何相处,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现在克里丝自己提出来拜师,林彬略加考虑后,便轻轻点头,只是接着,他又摇头。

    “也不是不可以,但内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学的。”

    “我先教你练内劲的呼吸法,你如果能练出内劲,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好啊。”

    克里丝笑着点头,自信满满道:“我一定可以!”

    秦峰好奇了:“克里丝小姐,看起来你对内劲很了解?”

    克里丝扭头看着他,脸上带着疑惑:“内劲是什么?”

    秦峰:“···”

    感情你不知道啊?

    秦峰哭笑不得,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尴尬微笑道:“挺好的,加油。”

    内劲有那么好练吗?

    至少在他看来不算容易,自己年轻的时候,可是吃尽了苦头的!而且自己的天赋,在整个圈子里,那都是能排上号的!

    就这,还从小接受相关的文化熏陶,从小被老弟三位大爷‘虐’,一个不听话,他们揍自己都是带连招的啊!!!

    黑虎掏心啊!!!

    黑虎掏心就算了,甚至自己还吃过一招猴子偷桃!

    猴子偷桃啊!!!

    能想象咱当初有多惨么?

    看着大大方方站在那里,且完全没有半点‘危机感’、轻轻松松的克丽丝,秦峰就想笑。

    ······

    就这样,克里丝也练上了。

    一边练咏春,一边按照林彬的教学,尝试练出内劲,至于能不能练的出来,就看她自己了。

    要说功夫底子,克里丝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

    毕竟是明星,也拍过不少电影,其中就有动作片。

    相对于替身来说,她更喜欢自己上,所以呢,也学过一些,但也仅仅只是学过而已。

    现在开始学国术,具体能学到什么程度,林彬也说不准。

    至于要说天赋的话,从单纯身体素质的角度来看到是无所谓。

    但是外国人学国术,其实有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文化理解程度。这不仅仅是有天赋就行的,除非她天赋强无敌。

    不然的话,单单是理解经脉和穴道就是个大问题。

    ······

    《破坏之王》世界。

    鬼王达依旧是哆哆嗦嗦,看上去无比的窝囊且穷困潦倒,没人知道,此刻的他早已经恢复,甚至超越了巅峰!

    曾经,他被断水流掌门人打成残废,一度意志消沉,没有半点斗志。

    按照原本的轨迹,他应该会结识何金银,然后经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而后何金银靠着一手鬼王达编出来的无敌风火轮击败断水流大师兄。

    如今,故事还是那个故事。

    但是鬼王达,却已经不是之前的鬼王达了。

    可是,在这里有个问题!

    那便是,他变强了,但何金银依旧是那个菜鸡。

    想要在短时间内让何金银学会正宗的中国古拳法或是国术?没可能的!

    因此鬼王达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思索,到底该怎么培养何金银,结果得出的答案却是让他啼笑皆非。

    那便是···

    什么都不去改变,一切都按照原有的故事去进行。

    否则,何金银必然打不过断水流大师兄。

    自己还是得玩儿‘场外无限制’!

    不过呢,在‘地狱死亡式特训’的时候,倒是也可以教一些真东西,至少那些不太需要基础的散手和小技巧可以教。

    而今天,就是他拉着何金银去学校下战书的日子···

    是以,他开了直播,并在群中道:“各位,我今天就去会一会断水流大师兄~!”

    封于修:“嚯,终于到这个时候了?”

    西装暴徒:“绝对的名场面~!”

    陈玉娘:“期待。”

    霍元甲:“看真的,应该比看‘电影’舒服吧?”

    李天然:“那是必然的!”

    江阿生:“可惜了,不能与我娘子分享。”

    张天志:“谁说不是呢?!”

    黄飞鸿:“唉,若是可以跟十三姨分享就好了。”

    陈真:“可惜我的光子不在身边。”

    李天然:“我可以去找凤仪啊!”

    封于修:“???”

    加钱居士:“???”

    陈玉娘:“???”

    刘郁白:“???”

    赵心川:“???”

    国术传承者:“别‘?’了,单身狗没人权的。”

    群友们倍感受伤,都不吭声了。

    所以说单身狗没人权呢!

    林彬也很意外,你说这些近现代的就算了,咋古代人都学会撒狗粮了?!所以不聊正事儿的时候,这些家伙都在聊些什么玩意儿啊?!

    而此刻,林彬估计群里最淡定的应该就是厂花了。

    咳咳。

    ······

    何金银一阵发疯,随后,却是直接提着菜刀架在鬼王达脖子上,一起去学校里下战书。

    此刻,两人头上都绑着‘脏话’头带,鬼王达走路时依旧是一瘸一拐,两人在前台被拦下。

    “大师兄!”

    “空手道大师兄在不在?”

    何金银在前台手持挑战书,藏起菜刀,一阵嚷嚷。

    “咦?阿银呐,好久没看到你送奶茶了耶。”前台小妹好奇询问。

    “啊,是啊。”

    何金银的气势瞬间衰弱下去,如同烂泥扶不上墙:“最近有些咳嗽,所以休息一阵子。”

    “喔!”

    “是啊。”

    前天小妹又看向鬼王达:“咦?鬼王达,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鬼王达却是瞬间恢复好色本性,凑了过去,笑眯眯道:“我舍不得你啊!”

    “是不是真的啊?”

    “你喜不喜欢我泡你呀?”

    “那你先请我看电影吧~!”

    “好啊,我请你看《破坏专家》。”

    “你请我妈看好了!”

    “也好啊,那你爸不介意吧?!”

    “下流!”

    “什么下流?这叫风流!”

    鬼王达的脸皮之厚,堪称无人能敌。

    两人几句话下来,何金银都快笑喷了。

    群友们也是一阵无语。

    封于修:“达叔,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这种嗜好,我实在有些难以理解。虽然我所认识的功夫高手只要修为一深就会深藏不漏,但他们至少还都处于正常范围,可你这???”

    加钱居士:“的确有些窝囊了。”

    江阿生:“···,我倒是觉得不难理解,既然要隐藏,那便大隐隐于市。”

    “达叔所假装的人物,堪称完全演出了精髓,我想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或知道他是一位深藏不漏的功夫高手!”

    张天志:“差点忘了你也是隐藏的贼深,甚至每天捡马粪赚钱···”

    对于鬼王达和江阿生的操作,大部分群友都看不明白。

    你说想隐藏身份?

    没毛病,但你用普通人的身份隐藏不好吗?当个平民也没毛病吧?

    可是江阿生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窝囊、无能,捡马粪挣钱、被人呵斥也是笑脸相迎,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好家伙!

    都是功夫高手,有几人能受得了这种气?

    鬼王达就更绝了!

    之前功夫被废,还被打成残废,颓废就颓废吧,大家还可以理解。

    但现在鬼王达都已经恢复了,而且还更胜从前,毕竟有强化液和内劲加持,得多强啊?

    结果他竟然还变本加厉?!

    窝囊!好色!没脸没皮···

    这是咋想的呢?

    但鬼王达对此却是并不在意,只是笑道:“哎呀,这么多年都习惯了,没脸没皮也挺好的。”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愧是达叔!”林彬发出弹幕:“这种理解,领先了你那个时代几十年啊!”

    “是吗?哈哈哈,那就好。”鬼王达竟然笑出声来。

    ······

    鬼王达和何金银两人一开始还气势汹汹,但是到了会议室附近时,却一个比一个怂。

    也就是在此刻,他们见识到了经典名场面。

    断水流大师兄一开始看上去文质彬彬,可实际上,却是狂到没边。

    “不,不要误会!”

    “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啊?!”

    “你说什么?!”

    “你敢说我们是垃圾?!”

    “哈!”

    大战开始。

    然而,出乎众人预料,断水流大师兄堪称强无敌,只是三拳两脚,轻轻松松把所有人全部干的趴下。

    什么西洋拳、柔道、剑道。

    在他手下,真的都成了垃圾。

    甚至,有人想跑。

    结果,断水流大师兄却隔着墙壁轰出一拳,直接打穿墙壁,准确命中逃跑之人的脑袋。

    而这一拳···

    刚好从大师兄与何金银的脑袋之间打了过来!

    两人对视,尽皆懵逼。

    不过鬼王达是演的,而何金银是真的懵逼。

    几乎被吓尿了!

    何金银哪里还敢提什么挑战的事儿?!

    只是这时候,刘郁白忍不住道:“这个断水流大师兄,还真与我颇为相似···”

    张天志:“只是相似而已,你看我跟西装暴徒?”

    霍元甲、黄飞鸿、陈真:“我们还没说话呢,你们两个靠边站。”

    ······

    “你怎么想?”

    “···,我觉得那封挑战书,还是烧掉好了。”何金银拉着鬼王达,赶紧跑到前台。

    “还在啊,太好了!”

    打火,准备烧。

    然而却负责人一把被抢走。

    “你这个瘸子怎么又来了?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唉,算了算了,我给你点钱好了,不要再出现了!”

    鬼王达一脸怒气:“你不要以为我想要来这你,我告诉你,你也不要把我当成是乞丐!”

    说这话的时候,他却一把将钱抢走,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流畅程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搞的负责人一脸懵逼,想拿回钱吧,却又拿不到,只能眼巴巴看着。

    因为鬼王达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我告诉你,我今天来这里,是以中国古拳法掌门人的身份,挑战你断水流空手道的大师兄!”

    “啊?!”对方一脸懵逼。

    更懵逼的却是何金银,他懵逼无限的冲过来抱紧鬼王达:“唉,你被鬼附身了吗?!”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断水流大师兄。

    “在1974年,第一次在东南亚打自由搏击就得了冠军。”

    “1980年,打赢了日本重炮手雷龙。”

    “接着连续三年,打败全日本空手道高手,赢得全日本自由搏击冠军。”

    “那时,中国古拳法更是被誉为空手道的克星。”

    “绰号,魔鬼筋肉人。”

    “他?”负责人不敢置信。

    何金银也是惊愕道:“啊?原来你真的是?”

    一扭头,却吓了一跳。

    鬼王达不知何时已经‘变身’魔鬼筋肉人,那标志性的两颗蛋更是极为惹眼。

    群友们看到这里,都是笑直不起腰。

    甚至在赶路的东方不败都发言道:“鬼兄,抱歉,我实在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变身’的?”

    西厂厂花:“本公也很感兴趣!”

    国术传承者:“同上。”

    鬼王达在群直播里回了一句:“无他,唯手熟尔。”

    ······

    “不错!”

    鬼王达仿佛变了个人:“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吗?”

    “呵!”

    断水流大师兄冷笑一声:“自由空手道才是世界上最强的武术!”

    “哼!”

    鬼王达冷哼:“只要我一天不死,空手道就永远只能排在我后面。”

    “哎呀,打什么打?”负责人就要撕毁挑战书。

    然而,大师兄却是一把抢过来:“我接受挑战,不过我有个挑战,如果我赢了的话,我要中国古拳法从此在地球上消失!”

    “好!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如果我们赢了,我要中国古拳法堂堂正正入主经营中心!”

    “还有!”

    “你上次拿了我一瓶沙拉油,赶紧把钱还给我?!”

    负责人、断水流大师兄:“???”

    别说是他们,就是群友们也是想要吐血。

    这都是什么神展开啊?

    完全猜不到有木有?

    就算看过电影,有所准备,此刻看直播也是忍不住想要吐槽。

    ······

    不多时,直播结束。

    群友们却没散去,反而是聊上了。

    张天志:“其实说起来,我们所有群员的经历之中,唯有鬼王达鬼兄最为有趣了吧?”

    封于修:“的确。”

    西装暴徒:“这就让我不由想到了后来会发生的事儿···”

    “1.12日晚上9点,外卖崽何金银自杀式挑战断水流大师兄。”

    “虽然我支持何金银,但是我还是买了200大师兄。”

    “废话少说,何金银不是自杀,我魔鬼精肉人更非浪得虚名”

    “完全不把我奔雷手文泰来放在眼里!”

    封于修:“还有,大师兄输了会不会拍三级片去?”

    “以及两个人对峙的时候,两人照着金瓶梅念的解说,哈哈哈哈!!!”

    陈玉娘:“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问,三级片是什么?”

    刘郁白:“大师兄会说:我不会拍三级片,要拍也是拍功夫片!”

    魔鬼筋肉人:“玉娘小姐姐你想看吗?我可以介绍给你呀!”

    陈真:“···,流氓,小姐姐别听他的。”

    陈玉娘:“啊?”

    大家聊上了,针对鬼王达和何金银,仿佛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林彬没怎么参与,但却也不由感叹:“星爷就是星爷。”

    “名场面多如狗。”

    “不过说到星爷的话。”

    “可还有几部战力更强的电影啊~!”

    “不知道能不能再邀请一两个进来?”

    这厮不由期待。

    因为从人数上算,大概也就是这两天,便能再邀请一个了。

    之前打麦克斯的‘影响’,现在正在消化之中,弟子增长速度自然会快一些,也就是这几天强化液出来之后大家都在抢,不然估计都已经再次满一百人了。

    不过现在问题也不大,最多就是需要多等两天而已,这点时间,林彬等得起。

    ······

    长生生物集团,L18实验室。

    作为集团最高级别的生物实验室,非最核心的人员和专家不得进,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而此刻,一群老专家、学者,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

    “哈哈!”

    “成功了!”

    “成功了啊!”

    “不过咱们还需要送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去备案和审核,需要一些时间,大小姐,您看?”

    “再等等!”

    甘芷的脸色不太好看,哪怕化着妆,也难掩疲惫,不过眼神中的兴奋却也溢于言表。

    “现在只是适合咱们东方人的强化液而已,咱们一步到位吧!”

    “再进一步,把中性强化液完善!”

    “否则,跟官方抢饭吃,咱们还没那个资格,也没那个必要。”

    “一旦把中性强化液研究出来,我们就是独立在东西两方强化液之间的第三方!”

    “继续努力!”

    “这次成了,我给大家放一个月的假。”

    “至于奖金···”

    “各位,你们对集团都极为了解,应该知道我们的作风。”

    “大小姐说的是!”

    “那咱们就继续奋战。”

    “嘿,集团对咱们那绝对是没得说,大小姐这就见外了,咱们总不至于怕是被集团亏待。”

    “这些话是真见外了,就是累死在实验室里,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研究上帝之花啊!多少研究人员、学者一辈子都接触不到?”

    “朝闻道夕死可矣!累死都心甘情愿!”

    “什么?你还会觉得累?我只觉得开心,有用不完的力量和精神!”

    “靠,你个舔狗够了啊,你以为比得过我吗你?我二十四小时工作,眼睛都不眨一下!”

    眼看着这群专家苦中作乐,甘芷也不由笑道:“二十四小时都不眨眼,眼睛不干吗?”

    ······

    明朝,福建。

    东方不败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内心却格外平静。

    这里提一句。

    关于笑傲江湖的时间线,有些小争议。

    有人认为笑傲江湖是元朝末年的故事,但实际上,应该是明朝的故事才对,也就是说,按道理而言,如果历史上真有这些人物的话,东方不败跟厂花,也面前算是前后脚关系了。

    之所以可以确定是明朝,其实有几个佐证。

    一、元朝末年张三丰还健在,而《笑傲江湖》中的冲虚道长是张三丰的弟子。可见,《笑傲江湖》肯定发生在元代之后,即明朝。

    二、《鹿鼎记》第二十三回中澄观曾道:“古人说道,武功到于绝指,那便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听说前朝有位独孤求败大侠,又有位令狐冲大侠,以无招胜有招,当世无敌”。

    令狐冲是谁,就不用多说了吧?

    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东方不败所处的时代就是明朝,而且应该不会太靠前,至于具体年份考究起来就太繁琐了,这里不作赘述。

    “紧赶慢赶,总算是到了。”

    “此行,先拿下辟邪剑谱,而后再上华山。”

    “不过,我这一身功夫,却是个问题。”

    他微微沉吟。

    在这个时代,倒不是说有功夫就不能拜入他人门下,可如今自己这一身内功,却显然是不合适的。

    东方不败觉着,哪怕是现在的自己,估计都能跟伪君子岳不群打个有来有回,甚至拼命之下,将其杀了都很正常。

    带着这样一身实力和功夫去拜师?

    绝对会被看出来。

    退一步说,哪怕是岳不群看不出来,难道风清扬还看不出来?

    东方不败可不是想跟着岳不群学武功,就岳不群那功夫,也就所谓的紫霞功有点看头。

    所以,东方不败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到华山脚下、确定安全之后,还得自废武功。

    唯有如此,才能保证拜入华山派,且有较大概率把独孤九剑学到手。

    值得与否?

    东方不败却并非是患得患失之人,既然决定了,那便要做。

    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狠人之所以是狠人,并非是能够对别人狠,而是对自己也狠!

    ······

    夜。

    东方不败脚步轻点,才房屋上如蜻蜓点水,但每一次落下再点屋顶瓦片时,却宛如飞行一般,速度奇快。

    直到振威镖局尽在眼前,他才缓缓放慢速度。

    “夜色已深,都已睡了,此刻是出手的最佳时机。”

    “林平之···”

    “倒是个倒霉催的,也罢,便留你家人一命,你不入华山,岳不群便不会打这个主意,日后解决起来,也轻松些。”

    想到这里,东方不败猛然暴起。

    “开!”

    轰!

    一声低喝,藏着辟邪剑谱的屋顶顿时炸裂,东方不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袈裟,飞身便走。

    “谁?!”

    林家父子,数位镖师大喝一声,穿着睡袍、提着刀剑冲出,却只见到一道人影在黑暗中远去。

    “哈哈哈哈!”

    东方不败改变声音,狂笑一声:“辟邪剑谱乃绝世神功,你林家却无人练它,导致神功蒙尘,实在不该!”

    “今日,我便取了它,且看数年之后,这江湖谁主沉浮!”

    声音远去。

    很快彻底消失。

    人影亦是如此。

    但他的声音却传出很远,很远,惊醒了很多人,尤其是一些别有用心之人。

    “该死的!”

    “快,辟邪剑谱被人抢了?”

    “速速联系掌门!”

    “···”

    ······

    “爹?!”

    林平之看向自己的爹,面色难看:“辟邪剑谱?!”

    “唉!”

    林父长叹一声,幽幽道:“也不知是福是祸。”

    “传令下去,从明日起,不接镖了,所有镖师全力追查此贼人的下落,务必要抢回辟邪剑谱。”

    “是,爹!”

    林平之咬牙切齿:“这该死的窃贼。”

    “这孩子,太单纯了。”

    看着林平之回房的背影,林母苦笑一声。

    “单纯些,也好。这江湖太过复杂,便让他单纯富足过完这一生,也是一大快事。”林父低语。

    “倒也是。”

    “夫君,你暂停接镖,甚至放出消息,应该是为了···”

    “夫人懂我。”

    林父看着天上的月亮,刚抬头时,只是一轮弯月,但微风吹过,乌云移动,一轮明月缓缓出现在天穹之上,让他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这辟邪剑谱,乃我家传之物,但却极为不详。”

    “世人都传,练了辟邪剑谱,便可成就顶尖高手,甚至是天下无敌。”

    “但却无人知晓,此物不详啊。”

    “若非如此,我林家世世代代,又岂会靠着一个小小的镖局过活?”

    “抢走了,最好不过。”

    “如今,也不用瞒了,甚至,我还要告诉全天下人,我的辟邪剑谱被人抢走,我正在全力追寻。”

    “只是···”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不信呐!”

    “夫君,这辟邪剑谱,为何不详?”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林父闭上双目,轻叹一声:“当什么顶尖高手、做神什么天下第一?”

    “老婆孩子热炕头,足矣。”

    “夫君···”

    ······

    国术聊天群内。

    东方不败:“@西厂厂花,辟邪剑谱已经到手,你若是要,我现在便用红包发给你。”

    “但日后我所要之物,必然不会简单,你确定要否?”

    西厂厂花:“自然是要的,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有何不可?!”

    “好!”东方不败当即发出红包。

    “接着!”

    其他群友眼睁睁看着东方不败发红包,厂花接收。

    都眼馋的不行!

    但辟邪剑谱这东西,也就是眼馋而已了,要真给他们让他们练的话,还真没几个愿意练的。

    而厂花···

    接到红包的瞬间,点击领取!

    光芒闪过,袈裟出现在手。

    “呼。”

    他的嘴角微微一狗:“辟邪剑谱,到手。”

    “给我些许时间,这个时代,本公无敌!”

    下一刻,厂花在群中道:“@东方不败,东方兄弟,谢了!你要什么,随时跟我说便是。”

    “不过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若是想要什么,得尽快一些。”

    “因为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好好参悟辟邪剑谱!”

    “哦?也对,你无需自宫,不需要抉择,倒是可以立刻入门。”东方不败了然:“至于我的话,目前倒是还真需要一些东西。”

    他没有隐瞒,在群中发言:“我接下来,会直接赶往华山,拜入华山派门下。”

    “但为防止被岳不群和风清扬等人看出来,所以,我需要自废一身内功,原本在黑木崖学的那些拳脚功夫也必定是不能用的。”

    “便把你的功夫发给我吧,会些基本功,入门也够用了。”

    厂花一看这话,自然是满口答应,随即直接发了一个红包。

    然而其他群员看到东方不败的话,都是脑瓜子嗡嗡的。

    为啥?

    懵了呀!

    东方不败的功夫多强?

    竟然要自废内功???

    这岂不是暴殄天物吗?

    “求豆麻袋!”陈真竟然还来了一句脚盆鸡语,接着道:“要说拳脚功夫的话,我也不错呀。”

    “东方教主,你那一身内功废掉太可惜了,不如在废之前,给我也发一份?我的所有功夫都发给你,而后,你想要什么,我能帮的上忙的或是我能弄到手的,也不会推辞!”

    西装暴徒:“是啊,教主,直接自废内功太可惜了,我们交换吧,军火你要吗?自废内功之后得多弱啊?我给你发几把AK、来福甚至RPG,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从容反杀。”

    加钱居士:“教主你对刀法感兴趣吗?”

    霍元甲:“我这一拳窝心炮已经三十多年功力···”

    赵心川:“其实彭家太极拳也还不错。”

    陈玉娘:“我们陈家沟的太极拳也还可以···”

    张天志:“啊这?”

    封于修:“正所谓先券后腿次擒拿,要说拳脚功夫,我也还是不弱的。”

    群友们纷纷发言。

    东方教主的功夫,谁不想要啊!

    虽然不是练会葵花宝典后的最强状态,但已经足够强了,甚至堪称恐怖!

    林彬亦是心痒的很,道:“东方教主,你这一身功夫若是就这么废去,的确是有些可惜了。”

    “不如发了红包再废。”

    “如此,就算你暂时不需要什么,我们诸多群员,也欠你一个人情。”

    “倒是也可以。”东方不败应下。

    而林彬顿时兴奋,群友们更是全都几乎兴奋得跳起来。

    只因东方不败真的很强。

    有些人认为,东方不败强就强在葵花宝典,没练葵花宝典之前,就是个三流···

    但仔细想想看,就算没有练葵花宝典,他也年纪轻轻就被任我行奉为‘光明使者’,这能弱?!

    至少也跟向问天是一个层次的吧?

    可实际上,东方不败如今的实力,却远比向问天厉害!

    这也是有迹可循的,而非胡言乱语。

    而且,还不止一点可以证明这个理论。

    林彬记得非常清楚。

    当时自己就是好奇东方不败练葵花宝典之前的实力,还仔细了解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