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未来的三种选择(W字)

    “果然。”

    赵心川起身,拉开距离,面对彭乾吾,苦笑一声。

    “师父,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师父。”

    “但从此之后,我想,你也不会再认我这个徒弟了。”

    彭乾吾低喝一声,瞬间动用九龙合璧,篮球馆内的灯光顿时忽明忽暗:“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偷学我的九龙合璧!”

    赵心川心中更冷,低声道:“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比彭家小辈天赋更好、实力更强吧?”

    “我不死,你怕彭家小辈难以服众?”

    彭乾吾猛的瞪眼:“你?!”

    “我怎么会知道?”

    赵心川惨笑一声:“我本以为,那一切都是错觉、是虚假,但没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告辞。”

    赵心川转身就跑。

    彭乾吾想追,但年纪大了,再加上赵心川已经学会九龙合璧,他还真不觉得自己能打的过他。

    是以,便停下了脚步。

    “又是这样!”

    彭乾吾心中大怒。

    “当年周西宇是这样,到了你们这一辈,又是这样。”

    “我彭家,到底做错了什么?!”

    “死!”

    你们都该死!

    彭乾吾将一切仇恨,都划分在周西宇与赵心川身上了,首当其冲的,自然非周西宇莫属。

    猿击术才是最强的。

    九龙合璧次之。

    相比之下,他势要拿回猿击术。

    “哼!”

    彭乾吾擦去嘴角鲜血,摔干净黑伞,踱步离去。

    ······

    “!!!”

    暗处,何安下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他的师父···”

    他缩头,等了很久,才敢出声,回药铺。

    ······

    国术聊天群内。

    赵心川终于发言:“各位群友,你们好。”

    封于修:“终于出来了?!@赵心川,九龙合璧好厉害,怎么练的?!”

    西厂厂花:“本公也很感兴趣,你若是能教给我,想要什么,本公都能为你取来。”

    魔鬼筋肉人:“···不愧是厂花,霸气外露!”

    林彬见状,也发了一句:“感觉如何?”

    赵心川:“群主,我现在很迷茫,甚至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张天志:“你现在处于哪个时间段?”

    大家都不知道赵心川现在正在经历什么,是还没拜师?

    还是正在学艺?亦或是已经学会九龙合璧?

    赵心川:“刚与师父打过一场,我已与他恩断义绝。”

    西装暴徒:“如此说来,是他偷袭你,被你挡住了?”

    “是!”赵心川没有隐瞒:“这一切太匪夷所思,我不敢相信,便想要亲自验证,但验证的结果···”

    这话不用说,大家都已经明白了。

    毕竟他们都已经亲自‘验证’过。

    霍元甲:“此等小人,恩断义绝也好。”

    黄飞鸿:“不错!”

    “但师父终究传我一身武艺,偷学九龙合璧也的确是我的不对。”赵心川长叹:“接下来,我该当如何是好?”

    这话一出,霍元甲和黄飞鸿都随之沉默。

    偷学九龙合璧?

    他们扪心自问,若是换成自己,知道自家师父会这种高深莫测的功夫,自己会不会想偷学?

    结果很却有些尴尬。

    傻子才不想!

    都是练武之人,谁不想变的更强?

    试问,这种内功摆在眼前,偏偏自己师父还不传给自己,哪个练武之人能抵挡住这种诱惑?

    哪怕是身为老干部的黄飞鸿和霍元甲都不敢肯定自己不会动心。

    所以,要说偷学九龙合璧是对是错?偷学那肯定是不对的,可他们却都能理解。

    陈真:“以彭乾吾的小人心性,肯定会想尽办法杀了你。”

    张天志:“不错,从他置周西宇与死地就能看的出来。”

    黄飞鸿:“你得活着,莫要成为我们群里第一个死亡的群员。”

    看到这里,林彬也随之发言:“你现在很迷惘,对吧?”

    赵心川:“是的群主,我不知该何去何从。”

    接着,他发来一张自拍照,是在一间破庙里,周围也没个人影,看上去很是孤寂与荒芜。

    国术传承者:“既然如此,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做?”

    赵心川:“群主,您的意思是?”

    林彬这边,笑了,随即发言:“比如救下周西宇。”

    猿击术,听周西宇说起来很玄乎,他们耗费数年苦功,而且还是在生死之间才领悟真谛。

    查老板是日练,周西宇是月练。

    如果周西宇死了,自己想要学会猿击术,怕是也没什么机会了。

    但如果赵心川把周西宇救下来,再加上同为彭家太极门‘弃徒’的身份,或许会把猿击术传给周西宇呢?

    一旦这个假设成立,那么,自己也就有了获得猿击术的可能性。

    而且,他是真觉得周西宇死的有些划不来,甚至可以说是不明不白。

    按照那种实力层次来看,还怕那落后的小手枪?!

    也正因为这样,当时很多人看完电影才说,周西宇是自己活累了,没想着继续活,所以没躲开子弹,被彭七子乱枪打死。

    要这么说,的确也说得过去。

    之后查老板面对子弹的时候,虽然中了枪,但却屁事儿没有,还能原地跳起来开大呢。

    功大欺理!

    可不管如何,周西宇的死,都是一种遗憾。

    好嘛,原著里,赵心川也是死的贼惨。

    现在,如果在自己的撮合下,让他们两人凑在一起,且赵心川已经被剧透的情况下,又会发生怎么样的改变、擦出什么火花来?!

    林彬很期待。

    而林彬的话语落下后,其他群员也都表示赞同。

    西厂厂花:“有道理!你是他晚辈,且都有同样的担心,凑在一起,合情合理。”

    加钱居士:“救下他,或许你还能学到猿击术。”

    张天志:“看的出来,周西宇爱才,你的天赋可比何安下好的多了,九龙合璧这种功夫偷学都能会,你们结伴而行的话,的确有可能学会猿击术。”

    西装暴徒:“这的确是摆在你以前的一条明路,就算不为了猿击术,也能给自己找些事做,或者说,这本就是你应该做的。”

    猿击术、九龙合璧,群内的众人谁不想要啊?

    所以,让他去找周西宇、救下周西宇,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自己将来有可能把猿击术弄到手。

    但主要原因,却是大家都觉得,周西宇不该就这么死了。

    就跟至尊法师古一似的。

    明明牛的丫批,却被小喽啰搞死了,虽然是她自己不想活,但这也忒遗憾。

    而赵心川看完群员们的话语之后,也逐渐有了思路。

    破庙中,他缓缓起身。

    “没错。”

    “我可以去找周师叔,虽然我们目前互不相识,但我们的处境是一样的,而且他如果就这么死了,实在太过悲凉。”

    “甚至在临死前,都没法见到查老板一面。”

    “他不该死。”

    “我···也是。”

    周西宇做错什么了?

    就因为彭乾吾的爹,也就是赵心川师爷,把猿击术传给了周西宇,结果彭乾吾就疯狂追杀。

    顾及旧情,周西宇没下杀手,只是逃、躲、藏。

    结果最后却还被乱枪打死。

    这真的不合理,也不公平。

    赵心川:“多谢群主指点,我知道了!”

    赵心川当即大步离开破庙,往城里赶去。

    他不知道周西宇躲在哪个庙里!

    电影里可没给地图,更不会帮人导航,所以,赵心川决定去何安下的药铺外蹲着。

    反正等天一亮,彭七子就会来找何安下,两人相约去寺庙中偷钱,而周西宇,就在那寺庙之中。

    只要自己跟着他们,自然能找到周西宇。

    “彭乾吾。”

    “师父?”

    “我们之间,或许也该有个了断了。”

    赵心川心中叹息。

    按照‘世界轨迹与走向’,何安下与彭七子会暴露周西宇的行踪,在那之后彭乾吾会前来一战,结果不敌、逃走。

    但也就是那一夜,彭七子拿着枪过来,打死了周西宇。

    换言之,只要自己与周西宇碰头,那么,很快就会再次面对彭乾吾。到时,又该怎么选择?

    ······

    魔鬼筋肉人:“看来,赵心川去忙了。”

    封于修:“鬼王达,阿星学会无敌风火轮没有啊?”

    魔鬼筋肉人:“那傻小子,傻乎乎的,我把呼吸法传给他了,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骗他呢。算算日子,断水流大师兄应该也快到了。”

    “还是别说我吧,刘公子@刘郁白老兄,怎么还不吭声?”

    陈真:“该不会抽太多鸦片了吧?”

    还真有可能!

    看到陈真的发言,林彬摸着下巴一阵嘀咕:“十七岁前的刘郁白意气风发,但是直到最后一战前,都浑浑噩噩,终日与鸦片为伴。”

    “吸嗨了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吧?”

    墨兰星这段日子,倒是暂时平静了许多。

    林彬也乐得清闲。

    每天去武馆教教徒弟,练练功,一天便过去了。

    所以,他倒是有了更多时间在群内聊天打屁、关注群员们的所作所为。

    而在他看来,当务之急,是把刘郁白和赵心川的功夫弄到手~刘郁白的拳脚就不谈了,绝对不会弱于封于修等人,何况还有那一身铁扇功夫,也是厉害的很。

    至于九龙合璧~

    相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那是真的牛皮!

    甚至林彬觉着,如果自己学会九龙合璧,就是面对三阶强化者,自己都敢怼。

    如果打拔刀斋之前会九龙合璧,哪里会有那么多麻烦?直接隔空就跟他干懵逼了!

    只是,人家才刚进群,林彬总不能一开口就问人要功夫,哪怕就是交换,也很不礼貌。

    所以得再等等,等混的熟一些,再开口不迟。

    只是,这天下午,办公室的大门,却被人敲响。

    嗯,武馆重建之后,这厮也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了。

    “请进。”

    房门被拉开,接着,秦峰探头:“馆主,有人找你。”

    “哪位?”

    林彬好奇,伸长了脖子去看。

    秦峰让开路,随即,两男两女,四个身着职业装的中年男人迈步而入:“林彬先生,你好。”

    “你们是?”

    林彬跟他们握手,并询问。

    “跟我们圈子对接的官方人员。”

    秦峰小跑过来,指着最前方的男子介绍道:“这位是刘能先生,这次过来说是要跟你面谈,具体内容我也不知道。”

    “刘先生,你好你好,四位随便坐。”

    刘能这个名字,让林彬忍俊不禁。

    不过也只是名字一样,长相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林先生你好。”

    刘能轻笑,他们在沙发上坐下,秦峰眼力见挺好,当即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水,随即,就站在林彬身后,跟个小秘书似的。

    实则,他是想‘偷听’。

    “不知刘先生你们过来,是为了?”

    “林先生,我们就开们见山了。”

    “你的实力很强。”刘能正色开口:“无限制格斗格斗也好、国术也罢,都是不错的流派与功夫。”

    “对于传承,我们官方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干涉。”

    “但对对于你个人和无限制格斗武馆,我们却要做更进一步了解,同时也算是正式请你加入这个圈子。”

    “你放心,这个圈子几乎没有任何约束性,只要不犯法乱纪、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当初逐渐这个圈子的初衷,也是为了更方便的服务各位武林人士。”

    “同时···”

    说到这里,刘能微微一顿:“为上面挑选人才。”

    “哦?”

    林彬看着他,对于他的来意,并不例外:“哪上面?”

    “各种理解吧,也看诸多人才各自的心态与想法。可以说是天上。”刘能指着上方:“整个联盟,过万智慧星球、无垠宇宙。”

    “也可以说是为上面一些高层服务。”

    “亦或者,成为研究人员、实验对象等。”

    “当然,不管哪一种,都有极为优厚的待遇和条件。”

    林彬看向秦峰,后者轻轻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其实我挺好奇的。”

    见状,林彬便也打开了话匣子:“我有很多疑问想要了解,不建议在我回答你们之前,先提几个小小的疑问吧?”

    “当然。”刘能笑容灿烂。

    “那么,上帝之花,怎么才能搞到手?”

    刘能笑容猛的一僵:“啊?这个···”

    “星际移民之前的历史,能给我一份吗?”

    “啊这!!!”

    “可信的资料中,个体战力最强的人类是谁?”

    刘能冷汗直冒。

    “请,请等一下,林先生,你的这些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恐怕没办法回答你。”

    不清楚?还是不敢说?

    林彬知道他不会说,但还是问了,却也没想过会这么简单就得到答案,随即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不妨告诉我,怎么样才有可能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

    沉默片刻,刘能道出两个字:“实力。”

    “明白了。”

    林彬点头:“实力还不够嘛。”

    挺好理解。

    如果整个墨兰星都没什么超凡力量、没内劲,那林彬自然不敢随意暴露,万一被‘切片’呢?

    但显然,内劲不是唯一的,还有其他各种力量。

    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个独自打穿几十颗生命星球的猛人,换言之,自己被切片必然是不会了。

    但那些被隐藏的真相,却也需要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去探寻。

    至少从自己目前表现出的战斗力来看,还远远不够。

    “能详细介绍一下?”

    林彬回到主题:“去联盟干嘛、研究需要做什么?”

    保护高层要员?

    林彬没这种想法,自然直接排除,没必要了解。

    “呼。”

    见林彬不追问那些问题,刘能也松了口气:“去联盟中相对自由,做什么,可由自己选。”

    “比如目前,有些人选择在星际流浪、挖矿,亦或者做一些星际任务、探险、寻宝等等。”

    “而作为投入,在到联盟的前期阶段,我们官方会尽可能为你提供帮助,让你在联盟中站稳脚跟,但是在你成长之后,也要给与我们一些回报。”

    “合理。”

    林彬点头。

    “至于配合研究,其实说到底,也与我们自己的路有关。”

    刘能叹道:“你应该也知道,在强化液方面,我们东方古国已经远远落后,你刚才说到上帝之花,就证明你比一般人了解的更多。”

    “我们没有上帝之花,目前科技对人体的了解又还不够。”

    “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研究机构、实验室,同时也有自己的体系。”

    “如果能走出截然不同的路,或许,我们能够实现反超也不一定。”

    “但这个过程却注定很漫长,且需要很多实验对象。而国术中的‘内劲’,一直都是我们所研究的重要项目之一。”

    “根据我们分析,你的内劲应当是目前墨兰星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那几人年纪都已经大了。”

    “如果你选择配合研究,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都会需要你配合做一些研究相关的事儿。”

    “作为报酬,金钱、身份、地位,亦或是其他一些要求,只要不太过分,我们都能满足。”

    “但你放心,这只是建议,而不是强制。”

    “我们建议你选择一条路走下去。”

    “毕竟,无论是从个人角度而言,还是从武者角度来说,应该都想要走的更远才对吧?”

    “有我们官方的帮助,你向前走的速度,绝对会快上很多。”

    这一刻,刘能开始有了一些‘销售’潜质:“拳法、兵器、各种修炼方法。”

    “请相信我们,经过超算计算过后,绝对是最完美、也是最合理的!”

    “哦。”

    林彬挠头:“那你们那些修炼方法,能让我一个人打爆数十颗生命星球吗?”

    “噗!”

    刘能几乎喷出一口老血,他身旁的三人,却是一脸茫然。

    秦峰也是满脸问号。

    林彬见状,心中依然知道大概。

    很显然,刘能知道一些,但其他人不知道。

    刘能是什么身份?林彬估计,怎么着也是个特殊部门不大不小的领导,也就是说,这些事的保密级别还挺高!

    而他们找上门来‘邀请合作’,林彬也大致猜到过一些。

    因为自己表现出来的实力,其实真的不弱了。

    至少在二阶强化者中,属于强者中的强者。

    只是,他有自己的打算。

    林彬轻笑道:“我暂时还没想好,过一段时间给你们答复,可好?”

    “当然。”

    刘能抹着冷汗:“这本就不是强制的,只是合作提议与建议,合则两利嘛。”

    “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如果这是我名片,如果林先生考虑好了,请联系我们。”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接过名片,林彬起身送客。

    刘能四人一直都很客气,离开武馆后乘车离去。

    “一个人打爆数十颗生命星球···”

    秦峰忍不住吐槽:“你怎么想出来的?谁能这么厉害啊?千阶强化者吗?还是万阶?”

    “嗨,随口一说呗。”

    林彬笑了,转开话题:“对了,你这几天在武馆里感觉怎么样?进度还行吗?”

    “嘿,你要说这个,那我可就当仁不让了。”

    秦峰顿时兴奋的很:“我甚至感觉自己练武的进度,提升了好几倍,每天都有新发现、新变化!”

    “我觉得自己跟你打过一场之后,是开窍了,最多两三年,两三年后,我肯定会把你打败!”

    “厉害了。”

    林彬咧嘴笑,拍着他肩膀:“我等你。”

    秦峰:“???”

    “这么淡定吗?”

    ······

    回到办公室,林彬再一次琢磨上了。

    被研究的对象、另辟蹊径的强化液?他肯定不会选这个,谁好端端没事儿会想被人研究?

    至于去宇宙中找点事做,赚联盟币,他倒是有些想法。

    但那却不是现在。

    现在的自己,实力还太弱。

    甚至,就是自己学会九龙合璧都未必够用。

    鬼知道高阶强化者有多猛,九龙合璧是厉害,可以中远程攻击,但具体攻击力怎么样他还真不知道。

    急啥?

    先不急,再提升提升自己的实力,顺便发掘一下无限制格斗的潜力,接着,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弄到一点上帝之花~!

    如果能,‘上交’给国家,让他们研究出来更适合东方人种的一二阶强化液,补全自己基础不足的问题,才是正事儿。

    ······

    “啊!!!嗯~”

    乞丐窝里。

    刘郁白伸着懒腰,舒服的直哼哼。

    同时,脑子里昏昏沉沉与亢奋结合的感觉,让他很是享受。

    “刘公子!”

    这时,李玉堂却来到他身前。

    “我想请你保一个人。”

    刘郁白微微皱眉,没搭理他。

    “你家传的铁扇,我给你赎回来了。”

    接过铁扇,刘郁白的目中有了光彩:“把最危险的地方交给我。”

    李玉堂拱手,离去。

    刘郁白起身,把玩着铁扇,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开始蔓延,这十八年来的种种,如走马观花般在脑海中反反复复。

    十七岁一战成名,成就武状元。

    随后,却因爱上自己的小妈,导致老父亲被气死,结果小妈也自尽身亡,只剩下自己···

    双重打击下,浑浑噩噩十八年,吸鸦片成因、败光家业、乞讨度日。

    可乞讨所得,却也是大多被换成了鸦片。

    十八年来,自己甚至连自尽的勇气都没有。

    他心中叹息,目光锁定在铁扇之上,淡然一笑:“或许,是时候了。”

    “十八年。”

    “十八年的惩罚,够了。”

    “能够在死前,拿回家传铁扇,足以。”

    “哈哈哈!”

    刘郁白大笑一声,惊呆了路人。他却不管不顾,大步向前,离开自己待了数年的乞丐窝。

    一间破旧房屋被人推开房门。

    刘郁白入内,从唯一的柜子里,郑重取出一个包裹。

    随后,他在镜子前,整理着自己的形象、容颜。

    洗去一身污秽、洗净满头尘埃、刮去凌乱胡须。

    不多时,容颜大变。

    昔日容颜盛世的少年不再,看着镜中沧桑的自己,刘郁白呵呵笑着,却满心愁苦。

    长衫、铁扇加身。

    撕拉!

    铁扇打开,这一瞬间,好似穿越了十八年。

    少年如玉,铁扇挥舞间,像是挥斥方遒。

    这一刻,刘郁白无比清醒,也是这十八年来,唯一的一次清醒,正因如此,他察觉到了国术聊天群的存在。

    “不是幻觉?”

    “真的有这样一个所谓的聊天群?!”

    “新人必读,让我看吗?还有,这个所谓的视频文件是何物,为何以我为名?”

    “这到底···”

    之前云里雾里、浑浑噩噩,甚至直接吸嗨了,他还真以为这一切都是错觉、是自己吸的太嗨,导致出现幻象。

    但现在才发现,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新人必读···”

    他很快,看完新人必读,而后露出惊容。

    “这群!!!”

    真有这么神奇?

    刘郁白持怀疑态度,但他却还是不由看完了进群之后到现在,群友们的聊天,哪怕很多都看不懂。

    但他没有回消息,而是点开视频文件中的《刘郁白》,想要看看这其中是否真的有自己这一生。

    一看,便是近两个小时过去。

    看完之后,刘郁白却十分平静。

    “果然。”

    “这一战之后,世上再没有刘郁白。”

    “原来,保护的是所谓的孙先生。”

    “也好,以此残躯,能保护孙先生一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他哑然一笑,随即打开群界面,发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条信息。

    “能在临死前加入这样一个神秘莫测、匪夷所思的聊天群,认识各位同道,实乃三生有幸。”

    “@封于修、@张天志···,几位,你们太客气、太看得起在下了,我不过是一个乞丐、一个烟鬼而已,何足挂齿。”

    封于修:“刘公子,你终于发言了?!”

    刘郁白:“说来惭愧,之前吸了鸦片,一直精神恍惚,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错觉···”

    西装暴徒:“还真是吸嗨了。”

    黄飞鸿:“临死之前是何意?难不成你已经重伤垂死?”

    “那倒不是。”

    刘郁白解释道:“明日一早,我便要去保护孙先生离去,这一去,就是便山火海不回顾。”

    “浑浑噩噩十八年,也该结束了。”

    陈玉娘:“刘公子你何必如此?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不是吗?”

    霍元甲:“玉娘说的对,刘郁白,你何至于此?”

    “身体每况愈下。”刘郁白叹息:“我能感觉的到,鸦片已经掏空我的身体,如今的我,快要油尽灯枯了。”

    “再不做些什么,就真的做不了了。”

    “死不可怕,但浑浑噩噩十八年,我也想在死前,做些有意义之事。”

    “这一次,我是非去不可。”

    加钱居士:“说来不怕你不开心,你的故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以你的实力,如果一开始就下死手,绝对不会死在那里。”

    “你又何必一心寻死呢?”

    刘郁白:“也不怕各位笑话,我累了,也不想再继续。”

    “活下来又如何?继续当乞丐、乞讨银钱去换鸦片、吸鸦片么?”

    “我浑浑噩噩活了十八年,不想再继续了。”

    “死,对我而言,是一种解脱。”

    黄飞鸿:“鸦片可以戒!”

    “我给你开些药,你吃了,会好手许多。”

    西厂厂花:“这时候,@群主就对了。以墨兰星甚至整个联盟的科技,要戒鸦片的毒,应当毫无问题。”

    国术传承者:“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我帅。”

    魔鬼筋肉人:“/突然惊醒,谁在夸我帅?”

    “一个二个臭不要脸。”陈玉娘小声吐槽。

    “咳!”林彬干咳一声,发出一段语音:“鸦片的毒相对其他毒品而言要好戒很多。”

    “刘公子,我也觉得你不该就这样赴死。”

    “正因为浑浑噩噩了十八年,所以你才更应该站起来、更应该振作,刘家的香火还需要你去传,何况你父亲和小妈若是泉下有知,也必然不会希望你这么早就下去陪他们。”

    “我可以尝试帮你找特效药,你呢?是否愿意振作?”

    林彬并不强求。

    救他?那也要人家愿意才行,如果一心求死,说什么都是白搭。

    刘郁白逐渐沉默。

    随后,他发言:“真的能戒掉鸦片吗?”

    “我尝试过很多次,但每一次都失败收场,鸦片的毒,实在太过可怕。”

    其实,刘郁白并不是真觉得自己非死不可。

    只是,他作为习武之人,能感受到自己目前的状态,如果再不打,之后就打不了了。

    被鸦片侵蚀十八年的身体,还能好到哪儿去?

    再加上家传铁扇被赎回,让他迫切想要最后一战!在这一战中,展现自己的风采,哪怕就此身死。

    甚至,如果刘郁白真的很想死,也不会浑浑噩噩过这十八年,直接自杀就是了。

    所以,如果可以把鸦片戒掉,刘郁白并不建议再‘活’一次。

    “可以。”

    林彬给出肯定答复。

    以墨兰星,甚至神圣科技联盟目前的科技树来看,要帮刘郁白戒掉鸦片并不算太难。

    “等我消息。”

    将意识从群内移出,林彬第一时间联系甘芷。

    “师父?”

    电话那头,甘芷气喘吁吁,还夹杂着快速击打木人桩之声:“有什么事吗?”

    “跟你打听个事儿,鸦片这种毒,你知道吗?”

    “挺古老的一种毒品,不过因为制作方便,所以倒是还有些人抽,师父你问这个干什么?”

    “有没有解毒特效药?”

    “我们公司没有,但国内有一家公司专门从事各种解毒、戒毒类药物,对了,好像还是你代言的公司。”

    “这么巧?”

    这不巧了么这不是?!

    林彬问清楚细节之后,立刻在网上下单。

    不到一个小时,便有无人机把戒毒药送上门来,是类似于强化液的九针注射器,用的时候,往身上一扎、注射药水就是。

    随即,他又取出一支一阶强化液,通过红包一同发给刘郁白。

    “@刘郁白,接红包。”

    “其中一支是戒毒剂、另一支是强化液,可以全方面强化使用者的身体,你的身体常年被因吸毒而虚弱不堪,强化液应该可以让你恢复,甚至盘上更高的‘山峰’。”

    封于修:“羡慕.jpg。”

    张天志:“同羡慕。”

    国术传承者:“你们羡慕什么?也想吸毒?”

    “···算了!”

    “这个真不想。”

    众人连笑哈哈摆手。

    而刘郁白受到红包之后,却是面色微变。

    “竟然真的可以?!”

    手中,凭空多出的两支药剂,让他彻底错愕与惊呆:“这个聊天群,到底是何物、谁人所建?”

    “实在惊人的很。”

    “不过,礼尚往来才是相处之道,我若是就这般收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但此刻的我,又身无长物,手边唯有家传铁扇。”

    刘郁白轻轻皱眉,他不想白拿,想还礼。但还啥?总不能把家传铁扇都给当成礼物送给林彬吧?

    “对了!”

    “新人必读中记载,红包能承载的,并不一定是实物,就是自身功夫乃至记忆,也能发出去。”

    想到这里,刘郁白当即发了个红包给林彬。

    群员们看的自然是一阵羡慕。

    林彬也回道:“刘兄弟真是客气了。”

    但同时,他美滋滋接收红包~

    客套话还是要讲的,但是人家礼尚往来送的红包如果不收,岂不是太看不起人了?

    “哪里,是我要多谢群主才是。”

    ······

    民房中。

    刘郁白将两支药剂都摆放在身前,随后,深吸一口气,先拿起戒毒药剂,朝着自己肩头狠狠一扎。

    按道理来说,这种注射器痛感并不强。

    小孩子都能忍受。

    但问题就出在刘郁白这一下实在太狠了。

    给他自己扎的一哆嗦,眼皮直跳。

    好在很快便注射结束,拔掉针管之后,刘郁白明显感应到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自己肩头一路游走,往全身扩散。

    很快,就连脑海中,也是一片清凉的感觉。

    这让他心中平静,就连思绪都清明、迅捷了许多。

    十八年来,他第一次感觉世界如此清晰、思绪如此清明、心中这般平静。

    “神药!”

    刘郁白双目一凝,看向手中已经空掉的针筒,目光灼灼:“若是能大批量拥有此药,帮人戒除鸦片瘾···”

    自己现在已经戒掉毒瘾了么?或许要确认结果,只有等到自己下一次毒瘾发作的时候。

    是否彻底戒掉了他不知道,但他觉得,这药必然有用!

    这一点,从自己目前无比清明的思绪就能感受的出来。

    “呼!”

    “群主所在的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当真是匪夷所思。”

    接着,他拿起强化液,再一次扎在肩头、注射药水。

    接着,不出三分钟,刘郁白便感到全身高热、脑袋昏昏沉沉,忍不住趴在床板上,沉沉睡去。

    当他再醒来时,已经过去近八个小时,天刚蒙蒙亮。

    “毒瘾还没犯!”

    他翻身爬起,接着打了几拳,想要感受自身力量,但拳一出手,他脸色大变。

    “这,这种力量和速度?!”

    “我的身体,恢复当初了?!”

    “不,比当初更快、更强!”

    刘郁白彻底震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药剂,才有这般惊人效果?群主所在的世界难道是仙界不成?”

    对他来说,此刻身体所反馈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任何人荒废十八年、吸十八年鸦片,身体都会被毁的不成样子。

    但一夜过去,自己竟然恢复、甚至超越了巅峰,这实在太过惊人了!

    他忍不住又在群里发言:“多谢群主!”

    “我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好。”

    林彬正站桩呢,见他发消息,便回到:“不用谢,小事而已。”

    “对了,你跟李玉堂约好的时间是?”

    刘郁白:“就在今天。”

    林彬:“那倒是有些巧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开个直播?”

    “我想大家也都想看看身体恢复的你,有多强。”

    “让大家见笑了,其实在下并不算强,不过既然群主和大家有兴趣,在下自然从命。”

    很快,直播开启,群员们第一时间涌入,就连赵心川也来了。

    只是,看了一眼直播后,西装暴徒好奇道:“@魔鬼筋肉人,鬼王达老兄,你觉不觉得刘公子越看越眼熟?像不像一个人?”

    魔鬼筋肉人也反应过来,打出弹幕:“别说,越看越像断水流大师兄?!”